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成道从封神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文王归国

第六章 文王归国

        杨拓盘点完此次的收获后,便起身往二人的洞府方向走去。

        武夷山在后世名录道教三十六洞天之一,端得是气象非凡。只见那巍峨的群山,满山郁郁葱葱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飘渺的云朵,仿佛一副神仙画卷,美不胜收。

        在武夷山洞天之前,运转法力于双目之上,一座阵法笼罩其上。只见阵法上阴阳二气流转,变换不休。

        果然,谁家门口还不上把锁。

        还好在收获的玉简中记载有此阵法,名唤“阴阳二气阵”。听着大气,其实也只是一个简单的颠倒阴阳法阵。

        如没有玉简的介绍,阵法虽然不复杂,但也不是杨拓可以轻易破解。

        现在有了玉简,只需要跟随玉简的介绍,绕过各个关口,便轻易进入了洞天之中。

        洞天之中层峦叠嶂,泉水淙淙,仙鹤起舞,奇花异草点缀其间。

        杨拓深吸一口气,自觉神清气爽,念头通达。所谓法侣财地,果然缺一不可。

        如今,法有道祖传下的修炼之法,又有萧升曹宝二人留下的修炼玉简。

        侣有姜子牙悉心教导,避免修炼途中的各种弯路。

        财有二仙数百年积累下来的各种灵丹,宝药。仙人所需,对于调和龙虎之境的杨拓来说,已经是不可多得的宝药。

        最后这地,武夷山洞天方圆百二十里。虽比不上各处仙境,但也是一等一地神仙福地。

        如今,杨拓诸般事物无有所缺。正好沉下心来,努力修炼,必然可使修为更上一层楼。

        至此,杨拓便在这武夷山安下家来,每日打坐练气,服食丹药,不出数月,便至“推坎填离”之境。

        这是成仙前的最后一个境界,只待肉身打磨圆满。精满,气足,神完,时机一至,便可成就元神,得道成仙。

        这一日,杨拓正在修炼,忽然心中一动。掐指一算,原来是西伯侯姬昌灾满归国之日。

        杨拓缓缓起身,心道:“如今,时机已至,合该是我下山之时。”

        确是杨拓已经基本消化完这次武夷山的收获。短时间也不会再有太大的提升,于是决定出山,入西岐抢得先机。

        杨拓收拾完毕,缓步而出。只见其剑眉星目,头挽道髻,身披一套青色法袍,鞋穿登云履。

        背后背两把宝剑,一青一紫,因颜色的关系,杨拓取名为青索,紫郢,正好把长眉真人紫青双剑的名字拿过来用了。

        因二剑只是普通的法宝,算不得灵宝,不能收入紫府。于是便背在背后,方便使用。

        杨拓离了武夷山,驾遁光往临潼关而去。

        这一日,杨拓在临潼关外一山峰之上落下遁光。

        在山顶盘膝而坐,面朝朝歌,掐指一算,便知不久之后,西伯侯将至。

        果然不久之后,便见一人骑着白马,飞奔而至。杨拓心想,“此人便是西伯侯姬昌吧?”

        于是,起身问道:“山下何人?何故纵马狂奔?”

        姬昌听得有人呼喊,抬头一看,便见山巅之上有一道人站立。道人仙风道骨,一看便觉真仙临世,顿觉好感大增。

        姬昌忙答道:“小王姬昌,不知道长是?”

        杨拓听闻是姬昌当面,忙驾遁光而下。姬昌见道人驾光而下,知是得道高人,不敢怠慢。

        杨拓稽首道:“贫道武夷山升真元化洞天练气士杨拓是也!”

        姬昌道:“道长何事唤我?”

        杨拓回道:“我见贤侯纵马飞奔,是为何事?”

        姬昌答道:“只因纣王放我出羑里,加封文王,夸官三日。武成王黄飞虎劝我早离,我一时疏于打点,逃官归国。惹得朝廷震怒,派兵来追,如今追兵将至,是以纵马飞奔。”

        杨拓曰:“贤王勿滤,贫道愿助贤王退却追兵,西返故土。”

        姬昌闻言,大喜道:“多谢道长相救。”

        话说间,便见殷,雷二将领兵追至近前。

        杨拓见状,微微一笑,道:“请贤王看我手段。”

        说着,左手背在身后,右手掐一剑诀,以手指天。

        杨拓轻喝道:“去!”

        只见背后青色长剑飞起,流光飞逝,前方山头一声巨响,巨石滚滚而下。

        殷破败,雷开二将连忙勒马止步,只见山见落石如雨,众军将不敢前行。

        这一招看着威风凛凛,仙风道骨。其实就是以御物之法,用操控法宝的方法来操控法剑。

        如今这个年月,剑仙之道好似还未兴起。杨拓在武夷山数月,便修炼出这个法门,暂时用来操纵飞剑。不至于拿在手中像兵器一样使用。

        等修炼有成,或许还可以创造出真正的剑修法门,一剑破万法。做个剑仙之祖也说不一定!

        接着,杨拓又以遁光裹住姬昌及胯下白马,往西飞遁而去。

        殷,雷二将眼看姬昌被一道人裹住,化光而去。心知追之不及,只好调转马头,回朝歌复命去了。

        确说杨拓化遁光,飞空而去,至过五关,才按下遁光。却是临近西岐不远,于是降下遁光,与姬昌缓步而行。

        不说杨拓与文王正回西岐。却说雷震子受师命,离了终南山玉柱洞往临潼关来救父王。

        待到临潼关后,左寻右等,总不见其父身影。蹉跎时久,只得回终南山寻师傅禀报。

        云中子听闻雷震子未寻得文王,连忙推算。发现是有人提前救走了文王。

        于是对雷震子道:“确是有高人出手救走了汝父,徒儿切勿担心,你父子自有相见之日。”

        雷震子只好留在山中继续修炼。

        另一边,杨拓按下遁光之后。姬昌见片刻功夫便已过五关。忙道:“道长神通广大,法力惊人。姬昌谢过道长救命之恩!”

        杨拓回道:“贤王不必多礼。”

        姬昌又再三拜谢。又邀请杨拓往西岐一行,好作答谢。

        杨拓本就是为了前往西岐助周伐商,正好顺势答应下来。

        杨拓与文王行至西岐,便见文武百官,众世子及西岐百姓在城门处迎接。

        确是文王母亲太姜演先天之术,算出文王已归西岐,吩咐文武百官,众世子出城相迎。

        文王见得众人,不觉老泪纵横。分别七栽,只得与梦中相见。如今再见,只觉心中感概万千!

        见得文王,次子姬发上前请文王入城。

        文王见得此子,不由想起惨死朝歌的长子伯邑考。不觉心中大痛,泪如雨下。

        不觉大叫一声:“痛杀我也!”

        随即连吐三次,吐出三块肉块。肉块化作三只白兔往西而去。

        杨拓明白,这是伯邑考所化的三只白兔。不想伯邑考已经魂归地府还不忘往西而去,回家之意甚浓。

        见得文王吐出肉块之后,面如白纸。杨拓于豹皮囊中取出一枚丹药,喂文王服下。片刻只后,文王便慢慢恢复过来,不过心中的悲苦,却是半分都不曾减少。

        这时,文王才像众人介绍:“这位乃是武夷山的杨拓道长,道长于我危难之际,助我逃出五关,返回西岐。”

        待文王说完,姬发又带着众文武,世子来感谢杨拓相助之恩!

        第二日,大殿之上,众文武朝贺完毕。文王对一旁的杨拓道:“道长救吾性命,大恩无以为报。愿尊道长为我西岐丞相,以报此大恩!”

        杨拓连忙还礼道:“山野之人,无有治世之能,怎能担得如此重任,西岐万民的福祉,非大德大贤之人方可任之。”

        “吾杨拓万无此能,望大王收回成命!”杨拓连忙推辞不受,这丞相一职,乃是姜子牙的位置,他怎么能恩将仇报,占此高位。

        文王一再劝说,杨拓只是不允。有上大夫散宜生见此,出声道:“大王,道长乃是出世高人,想是不愿沾惹红尘俗事。不如请道长为我西岐国师,岂不是两全其美!”

        文王见杨拓不愿意担任丞相,又有散宜生出言,便说道:“道长可愿担我西岐国师?与我西岐气运相连,祸福与共?”

        杨拓心中思索:“担任国师,与西岐气运相连,虽然有国灭运消之恶,但确可以借人族气运修行。再者,这西周有八百年的基业,以后可以再慢慢谋划。”

        于是杨拓回答道:“大王如此厚遇,杨拓深感荣幸。既如此,贫道愿与西岐一道,气运相连,荣辱与共!”

        文王听罢,喜道:“好!”

        众文武百官闻此,也连忙拜见道:“见过国师!”

        杨拓也连忙还礼!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国师执掌祭祀,教化万民。地位崇高,不在丞相之下。

        待众人拜毕,杨拓只觉冥冥之中有一股气运洪流与自己相连。洪流之中分出一股细微的支流往自己而来。

        杨拓顿觉自己气运大涨,根基稳固。不再如穿越之后那般,像是无根之萍一样。

        片刻功夫,杨拓只觉自己境界都更进了一步,推坎填离之境向前迈出了不少。

        之后,文王又命上大夫散宜生张榜。于城外正南处造一高台,曰“灵台”,用以祭祀上天,以镇灾厄。

        凡参与建造者,均给予钱粮。

        下朝之后,文王又宴请杨拓。王曰:“西岐今得国师,万民之幸!只盼国师助我西岐,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杨拓答曰:“贫道必定尽心竭力,以报西岐百姓!”

        杨拓又言:“我闻大王尤其擅长伏羲先天八卦之术,小道也略有专研,可能得大王指点一二?”

        文王道:“既然国师有此雅兴,本王自无不可。”

        文王又道:“我于羑里七年,演伏羲八卦为六十四卦,著《周易》以传天下。今国师有意,吾以周易原稿相赠。”

        说着便去内殿取出《周易》,将其赠于杨拓。

        杨拓双手接过竹简,仔细查看,发现这竹简没有想象中的神异。

        按杨拓想来,文王著《周易》,有功于天下,当有天降功德,气运所钟。

        不想这《周易》就如一普通的书简,没有任何的神异表现。

        其实杨拓不知道,这却是他想差了。

        文王著《周易》自然是有功于天下万民。但卜算之道就像仓颉造字一般,于人族有大功。

        但却是泄天之密,自是有恶于天。不仅没有功德,反倒是有业力降下。

        不过文王乃是西岐圣人,有教化万民之德。又居王位,有人族气运庇护,这才不受业力所害。

        是以,文王虽著《周易》,却并无功德加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