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 192 章 第 192 章

第 192 章 第 192 章

        时值盛夏,烈日炎炎,书房里的冰瓮不间断的冒着凉气,然而皇太子心头浮躁却不曾削减半分,反而愈发浓重。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皇太子面目狰狞,状若疯癫,死命的拉住心腹衣襟,大喊道:“既然这么不待见我,为什么不直接废掉我?一天一天的这样折磨我,很有趣吗?!啊?!”

        心腹听得冷汗涔涔,一个劲儿的劝道:“殿下——殿下!您冷静一点!”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

        皇太子癫狂大笑,两手捂着头,神经质道:“今天父皇在大殿之上怎么说的,你们也都听见了,说我不孝不悌、无储君之态,可当年立储的时候,不是他说我天资粹美、可承宗庙的吗?!老七那个小兔崽子,生母不过是一个贱婢,他凭什么同我争锋?还有石贵妃,该死的贱人!”

        陈贵妃暴病而亡,宫外陈家独木难支,太尉周定方不知所踪,皇太子的日子一天天艰难起来,起初皇帝只是偶尔申斥,渐渐的斥责之言便多了起来,上行下效,御史言官蜂拥而上,皇太子双拳难敌四手,颓势渐显。

        越是这种时候,皇太子便越是应该冷静下来,毕竟他是长子,皇帝又未曾立后,诸皇子之后无人可堪匹敌,只要能稳得住,不要犯错被抓住小辫子,即便是皇帝,一时半刻怕也难以将他废黜。

        可皇太子毕竟年轻,前二十年顺风顺水惯了,没经过什么挫折,又或许是因为陈贵妃的死对他打击太大,兼之夏日炎炎进一步激化了他的暴躁情绪,皇帝寻故申斥之时,起初倒还能隐忍下来、叩头请罪,渐渐的便浮躁起来,生了对峙之心,到最后几近口不择言,堂堂储君,竟被皇帝下令轰出朝堂,着实令满朝文武大跌眼镜。

        皇太子是储君,但也是人臣,只要开口同皇帝对呛,便跟忤逆挂上了勾,朝堂之上东宫臣子们几乎要将眼珠子从眼眶里翻出去了,都没能阻止皇太子继续自爆,这时候局势糜烂到快不行了,又被皇太子抓过来大喊奥倒开,他们也很无奈啊!

        心腹勉强将衣襟从皇太子手中解救出来,再三委婉了语气,道:“殿下,现在的局势对您很不利,宜静不宜动啊!依臣之见,您应当上表请罪,闭门反思,做出悔改的样子来,再请皇太子妃代为去陛下面前谢罪,周家毕竟还在,太子妃殿下在陛下面前还是很有几分体面的……”

        脑海中那股晕眩感逐渐淡去,理智和清明缓缓回笼,皇太子跌坐椅上,只觉头脑钝痛,抬手柔了半晌,终于回过神来:“啊,就,就先照你说的办吧……来人!”

        他加重语气,对外喊道:“去请太子妃来!”

        心腹见他理智有所恢复,略松口气,又不好与皇太子妃碰面,便起身告退,只留皇太子一人独坐椅上,神色阴鸷,皱着眉头轻揉太阳穴。

        垂帘一掀,茂珠儿从隔壁走了出来,眉头蹙着,仿若烟雨朦胧:“殿下还是觉得不舒服吗?”

        她忧心忡忡:“或许是嫔妾多心了,自从进入夏天之后,殿下的精神一直都不太好……或许您该好好查一查这东宫了,据嫔妾所知,石贵妃自从收养了七皇子之后,一直就很敌视您。”

        皇太子听得心头微软,拉住她手,冷笑道:“石氏那个贱人,几时不敌视孤了?!”

        迟疑几瞬,又压低声音道:“孤略微显现出不得势的样子,东宫的人心就散了一半,那些个狗奴才,迫不及待的想去找新主子了!皇太子妃……”

        说到此处,他随之停住。

        茂珠儿秀眉微蹙,不解道:“皇太子妃怎么了?”

        皇太子的神色很复杂,有忌惮,有厌恶,还掺杂了一丝懊恼:“太尉一直没有消息传来,孤近来同皇太子妃闹的不甚愉快,她又有太孙,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说不定她早就想好退路了!真把孤的身家性命交付到她手上,说不定孤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珠儿,周氏我是信不过的,现下能叫我放心的,也只有你了!”

        皇太子自腰间取下一枚令牌,又提笔蘸墨,写了一份名单递过去。

        他换了个亲昵的自称:“凭借这枚令牌,可以号令东宫卫戍,这些都是母妃早年帮我安插的心腹,太子妃是指望不上了,吴氏也是个废物,不中用的,现在我把这些交给你,珠儿,你要帮我!我一向体健,头脑清明,可这段时间也不知是怎么了,时常控制不住自己……”

        茂珠儿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里滴出泪来。

        她心疼的抱紧了皇太子:“殿下!”

        皇太子紧紧将她拥在怀里,喃喃道:“珠儿,我只有你了!”

        吴侧妃去接了儿子下学,母子俩牵着手进了东宫,视线随意一扫,正瞧见皇太子妃和闵侧妃狭路相逢。

        皇太子妃雍容高范,闵侧妃姝色绝世,两两相对,周遭的空气都有短暂的凝滞感。

        吴侧妃心头一个激灵,赶紧拉着儿子绕路走开,人家神仙打架,她这种凡人可不敢去看热闹,一个不好就得溅一身血。

        溜了溜了。

        ……

        这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大清早起来天就乌蒙蒙的,不见一丝光亮,上了年纪的内侍见了,都说这是要下暴雨的征兆。

        果不其然,刚过午后,瓢泼大雨便落下来了,旋即电闪雷鸣,闹腾了一个多时辰,云销雨霁,天空放晴,持续数日的高温也暂时被这暴雨打压下去。

        皇帝上了年纪,愈发禁受不住烈日炎炎,见状大为开怀,传令当晚在凉风殿行宴,六宫妃嫔与皇子公主皆可列席。

        皇太子的状况时好时坏,但好在还有些控制能力,遵从幕僚所言上表请罪,闭门静思,又请皇太子妃代为请罪,皇帝倒也不好过分苛责,这晚既行宫宴,又叫人请他一并列席。

        皇太子站在一人高的穿衣镜前,神色复杂难掩,茂珠儿侍奉着他穿着皇太子常服,柔声道:“殿下今日精神焕发,龙章凤姿。”

        皇太子勉强一笑:“我走了。”

        茂珠儿是侧妃,这种场合是不能列席的,故而此时只轻提披帛,一笑嫣然,温声叮咛:“少吃些酒,仔细醉了。”

        皇太子与皇太子妃一道往凉风殿去,相敬如冰,一路无话,等到了殿前时,方才并肩而立,做出夫妻和睦的样子,携手往殿中去向皇帝请安。

        六宫俱在,皇帝的态度倒还和蔼:“起来吧。”

        又叫了皇太孙近前,询问功课,见这孙儿落落大方,言之有物,不禁欣然颔首,赞许之情溢于言表:“太子妃教子有方!”

        石贵妃笑吟吟的将七皇子往前一推:“到底是太孙聪敏,咱们七皇子还比太孙大两岁的,却比这侄儿差得远了,也是皇太子妃会教导孩子,生生将这皇叔比下去了!”

        皇帝听罢,脸上笑意微敛,招招手唤了七皇子过去,一手皇孙,一手亲儿,和煦道:“都是天家子孙,都是好孩子!”

        石贵妃还在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麻雀一样吵得人头疼,晚风自大开的窗扉吹入,叫不远处香炉中青烟更盛。

        皇太子抬手揉了揉心口,不知怎么,忽的心烦意乱起来。

        皇太子妃若有所觉,转过头去,关切道:“殿下?”

        皇太子勉强一笑:“孤没事。”

        皇帝不知又说了句什么,石贵妃娇笑着曲意逢迎……这个老女人,一把年纪还在卖弄风骚,皇太子倒尽了胃口。

        烦闷之情如同大殿外的热浪一般汹涌而至,逐渐将他吞没,冷不丁听见皇帝叫他:“太子,太子?!”

        皇太子愕然回神,抬眼去看,正对上皇帝难掩不悦的目光:“朕方才叫你,你没听见吗?”

        “儿臣……”

        皇太子还没说话,石贵妃便婉声劝道:“太子殿下近来身体欠佳,一时失神也是有的。”

        皇帝作色道:“一时失神?朕看他是老毛病又犯了,诚心给朕找不痛快!”说完,猛地咳嗽了几声。

        七皇子赶忙跑到父亲身边去,担忧而惶恐的抱住了他:“父皇不要生气,您不是跟我约好了吗,您要长命百岁,看着我的儿子娶媳妇的呀……”

        皇帝一手扶住小儿子稚嫩的肩膀,对皇太子怒目而视:“你弟弟比你小这么多,都知道孝顺君父,你真是痴长了这些年!”

        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

        我倒是想辩解,可你给过我辩解的机会吗?!

        这么明显的心计,你看不出来?!

        还是你什么都顾不上了,一心只想随随便便找个理由把我废掉?!

        一股郁气在皇太子心底翻涌,逐渐沸腾,他猛地站起身来,一脚将面前桌案踹翻:“父皇要是看我不顺眼,大可以直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直接下旨赐死,岂不痛快?!何必叫石氏这贱人和那个小崽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辱于我?!”

        皇太子妃惊得变了神色,皇帝也是瞠目结舌,身体颤抖如秋风里的一片落叶,指着他道:“你放肆!”

        石贵妃颤声道:“太子,你岂敢忤逆君父?!”

        七皇子仿佛是被吓到了,放声大哭。

        皇太子本就濒临极点的心绪瞬间爆发,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一把掐住了七皇子脖颈:“哭!哭哭哭!我让你哭!!!”

        石贵妃一声尖叫,脸色煞白,冲上前去救护七皇子,却被皇太子一脚踹倒,狼狈倒地。

        皇帝脸色铁青:“反了,反了!来人——”话说到一半儿,便软倒在地。

        关键时刻,皇太子妃一掌击在皇太子后颈,眼见他翻着白眼昏迷过去,又近前去帮皇帝顺气,同时吩咐左右:“封锁凉风殿,若无旨意,任何人不得擅出!姜总管,叫你徒弟往太医院去请太医来,不该说的一个字都不准说,否则本宫要他脑袋!”

        石贵妃被宫人搀扶着站起身来,眼底得意之色殷殷跳跃,意有所指道:“太子妃,太子大逆不道,谋害兄弟,威逼天子,你是他的妻室,便是罪臣之妇,怎么能堂而皇之的在这里主持大局,下达命令?”

        皇太子妃眉梢微挑,转过脸去,劈手一记耳光打在她脸上:“太子乃是国本,天下士望所在,不经陛下降旨,谁敢说他是罪臣?你不过是父皇妾侍,本宫却是得蒙历代先祖认可,从皇宫正门娶进来的太子妃、皇太孙的生母,这时候本宫不主持大局,谁来主持?你吗?!谁家内宅出了乱子,不叫宗妇主事,倒找个老姨娘来拿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