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王妃她不讲武德在线阅读 - 第570章 对做归潜女君感兴趣吗?

第570章 对做归潜女君感兴趣吗?

        棠妙心看了看手里的玉佩,再看了看跪了一地的士兵,她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块玉佩有什么说法吗?她仔细看看了,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

        郁寒笑了笑,没做解释,反正她很快就会明白。

        苏家三兄弟对视了一眼,眼里都有些惊疑不定。

        光凭一块玉佩就能让人跪一地,足以表明玉佩的主人身份极度尊贵。

        而一国之中,身份最尊贵的当然是一国之君。

        郁寒领着棠妙心走之前,她拿出一瓶解药丢给桑砚:“赶紧把解药给他们吃了,再晚点可能就有性命之忧。”

        桑砚:“……”

        他十分错愕地看着棠妙心,眼前娇滴滴的女子竟如此危险!

        郁寒抬脚踹了桑砚一脚:“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迟些再罚你!”

        以桑砚今天的无礼程度,砍了都嫌轻。

        只是归根到底,不知者无罪,所以冒犯棠妙心的罪可以问过她的意思后再处置。

        但是在桑砚因为心情不好对问路的百姓动手的罪,那是绝对不能轻饶的。

        桑砚隐约知道今天自己闯了大祸,十分后悔,当下却不敢多言,耷拉着脑袋赶紧去救自己的下属。

        郁寒没理会桑砚,直接领着棠妙心进了归潜的皇宫。

        她问郁寒:“郁先生,我爹在归潜是什么职位,他是在宫里当差吗?”

        郁寒笑着道:“是啊,主上在宫里当差,具体职位和细节,小姐直接问主上便好。”

        棠妙心觉得郁寒那记笑容另有深意,她看了郁寒一眼,郁寒只是微微一笑。

        她虽然没有再问下去,心里却也生出了好些疑团。

        郁寒带着众人在宫里走了好一会,宫里的路七拐八拐,十分繁杂,棠妙心走得晕头转向。

        归潜的皇宫不如大燕的精致,却多了一分返璞归真的意趣,里面的花草和假山的布置随性中透着利落的美。

        他们到一处宫门前,两边有宫侍候着。

        郁寒吩咐道:“带这几位公子和小姐去也洗漱歇息。”

        众宫侍应了一声,郁寒又对棠妙心道:“小姐,请随我来。”

        棠妙心看到郁寒竟连宫侍都可以吩咐,而他只是棠九歌的一个随从,那么棠九歌该是什么样的身份?

        有个答案呼之欲出。

        棠妙心的心情一时间有些复杂。

        苏乐天朝她看了过来,郁寒在旁道:“劳苏家三位公子先去洗漱更衣,一会我家主上会见你们的。”

        苏乐天没理他,对棠妙心道:“妹妹,你爹的来头好像还不小。”

        棠妙心笑着道:“不管他是什么来头,反正都是我爹。”

        苏乐天没有再多说什么,领着苏问白和苏晓天便跟着侍女走了。

        棠妙心的心情也有些复杂,问郁寒:“我爹在哪里?”

        郁寒有些答非所问:“大燕宫变之后,主要十分担心小姐。”

        “如今小姐平安来到归潜,主上心里必定十分欢喜。”

        棠妙心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跟着他再往前走了好一会,然后进了一间宫殿。

        宫殿前守着两个宫侍,见郁寒过来轻施了一个礼,便有一人领着他们一起往里走。

        棠妙心在进宫殿之前看到了宫殿门口悬挂的三个字:御书房。

        她的眸光深了些,没有说话。

        大殿很大,里面摆满了各色书籍,书香味盈绕。

        郁寒站在一道珠帘前道:“主上,小姐来了。”

        珠帘声响起,身着红黑龙纹锦袍,戴着十六毓龙冠的棠九歌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含笑道:“我估摸着你近来也该到了,等你好几天了,你终于来了。”

        棠妙心看着眼前的棠九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棠九歌虽然还是之前的棠九歌,却又有些不同。

        那一身龙纹锦袍将他衬得比上次分别时要威严得多,周身的气质也变得疏冷霸气了不少。

        就算她进宫之后隐约猜到了棠九歌的身份,但是真的看到身着龙袍的棠九歌,她的心里又有些五味杂陈。

        她有些呆呆地看着他。

        棠九歌轻笑着问:“才几个月没见着爹,就不认识爹呢?”

        棠妙心看着他道:“认是认识,就是有点意外,爹之前也没跟我说你是归潜的国主啊!”

        棠九歌轻掀了一下眉:“妙心,你这么聪明,竟没能猜出来我是归潜的皇帝?我在你面前可没有任何隐瞒。”

        “我没直接说,是怕你觉得我在跟你炫耀国主的身份,而又觉得这个身份真没什么好炫耀的。”

        棠妙心:“……”

        她莫名觉得自家亲爹在她面前凡尔赛了一回。

        国主的身份是不值得炫耀,只是有点吓人而已。

        她爹是没有隐瞒什么,毕竟用起国主标致性的侍卫神龙卫时,那是一点都不含糊。

        她忍不住问:“归潜的国主不是叫钟无念吗?怎么就变成爹了?”

        棠九歌回答:“你忘了我是被老万户侯拐去大燕的吗?我在归潜的名字就叫钟无念。”

        棠妙心由衷感叹:“老万户侯胆子真是粗,竟连归潜的皇子都敢拐。”

        棠九歌淡淡一笑:“他那不是胆子粗,是蠢。”

        他说完看着棠妙心微微拧眉:“看着瘦了不少。”

        棠妙心笑道:“这一路逃亡,能活着就很不错了,瘦一点真不算什么。”

        棠九歌的眸光复杂:“回来了就好,大燕现在乱得很,你往后就留下来吧。”

        “归潜的好男儿也不少,若你愿意,等你休息好了之后,我给你办个招亲大会,全归潜的男儿,任你挑选。”

        棠妙心:“……”

        她莫名有一种选妃的即视感,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棠九歌都知道了。

        她想到另一件事:“爹,归潜的皇位是怎么传承的?”

        棠九歌回答:“当然是女承父业。”

        棠妙心:“!!!!!!”

        她知道棠九歌只有她一个女儿,所以她现在已经是归潜皇位的第一继承人?

        大燕众皇子争得你死我活,最后小命都没了,都未必能继承皇位。

        而她倒好,什么都不用干,就成了归潜未来的女君。

        这种躺赢的感觉让她实在是有些一言难尽。

        棠九歌笑着问:“对做归潜的女君有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