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大汉崛起在线阅读 - 第206章黄汉升宝刀不老

第206章黄汉升宝刀不老

        阳平关这边,马超听见曹军山口营寨传来了喊杀声,与众将都聚在城头观望。

        见曹军退去,马超便派出斥候前往张飞处通报情况,互通军情。

        斥候不多时返回,通报马超,言张飞已率大军赶到,夺取了曹军营寨,并生擒夏侯霸。

        马超闻言对着一众汉中将领说道:“诸位,张翼德将军已经率兵抵达了,如今又夺取了曹军营寨,曹军连败两阵,这几日我接连挑战,他们也是锐气尽失,想要击败他们不难,到时候击败夏侯渊兵马,咱们就可以率兵入汉中击败曹操,届时,汉中必为我主所有,你们这下可以放下心了吧?”

        “太好了,张将军终于到了!”

        “是啊,这下咱们无后顾之忧了!”

        “若不是马将军几日用计,张将军也不能那么轻易的就夺取了营寨啊。”

        “是啊,马将军用兵如神啊,不愧为神威天将军。”

        “如今当阳长坂桥喝退曹保数十万大军的张翼德也来了,何愁夏侯渊不败啊。”

        汉中众将议论纷纷,皆是喜形于色,张飞赶来,阳平关未失,就象征着刘备胜利的希望又大了一分,这几日他们悬着的心,也可以放下来了。

        次日清晨,伤势痊愈的张郃,郭淮二人,便率领两万兵马前往蜀营挑战。

        原先夏侯霸建立的营寨,如今成了张飞的营寨。

        不过其营寨规模却是不大,最多只能容纳万人,昨晚张飞将一万兵马安置在蜀营之中,让剩下的兵马在后方空旷地带安营扎寨,这才将兵马全部安顿下来。

        此刻营寨之中只有一万兵马,剩下的兵马在后方安营扎寨,颇为分散,况且忙碌一夜,如今都在休息。

        因此,此刻看起来,张飞所带来的兵马只有一万。

        张郃率兵抵达营前,众将一字儿排开,一将说道:“这张飞昨晚果然是虚张声势,看样子只有一万左右。”

        “一万兵马?”张郃撇了那将领一眼:“此营寨狭小,只能容纳万人而已,你安知张飞就带了这一万人,其大军可能容纳不下,在后方驻扎呢,没有亲入后方查探,不可大意啊!”

        一旁郭淮道:“我已派斥候翻越山岭,前往后方打探,想必不久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张郃点了点头,催马而出,来到营前喝道:“张翼德,你张郃爷爷在此,可敢出来与我一战?”

        张飞,黄忠等将闻讯,皆率兵出营。

        黄忠对张飞说道:“翼德,昨日你抢了我的功劳,今日这张郃虽然点名要战你,你却得让给我。”

        张飞不悦道:“哎呀!这张郃既然点名要战我,自是我出战了,况且他威名远播,将军你年迈了,我恐你…”

        “他威名远播,我才要战他!”黄忠冷哼一声,提了凤嘴朝阳刀,直奔张郃杀去。

        “你区区一老卒,也敢前来送死!”张郃立马横刀满脸不屑的看着黄忠说道:“回去吧,我张郃不杀老卒!”

        黄忠淡淡一笑道:“张郃,我原以为你是曹操麾下大将,所言必有高论,不想如此迂腐。看你也年过年近五十了吧,岂瞧不起老将?待过些年你年老时,不也跟我一样!”

        张郃摆了摆手道:“我非看不起老将,只念你年迈,不忍杀之,速速退下,换张飞来战吧。”

        “哈哈哈!”黄忠闻言哈哈大笑道:“岂不闻廉颇八十尚能饭?我黄忠不过六十多,居然被你小视?”

        黄忠回过头来,望着阵中随军出征的养子黄煦喝道:“我儿,为我擂鼓助威,且看为父斩了张郃!”

        “诺!”黄煦闻言走到鼓架旁,亲自为黄忠擂鼓助威。

        “黄忠?”听黄忠自报家门,张郃眼睛微眯,轻视之心稍收了一些。

        人的名,树的影,黄忠能以年过花甲之龄在刘备麾下位列大将,必有真本事,况且张飞在侧,却没拦下黄忠,想必对其颇有信心。

        “击鼓助威!”黄煦敲响了战鼓,张郃见此,也令士兵擂鼓。

        战鼓敲响,响彻在周围山岭,传来阵阵回音,惊起百鸟出林。

        张郃看着对面黄忠说道:“黄忠,念你年迈,便先出招吧!”

        “那便如你所愿!”黄忠也不客气,一催胯下战马,手中凤嘴朝阳刀在腰间转了圈,借着腰力,蓄势已满,直奔张郃腰间砍去。

        “来的好快!”见这砍刀在黄忠手中轻若无物,袭来之时威势滔天,张郃不敢大意,甚至不敢立敌,连忙将手中长枪竖挡在胸前。

        “叮!”

        一声仿佛寺庙里敲钟的声音响彻在战场之上,长刀与枪杆交接之处,火星四溅。

        张郃立在马上,身子一个踉跄,险些被震下马去。

        张郃一夹马腹,稳住身形,两马交错而过,又自调转回来,张郃看着黄忠不紧赞叹道:“老家伙好大的劲啊!”

        “哈哈,还有更厉害的呢!”黄忠哈哈一笑,策马又奔张郃杀去。

        张郃这次不敢在轻敌大意,手挺长枪,提起十二分精神,沉着应对。

        二人在营前厮杀来来,枪来刀往,马踏灯花,直杀得尘土飞扬,将二人笼罩其中,金铁之声,不绝于耳。

        二人从清晨战至日上三竿,斗了五十余回合,仍旧不分胜负。

        黄忠虽占据优势,却仍拿张郃不下。

        更因其长刀沉重,年老体衰,长久下去,反而容易吃亏。

        黄忠见拿张郃不下,心中暗思:“从云长那里学来拖刀计,不如用在他身上。”

        想到这里,黄忠故意买了个破绽,虚晃一刀拔马而走。

        “匹夫休走!”张郃正要去追,却陡然想起了几日前庞德所用的招数:“这黄忠老儿占据优势,为何要退,莫不是也会那一招?”

        想到这里,张郃却是止住了马儿,不敢追击。

        想想夏侯称的下场,被郭淮拖住了庞德,尚且背上中了一刀,死里逃生也得休养数月,张郃却是不敢冒险。

        只勒住马儿,在马上叫骂着:“黄忠匹夫,你不是要杀我吗,为何退走啊!”

        “杀你易如反掌!”

        黄忠回头见张郃并不追赶,将长刀往腿上一架,取出马上宝雕弓,捏了根箭矢在手。

        黄忠此刻却是背对着张郃,张郃看不清黄忠动作。

        只见黄忠背对着张郃完成了弯弓搭箭的动作,策马奔走间,身子在马背上一转,瞄准张郃,便将手中箭矢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