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不管,过来抱抱在线阅读 - 香榭丽舍(3)

香榭丽舍(3)

        三日之后,已进入十二月,天气转冷,天空终日阴沉。

        但伟去家里看媳妇儿回来,就被大风小凡那几个给拉到了雾城的一家keep酒吧里喝酒,骆斯衍回家屁股都还没坐热呢,沈泽就拽着他过来了。

        酒吧的环境还不错,没外边吵,还有歌可以听,有美女可以瞧。

        六个人一坐下就叫了两件啤酒,骆斯衍坐在最里侧,点了支烟抽着,抬了抬手对服务员说:“来白的,啤酒没意思。”

        “衍哥,今儿这么豪爽?”大风搭他肩。

        骆斯衍推开大风的手臂,吸了口烟,“心里不舒坦。”

        “得嘞!衍哥心情不好咱就陪他喝,”小凡招呼着,“那个服务员,把一件啤酒换成白的,再来瓶香槟,能喝醉的那种!”

        酒很快就上了,骆斯衍开了瓶白的,直接就是半瓶下肚,几人开啤酒的开,白的也开,碰了一瓶子,骆斯衍手里的酒瓶就空了,接着拿第二瓶。

        “衍哥,照你这喝法儿,醉得快,我知道你为小嫂子的事愁,但酒也不能这么喝,回头要是小嫂子突然回来看见你烂醉,非掐死我们几个不可。”小凡说。

        骆斯衍跟他碰了一个,仰头灌了两口,说:“回来估计得两年后了。”

        “啥?”小凡惊诧地看着骆斯衍,“这网上不是已经没黑她的了么?”

        骆斯衍垂眸看桌沿,自嘲,“人还是大学生,得读书。”

        “那你呢?等两年你就28了,到时候但伟跟他媳妇儿的娃都一周岁了,我今年回去还得相亲,没准儿成,王子对象在医院上班,别到时候我们都结了你还剩着,”大风玩笑着说,“要不咱哥几个帮你重新物色个?”

        骆斯衍懒气地抬了抬眼皮瞧大风,“没听说过男人三十一枝花啊。”

        小凡就笑了起来,“这花也得有土壤养着,不然得枯,照我看啊文艺团的那帮姑娘就挺不错,热情又开朗,当然,小嫂子是比她们身段好还漂亮,可是衍哥,你要是照小嫂子的标准找女朋友,那我估计你是找不到了,到最后会发现还是咱文艺团的好找。”

        “你跟文艺团那姑娘成了?”骆斯衍问,咽了口白的。

        小凡嘻嘻地乐着,“应该是成了,我就跟她说遗书的事儿,她一感动还跟我害羞了,让我有假就跟她说,一起出来吃饭。”

        骆斯衍把酒瓶放桌上,左手食指掸掉烟灰,“原来文艺团那姑娘这么瞎啊。”

        小凡:“可不带你这么看不起自家兄弟的,我这叫凭本事追的人。”

        骆斯衍漫不经心一笑,把烟抿在唇边吸了口,吐了一圈烟雾,拍拍小凡的肩说:“好好对人家,要对得起你的本事。”

        “那肯定的。”小凡大慨地点头说。

        酒局到一半,骆斯衍去洗手间回来一坐下,刚把酒瓶里剩下的酒灌完,衣兜里的手机就震动响了一声,他掏出来,是严意发来的微信消息,手机又接着震了四五下,乱发什么呢发那么多条消息。

        他好奇点开对话框里的图片来看,映入眼帘的是方非尔和顾尧在美国同游的照片,严意还配了一段话:“骆队长你这被甩的频率有点高啊,据我所知都有两回了,变回单身狗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天高海阔任你浪!!!!”

        骆斯衍觉得自己在看了这段话后还能接着一张张把照片看完的行为真他妈神奇,心里一下就恼火了,他踢踢旁边沈泽的脚,冷声冷气地说:“再不管好你媳妇儿,我可就揍了啊,这一天到晚闲着没事往我手机里发的都什么玩意儿?你告诉她,骆爷我还没分手,正处平淡期呢,让她少瞎操心。”

        “发什么了我瞧瞧。”

        “喏。”

        骆斯衍要把手机递给沈泽看,沈泽径自掏自己的出来,滑着屏幕瞧了瞧说:“宁意给我截的屏也没什么啊,就非尔跟那富二代的娱乐报道。”

        骆斯衍顿时没好脸色了:“你俩平常都这么聊天的?”

        沈泽诚实地摇了摇头,“也没有。”

        “少扯淡,拿我当笑话就这么好玩啊。”骆斯衍说。

        “真没跟你扯淡,我和非尔聊天也这么说你的,就是方式不太一样,”沈泽说,“宁意是截屏,我这个算现场直播。”

        话音刚落,方非尔的头像就应景地跳了上来,骆斯衍随意瞥了一眼,心骤地就提到了嗓子眼那里,而后他收回眼神,假装淡定地拿了瓶酒来喝。

        沈泽点开对话框,问骆斯衍:“你们多久没联系了,看你紧张的。”

        “一个多星期。”骆斯衍说。

        “哦哦,”沈泽点了点头,看着手机屏幕,“我跟非尔说大风他们要给你介绍对象,她说明天就回来。”

        闻声,骆斯衍吓得一口酒差点没咽下去,不知是喜还是忧,“什么?!”

        “你要去接机不?”沈泽问骆斯衍。

        “她不有顾尧吗?”骆斯衍喝了口酒,却是一股醋意兴起。

        “不去的话我就跟非尔说了,让她坐顾尧的车。”沈泽说。

        骆斯衍迅速抓住沈泽的手腕,“去去去,什么时候说我不去了。”

        “成,我跟她说。”沈泽便低头打字。

        不知为何,骆斯衍突然感觉到一丝轻快之意,他点上一支烟夹在修长的手指缝间,靠向沙发背,对面的小凡喊他:“衍哥你干嘛呢,赶紧过来喝上啊,这一摞酒可都是我们刚给你喊来的。”

        骆斯衍用脚踢了下桌沿,那双微翘的桃花眼嫌弃地看了看另外四人,说:“离我远点儿,你们这帮酒鬼。”

        ……

        次日下午六点钟,飞机落地,方非尔拉着行李和顾尧从VIP通道里出来,骆斯衍提前了半小时在外边候着,离他们上一次见面过去半个多月了,现在竟然有点紧张。

        半小时都没消去他紧张又期待的心情,骆斯衍站在车旁边,脚尖有意无意地踢着地面,双手抄在裤兜里,一身黑色带双杠白条的某品牌运动服,外套敞着没拉上,还是他们刚谈恋爱那会儿方非尔给他买的,说他穿着很帅气。

        骆斯衍时而抬头看出口,时而低头瞧脚尖,第一百零七次抬头的时候,终于瞧见方非尔了,跟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黑色棒球帽和口罩,整个人藏在宽大的长款西装外套下面,穿了高跟鞋,脚背露着,很瘦,顾尧跟在她身边,嘴巴一直在动,也不知道再说什么,但好像方非尔不搭理,就拉着行李箱走自己的。

        这点看来,骆斯衍似乎有些得意地挑了挑唇角。

        方非尔看到了骆斯衍,就加快步伐走过来,到骆斯衍面前的时候,她便把口罩摘了,骆斯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箱,心中原本无以复加的忐忑紧张感在此刻烟消云散,两人相视几眼,没说话就也把这一系列动作自然而然地做完。

        顾尧也跟着来了,两只眼睛就盯着骆斯衍看:“骆教官?你怎么来了,菲尔跟我说要来接她的人不会是你吧?”

        “是我。”骆斯衍说。

        顾尧脑子里飞快闪过方非尔在大树下跟人亲密的照片,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你们,那当兵的真的是……”

        骆斯衍自然地搭住方非尔的肩膀,方非尔有些诧异地抬头望他,他微微一笑:“男朋友,网上写的没错,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嗯?”

        骆斯衍转头看方非尔,方非尔点头。

        把行李箱放进车后备箱里,上车,骆斯衍给方非尔扣上安全带后,便开车离开了机场。

        骆斯衍把暖气给打开,怕方非尔的脚冷,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单独待在一个空间里,但此刻骆斯衍就觉得浑身有股莫名其妙的别扭劲儿,时不时偏头看方非尔几眼,方非尔的眼睛就盯着车前方或者往车窗外瞧,化了淡妆,但给人不是高冷的那种感觉,而是安安静静坐着的那种,像是两人真的到了平淡期。

        虽说之前是骆斯衍先对小姑娘生气的,他的错,逃不掉,但当时是真的被小姑娘给气到了,后来又听骆文义说小姑娘要完成学业才会回国,他直接是懵掉的,不知道该那小姑娘怎么办了,昨晚听说小姑娘要回来,他心里其实特别激动,早早就离开酒吧回家,一宿都没睡着,现在接到人了,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前面十字路口正好是红灯,得等一分半钟,骆斯衍转过头来看着她半晌,开口询问:“要去我那儿还是?”

        “先送我回家吧,今晚我爸要回来。”方非尔也侧头望着骆斯衍,神情很淡,眼里也看不出来有什么情绪。

        “好,”骆斯衍点头,想想又问,“还要回美国吗?”

        “暂时不回,我接了一部戏《凛冬行动》,得回国内拍。”方非尔说。

        “拍多久?”骆斯衍舔了下有些干燥的唇。

        “两个多月吧。”方非尔回答。

        骆斯衍的嘴边暗暗浮上一抹笑意,怕笑出声音,他又强忍着愉悦,说:“挺好,真的。”

        绿灯亮了,骆斯衍打了方向盘往左行驶,一面开车一面朝方非尔伸手过去,摊开掌心,“把手放在上面,我想捏捏。”

        “嗯。”

        方非尔照他说的做。

        骆斯衍感受到方非尔的温度,才觉得这些天空着的心踏实了,他捏了捏方非尔的手指,还是那么软,让人想一辈子握住。

        ※※※※※※※※※※※※※※※※※※※※

        队长心里又开始骚得慌了(*^▽^*)

        因为一些外部因素,更新时间有点飘,但每天都是双更,可以看看我更新的时间哦,可能第二更太晚了,都是十一点以后,我明天尽量都更早点(*/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