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成道从封神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阵图

第三十二章 阵图

        杨拓持“杏黄旗”缓步朝阵中走去,虽有了护身至宝,却也不敢大意。他与十二金仙修为差距十分巨大,十二金仙能轻松破阵,不代表他也能。

        董天君见有人进阵,道:“来者何人?可通姓名。”

        杨拓答道:“吾乃西岐国师杨拓,你等十天君依仗阵法,欺我西岐,我不得不来。”

        董天君回答道:“非是我等欲欺西岐,乃是欲与阐教分个高下,见个雌雄。为我截教道友讨回公道。”

        “你既然已经入阵,多说无益,终要分个胜负。”董天君说完,晃动黑幡。一时间,天昏地暗,黑风呼啸。

        黑风中夹杂着万千利刃,直朝杨拓杀去。

        杨拓也不敢怠慢,忙祭“玉虚杏黄旗”,杏黄旗显出千百朵金花,将杨拓团团护住。

        万千利刃撞在金花之上,直撞得粉身碎骨,金花也不见破损分毫。

        董天君见黑风利刃无有作用,又继续挥动旗幡。这“风吼阵”按地、水、火、风之数,内有风、火。此风、火乃是先天之气,三昧真火。

        董天君见黑风无效,又催动三昧真火。以风助火势,大阵之中顿时风、火齐至,威力何止翻了数倍。

        “杏黄旗”的金花被撞得颤动不已,杨拓法力消耗倍增。杨拓也不敢怠慢,随即祭出“混元伞”。

        这“混元伞”一出,伞上镶嵌的“定风珠”大放光明,豪光万丈。“风吼阵”中的黑风利刃被光芒一照,顿时就停了下来。

        阵中黑气消散,只余三昧真火还在静静地燃烧。杨拓把伞一转,伞上的“避火珠”也散发出莹莹宝光,一众三昧真火尽皆不能近身。

        董天君见大阵被破,只得提剑来战。杨拓不欲伤其性命,把“混元伞”一晃,将董天君收了进去。

        杨拓见这“风吼阵”很是神妙,只被“定风珠”克制,也起了几分心思。把“混元伞”转了几圈,顿时天昏地暗,乾坤倒转。

        “混元伞”把整个“风吼阵”都罩了起来。这“风吼阵”失了主阵之人,抵挡不得,化作一道阵图,被杨拓收入了“混元伞”。

        西岐众人见杨拓不仅破了“风吼阵”,还收走了阵图,不禁面面相觑。

        那文殊、普贤见此,也自上前收走了各自所破阵法的阵图。

        这时,又有“寒冰阵”袁角袁天君,出阵道:“谁来破我寒冰阵?”

        燃灯又看了看西岐众人,一众阐教弟子,不敢直视燃灯,纷纷左顾右盼。

        燃灯见此,心知这祭阵之法还是很伤情义。如今,众弟子也有些物伤其类。于是对袁角道:“今日暂且到此,吾等明日再来破阵。”

        阐教一众三代弟子,这才长呼了一口气,把心落了下来。

        杨拓此时,放出董天君。燃灯命人将董天君吊于芦蓬之上。杨拓心有不满,却也不敢明言。

        这两军交战,互有死伤,乃是常理。既然已经生擒,关押起来便可。燃灯却如此折辱一位真仙,这岂不是在折辱自己一般。

        不提杨拓心中不满。此时杨拓人微言轻,自顾尚且不及,哪有能耐帮助他人。

        第二日清晨,西岐一众人正准备前去破阵。众弟子也是脸色严肃,好不难看。

        不想此时又来了两人。一人与邓华一般,乃是阐教外门弟子萧臻。此人生的面如傅粉,脣似丹朱,好一派俊俏的模样。

        另外一人乃是武夷山白云洞散仙乔坤。这乔坤居然是武夷山来人,杨拓在武夷山有一洞府,居然也不知还有近邻。

        一众阐教门徒,见又来二人,心中也是窃喜。众人行至阵前,有“寒冰阵”袁角,早在等候。

        袁角见阐教众人姗姗来迟,不由说道:“阐教众人,可是心有惧意,何故迟来?”

        燃灯道人回道:“不巧又有两位道友前来相助,所以稍有耽搁,你居然如此心急。”

        燃灯看向新来的萧臻与乔坤道:“不知哪位愿意前去会一会此人?”

        这是,只见那萧臻上前道:“弟子萧臻愿意前去。”燃灯道人点了点头。

        萧臻见燃灯同意,不由上前道:“吾昆仑山萧臻,前来会你。”萧臻上前几步,抢进阵来。

        袁天君见萧臻入阵,挥动旗幡,只见阵中寒气大盛,有冰山浮于半空。冰山底部有沟壑纵横,形如刀剑。

        有无数的冰凌冰柱,从地面凸起,好似枪林箭雨。这枪林朝上,那剑山往下,双相一合。

        萧臻在中间,居然无处可躲。被上下夹击,一声巨响,顿时化为肉泥。

        等萧臻祭阵之后,又有普贤真人入阵,破了这“寒冰阵”。

        普贤刚破了“寒冰阵”,取了阵图。又有“金光阵”金光圣母前来邀战。

        这时,那武夷山乔坤自请入阵。这“金光阵”夺日月之精,藏天地之气,中有二十一面宝镜,用二十一根高杆,每一面宝镜皆悬于高杆之上,每一宝镜之上都套着一个镜套,以作遮掩。

        若有人入阵,便将此套拽起,雷声震动宝镜,只一二转,金光射出,照住其身,立刻化为脓血。纵会飞腾,也难越此阵。

        那乔坤刚一入阵,金光圣母便揭去一套,只见一道金光笼罩,乔坤立刻就化为一滩脓血。

        随后由广成子入阵,以“翻天印”取了金光圣母性命。

        这“翻天印”可是不凡。相传,共工与颛顼相争为帝。不胜,于是怒撞不周山,致使不周山倒。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天河之水倒灌,这才有了女娲炼五彩石以补青天。

        这“翻天印”就是元始天尊,用那被撞倒的半截不周山所炼,威力无穷。

        ……

        昨日杨拓还在寻思,为何会有人前来送死。今日见了萧臻、乔坤二人表现,心中却是明了。

        非是这二人傻,不明白此来必会丢掉性命。而是这二人修仙道无所成就,止于散仙之境,散仙寿一万零八百年。

        如果不能有所精进,寿元恐有耗光之时。不过那散仙需得度过“三灾”,才可以修成真仙。

        这昆仑山外门弟子与武夷山散修,一无至宝,二无法门。又如何渡得过这三灾劫难。恐一生都将受困于此,不得寸进。

        那时只得轮回转世,来世怕再也没有成仙得道的机会。这二人怕是打算放弃仙道转修神道,或许可以更进一步。

        是固,这二人才来西岐送死。一来可借大阵兵解,上封神榜封神。二来又可卖阐教众人一个情面,将来或许有用得到的时候。

        昨日的邓华,想来也是这般打算。毕竟能成仙,就不会是傻子。只是不知道那韩毒龙是做何想法。

        再一个,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邓华与萧臻二人在昆仑山,或许可以从阐教得到消息。可是那武夷山乔坤,又是哪来的消息?

        杨拓一时也想不明白。如今又破二阵,还剩五阵,就是不知道这剩下的大阵,又该由谁来祭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