龙坛书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1276章 你一如花似玉小姑娘干嘛老这么恶心
    狂徒之事。

    苏景挺急的……

    但这事情已经不是一日两日,虽然很想尽快搞清楚,但将此事放在首位,却也不对。

    毕竟聆月和月儿……

    回忆起当初阿房宫内的一切,最大的牺牲无辜者,恐怕就是这两个无辜的女孩儿了。

    流落流域,沦落到那般生死两难的地步,可不就是因为楚人美的死么?

    她们如今对自己依恋无比,而自己,又岂能真的将她们安置好之后,就再也不闻不问?

    好好的陪伴了她们几天。

    甚至于,白日里的时间几乎全给了她们,看着聆月满是欢欣笑颜的围绕着自己撒娇,看着月儿恬静的笑容望着自己,仿佛此生无求。

    苏景竟然也当真找到了几分含饴弄女的欣慰感,然后就是些微的惊慌,果然我是老了么?

    明明才刚刚二十出头,竟然已经开始有了想要生儿育女的想法……

    晚上,自然是格外的冲动!

    而作为直接承受者的慕容若,则是遭了大秧了。

    甚至于事后,伏在苏景身上轻轻喘息着,耷拉着几乎睁不开的眼皮,主动要求苏景赶紧把曲无忆接回来,到时候她什么都依他。

    苏景心下自然暗暗自得。

    龙象般若功乃是密宗最为至高无上的武学,其内自然也涵盖了关于密宗诸多神奇法门,哪怕并非专修,兼修也有一部分……比如说欢喜禅之类的,而如今,随着龙象般若功的功力越发提升,体质增强的同时,能力也是比之前强了太多太多。

    最起码,就算入了先天宗师境界。

    慕容若的战力未见提升,比起实力大为提升的苏景,可是差点被他给弄到窒息过去,每每连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在天涯海阁小住了六七日。

    心头虽说有心事,但却仍然可说是无忧无虑。

    白日里陪着两个小女孩儿玩耍,教导月儿波纹功的入门。

    晚上,便去寻慕容若,好好一解这段时间的憋闷之情,恶狠狠的释放……

    只是这段时间里。

    苏景竟是整整数日,仅仅只见了婠婠两三面而已。

    甚至于每见一面……

    她都是眼神躲躲闪闪,望着苏景的眼神很是古怪,他问她话,她便是随口搪塞两句,便赶紧急匆匆的逃了。

    看起来,竟是有点害怕自己似的。

    美好的时间再长,到底还是有正事要去办。

    七日后。

    苏景在聆月和月儿不舍的眼神中,跟她们道别,并且承诺一旦得了空闲,会用最快的速度回来看望她们。

    还有慕容若。

    经过爱情的滋润,如今的慕容若较之数日前,又有极大不同,面如春霞,素来英姿飒爽,说是俊美男儿也有人信的她,如今纵然仍然是那一副利落干脆的姿态,但若隐若现,却能从她身形之中,窥得那一丝妩媚之情。

    以前她还经常叹息说自己没有女人味,招不得男子喜欢……

    可现在,她时常照着镜子,自己便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那动人的风~情,便是她自己看着都着迷,这话自然更是许久都没说了。

    如今望着苏景……

    她并没有什么不舍。

    轮回虽然还未至,但算算时间,大概也就月余的时间而已,她慕容若又不是离了男人活不得的附庸,一月不见,虽然想念,但却还不至于让她方寸大失。

    只是纵然如此,心头担忧,却是无从言说。

    千言万语,最后只汇得一句……

    “小心!”

    她柔声说道。

    “嗯,我知道的。”

    苏景点头,不顾月儿和聆月那震惊的眼神,凑过去,轻轻的在她的唇角吻了上去。

    聆月眼睛顿时直了,正要尖叫,却直接被月儿压住,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嘴。

    水汪汪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唇齿交缠的苏景和慕容若,眼睛几乎都要放出光来。

    良久之后……

    苏景才离开那让他眷恋无比的嘴唇。

    困惑的看了看,问道:“婠婠呢?她不是说要跟我一起走的么?怎么还没出现……”

    这段时间里,婠婠的存在感当真不要太稀薄,不过苏景也曾得隙询问她是留在天涯海阁还是跟他一起去往流域。

    婠婠当初还很心有余悸的催促自己快走,说自己快要压制不住师妃暄这个小骚蹄子了。

    这娘们看到慕容若就跟发情一样,把她压的在里面出不来,简直烦死了……

    之前催促的不行,现在眼看着要走了,她却没消没息了。

    “我去找她去。”

    苏景又轻轻的搂了搂聆月和月儿……笑道:“我是御剑而飞,倒是不必跟现在这样非得从大门出发,就算是已经送了吧,我这就去找婠婠,找到她之后,直接就带着她飞走,你们不必再跟着我了,嗯,再跟也是徒增不舍而已。”

    聆月和月儿乖乖的道了声是。

    慕容若苦笑道:“我就不跟你一起去了,嗯,你明白的。”

    苏景顿时明白。

    师妃暄虽然从未曾主动骚扰过慕容若什么,但光是被一个年岁相差不大的姑娘痴痴望着,就能让她压力山大。

    因此,慕容若对师妃暄,是既感激,却又有点害怕。

    苏景自然明白她的复杂心情,心头顿感好笑,当下转身往回走去……

    一路走到了婠婠的房门前。

    却见房门紧闭,并未从外关上,而是从里面槛上……显然,婠婠还在房间里。

    “这丫头怎么回事?”

    苏景困惑的嘀咕了一声,上前敲门,叫道:“婠婠,我要出发了,你还没收拾好么?”

    屋内传来极其微弱的声音,“门没锁,进来吧。”

    苏景一怔,急忙推门进入!

    却见房屋之内……

    一应事物,半点未动。

    甚至于婠婠也正盘膝坐在床榻之上,妆容未整,看来颇有几分憔悴之色。

    而其脸色更显苍白,让人顿生怜惜之意。

    苏景惊道:“婠婠,你……你怎么了?”

    婠婠勉力抬眼,看向了苏景。

    眼底带着些让他看不懂的神色,苦笑道:“少爷,你不是说,先天就像是便秘,必须努力憋着,才能有更大的好处么?可问题是现在,人家憋不住了……”

    苏景:“……………………………………”

    虽然震惊于婠婠此时的状态,但他还是一阵无语。

    你一个如花似玉的娇滴滴小姑娘,干嘛非得用这么恶心人的比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