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成道从封神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一气仙余元

第一百零六章 一气仙余元

        待杨戬走后,余元越想越不对劲。自己所炼天魔化血神刀,威力无穷,如被误伤,早就化为脓血,怎么还有必要来蓬莱岛求药!

        余元顿觉不对,忙骑金睛五云驼追赶。不过杨戬速度奇快,余元追之不及。

        杨戬带着骗来得丹药,回到汜水关下。姜子牙闻信赶来,见杨戬风尘仆仆,接过杨戬递过来的三粒丹药,就吩咐其下去休息。

        姜子牙随即吩咐金吒带着一粒丹药,往乾元山金光洞给哪吒治伤。

        他则带着剩下的两粒丹药,来找杨拓。杨拓自从擒获余化,收得天魔化血神刀之后,就闭门不出。

        在大帐之中研究炼化此宝,这刀虽是魔刀。不过其杀伐之力与便于超控的特性,正是杨拓缺少的。

        反正又不是他炼制的,如若毁去,颇有些暴殄天物。只要不以之作恶,想来也没有大碍。

        姜子牙来到杨拓大帐外,门口守着高明高觉两位道童。姜子牙对二人道:“童儿前去通报一声,言老道来访。”

        高明高觉见是姜子牙来访,忙行礼道:“是,姜老爷!”

        说完便由高觉进去禀报,高明在外陪着姜子牙。姜子牙问高明道:“杨拓道友,近几日未曾露面,可是一直都在帐中?”

        高明躬身答道:“老爷自从回到大帐,一直都在研究那天魔化血神刀。”

        姜子牙点点头,这时杨拓掀开帐帘走了出来。笑着道:“道友来此,自己进来便是,何须通报!”

        姜子牙也露出了笑容,说道:“这不是怕影响你练法嘛!”

        姜子牙接着说道:“杨戬师侄已经返回,带来了三粒丹药。我让金吒带了一粒去乾元山给哪吒疗伤。这里还剩两粒,交于你研究。”

        杨拓接过姜子牙递过来的两粒丹药,仔细看了看,心下点点头。他祭炼了一些时日,已经初步掌握了化血神刀。

        对于其也有几分了解,这化血神刀也不是非得要那丹药才行。而是余化修为太浅,发挥不出神刀太多的能力。

        到了杨拓手中,只要杨拓将其完全炼化,自然可以操控神刀将逸散出去的煞气、血光重新收回刀身之中。

        姜子牙随后又与杨拓商议了一下最近的情况。这汜水关韩荣,在余化被擒之后还是负隅顽抗。

        这雄关险道果真是有些难缠,杨拓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最好的方法还是得引其出战,在关外胜之。

        不然只有强攻一途,作为一个修道之士,又是人族出身,总不能大肆屠戮自己的族人。

        这边姜子牙与杨拓商议破敌之策。那边汜水关中,韩荣也是战战兢兢。

        朝歌的援兵迟迟未至,韩荣对守住关隘,没有多少信心。

        这时一气仙余元追着来到了汜水关,他打算先去找自家弟子问问情况。

        余元驾祥云,骑着金睛五云驼,落在总兵府门口。余元对守门的士卒道:“快去找七首将军余化,就说他师傅来了。”

        守门的士卒连忙入内禀报。此时正在愁闷苦脸的韩荣闻言,忙出大门迎接。

        韩荣赶到府门,快步上前,道:“见过道长,我乃汜水关守将韩荣。”

        余元见只来了韩荣,问道:“我徒余化何在?怎不来见老师!”

        韩荣一边将余元请进府邸,一边解释道:“余将军前些时日出战,被西周擒去了。”

        余元闻言,大惊道:“前几日他还来蓬莱岛见我,怎就被擒了?”

        随即前后一联想,顿时明白:“好啊,居然骗到我头上来了。”

        余元明白,必然是西周有人被化血神刀所伤,去他那里骗取丹药。

        余元顿时就止住了前进的脚步,对韩荣道:“韩将军且点些兵马,于我往西周大营走一遭,等我破其营寨,救回余化徒儿。”

        韩荣闻言也是有些难办,这汜水关经过许多次的战事,又给几次战败的将军补充过士卒。

        本来守卒的人数就不算多,前些时日,余化又领了兵马去西周营外挑战。

        其战败被擒之后,也损失了不少士卒。如今朝歌援军未止,再带人出战。一但战败,守关的士卒就会有些不足。

        余元见韩荣半晌没有反应,不由冷哼一声,道:“韩将军可是有什么难处?”

        说着便看向韩荣。韩荣被余元这么一看,感觉像被什么猛兽盯住了一般,顿时寒毛炸起,冷汗直流。

        韩荣连忙道:“没有!没有!末将这就去,这就去!”说着便快步离开,前去调拨兵马。

        余元领着韩荣与一众将校,便朝西周大营杀去。

        此时的杨拓大帐之中,姜子牙正与杨拓商议。这时有士卒来寻姜子牙,道:“禀元帅,汜水关韩荣领兵来战!”

        姜子牙闻言,颇为意外:“不想这韩荣居然出关了?”

        杨拓对姜子牙说道:“怕是又来了援兵,不然以韩荣的性格,还是会闭关死守才对。”

        姜子牙面色有些凝重,殷商每次所来援兵,都很是难缠。此次也不知来者实力如何。

        杨拓却笑着道:“道兄不必担忧,虽来了援兵,对我等也未必不是好事。自少那韩荣不会再闭关死守,攻破汜水关的机会增加不少。”

        姜子牙这才反应过来,觉得杨拓所言有理。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风采。

        姜子牙对杨拓道:“道友,我等去看看来者是谁。”

        杨拓点头应是,随即与姜子牙点起兵马,出营迎战。

        不久之后,韩荣与余元到来,见西周将士早已有了准备,也不觉意外。

        余元催动金睛五云驼,上前几步,道:“西岐小儿,卑鄙无耻,居然来我蓬莱岛骗取丹药,简直恬不知耻!”

        姜子牙上前道:“汝乃何人,来此大呼小叫?”

        余元答道:“欲乃蓬莱岛一气仙余元是也!乃是那七首将军余化的老师,你等捉了我的弟子,还变作他的模样来行骗,简直可耻。”

        姜子牙答道:“原来是余道友,令徒不明天时,依仗法宝,伤我将士,如今被擒,乃自取其祸也!”

        余元怒道:“想必你就是那阐教姜子牙吧。区区一个仙道未成之辈,也敢妄言天机,汝阐教无人矣!”

        姜子牙闻言,颇有些恼怒,说道:“我修道不成,乃是自己资质不佳,但我阐教依然人才济济。汝有何能,敢发此言?”

        余元不削道:“吾自有神通,姜尚,识相的快将我徒儿放出,再来请罪,不然我必叫你好看!”

        姜子牙怎么可能放了余化,于是双方交谈不欢而散。

        姜子牙问杨拓道:“道友可能看出此人修为如何?”

        杨拓仔细观察片刻,道:“具体看不分明,不过也不是很难对付才是。”

        这时一旁的羽翼仙出言道:“老师,我知此人。”

        杨拓看向羽翼仙,道:“哦?你知道些什么?”

        “弟子以前也是蓬莱岛的修士,听说过此人。其人乃是截教金光圣母的弟子,与弟子一般,有着金仙修为。”羽翼仙将他所知的消息说了一遍。

        杨拓记得这余元肉身坚固,颇有几分金刚不坏之感,于是对姜子牙道:“其人金仙修为,不如遣韦护出战,想来可胜此人。”

        这余元肉身坚固,不过韦护降魔杵威力不小,还是钝物攻击,或许能有效果。

        姜子牙随即吩咐韦护出战,这韦护自下山之后,谨言慎行,虽无有什么大功,却也没有出过什么纰漏。

        平时不显山露水,然其实力却不可小觑。

        手中降魔杵也是了不得的宝贝。

        此宝拿在手中,轻如灰草。打在人身上,却重似泰山。

        姜子牙命韦护出战,韦护接了将令,缓步而出。在行进过程之中,就将浑身气势凝聚起来。

        余元见韦护颇有几分不凡,问道:“汝乃何人?”

        韦护在阵前止步,道:“吾乃金庭山玉屋洞,道行天尊门下韦护是也。”

        说着便朝余元杀去,余元忙举剑相迎。余元宝剑虽利,怎敌得过韦护的降魔杵。

        韦护降魔杵连连挥动,时而重如泰山,时而轻如鸿毛。

        余元在交手之时,摸不清韦护的状况,顿时就落了下风。

        韦护不紧不慢,一杵接着一杵,直打得余元连连后退。余元见此,心中恼怒。

        随即祭起法宝金光锉,这金光锉长一尺三寸,呈细长状,一头微尖。

        随着余元法力运转,金光锉化作一道金光,就朝韦护射去。其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到了韦护身前。

        韦护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还是一杵砸下。只听“哐”的一声,降魔杵砸在了金光锉之上。

        顿时就将金光震散,金光锉显出了本体。余元见状大惊,忙收回金光锉。

        这余元身上也没有几件法宝,生怕金光锉被韦护损毁。

        这金光锉的威力还真是一般。

        余元最厉害的法宝其实是那天魔化血神刀,只是其炼成之后,便给了弟子余化。

        导致如今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宝。

        韦护见余元收回金光锉,突然一改那慢吞吞的步伐。一个闪身就来到余元身前。

        韦护一杵砸向余元的头颅,余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来得及偏了一下脑袋。

        刚好躲过了降魔杵的攻击,不过头颅躲得过,身体却躲不过。被降魔杵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肩膀之上。

        只听“碰”的一声巨响,余元连退数步。不想余元肉身坚固,遭此重击,居然也没有什么大碍。

        韦护见状也是一愣,立马就恢复过来,继续朝余元攻去。

        在阵前观战的姜子牙,见余元肉身金刚不坏,也是一愣,不由道:“余化肉身如此坚固,这可如何是好?”

        杨拓笑了笑,道:“此事易尔!其肉身坚固,刀剑难伤。不过天地万物,阴阳相生相克。其钢不可折,自然以柔克之,谓之以柔克刚!”

        姜子牙闻言,不由问道:“如何个以柔克刚之法?”

        杨拓摊开手,只见手中显出了捆仙绳。杨拓对姜子牙道:“道兄请看!”

        说着便将捆仙绳一扔,在空中化作一道金光,就朝余元捆去。余元挥动手中的宝剑,就朝捆仙绳砍去。

        不过在其砍中之时,却滑不溜丢,宝剑直接从捆仙绳上滑了开去。

        余元连连挥砍,也不能阻止捆仙绳将其围住。片刻之后,捆仙绳就将余元捆了起来。

        不过余元还在挣扎,他肉身一震,发出巨力,就想嘣断捆仙绳,不过杨拓早就准备。

        余元一用力,捆仙绳就松一下,使之力不能聚。等其力泄,又将其缠起。

        余元力量虽大,终不能将之用在捆仙绳之上,如此反复,最后余元还是没有反抗的机会,被擒回了大营之中。

        姜子牙则领着一众士卒,对成汤大军一阵冲杀。韩荣只得领着残兵逃回汜水关。

        等姜子牙返回大营,杨拓将余元也交于姜子牙处置。

        姜子牙吩咐左右,将余元、余化皆推出斩首。不过片刻,军士来报:“禀元帅,余化受首。不过余元却刀砍不伤!”

        姜子牙出营查看,行刑官又为其演示,果然未能伤其分毫。

        姜子牙随后又换了各种兵器,皆不奏效。又用雷劈火烧,还是不曾有用。

        余元不由大笑道:“哈哈哈,姜子牙,我就在这里,你可能杀我?”

        姜子牙一时也没了主意,这人杀不死,打不伤,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姜子牙看向杨拓,杨拓一时也有些为难。他的一般手段,怕也没有什么作用。

        他倒是知道有一法肯定有用,不过其中还有些不妥之处。

        余元的笑声愈发猖狂,周营众将都是不忿。不过也奈何他不得,一众将士都上前试验了一番。

        杨拓最后下定了决心一般,自言自语道:“这余元好生猖狂,真以为奈何他不得。”

        随即便取出了陆压道人的斩仙飞刀。这陆压道人的法宝,杨拓一直都不怎么想使用,就怕出什么意外。

        虽然他的乾坤弓或许也有作用,不过他还是决定试一下这斩仙飞刀。

        如果陆压道人没有反应,他以后就放心大胆的用。若是陆压道人来寻,他就将法宝尽数归还。

        正好借此机会,试探一下那陆压道人的情况。

        杨拓对姜子牙说道:“我以此宝一试。”

        姜子牙见杨拓手中法宝,知道是陆压之宝,点点头道:“道友尽管尝试!”

        杨拓随即运转法力,祭起斩仙飞刀。只见飞刀之中,射出两道白光,定住了余元的元神。

        杨拓学着陆压道人,对葫芦行了一礼,道:“请宝贝转身!”

        只见一道肉眼微不可查的白光闪过,余元的头颅,就掉了下来。连元神都没有机会遁出。

        姜子牙见斩了余元,这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