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修真小说 - 莫求仙缘在线阅读 - 619 阎罗法身

619 阎罗法身

        大罗法眼来历不明,却有玄妙莫测之能。

        当年的银蛇钓叟只是初炼,不解其妙,都能凭借此物数次躲过莫求的杀招保住性命。

        要知道。

        就连金丹中期的周云霓,都做不到这点。

        其后莫求自原天衣身上得了天妖秘典秘册,推演完善,炼化大罗法眼,威能更增一筹。

        隐匿而来的杀机虽然毫不起眼,却难以避开法眼感知。

        杀意未起,已是传出警兆。

        “咦?”

        空中,响起惊疑声。

        圣宗三位修士显出身形,其中一人手捏法诀,眼带诧异看向莫求,显然未曾料到这种结果。

        他的法宝白骨剑名字平平无奇,却是用一头名曰潜风异兽的椎骨经元婴真人炼制而成。

        此剑出则无声,可潜虚空,锐利惊人,速度堪比电闪,用来偷袭刺杀最是适合不过。

        此前。

        更是屡屡得手。

        “好机警!”

        收起飞剑,来人面色不变:

        “可惜,依旧难逃一死。”

        莫求面露肃容,与王乔汐并肩而立,重明火蟒也显露真身,盘膝高空张口不时嘶吼。

        不知何时,两人一妖依旧身陷阵法之中。

        举目望去,周遭寂寥空旷,山峦雨幕早已消失不见,唯有幽冷气息、散碎灰烬当空飘飞。

        场景,倒是有几分像莫求的地狱图。

        三道身影,虚立三方。

        其中一人身着火红长袍,气息张扬,长袍好似血衣加身,潋滟荡漾,闪烁着血腥之光。

        另外两人一老、一少,老者手持长幡,身化幽冥,气息与阵法相合,当是主阵之人。

        修为也是三人中最高。

        金丹中期!

        少年眉清目秀,面容却极其僵硬,身侧悬浮白骨剑,剑身轻颤,无数白骨朵般的剑花绽放。

        “圣宗的人!”

        莫求双眼一缩。

        不同于李家老宅的围杀,这次三人皆是金丹,手段实力都要远远超过此前的‘围杀’。

        更何况……

        还有阵法!

        扫眼场中阵法,他心头一动。

        此阵封锁天地,入内后几乎感知不到元气变化,唯有阴森气息弥漫,好似地府幽冥。

        身陷阵法之中,他人的实力大打折扣,对方却能有所加持。

        本就修为不足,此消彼长,差距更大。

        王乔汐、重明火蟒,已是绷紧身躯。

        唯有莫求,面色有些奇怪。

        这阵法,

        为何感觉有些熟悉?

        “你们是谁?”王乔汐手捏法诀,五行环绕身飞出,五色之气席卷,荡开一片安全区域:

        “为何偷袭我等?”

        她的质问,并未得到回答,反倒是那手持长幡的老者一脸疑惑看来:

        “阁下手中的法宝,似乎是麻衣神教的五行环?此宝,不是应该在原天衣的手里吗?”

        “是又如何?”王乔汐嘴角微翘:

        “此宝现今在我手掌,尔等觉得为何?”

        “就算你们认识原天衣,又能如何?”老者洒然一笑:

        “若是赖天衣,我等可能还有所顾忌,原天衣一介丧家之犬,难道还能当靠山不成?”

        “好了。”

        他眼眉一垂,道:

        “动手吧!”

        至于为何动手,为何偷袭,他懒得解释,不过是两个必死之人,多费口舌毫无意义。

        率先动手的,不是三人,而是莫求。

        “唰!”

        破空锥当空一闪,直刺远方血影。

        此宝同样得至原天衣,原天衣本人的实力不如何,身上的法宝却无一不凡。

        乌光当空一闪,对面三人刚起警兆,破空锥就已来到血影面目,冲着额头狠狠一刺。

        “噗!”

        血光炸裂。

        还不等王乔汐、重明火蟒高兴,血光涌现,铺天盖地遮蔽一方,复又在不远处汇聚成型。

        “该死!”

        虽然逃过一劫,血影依旧心有余悸。

        明明有着阵法遮掩,自己的本体所在竟然被人一眼看透,而且攻势更是直奔自己的血核。

        即使躲了过去,却也受了伤。

        若不是对手修为不足,刚才那一下……

        “杀!”

        一声恼羞成怒的低吼,血影身化一道血光猛扑而来。

        血光来势迅疾,还未近身,王乔汐、重明火蟒就感觉自己肉身如被万千钢针穿刺一般。

        浑身刺痛之际,体内气血不受控制的朝外喷射出去。

        饶是王乔汐根基扎实,阴阳元磁之力紧锁自身,重明火蟒妙法万千,依旧止不住气血外溢。

        反倒是直面其锋的莫求,身形稳固,气血只是略起荡漾,就被镇压下去,面色不变。

        “铮!”

        血光之中,陡起铮鸣。

        剑吟声不大,却响自心头,引动周身气血,血光更是一盛,狂暴张扬欲要吞噬一切。

        “嗯!”

        王乔汐口中闷哼。

        重明火蟒则极其狡猾,张口轻吐,喷出一柄飞剑,飞剑绕身一旋把自己卷入血光之中。

        血影剑!

        此剑本就来自圣宗血河一脉,此即裹住自身,恰能锁死气血。

        与此同时。

        一柄白骨剑悄然刺破虚空,朝着王乔汐当空展露,飞剑无声无息而来,却快绝人寰。

        “叮……”

        五行环自发而动,五行旋转往复、层层叠叠,虽然杀敌不足,但护身却是绰绰有余。

        重明火蟒咆哮一声,就要过来帮忙,却见天地一暗,庞大身躯已经被人一巴掌抽飞出去。

        修为最高的老者也出了手。

        咆哮瞬间化为惨叫,若非是炼化了一柄法宝,怕是只是这么一击,它就要骨肉分离。

        既然已经动手,双方也无二话,谁也没有闲着。

        “彭!”

        碰撞声自侧方响起。

        血光一震,显出内里手持长刀的身影。

        莫求单手持刀,刀刃前指,正中一柄血红飞剑,两相碰撞,血光也随之朝外猛然扩张。

        “唰!”

        血光一击不中,瞬间分化万千,好似无数触手从四周探出,朝着莫求所在狠狠抓去。

        触手之上,内蕴恐怖的吞噬力。

        莫说一个人,就是满城数万百姓,血光冲过,留下来的也只是满城的腐朽枯骨而已。

        “好!”

        莫求低喝。

        他并非为血影叫好,而是为操控阵法的那人。

        单凭血影,他应对起来轻松如意,甚至有把握在三息之内,把对方焚烧的一干二净。

        但此地阵法变换,幽光冲刷,每时每刻都有千万次冲击,让他不得不分出大部分精力。

        也正是因为阵法的压力几乎被他一人承担,所以王乔汐只需应对对手,并未感受多深。

        “小心!”

        老者也明显察觉到不对,心头更是生出一种莫名警兆:

        “此人有些不对劲。”

        话音未落。

        “轰!”

        一团烈焰自血光之中涌现。

        烈焰张牙舞爪,与血光相撞,恐怖的高温瞬间让血光消融,并坚定不移的反扑过去。

        莫求身上的气息,更是暴涨。

        威压之盛,比之金丹中期的老者竟还要强上一筹。

        幽冥火神身!

        “这是什么法门?”

        老者眼角跳动,吃惊之余也不敢再留手,背后长幡挥动,一头头阴魂鬼物呼啸而出。

        鬼物成千上万,彼此纠结成型,万千厉鬼汇聚,化作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朝下狠狠抓来。

        “呜……”

        “果然!”

        莫求面色不变,眼神中反而透着股理所当然:

        “不过。”

        “在我面前装神弄鬼,还早得很!”

        “哗啦啦……”

        识海之中,记载有十三层阎罗心经和数万鬼道秘法的幽冥册自行翻转,并大放奇光。

        第八重阎罗心经加持通心珠等种种秘法,莫求的神魂境界,比之金丹后期也是丝毫不差。

        而对鬼道法门的了然,更是宗师级的人物。

        “呼!”

        冷风一荡,上方鬼手突兀一滞。

        “怎么回事?”

        老者一愣。

        下一刻,在他背后的长幡突然一晃,竟是脱离了他的掌控。

        虽然只有一瞬。

        但。

        不好!

        老者面色大变。

        场中。

        摆脱阵法压制的莫求双眼一凝,一抹刀光突兀浮现,如入无间一般,无声无息斩入身前血光之中。

        一弹指,有六十刹那。

        一刹那,有九百生灭。

        十方杀道—万刃诀!

        极致的速度,让无穷刀芒在丈许之地绽放,好似有着万千花瓣的莲台,裹住血光猛然一绕。

        刀光斩碎生机,灵火焚烧神魂。

        待到刀光幻灭、灵火散去,场中仅剩下一枚滴溜溜旋转的金丹。

        金丹内里的精魄、神魂,尽被斩灭!

        与此同时。

        十八头火龙盘旋而出,配合着王乔汐、重明火蟒,把那少年模样的金丹给团团围住。

        至于老者……

        他竟然逃了!

        在察觉到血影身上气息彻底寂灭,同行少年岌岌可危之后,老者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轰!”

        烈焰咆哮,十八道炎火神龙接连撞了过去。

        狂暴、凶猛,不顾一切。

        莫求全力以赴,加上一人一妖联手,只是眨眼功夫,就让那少年金丹面泛惨白,御使的白骨剑也不知跌飞何处。

        再次补上一刀,他看了眼重明火蟒:

        “留活口。”

        说着,身形一闪,背后烈焰化作羽翼,当空轻轻一扇,就朝着老者逃遁的方向追了过去。

        …………

        数日后。

        莫求收回手掌。

        “噗通!”

        老者重重坠地,生机全无。

        经由地狱图中十八层地狱种种刑罚的来回折磨,即使是金丹宗师,也已彻底魂飞魄散。

        好在,莫求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果然。”

        他睁开双眼,慢声开口:

        “圣宗的北冥、玄幽两脉,都与阎罗宗有着关系。”

        “阎罗宗?”王乔汐身为真仙道弟子,自不会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云梦川的圣宗得了阎罗宗的传承?”

        “极有可能!”莫求点头:

        “与其他门派不同,阎罗宗并不吝啬自己的传承法门,尤其是道基以下,坊间多有流传。”

        “这幽冥鬼幡……”

        他拿起一旁的长幡,道:

        “与阎罗幡,相差无几!”

        他曾经可是入手了一根阎罗幡,自不会看错。

        修行阎罗宗的功法,上位者可拥有对下位者的生杀夺于之权,也是因此,身怀阎罗宗核心传承他,这才能反向操控此幡。

        最重要的是……

        在老者、少年的记忆里,还有一门法身修炼之法。

        玄冥炼体!

        虽然改了名字,但莫求一眼即知,这就是与阎罗心经一脉相传的阎罗法体修行之法。

        有了阎罗法体,即使只是金丹境界法门。

        再加上永镇幽冥的镇字诀

        他炼体之法最后一个短板,也已补全!

        莫求双眼亮起,心头突生一股冲动,若是在此闭关十年的话,当能统御自身所学炼体法门。

        创出一门贴合自身的炼体功法!

        “嗡……”

        突然。

        一个玉牌亮起。

        这是那老者身上随身携带的玉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