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我不管,过来抱抱在线阅读 - 仰光(1)

仰光(1)

        沈泽已经带人去到叶叶家里的车库,没一会儿,方非尔就和骆斯衍来了。

        一下车,穿着抹胸包臀裙的叶叶便迎了过来,“哟,我们方大小姐从不带男人在任何私下活动中出现,今儿一带就是位帅哥,也不介绍介绍?”

        “骆斯衍,我男朋友,”方非尔挽住骆斯衍的胳膊,笑着说,“这我朋友叶叶。”

        骆斯衍摘下墨镜,微微颔首:“你好。”

        “你好啊,”叶叶打量着骆斯衍,“骆爷,要不坐我的车,车库里的随便挑,全名车,性能都是最好的。”

        “少来啊你,队长得和我一起。”方非尔笑嗔道。

        叶叶便乐了:“原来方大小姐也会紧张男人呢,骆爷,您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把非尔搞到手的啊,有了男朋友她都不搭理我们了,难道您除了是特警队队长还有其他的身份?黑帮老大?财阀二世?唔,看您这体格莫非是活儿好?这衣领还有唇印呢,怕不是刚做完点儿什么来的吧。”

        “差不多得了啊,”方非尔捏捏骆斯衍,“你别听她的,她就这样。”

        骆斯衍一笑:“没关系,你朋友挺有趣。”

        叶叶赔笑:“好了我不逗你们了,上车吧,费南和萱萱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沈泽已经带人上了车,把车开出车库,四五辆轿跑成一列排在方非尔他们后边,骆斯衍重又戴上墨镜,开车门让方非尔坐进去,他绕过车头进驾驶座发动车子,脚下油门一踩,后边儿的轿跑得了信号,全都“嗷”地一嗓子开了出去,往城郊俱乐部的方向行驶。

        这个时候的温度不凉不热,正适合兜风。

        “今天的晚霞真漂亮,”方非尔拿手机自拍了几张,光线正合适,她高兴地挑着照片,“就用这张做屏幕,之前都没有合照,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拍了,我发给你了,记得用做手机屏幕哦。”

        骆斯衍应了声,让车顶蓬合上,他轻轻握住方非尔搁在膝盖上的手,方非尔靠着座椅侧头望他,笑了:“晚霞这么漂亮,干嘛要关车顶呀?”

        他把墨镜摘掉,眼角微往上翘起,那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笑得很好看,脚从油门板上挪开,他突然凑过来,安全带也没能拦得住他,他一手捧住方非尔的侧颈,指腹扶着方非尔精致的脸部轮廓,眸底深情似水。

        方非尔怪嗔:“你还在开车啊。”

        不过车没受到骆斯衍动作的影响,仍旧往前驶去,速度平稳。

        骆斯衍勾了勾唇,嗓子像裹了一团雾气,沉沉地带着磁感,“现在是它自动驾驶的时间。”

        方非尔略惊讶,好奇地眨着眼睛:“你怎么知道它有这个功能的?”

        “因为想亲女朋友,所以查了一下这车的型号。”骆斯衍说,眼眸深沉且透彻,眸上倒映着方非尔楚楚动人的模样。

        “那为什么还要关车顶呀?”方非尔问。

        “你动情的样子不想让别人瞧了去。”

        骆斯衍满目都是柔意,他又放轻声音魅惑道:“还有,你今天真的很美。”

        说罢,骆斯衍抬起下巴,唇贴上方非尔的,慢慢地温柔吸吮,唇上的动作很轻,方非尔闭眼享受着他的亲吻,光是吮一下唇角,方非尔都会微微地颤起,那些饱满的情愫一路绵延至心脏,然后化为一体,变成这世间最令人着迷的触动。

        吻了会儿,两人的气息渐重,骆斯衍松开方非尔的双唇,低哑着声线:“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尔尔。”

        接连说了两次我爱你。

        此时霞光从车前窗外洒进来,暖意在各个角落里发酵,仿佛是要去往某个地方之前的虔诚宣誓,他的以前爱了国家、军队和兄弟,从未有一次为自己爱了一个人,他大义凛然,是非明辨,拥有着一腔赤血忠诚和这世界上最温柔真挚的爱,心底最柔软的那个地方给了眼前这小丫头,让她安心舒服地住了进来,与他牵绊相依,同生共死。

        这辈子除了她,他觉得自己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力气去爱上别人了。

        而就在这一瞬间,方非尔的心房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时光停住脚步,只听得见骆斯衍的声音,她笑着:“我也爱你,骆斯衍。”

        低头又是个吻落下,唇齿纠缠,车厢里弥漫着浓烈的□□之欢。

        到了城郊外的俱乐部,偌大的停车场是各种各样的豪车聚集地,今晚来这儿的不只方非尔他们,还有其他到这儿来玩的老板富商们,人多且杂,不过费南已经打点好,用来飙车的名取山车道都被包了下来,现在就等许麟出现。

        俱乐部老板应要求,留了个僻静的外厅给先到的费南萱萱他们,外厅周围挨近山林,绿化搞得很好,还带个小花园和喷水池,环境很不错。

        等另外一帮人过来,沈泽便带着人先行潜入山林换作战制服进行埋伏,留下一些人跟着骆斯衍,突然少了很多人也不会觉得奇怪,这个俱乐部的场地很大,容纳了很多种玩耍的地方,人指不定跑哪儿玩去了,要是没带手机根本联系不上人。

        亭子里边,萱萱端来一壶自己刚调好的酒过来,先倒了杯给骆斯衍,“骆爷,您先请。”

        “客气。”

        骆斯衍弯起唇角,搂着方非尔肩膀的那只手收回来接住酒杯。

        萱萱笑着坐下,边倒酒边说:“这酒不醉人,就尝个味,不会耽误事儿的。”

        “来各位,先走一个。”叶叶说。

        五人举杯,喝了口酒就聊了起来。

        “要不咱们玩牌吧,十点半,反正费南那边还没来电话,等着也是等着。”叶叶朝萱萱递了个眼神。

        萱萱了然,笑着问:“输的人有什么惩罚呢?”

        叶叶:“喝水和大冒险,无条件服从,怎么样骆爷,来不来?给个面子嘛。”

        骆斯衍一笑:“成。”

        “爽快,不过非尔每次和我们玩这个都会输,没一盘是赢的,要不你俩一起,我们三个分开,骆爷坐庄。”叶叶说,让服务员拿来一副新牌和一大瓶矿泉水。

        方非尔早已看透两人的心思,散漫地半靠着骆斯衍,冷笑:“你们完了,队长玩这个可是高手。”

        果然,玩了几轮下来,真的都是叶叶萱萱他们输,矿泉水都喝掉了大半,三个人嚷着不玩了,方非尔在一旁乐了好半天。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干嘛,这下玩脱了吧,早说过你们完了,服不服?服就认怂,不服再来。”

        叶叶和萱萱唉声叹气,通通摆手:“我们认怂,胃撑喝不下了。”

        “我也认怂。”费南笑笑,递了支烟给骆斯衍。

        骆斯衍道谢接过烟,抬手摸摸方非尔的头,平常还有点烦小丫头臭美嘚瑟的,现在居然喜欢得紧了,看着小丫头开心,他比小丫头还更欢愉许多。

        方非尔从桌上拿来火机,打火,手护着火苗凑过去骆斯衍面前,“给你点上。”

        骆斯衍勾唇笑笑,半搂着方非尔,烟抿在嘴边,低头吸燃,吐了口烟圈,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高过头顶的烟往上飘着缕缕青色的烟子,他宠溺地望着方非尔:“乖丫头。”

        ——

        与此同时,许麟站在名取山山顶的一棵繁茂的大树下,仰头迎着凉凉晚风,脸上的表情很是享受,他对旁边穿一身黑衣的保镖说:“许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新鲜的空气了,这里面有自由和平的味道,你们快闻闻看,是不是一片祥和的感觉?”

        这时有人跑了过来:“许总,方小姐和费南已经到了,现在就在俱乐部的外厅坐着,带了一帮朋友过来,全开的轿跑,不过他们好像都到各处玩去了,只留下十几个人不到,其中还有个男的跟方小姐举动甚是亲密,这是刚拍到的照片,您要不要看看?”

        那人双手奉上一叠照片。

        “哦?”许麟慢悠悠地转过身来,眉拧着,嘴边却带笑,“这可怎么办啊,我还想着把他们全邀请上来见证一下我要送给小非尔的礼物呢,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你们觉得呢?”

        “嫂子一定会喜欢的!”保镖们说。

        “很好,十几个人也是人,其他人去哪儿了也无所谓,只要小非尔上来就行,你们要好好准备,一定要让她感受到我盛大的爱意,”许麟笑了起来,伸手拿来照片,看完一张丢一张,最后目光停在亲密地搂着方非尔的骆斯衍身上,他始终保持着笑容,把其他照片都扔了,“把这个人的资料给我。”

        “是,我马上让人去查。”

        “啊还有,我在这里的消息都散播出去了么?千万要保证这里的安全,我不想让小非尔受到惊吓,她一害怕我就心疼。”许麟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假意的难受。

        “都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了,您放心。”

        “好,去吧。”

        那人便退下了。

        许麟转身过去面向即将落下山头的夕阳,张开双臂,“把我的小提琴拿过来。”

        有个保镖立马拿来小提琴,许麟闭上眼,开始拉琴,一下是悠扬的调子,一下又变成急促壮烈的悲歌,正如他阴晴不定的情绪一样难以捉摸。

        突然之间,许麟的神情变得无比凶狠暴躁,他直冲冲走向那颗大树的树干,手扬起小提琴往树干上一砸,小提琴瞬间被砸成两半,他扔掉手里的一半琴身,后退几步,忽地就笑起来,眼中是痛快暴戾之意。

        天边的最后一束阳光在他眼前缓缓消失,他阴恻恻地说:“天黑了呢,正适合调虎离山,这样游戏也才好玩,告诉费南,让他们上来吧。”

        ※※※※※※※※※※※※※※※※※※※※

        一直想让队长来个正式的告白来着......

        终于成功了,耶耶耶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