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贫道真不想搞钱啊在线阅读 - 第百十六章 大周皇女:道士是自家人!

第百十六章 大周皇女:道士是自家人!

        等三分钟!等三分钟!

        三分钟后,再更正文!

        等三分钟!等三分钟!

        三分钟后,再更正文!

        丰源山,白虹观。

        天色渐明,旭日未生,朝霞已现。

        只见山巅之上,一个年轻道士,盘膝而坐,吐纳霞光。

        尽管拥有混沌珠这样的宝物,杀人就能掠夺道行,比自身修行快了百倍不止,但宝寿道长依然是一个刻苦努力修行的年轻人。

        宝寿道长秉承着赚钱的原则,认为修行也该是如此,毕竟蚊子腿也是肉,十万两银子的生意要做,十两银子的生意也得做。

        但是感受到功行圆满之后,凝聚起来的一缕真气再度散去,他便叹了一口气。

        “果然是瓶颈啊。”

        宝寿道长暗暗叹了一声,充满了惆怅。

        斩杀周应这红衣斩妖吏之后,他的道行没有增长。

        实际上,在永尧河灭杀了玄龟大妖和一百零八头小妖的时候,所增长的道行,也不如预期的多。

        他隐隐知晓,这些修为并没有凭空消散,而是存于混沌珠之中。

        只是因为,他本身的境界,已经无法承载更多。

        他已经达到了炼气境的最巅峰!

        他在这个境界,走到了极致的尽头,而无法再进一丝一毫!

        他目前大概是成为了,天下道行最为雄厚,真气最为充沛的炼气境修行者!

        想要再进一步,就要踏破这一层境界!

        炼气的境界,好比一个木盆,如今盆里的水已经满了,再添一碗水进去,也只能满溢出去。

        如若踏足炼神境,木盆就会扩大,而变成木桶,也就可以添上更多的水!

        “虽然贫道拥有混沌珠,也有着九宫令,具有比寻常炼神境真人更强大的力量……”

        宝寿道长叹息道:“可贫道真正的修为,终究只是一个平平无奇,天下第一的炼气境巅峰啊。”

        而在此时,在山下修行的方玉,抬头看去。

        只见那个身影盘膝坐于山巅,迎着朝阳,缓缓起身,万丈辉煌。

        而那身影散发着一股惆怅而不满的气息。

        似是对自身修为的不满意,更似是对妖魔作乱的烦忧。

        方玉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情绪感触,暗道:“如道长这样的人物,也每日辛勤修炼,甚至对自身修为进境感到不满,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境,又怎能每日懈怠修行?”

        她这般想着,便见山上的宝寿道长,飘然而落,来到了她的面前。

        “修行进境如何?”

        “晚辈炼气小成,已隐隐感受到了晋升大成境界的门槛。”

        “到了你这个修为,想必也了解不少关于晋升炼神境的各种知识了。”宝寿道长笑着说道:“九霄仙宗总不至于等你炼气巅峰之后,再教导你如何去寻炼神境的奥妙罢?”

        “晚辈确实知晓一二,但修为不足,未有感悟。”方玉这般说来。

        “你知晓多少,尽皆说来,贫道替你捋一捋未来的修行道路。”宝寿道长含笑说道。

        “多谢道长指点。”

        方玉顿时大喜过望,躬身施礼。

        宝寿道长满意点头,心中暗想着小姑娘就是挺好骗的。

        ——

        炼神之境,是为真人。

        集三魂七魄,合为阴神,是为炼神境。

        而炼神之境,便是修炼阴神的境界,而炼神巅峰,则是已经将阴神壮大到了极致。

        “大夏国师是什么境界?”

        “炼神巅峰。”方玉似乎并不奇怪宝寿道长为何会问出这个问题。

        “炼神巅峰?”宝寿道长神色似乎有些古怪。

        “听师姐提过,传说大夏国师在十三年前,就是炼神巅峰的修为,后面闭关一场出来,不知受了什么伤,而跌落了境界,只有炼神大成的修为,但似乎掌握了什么惊天秘术,从那儿之后,各宗老祖都愈发忌惮,隐隐将他尊为大夏第一强者!”

        “……”

        宝寿道长与方玉一番长谈,收获颇丰,明晰了道路。

        而他凭着本身高于方玉的修为,指点方玉却也是绰绰有余。

        尽管方玉有些纳闷,为何宝寿道长只询问她关于炼神境的知识,却只是指点她如何晋升炼气大成的诀窍,但这一场指点下来,她确实对前路更加清晰。

        “我明白了,道长是让我看得长远,提早去熟悉通往炼神境的道路,但是更要我脚踏实地,先走好炼气境的道路。”方玉这样想着,心中愈发感激。

        “对了,方姑娘,这些银两你先拿着。”宝寿道长取出一沓银两,说道:“炼制灵材精砖,以青岩阁送来的砖石为主材,但还需辅材,也需要鼎炉,贫道这里没有,还要你多费心。”

        “道长客气了。”方玉忙是说道:“晚辈在山门中,就有一座炼器宝鼎,已传讯于同门师姐,再过两日就能送来。至于辅材,倒是需要下山去寻,但若是难寻,九霄仙宗的同门,也是可以帮忙寻找的。”

        “无论是采买材料,还是请求同门,都不能让你花费太多。”宝寿道长将银票递到她的手上,道:“长久的事情,可不能一直让你垫付。”

        说完之后,不待方玉回应,宝寿道长便已挥手,往山下的旧道观而去。

        而小熊仔,还蹲在树边上,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画圈,排解压力。

        它因昨日道观建造价格暴涨一事,而感到压力沉重,而宝寿道长又不准它吟诗作对,发泄情绪,只好在这里画圈。

        “进来算账。”

        宝寿道长将它后脖子一提,拎了起来,走进了房间。

        而在房中,有宝寿道长用真气封锁的箱子。

        箱子打开,里边是他近来赚取的银票。

        除了银票之外,还有一些银两铜板。

        这些银两铜板是昨日回山前,用银票去兑换回来的,准备用来今日发工钱。

        “今日发工钱,你把账目记一记,不要出错。”

        宝寿道长这般说来,将银票揣兜里,迟疑了下,又将几页文书取了出来。

        “这是什么玩意儿?”小熊瞧了一眼,问道。

        “丰源山的地契。”宝寿道长缓缓说道。

        “您老人家上次不是说,丰源山跟永尧河一样,介于原天域和广山域之间,对两边官府来说,都是荒山野岭之地,所以两头不管,就是个没人搭理的地方……”小熊惊讶地道:“可怎么道观里还有地契的?”

        “大夏建国之初,这里划归原天域的宣源县,地契也是本门第四代祖师花钱买的,上面还盖着原天域所辖宣源县的章。”

        宝寿道长将地契收起,说道:“只不过,近百年来,宣源县为了尽快摆脱贫困的名声,从而获得原天域的重视,便也不要这块偏僻地方了,于是干脆将这里划出了宣源县的管辖范围之外,导致咱们道观所在的丰源山,也就成了永尧河那样,两头官府都不管的地界。”

        其实对宝寿道长来说,不受管辖反而是个好事,至于这地契,好歹是祖辈用钱买的,总该留下。

        但就在他收起地契的瞬间,心中一动。

        恍惚之间,心境似乎也顺畅了许多。

        通往炼神境的瓶颈,似乎在这一个瞬间,松动了一丝。

        但瓶颈松动的感觉,瞬间而过,枷锁依然还在。

        可是刚才,并不是错觉!

        “这……”

        刹那之间,宝寿的脸色,变幻不定。

        他好像在无意之间,发现了晋升炼神境的契机?

        第27章

        广山域,金阳县。

        红衣斩妖吏杨文离,再度来到了县衙。

        这次不单是他一人,还有其余三名红衣斩妖吏。

        “杨兄。”

        “赵兄。”

        四名红衣斩妖吏,聚在了一起。

        尽管猎妖府成立不久,但同在广山域之内,他们也都相识,寒暄了一阵,便提起正事。

        “今次我三人奉命到此,来请杨兄相助。”

        赵姓男子正色道:“想必杨兄应该是知晓此事了。”

        杨文离神色凝重,点了下头。

        猎妖府红衣斩妖吏周应,被伏杀于南泉县官道旁。

        南泉县的县令与捕头,被咒杀于县衙之内。

        猎妖府暂代主事一职的郑先生,已经沦为废人。

        原本猎妖府就是与妖魔争斗,死伤折损,在所难免,但这件事情,在毁掉了郑先生之后,便已经成为了广山域的滔天大案!

        “根据探查,用一百零八头炼精境小妖换取赏钱的道士,有很大的嫌疑。”

        赵姓男子沉声说道:“这一百零八头小妖,来自于永尧河,但是如今永尧河已经消失了,疑似被大法力焚煮干枯,照此推算,毁灭永尧河之人,修为高深莫测,怕是比柳明大人还要更强!只是,我们暂时不能确定,焚江煮河之人,是不是去过南泉县衙的那个年轻道士……”

        杨文离沉吟着道:“你们判断去过南泉县衙的年轻道士,就是前次在杨某手中领取悬赏的宝寿道友?”

        赵姓男子点头说道:“我们明察暗访,又通过蛛丝马迹,初步判断应该是这个宝寿道人,他在前一日,出现在通往永尧河的官道上,也永尧河消失的当日,出现在南泉县衙。”

        杨文离眉宇微皱,说道:“当日所见,宝寿道友平平无奇,没有炼神境真人的威势,观他言行举止,也像是修行不久的。”

        他心中是有些不大相信,那个年轻道士便是焚干大河的炼神真人。

        而且那个年轻道士给他的印象,也颇为温和仁善,跟伏杀周应,咒杀县令,逼疯郑大人的那个神秘人物,实在无法联系到一起。

        “郑大人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京城猎妖府,而今府主震怒!”

        赵姓男子低声说道:“这个道士,是我们目前能寻到的,唯一的线索。”

        杨文离沉吟了一下,点头说道:“我知道他是丰源山白虹观的道士,之前领取赏钱时见过一面,交谈也算融洽,既然如此……就由我牵头,去见一见这位道友,探寻一番究竟!”

        他这般说来,却没有发现,对面三名红衣斩妖吏当中,站姿靠后的一名青年人,神色渐生古怪。

        “丰源山白虹观?”

        这青年心中暗道:“这不是宗主两个月前看中的灵脉宝山吗?”

        ——

        丰源山。

        时至正午,烈日当空。

        建造道观的工匠劳累了一个上午,此时便也到了歇息的时候。

        但今日他们的午饭,大不一样。

        这是永尧河一百零八头小妖的肉。

        尽管过了两三日,但炼精境的血肉,依然没有腐坏的痕迹。

        这些工匠,包括落魄多年的郑老在内,都颇为欢喜。

        尤其是众多工匠,都是干苦力活,吃辛苦饭的,家境都颇贫苦,养家糊口便十分不易,平日里家中饭菜,油沫都不多见。

        未想这宝寿道长如此大方,下山一趟回来,请他们吃大鱼大肉,虾蟹河鲜,着实让人心情振奋。

        而常人看不出来,方玉却看出了端倪。

        “这些都是妖类的血肉?”

        方玉端着一碗鱼肉,心中颇为震动。

        炼精境小妖,毕竟是开灵的妖物,血肉之中蕴藏灵气。

        这种血肉,让修行人吃了,效用如丹药一般,或多或少能够增长道行。

        而寻常人吃了,更是滋补身体,能够通血活络,补益精气神,从而得以消除弊病,身轻体健,获益良多。

        甚至对于郑老这样的老人来说,打通了经络气血,几乎就等同于是延年益寿的功效。

        “对于这些工匠来说,替道长建造山门,也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方玉这般念着,心中充满了敬仰,暗道:“尽管道长修为高深,凌驾凡尘,但依然善待凡尘众生,而不是如许多修行者一样,一朝修炼有成,便俯瞰人间,视众生如蝼蚁!如道长这等人物,才是我修行之辈的楷模!”

        她这样想着,但却并不知道,树上的小熊,一双小熊掌,正托着下巴,看着大快朵颐的众人。

        它撇了撇嘴,心想俺早就吃腻了!

        它这次之所以非常大度,直接把这些肉散给了众人,是因为宝寿道长说过,让工匠们吃了小妖血肉,会受益不浅,必能精神百倍,消除疲劳,身体强健,干劲十足,一人能干两个人的活!

        “咦?”

        小熊露出异色,刚才想到宝寿道长,它才发现,从今天早上到现在,宝寿道长都不见人影。

        “他又没下山斩妖除魔,藏哪儿去了?”

        “建道观这么大事,他还不仔细盯着?”

        “这一天天的,怎么就不务正业?”

        而此时此刻,不务正业的宝寿道长,正在丰源山下,绕山而巡。

        他昨日收了地契,有一瞬间,炼神境的瓶颈似乎松动。

        他隐隐觉得,这一缕契机,只要他可以明悟,就能立时晋升炼神境。

        并且在此期间,他储藏在混沌珠之内的力量,会随着他晋升炼神境,而增添他的修为。

        也即是说,他一步入炼神境,就会直接超出炼神初境的层次。

        不过宝寿道长,心中倒也不算急切,论起斗法的本领,有混沌珠加持,又有九宫离字令,他在炼神境的真人里边,也绝非弱者!

        “一切顺其自然,缘分到了,自然就成了,再者说,贫道就算不入炼神境又如何?”

        宝寿道长默默想着:“要是道观建成,在这丰源山地界之内,炼神巅峰都能翻手打死!”

        他这样想着,看着手中的玄元龙鼎珠。

        他此时已经站在丰源山的山下。

        这里是丰源山的根基,也将是他白虹观未来的山门所在。

        他准备在这里将玄元龙鼎珠炼化,并且在这个位置,将它深深打入山体之内,成为聚灵之物!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位置,玄元龙鼎珠的存在,不会影响到混沌珠所衍生出来的大阵根基!

        随着他真气包裹玄元龙鼎珠,便见大量的水汽,朦胧生成。

        而与此同时,天空骤然黯淡,阴云密布,渐成雨势。

        第28章

        这一年,在大夏境内,烈日当空,已持续数月。

        草木干枯,粮食无收,渐成旱灾。

        广山域内,旱灾之势,尤为严重。

        但在这一日,天空忽然阴暗。

        苍穹高空之上,不知何时,凝聚了阴云!

        轰然一声!

        雷霆在云层中,似乎撕裂了一切!

        暴雨倾盆,骤然而起!

        “前边下雨了?”

        金阳县外,四名红衣斩妖吏均对视一眼,露出惊异之色。

        但是他们抬头看去,却见金阳县范围之内,依然是烈日当空,炎热难当。

        雨势只汇聚于前方,而未有扩散!

        但更古怪的是,广山域到处是烈日,大旱灾年已至,为何偏偏前头就有雷霆暴雨?

        “那里是……”

        “丰源山。”

        “那道士的所在?”

        “正是。”

        杨文离神色异样,稍微点头。

        旁边又有一名红衣斩妖吏,低声说道:“旱灾日久,到了如今,也该是下雨的时候了。”

        杨文离没有回话,但是那赵姓男子却深深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国运之变,今年大旱,乃是天数,纵然是国师这等人物,都无法改变注定的天灾!眼前这雨不寻常……”

        ——

        天下大旱,唯独丰源山范围之内,阴云密布,大雨磅礴。

        而在山脚之下,宝寿道长手托玄元龙鼎珠,神色肃然。

        大雨倾泻下来,然而在他身周,便顺着无形的轨迹,落到了地上。

        他将真气灌注在了玄元龙鼎珠之内。

        如今苍穹之上的雷霆暴雨,便是玄元龙鼎珠的力量所化。

        可是这并不是属于宝寿道长的力量,而是原先便存在于玄元龙鼎珠之内的力量。

        等三分钟!等三分钟!

        三分钟后,再更正文!等三分钟!等三分钟!

        三分钟后,再更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