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阴阳师在线阅读 - 第1520章 是赵令行让我干的

第1520章 是赵令行让我干的

        赵令行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些许,或许是在为镇西侯的死感到惋惜,又或者是其他的。

        不过作为一个合格的将领,他明白,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他开口说道:“苗藤虎,立马停下对泉上城的攻击,我亲自去一趟西军。”

        苗藤虎脸色一变,急忙说道:“上将军,西军内危险重重,您不能去啊。”

        赵令行淡淡的说道:“放心,我想走,没人能留得下我,另外,我这是去送礼物的。”

        说完,他看了一眼腾远。

        腾远心里有些发毛。

        苗藤虎眉毛皱了一下,这才点头:“明白了上将军,我这就去照办!”

        随后,苗藤虎急忙走出营帐办事。

        赵令行也没带任何人手,带着腾远,便直接朝西军营地方向而去。

        此时正是黄昏,一匹战马,奔腾到了西军的总营地之内。

        叶良平脸上带着凄然之色,带着自己父亲的尸体,来到了中军营帐前。

        中军营帐内,还有不少将领在议论前方的战事。

        刚被派遣来的施德锦正是其中之一。

        这时,叶良平抱着父亲的尸体,慢慢的走进了这个营帐中。

        “世子。”

        众人齐齐朝叶良平的方向看了过去。

        随后,一个个脸色大变。

        他们看到了叶良平的手上,抱着一具尸体。

        “侯爷怎么了?”

        “世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这是遇到袭击了吗?”

        叶良平面无表情,说道:“召集整个西军,千户以上的将领,全部来这里,我有事情要告诉大家。”

        “是。”

        众多武将瞬间点头,看得出叶良平脸色极为难看。

        施德锦也是瞳孔微微一缩,镇西侯怎么突然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世子,这是?”施德锦忍不住开口问道。

        叶良平却根本没有回话搭理他,目光平静的抱着自己父亲来到营帐内的上座,将叶天兵的尸体,慢慢的放在了这张椅子上。

        没过多久,闻讯而来的武将,接二连三的进入营帐内。

        有一些武将听闻消息,第一反应,便是不敢相信,可进入营帐后,看到了叶天兵的尸体后,不少人眼眶红润了起来。

        在场的武将,基本上绝大多数都是叶天兵亲手提拔起来的。

        这里有高高在上的将军,可最初,只不过是初出茅庐的大头兵,最终得了叶天兵的赏识,走到了今日。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侯爷。”

        武将们,咬牙跪下,看着叶天兵的尸体。

        “世子,侯爷是怎么死的?”将领们一一看向了叶良平。

        叶良平沉着脸,说道:“我和父亲回到燕京后,上了朝堂,可太子萧元申,却拿着一封腾远的密信,说我和父亲都是反贼,要将我们二人关押。”

        “我父亲为证清白,自尽在了大殿之上。”

        叶良平的双眼,泛起泪花,他捏紧拳头:“身为臣子,我父子二人尽忠尽孝,从未有过要谋反之事!可萧元申却逼人太甚!”

        在场的武将,听到后,纷纷看向了叶天兵的尸体。

        所有武将都愤怒了。

        “王爷一身正气,怎会是反贼!”

        “必须得讨要一个说法,我们在前线拼死作战,保他萧家江山,他却在背后逼死侯爷!”

        “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有武将的脸上,充斥着愤怒,他们乃是武将,身在前线,五十万大军对阵齐国的七十万大军,处境本就艰难。

        没想到还出了这一遭事!

        “说我侯爷是反贼,王八蛋,世子,照我说,那咱们就反给他萧元申看,真当我们西军是吃素的不成?”一个武将大声吼道。

        “对!妈的,这萧元申欺人太甚,咱们反了!”

        “打个屁的齐军,侯爷都让人给害死了!”

        听着在场武将的话,施德锦却是浑身一颤。

        妈的,太子疯了吧?这个节点上逼死了叶天兵?

        真当他燕国江山稳固如山不成?

        施德锦急忙说道:“不可不可!咱们乃是燕国西军,怎可造反,更何况,齐国如今大军压境,咱们……”

        最先说造反的武将,名叫刘旭城,四十余岁,乃是西军高层,手握西军五万大军!

        更为主要的是,刘旭城出生奇差,是个农家子弟,当初叶天兵路过他们村子,看到他十五六岁练武的模样,颇为喜爱,纳入了自己的麾下。

        从此,刘旭城跟随叶天兵身边,走南闯北多年。

        刘旭城指着施德锦的鼻子骂道:“姓施的,别以为你挂着个西军副统帅的名号就在这里当和事佬,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就是和太子穿一条裤衩的,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来人!把姓施的脑袋砍下来祭旗!”

        说完,外面就闯入两个士兵,手持大刀。

        他们可不听什么施德锦的话。

        施德锦吓得脸色苍白无比。

        施德锦急忙说道:“你们就算大军打去了燕京城又能如何?到时候只会让齐国占了便宜,大家冷静,冷静点。”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传令兵又跑了进来,说道:“禀报!齐国上将军赵令行来了!说要见世子一面。”

        叶良平皱眉了起来,刘旭城却说道:“让他进来!”

        没过多久,赵令行身穿一身战甲,走进了这西军的营帐之中,他颇为随意,仿佛这里是他自己的大本营一般,丝毫没有丁点紧张之色。

        “赵将军。”叶良平开口说道。

        赵令行的目光,却是看向镇西侯叶天兵的尸体,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了,镇西侯威名赫赫,却是死得这般不堪。”

        随后,赵令行看向叶良平,说道:“太子诬蔑你们谋反,我却是听说了,真是有意思,初次见面,我带了一点薄礼,初次见面,还请不要客气。”

        说完,赵令行大声的说道:“进来吧。”

        腾远缩着脖子,从外面走进了营帐,他吞了一口唾沫,看着屋内的人,尴尬的笑了起来。

        “腾远?”叶良平目光之中,流露出了火光,他说道:“狗贼,就是你给太子写信,诬蔑我父子二人是反贼的?”

        腾远一听,急忙摇头指着赵令行:“是赵令行让我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