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不管,过来抱抱在线阅读 - 佛罗伦萨(1)

佛罗伦萨(1)

        周五早上,骆斯衍起床来做早餐,方非尔还在睡着,喊都喊不醒,昨晚骆斯衍一回来,两人就滚到床上去了,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干柴烈火到后半夜,方非尔彻底没力气了骆斯衍才放过她。

        小姑娘一开始也有些猴急,见他慢条斯理地去拿套,小姑娘死死抱住他,两条腿就把他腰给夹住,不准他去,还说什么不带了带那个干嘛,还催他,他一激动就.......

        小姑娘当即就乐了起来,他恼:“臭丫头,玩上了是吧,中标了咋办?”

        姑娘调皮地眨着骨碌碌的眼睛看他,“我算过了,安全期,不怕的。”

        “……”

        骆斯衍倒也不是怕她怀上,真怀上了正好,直接领证结婚回家生孩子,别做演员了,反正有他养着,可这丫头也就喜欢拍戏,他再自私也得考虑丫头的感受,怀胎十月,生了还得带,他家里就有个父亲,还待部队里,不可能给他们带孩子,雇个阿姨来,没自己带着放心,他十天半月不着家,到头来还得丫头亲自带,这么一折腾,丫头怨他怎么办。

        最让他感到无力的一点,这丫头随心所欲惯了,他也宠着,丫头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要稍微说教几句,小丫头就噘嘴一脸的无所谓,他那个心肝儿就紧张啊,偏偏你还找不到合理的理由说小丫头哪里错了。

        到点,方非尔起床就洗澡去,骆斯衍点了支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调军事频道来看,过了会儿,茶几上方非尔的手机就响了,方非尔有跟他说过会有个小女生过来,一看这名字应该就是那小女生。

        他便接了:“喂。”

        “方非……”宋蓝呆了一呆,心里顿时冒出一个靠字,好好听的声音,“你,你你谁啊?怎么会拿方非姐的手机,我告诉你,要多少钱直接说,撕票算你输!”

        骆斯衍笑了笑:“你是来找尔尔的那个助理?”

        “啊,就是我,”宋蓝说,着急起来,“但是方非姐好像没在家,我门铃都按烂了还是没人应,这还有两小时就得去出通告,我到哪儿找人啊我,奇哥肯定要打死我了这回。”

        “到对门来,我给你开门。”

        骆斯衍说,挂了电话,把剩下的一半烟头捻熄在烟灰缸里,起身。

        门一开,骆斯衍就瞧见个背着双肩包的女生愣愣地站在门口,突然朝他鞠了个躬,大着舌头说:“大,大,大哥好!”

        能不叫大哥吗?就这体格这身高,还长那么帅,宋蓝觉得他一拳就能把自己打埋进土里,她还十分心甘情愿。

        “进来吧,尔尔在洗澡,得等一会儿。”骆斯衍笑说。

        宋蓝木讷地点头,机械地走去客厅那边正色坐着,按住紧张得发抖的腿,骆斯衍给她倒了杯水,桌上有水果那些,就捡了烟盒和打火机到阳台上去了。

        她莫名松了口气。

        大概等了十多分钟,方非尔从浴室里出来,见骆斯衍在阳台,就把宋蓝叫去衣帽间化妆,方非尔的东西已经全部搬了过来,骆斯衍就给她腾出一间客房,专门给她放衣服什么的。

        “方非姐,你们住一起了?刚刚我接电话的时候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有私生饭闯进来了。”宋蓝说。

        “嗯,挺早的事儿了。”方非尔应道。

        宋蓝忽然笑起来,扭捏了半天,红着脸问:“方非姐,你们那个过了没有?”

        方非尔侧头看宋蓝,“你以前不好奇这些的,是不是思春了?带来我给你审审。”

        “没有,”宋蓝小声否认,“我这样的会有谁看得上啊,就是觉得大哥简直是理想男友的类型,又是特警,虽然会笑,但又在不经意间离你万八千里远,有点想象不出他那样的人动起情来会是什么样子。”

        “活儿好,还满嘴骚话。”方非尔打趣着。

        宋蓝听得脸更红了。

        方非尔一笑,不打算逗宋蓝了,“待会儿队长会跟我们一起出去,我不在的时候你记得照看好他啊,晚上的活动你就不用陪我了,给你放假。”

        “好!”

        就这样,骆斯衍跟方非尔跑了一天的通告,宋蓝也尽责尽任,一口一个姐夫大哥地喊骆斯衍,不过骆斯衍话很少,除了问宋蓝一些方非尔身边的工作人员的问题以外,没什么事做的时候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呆着抽一两支烟解闷,等宋蓝来叫他,他才回去。

        下午的通告跑完,方非尔是被骆斯衍抱着进家门的,累,跟骆斯衍在床上腻歪了一阵就直接睡着了。

        休息了两个多小时,骆斯衍来叫方非尔起床,方非尔把他拉到被子里,抱着他说:“不想出去,就想跟你一直这样呆着,好不容易有两天假,你走了,下一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行啊,来,先和我睡个觉。”

        骆斯衍嘴边又挑起那种痞坏痞坏的笑,方非尔在他胸上掐了一记:“你这个坏蛋怎么不想点别的?”

        他殷红的唇就凑了下来,轻轻嘬了嘬方非尔的,压低声线说:“经常想和你抵死缠绵醉生梦死,一辈子。”

        “想得美,”方非尔娇媚地笑起来,跟他说认真的,“今晚的活动时间会有点长,后边还有酒会环节,走不开,你送我过去后就在酒店附近找个地方坐着,结束后我打电话给你。”

        “好。”骆斯衍亲了她额心一下。

        磨蹭了半天,两人终于出门,骆斯衍把方非尔送到会场入口,车一停,红毯两旁的记者们的相机立马往这边聚焦,骆斯衍下车来给方非尔开车门,迎她出来,她微笑着挥手打招呼。

        场上一片沸腾,拍照的记者喊着:“非尔,看这边一下!”

        她侧身过去面带笑容,走上红毯,骆斯衍仍站在车旁看着她一步步走远,此刻,一身星空裙的她在聚光灯的照耀下,荣光耀眼,骆斯衍心底一瞬间就空了,嘴角微微上挑,脑子里顿然冒出一句话。

        斯有佳人如她,此生亦足矣。

        之后,骆斯衍把车开到酒店附近的一条道上停着,他站在路边,路灯透过层层树叶洒下来,落了一地的斑驳光圈,指尖的烟子缭绕,在这儿都能听见会场那边热闹的声音。

        小丫头应该已经走完红毯了。

        刚想着,裤兜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他掏出来看,小丫头发来信息。

        ——队长,我进场了哦,还遇到费南了,都不知道他也在,开始有点想你了,你在哪儿呢?

        骆斯衍弯起眼尾,身体一斜,靠向左侧的树干,烟抿在嘴里,两手拿着手机打字回复。

        ——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想你。

        确实挺安静,来往的车辆不多,也没人经过,他本就懒得去找咖啡厅什么之类的消磨时间,还不如这儿自在。

        宝贝尔尔的对话框又弹了出来,发来了好几张黄色小图片,就是方非尔穿比基尼拍的性感照片。

        ——手机里的存货都给你啦,我得忙了,先不说了哦。

        骆斯衍还没点开来看,就被这一张张黄色小图片吓得手机都差点掉地上,待看清照片里的人时,他心里一顿乐,丫头长能耐了,都敢往他手机里发小黄照,这不找睡么,便回。

        ——你完了。

        骆斯衍把手机放回兜里,烟头给捻了,正要再点上一支,一辆轿跑便开了过来,停在他的车后边。

        里面的人下车,朝他走来,喊了声:“哥。”

        “景言?”

        瞧见是李景言,骆斯衍一时有些惊讶,自从那回李景言跑掉后,他就再也没见过人,现在突然冒出来,委实出乎意料。

        “我要去前面的酒店,路过这儿就看见哥你了,”李景言笑了一下,“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呢?”

        “等你嫂子。”骆斯衍说。

        “非尔呀,也是好久没看见她了,你们还好吗?”李景言问。

        “挺好的,”骆斯衍说,“这段时间你干什么去了,人都找不着。”

        李景言笑,“那天晚上之后,我想了好几天,也想通了,就到国外的公司去锻炼了一段时间,三个月前我回国,本来还想找你喝酒,但我爸说你回部队去了,当时我妈的旧病复发,我就陪她去美国治疗,昨天才回来的。”

        “婶儿没什么事吧?”骆斯衍询问。

        “没事,就是一受到刺激,身体就不好,”李景言说,“你也知道我爸我妈是商业联姻,一直以来关系就不太和睦,有事儿就吵,都习惯了,等过几天我就带我妈去国外静养一段时间,短时间内不回国了。”

        “好好照顾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骆斯衍嘱咐道。

        “嗯,我会的,”李景言点头,“哥,你在这里干等也无聊,要不找个地方坐会儿,那活动结束得挺晚,我都只是去露个面。”

        “没事儿,热闹的地方我也不愿意凑,你去吧,我等等就……”

        话还没说完,突然“轰”的一下,一声巨响如九天惊雷般穿透空气中的介质席卷而来,漆黑的天边夜幕之上顿然冲出一股炙热的亮光,滚滚浓烟腾空而起。

        “酒店!”李景言刹那间惊呼。

        骆斯衍紧握拳头,咬牙骂了句脏话,迅速跳上车往酒店的方向开。

        “哥!”

        李景言大声急急地喊,但车尾眨眼间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队长又骚气满点地讲起了文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