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玄幻小说 - 龙血圣尊在线阅读 - 第1611章 到来

第1611章 到来

        周家老者说道:“我知道你不甘心,可输了就是输了,就算是我不用什么招式,难道其他的金龙国敌人也不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阴招吗?你以为这个时候谁还会跟你一对一的比试,这个时候,应该要做的就是怎么尽最大的可能拿下金龙国,准备抵御外来的那些敌人,别忘了,这个时候胡是咱们金龙鬼最虚弱的时候,这个时候若是咱们不团结起来,金龙国也将会离开咱们,属于旁人的,到时候你们觉得咱们这些人和身后的家族,还能够安稳的留在金龙国吗?恐怕下一个被灭掉的就是咱们了,这个时候,若是一直性子那么耿直的和对方对着干,你们觉得咱们连武君修炼者都没有,如何去抵御其他的中等国,虽然我用了计赢得的这场比试,但同样,我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而是很直白的做了这些,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们还不相信的话吗?现在的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涌出了,要知道,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这个时候,咱们要做的是齐心协力,而不是在这里发生争夺,只要能够抵御了其他的威胁,使得咱们金龙国彻底平稳下来,至于你们说的这个金龙国的皇族身份,你我之间可以在进行一场争斗,而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彻底联手,抵挡住那些对咱们金龙国把这异样想法的势力。”

        他的话说完,原本周围那些围在了周围的修炼者,这个时候,纷纷后退了,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愿意往前面来去主动更改比试的结果了,毕竟这个时候,外敌已经来了,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知道已经开始有敌人朝着他们王城这里来了,否则他们也不会同意用比试来决定胜负,来彻底吩咐皇族的继承者,毕竟这样的比试实在是太粗糙了一点,可是没有办法,因为只有这个办法才是最应该的,毕竟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会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皇族的身份,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要成为金龙国的皇族,但是他们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先如何保证金龙国的安危,其次才是如何争夺金龙国皇族的身份,若是连金龙国都保不住,那么更谈不上去争夺金龙国的皇族身份了,所以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知道周家的老者说的没错,不管如何,现在不是在继续争论输赢的时候,争的是应该如何抵御外敌,反正争论了赢下来,也不是他们来继承金龙国皇族,为了旁人来争夺,他们还没有好心到这个程度,所以一看到事情不可为,他们也不愿意再继续争论下去了,毕竟这个时候,最重要的还是先抵御住外敌才行,能够来金龙国挑衅的人,自然不是一般人,起码一般人没有这个胆子,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人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毕竟现在的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人能够不把对方当做一回事了,现在这个时候,只有把金龙国的威胁全部扫除,才谈的上说其他,不然的话,就算是继续下去,也没有多大的用处,毕竟这个时候,什么事情也没有解决掉金龙国这里的麻烦更加的重要,要知道外敌都是那些中等国,绝对会有武君修为的修炼者,而他们金龙国已经没有武君修为的修炼者坐镇了,这样的实力,面对外敌,当然要小心一些,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金龙国的安全最重要,毕竟现在的这个时候,什么也没有金龙国重要,就算是他们争夺皇族的身份,也要首先保证金龙国的安全,若是金龙国都不安全了,那么说什么也没有涌出了,毕竟金龙国才是他们的根本,若是连金龙国都没有了,就算是他们争夺道了金龙国皇族的身份也没有用处了,毕竟没有了金龙国,他们便没有了靠山,成了无根之萍,其他的势力不仅不会照顾他们金龙国,反倒会把他们当做仇敌,毕竟他们是金龙国的人,还是很有势力的修炼者家族,若是换成他们,也会把自己这样的威胁除去,所以这个时候,他们要做的就是如何保住金龙国,至于其他的事情,反倒是不那么重要了,就算是别人拿下了金龙国皇族的身份,可他们终归保住了金龙国,而且皇族的身份本来就他们已经没有了关系,毕竟之前他们在比试之中,已经输给了对方。

        擂台上另外一个老者,见到原本应该支持自己的那些人,这个时候却后退了好几步,知道这些人不在站在他这一边,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他也知道对方抱着的是什么想法,反正将来金龙国皇族的位置跟他们没有关系,所以没有必要为了他这个人来争夺,同样的是,这样的事情换做是他,也一样是这样的选择,可是现在的这个时候,没有人站在他这一边,就剩吓他一个人,根本制不住对方,要知道,眼前这个人可不是普通人,实力也是十分强大的,毕竟这样的一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更为重要的是,这样一个人,更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更为厉害的是,这样的一个人,也不是一般人,更不是他愿意招惹的人,也是对方能够招惹的人,毕竟他现在看上去还是很好,可谁知道他就一定很好了,这种事情,他知道自己吃亏吃定了,因为没有人站在他这一边,若是他继续闹下去,只能够让其他人不满,那时候就不是其他人腻歪他了,而是很多人开始对他不满起来,所以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够继续闹下去了,只能够恭恭敬敬的答应对方的条件了,不然的话,皇族之位只能够一点机会也没有了,哪怕现在就算是自己同意了,机会也不大,可终归还是有那么一点机会的,只要有这样一点机会,将来未必不能够翻盘,大不了拉上其他的人一起翻盘,他相信,其他的人也一样想要继承金龙国皇族的身份,只要对方也想,那么他就有机会,不然的话,只靠他一个人,就算是在打的机会也是没有涌出,毕竟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重要了,毕竟现在的这个时候,应急该没有什么比他更为重要了的,更要紧的是,现在的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如他更加的重要,毕竟现在的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答应的这一个选择,再无其他可能。

        想到这里,他说道:“你说话算数,不要等着驱赶走了那些外来势力,然后你说话再也不算数了,这个时候,大伙都在这里,到时候你不能够返回,不然的话,我第一个不服你。”

        听到这话,那周家老者说道:“放心,我说话算数,而我这个金龙国的最高统治着也只是暂时的,等到解决了其他的麻烦,那时候我们再去做别的事情,毕竟现在对咱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联起手来,彻底掌控住金龙国才行,不然的话,等到那些打金龙国注意的势力一来,就算是我在怎么同意也没有涌出了,毕竟那时候金龙国跟咱们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那好,就这样决定了,你先暂时充当金龙国的皇族,我们这些人也都暂时听从你的调派,不过你要记住刚刚说过的话,只要一解决掉那些麻烦,咱们还要在比试一次,分出胜负来,最后决定金龙国皇族的真正归属,现在大家都在这里,大家都是听到这这话。”站在周家老者对面的那老者说道,而且特意大声说话,让周围的人都能够听到,因为这样一来,便可以证明他没有说谎,其他人也都可以证明他的话是真的了,这个时候,才能够彻底的把他当做一回事了,而不是在这里私下里决定的事情,之所以这么做,是他要争夺那么一点的机会,不能把所有的机会都留给旁人,起码有了这么一番话,他还有机会争夺一下。

        周家老者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诸位都在这里,想来也都听到了,那么我就不说其他的话了,现在大家集合起来,开始调派各家的修炼者集合,相信这会儿敌人也快到王城了,我们要出马开始抵挡住敌人,要让他们知道,就算是没有了武君境修为的修炼者,我们也不怕,我们金龙国依然是强大的中等国,只要咱们各个修炼者家族能够齐心协力,就没有对付不了的敌人,现在我宣布,所有人马上调集兵马,准备迎战那些打金龙国主意的敌人。”

        周围的那些修炼者都愣了一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随后想起来,眼前这个周家的老者已经拿下了金龙国皇族的身份,不管是不是永久还是暂时的,起码现在是金龙国皇族,所以他们要服从对方的命令,想到这里,所有人开始动起来,给自己带来的家族修炼者交代一声,安排他们回去集合更多的修炼者过来,全都来到金龙国的这里集合。

        这些参加擂台战的修炼者,每一个人都不是单独的到来,身边都跟着自己从家族带来的人,只要交代他们一声,自然有人回家族去传递消息,他们用不着亲自离开,毕竟后面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他们留在这里,需要去解决,而他们不可能跟着一起回去,这样太耽误时间了,万一有敌人来了,那时候就不是他们该做的事情了,更为重要的是,那时候人太少,想要抵挡敌人不容易,所以他们这些人不能够分开,要一直聚在一起,知道彻底解决了麻烦的时候再说,不谈的话,现在一走,麻烦回来了,那时候才是真的麻烦的时候了。

        现在的这个时候,很多人去各自的家族传递消息,好在这些人的修炼者家族都在王城,就算是在外面的,也不会太远,最多一两天就能够把人赶回到王城这里来,只要一旦人一来了,凑齐更多的修炼者,那时候,便可以聚集金龙国所有的修炼者,来等待金龙国的麻烦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马蹄声响起,紧接着,一人一骑出现在擂台这里,更出现在对方的跟前,目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些人,说道:“诸位人还挺齐,省的我一家一家去找了。”

        随着他的身后,还有很多的人,从身后面赶了过来,都是骑着快马的马蹄声,除此之外,还有不少马匪出现在了周围,并且把周围给围了起来。

        周家老者看着面前的人说道:“你是谁?为何会到这里,这里不是你们马匪能够来的地方?马上离开,不然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马背上的中年人听到这话,面露一丝冷笑,说道:“真是笑话,这个时候你们居然说这样的话,笑死我了,还有周老头,你仔细看看我是谁,别最后连谁杀的你都认不清楚。”

        说着,他把脸往前探了探,并且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面容。

        周姓老者看了一眼马背上的中年人,感觉有几分熟悉,仔细一看眉头当即皱了起来,心中犹豫不定,不知道要不要说破对方的身份。

        这个时候,马背上的中年人看到周姓老者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已经认出了他,便冷笑着说道:“既然认出我来了,那就告诉大家,我是谁,别在这里藏着掖着。”

        周围的那些修炼者听到这话,纷纷问向周姓老者,说道:“他是谁?你认识吗?”

        还有人说道:“我感觉这个人有几分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只不过想不起来了。”

        周姓老者犹豫了一下,知道隐瞒不住了,便道:“他,你们都认识,他就是当初从王城离开的那个人,没想到他居然做了马匪,真是王城内的耻辱。”

        “啊!原来是他。”周围的人听到此人是谁之后,纷纷一惊。

        要知道,二十年前的时候,很多人都知晓,自然知道了此人的十分,也知道了此人到底是谁,所以想到了此人的身份,马上知道了这个人的底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