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不管,过来抱抱在线阅读 - 安道尔(1)

安道尔(1)

        “方非姐!”

        宋蓝和周奇跑过来。

        方非尔看着骆斯衍越走越远,直至他的背影消失在地平线上,阵阵冷风刮过四周树木的枝桠,哗啦啦作响,有种忧伤的姿态。

        “咱们走吧。”方非尔说。

        回到家,方非尔什么都没做,直接倒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是被一通电话给吵醒的,赵静约此时在家门外边站着。

        方非尔知道她为什么来,这段时间虽然都待在剧组里,但也听宋蓝说过最近圈里发生的事,赵静约靠睡拿资源的视频不知道被谁爆了出去,连带着上次方非尔的事也被粉丝们掐架给扯出来,说她陷害方非尔,她才是那个最有心机害闺蜜的女人,舆论风向一致倒向她,现在她糊了,所有的戏、代言都没了,还赔了不少钱,估计这两年赚的没剩下多少了。

        方非尔去开门,赵静约比之前憔悴了不少,妆也没化,方非尔说:“进来坐会儿吧。”

        “谢谢。”

        赵静约看着方非尔,走进去,方非尔把门关上,“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水。”

        赵静约点点头,到客厅沙发那儿坐下,瞧了瞧家里的设计风格,很中性,偏冷的色调,她记得非尔都喜欢暖色调的那种,等方非尔端着一杯水过来,她便问:“你们住一起了?”

        “嗯,这里是他家,我原本住在对门,就直接搬过来了。”方非尔坐在她对面。

        “还真有缘分,”赵静约略微苦涩笑了笑,眼里带着泪花,她喝了口水,握着水杯放在膝盖上,半晌才缓缓开口,“非尔,你放过我吧,你的朋友已经给了我很多的教训,刚刚在来的路上我已经发微博承认一切都是我做的了。”

        “真的是你吗?”方非尔神色淡淡地看她。

        赵静约躲开方非尔变得锐利的眼神,忽然冷笑了声,神情自嘲,说:“我嫉妒你,嫉妒你生活在那么好的家庭,一踏入这个圈子就有无数的人来给你保驾护航,什么都给你最好的,而像我这种从小县城出来独自打拼的人,原以为我努力学习努力拍戏就更得到大家的认可,跟你一样被那么多人喜欢着,可根本一开始就注定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没有人脉就没有资源,你以为我愿意走捷径吗?只要张开双腿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谁不想这样简单。”

        “静约,如果当初我劝你的时候,你回来,我仍旧会像之前一样帮你,”方非尔说,“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才会让你那么决绝?”

        “不,误会什么的说得都太晚了,是我自己不配跟你做朋友,我没办法像你这样活得坦坦荡荡,”赵静约的眼框里流下了泪,“我知道现在的结果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怨不得别人,我今晚上就走了,以后再也不会回这里了,也不会再做什么明星梦,我就是来跟你道个别。”

        方非尔看着她没说话。

        “非尔,对不起。”赵静约说。

        ——

        生日那天晚上,方非尔请叶叶她们几个去餐厅吃饭,萱萱还想着找场子去喝酒,却被方非尔拒绝,几人酒都没喝,吃好饭,四个人就打了两小时的麻将,然后方非尔便回家了。

        可不巧,方非尔正去露天停车场取车,顾尧却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抱着一束玫瑰出现在方非尔面前,后边还跟着人给提了个两层的大蛋糕。

        顾尧让那人把蛋糕放下然后离开,笑着对方非尔说:“非尔,生日快乐!这是生日礼物,不过你先别着急感动,快收下,旁边那辆红色的车也是我买给你的,我觉得特适合你的气质。”

        顾尧把花递过来,方非尔后退两步没接,问顾尧:“你是觉得追我好玩还是闲得蛋疼没事找事做?”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才想追你的,”顾尧说,“你是不是知道我以前玩……交往过的女人有点多,你就不信我对不对?我承认之前我是不缺女人,但自从我遇到你之后,我好像动真格的了。”

        方非尔轻轻哼笑,“少扯淡。”

        顾尧怕方非尔生气就连忙解释:“行行行我说实话,一开始确实是觉得你长得好看就想睡你,可到后来我发现自己变了,不单单是想睡你,还想老跟你在一起,你骂我我都觉得心里舒坦,这肯定是喜欢了!”

        “你以后别在我身上动心思了,我有队长,过段时间我们就结婚了。”方非尔淡着声音说。

        “结那么早干嘛啊?”顾尧有些心急起来,“他就一当兵的能给你什么?以后肯定经常把你一个人丢家里面,你干嘛非得……”

        顾尧还没说完,方非尔就打断:“我怀孕了。”

        “什、什么?!”

        顾尧怔怔地愣了好半天,没拿稳手里的玫瑰花,直接给掉地上去,而方非尔已经打开车门坐进去,等顾尧回神,车就开走了。

        “非尔,非尔你等等!”

        顾尧要去追车,躲在周围的两名保镖赶紧跑上来抓住他的两只胳膊,他急切地挣扎着:“你俩快给我松开!我女人要走了!松开!”

        顾尧一人给了一脚,跑了两步又被俩保镖追上来给按住,“小少爷,我们也不想拦您,可这追车实在太危险了,要是您伤到,老爷肯定扒了我俩的皮。”

        “我不管!我就要她!”顾尧大声吼,“你俩赶紧把车钥匙拿来,我要开车追,这大晚上的要是她遇到危险怎么办?!”

        这顾尧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做什么全凭冲动,反正后面有人收拾烂摊子,两位保镖自打在他身边做事就看习惯了,但追车这事儿真不能让小少爷干,回头要出了问题就惨了。

        “您不能开车,您刚刚喝了酒,老爷叫您赶紧回家去呢。”一保镖说。

        “那怎么办啊?”顾尧问。

        俩保镖面面相觑,顾尧随便看其中一个说:“你去,快点开车追上去啊!”

        ****

        方非尔到家后,随便洗漱就回床上坐着,看看手机的时间,都十一点四十多了,正要缩进被子里躺着,手机就响了起来,她高兴得连忙点下接听。

        “喂,队长。”是很愉快的声音。

        骆斯衍在那边笑了笑,说:“生日快乐我的小丫头。”

        “嗯,谢谢我的队长,”方非尔也笑,“你忙完了呀。”

        “今天下午演习才结束,然后一直是各种报告开会,刚刚才空下来,”骆斯衍说,“你呢?今天都做什么了?”

        “跟叶叶她们吃饭呀,之后我们就打麻将,费南今晚上手气不太行,输了好多钱呢,”方非尔怕骆斯衍觉得抱歉,又接着讲,“队长,其实我对于生日过不过都没所谓的,之前都没怎么过,也不喜欢吃蛋糕,会发胖。”

        “真想你。”骆斯衍突然说。

        也不知怎地,方非尔一时觉得嗓子似乎有点凉,问他:“你现在在宿舍还是在外面啊?”

        “真想你。”骆斯衍又说。

        方非尔抿紧唇,小声地吸了吸鼻子,然后继续问:“想我干什么?”

        “想赶紧把你娶回家。”骆斯衍回答。

        “屁,你就喜欢用甜言蜜语来哄我。”

        方非尔哭了,但是没发出声响,过了会儿她说:“我以前挺讨厌异地恋的,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坚持不下去怎么办?”

        “我下周有假,到时候我来找你。”骆斯衍的声音仿似有些沙哑。

        “好,你来了得提前告诉我,我后天早上就得回剧组拍戏了,”方非尔擦擦眼泪,“怕到时候你来我还在外地。”

        “嗯,快睡吧,挺晚了。”他说。

        方非尔点头:“好,你也是。”

        骆斯衍轻轻地给她亲了一个,“晚安。”

        “晚安,队长。”

        方非尔也给他回一个。

        ......

        接下来的一周里,方非尔的拍摄戏份不是特别多,有空暇时间玩手机,骆斯衍那边似乎也不是很忙,有时候她发过去的消息很快就能得到回复,然后两人时不时打个十几分钟的电话什么的。

        有天晚上,方非尔在家里翻出骆斯衍高中那时候的照片,有打篮球的,跑步的,踢足球的,穿蓝白校服叼着根烟靠树站着的,脸特臭,像是有人惹到了他一样,但是那一双长腿很显眼……

        “队长,要是我早生五年就好了。”方非尔边看照片边跟骆斯衍说。

        骆斯衍笑,“生那么早干嘛,我觉得咱俩现在的状态正好,宠个不懂事的小丫头,有骄傲感。”

        “要是早生五年,我就能和你一起读书,没准还能跟你做同学,顺便谈谈恋爱。”方非尔说。

        “那你可能没机会,”骆斯衍笑了两声,“和我一起读书上学,至少幼儿园起都得开始早恋。”

        方非尔拧拧眉,问他:“你不是说过高中不谈恋爱精力全用在考军校这事儿上的吗?”

        “是啊,但如果你和我一起上学,我直接就从幼儿园谈起了。”骆斯衍笑着说。

        方非尔羞:“不跟你说话啦。”

        等到周六晚上,方非尔从外地赶回雾城,她被国剧尤马奖邀请去当颁奖嘉宾,身着抹胸鱼尾小蓬裙的她走完红毯就直接去后台的休息室里坐着,知道顾尧也会来参加这个晚会,她让周奇和宋蓝守在外边。

        而在当天下午,骆斯衍就已经回来,人还没来得及回家换便服,他直接穿着军装常服去蛋糕店里订了个蛋糕,然后就买钻戒,方非尔手指的尺寸他都知道,买到后他又去花店让店员给他包了一捧红色的玫瑰。

        等东西都拿到,他回家去准备的时候,方非尔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到会场了,她是第五个颁奖嘉宾,应该很快就能结束工作回来,让他等等。

        骆斯衍是第一次求婚,开始都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很好地表现自己的诚意,今天他抱着玫瑰花去店里坐着等师傅做蛋糕时,也许是军装配玫瑰很引人注目,进来买甜品的人都盯着他瞧,他还听见旁边桌的姑娘跟人说:“好羡慕那哥哥的女朋友哇,看样子应该是要去求婚,要是我有这样的男朋友,肯定立马就答应了。”

        骆斯衍当时挺紧张却又很淡定,他只跟方非尔说要回来,其他的都没说,如果等晚上方非尔没有很爽快地答应他,那小丫头今晚就完了,真的。

        把蛋糕放桌上,之前说过要给小丫头补蛋糕,她看见应该不会起疑,戒指就放衣兜里,玫瑰花太大束了,搁哪儿都得被发现。

        骆斯衍望着茶几上玫瑰花,正琢磨找地方放的时候,沙发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瞥一眼,是部队里打来的,他有些烦躁地叹了一声,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

        其实搞军事演习是为了调查最近在雾城活动频繁的毒枭厉腾,他本身就处于待命状态,请假出来也只得批准了半天,如果不出意外情况被紧急召回,明日一早得回部队,而现在他担心的情况真的出现了。

        骆斯衍捡起手机,点接听放在耳边,那边说了几句话,他应声:“好。”

        挂断后他打给方非尔,方非尔那边很快就接了。

        骆斯衍摸着衣兜里的戒指盒,说:“现在能出来吗?我想见你。”

        ※※※※※※※※※※※※※※※※※※※※

        我在憋大招,所以二更又没了.....明天应该有....

        这章最后队长出现的几段和下一章的BGM我都想好了,林宥嘉的《船》,配副歌部分听(*/ω\*)

        想想后面的剧情,这首歌简直配一脸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