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历史小说 - 晋砺在线阅读 - 第一四三章 鸿鹤高飞翔

第一四三章 鸿鹤高飞翔

        何天心说,你大约罚不到我的头上,只是,唉,大谢、小谢、老陶,辛苦你们提前n多年到介个世上转一遭了……

        “诗、赋,皆可;”贾谧说道,“题目嘛,咏春可,感怀可,不过,最好不要走的太远——目下是孟春,总不成,走到大冬天去?”

        顿一顿,“云鹤,你的《送别》为咏冬,‘寒波淡淡起,白鸟悠悠下’、‘回首亭中人,平林淡如画’,虽堪为一世之绝句,可是,若作之于今日,未必能评为高品呢!哈哈!”

        何天虽已下定决心,“破罐子破摔”,“做个地道的荡妇”,还是不由微微面赤——不过,他走了十几里路,本就面色红润,这一丝丝羞赧,倒也没人看的出来。

        贾谧说“诗、赋皆可”,但其实,这种雅集,只能赋诗,因为赋——尤其是这个时代的赋,篇幅太长,再如何天才,也不可能一时半刻的就作了出来,真出口成章的话,只能说明,你早已在家里打好了稿子,那就没啥意思了。

        譬如,左思写《齐都赋》,整整花了一年时间;写《三都赋》,从最初的构思到最后的成文,时间跨度长达十年。

        当然,即便是诗,也可能“早已在家里打好了稿子”,不过,到底难分真假嘛。

        哎,说到左思,他也是“二十四友”之一呀,今天到场了没有?

        何天的目光,迅速逡巡——他没见过左思,可是,此人之形貌,在这班人中,应该非常“突出”,若在场,不会太难辨认。

        很快,他就在最西边的一个亭子里锁定了目标——嗯,此君应该就是左思了!

        身材矮小,不修边幅,相貌……丑陋。

        这就是左思之“突出”了——这是个看脸的时代,名士们大多“美风仪”,左思是个非常另类的存在。

        亭子里,疑是左君者孤零零的一个人——这也很“另类”,十来个阁、堂、亭,不计侍婢、随从,名士孤身一人者,惟此君耳。

        对了,目下是公元291年,左思的《三都赋》,写好了没有?就算已经写好了,也必还未真正流传开来——俺没听说呀。

        “洛阳纸贵”的成语,还没有正式诞生。

        一路逡巡,何天得出另一个结论:今日雅集,“二十四友”并未尽数到场——他没看见郭彰。

        也好,不然彼此尴尬。

        同时,到场的,也不尽为“二十四友”。

        证据在东首一堂前——有二人一坐、一立。

        坐者,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微微扬着脸,神情高傲。

        方才,贾谧介绍何天,大多数原本坐着的人,都站了起来,但这个青年,岿然不动,只松松一揖而已。

        立者,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年纪虽轻,倒是一副平和、从容的样子。看其神态、服饰,绝非某名士之随从,但以他的年纪,又绝不会是“二十四友”中的任何一人。

        倒是有趣,此人谁何?

        谁在这样的年纪,有资格参加这样的聚会?

        “好了!”贾谧双手一击,“诸君的大作,由在下和季伦恭录,至于评品高下,则由在下和安仁负其责,诸君有无异议?”

        当然无“异议”啦。

        何天快速的转着念头:安仁?潘安仁?潘岳?哪个是他?

        贾谧话音一落,旁边一阁前,一人起身,快步走来,一边走,一边含笑作四方揖。

        哦……确是美男子一枚。

        可是,似乎也没到“掷果盈车”的地步吧?

        转念一想:唉,到底已经是四、五十岁的人了,且多年来,宦途多舛,一直不得志,期间还被下狱,要不是因为老子的缘故,脑袋保不保的住,都不好说,保养成这个水准,已经很不错啦,年轻的时候,确实能有一大票女粉丝吧?

        不过,啥叫“要不是因为老子的缘故、脑袋保不保的住,都不好说”?

        潘岳做过太傅主簿——杨骏的主簿,只不过,他这个主簿,同朱振不能比,杨骏辟召潘岳,仅仅因为其文学名声,其角色,不过文学侍从一类,而杨骏对于文学,并没啥真正的兴趣,因此,潘岳从不预杨骏的机密,就是太傅府一个普普通通的僚属。

        但再普通,杨骏被诛,僚属也得下狱。幸好,何天上书,“昔鲁芝为曹爽司马,斩关赴爽,宣帝用为青州刺史。骏之僚佐,不可悉加罪。”这才将包括潘岳在内的杨骏僚属放了出来。

        潘岳经历此劫,痛定思痛,一猛子扎进贾谧门下,而贾谧也不以他给杨骏打过工为嫌,“二十四友”中,单以文学论,潘岳算是领袖。

        当然了,以文学成就论,潘岳本就是此时代文坛数一数二的人物,只是其私德可议,没啥人真把他当作“领袖”看待就是了。

        贾谧替何天和潘岳介绍了,然后说道,“云鹤,你既然是最后一位到的,就只好委屈你最后一位展才了,如何?”

        何天欠一欠身,“是,一切听从明公的安排。”

        贾谧转向石崇,“季伦,你是主人家,先请罢!”

        说罢,提起了笔,做出准备记录的姿态。

        石崇点点头,“好,那我就抛砖引玉了!”

        顿一顿,“我素乏捷才,诸君深知,这样吧,前几日,填了一支《思归引》,已经叫她们排演了,就拿这支曲子,就教于诸方家吧!”

        眼下之意,我就不参与“评品高下”了。

        不过,石崇是主人,这个姿态,也是合适的。

        只听石崇曼声吟道:

        “思归引,归河阳。

        假余翼,鸿鹤高飞翔。

        经芒阜,济河梁,

        望我旧馆心悦康。

        清渠激,鱼彷徨,

        雁惊溯波群相将,终日周览乐无方。

        登云阁,列姬姜,

        拊丝竹,叩宫商,

        宴华池,酌玉觞。”

        何天心说,不就是渲染铺陈统治阶级腐朽生活嘛,只不过,视角还比较独特——半空俯视,也还算有两分气魄就是了。

        贾谧写完了,又看一遍,点点头,笑道,“好!好个‘假余翼,鸿鹤高飞翔’!季伦,聆此曲,必如身在云霄!我都有些迫不急待了!”

        石崇说道,“惭愧!”说罢,将流杯中酒,一饮而尽。

        婢女取过另一只流杯,斟了酒,轻轻一拨,流杯乃顺流缓缓漂动。

        还好,不是用同一只流杯,不然的话……哼哼。

        下一位,同阁中人也——陆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