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 184 章 第 184 章

第 184 章 第 184 章

        周靖叫罗妈妈扶着出了前厅,便见丈夫威宁候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四目相对,她含笑福了福身:“侯爷回来了?此行可还顺畅?”

        周定方年轻时风流倜傥,即便年华不再,也自有一股渊渟岳峙的雍容气度,周夫人亦是美人,周靖作为他们的女儿,自然也是风仪出众,迥异于俗流。

        寻常人家为女儿取名,往往都会拣选些端庄淑惠的字眼,偏生周家不同,周定方夫妻信奉的是谁说女子不如男,所以为女儿取得名字都分外有峥嵘之气,长女周琬,次女周靖,小女儿的名字还是岳父实在看不下去了帮着取的,叫周萱。

        周靖不仅有这样一个难掩英气的名字,形貌也同父亲相似,身量高挑,容貌冷艳,偏菱形的眼眸闪烁着宝石一般华丽而冰冷的光芒,只是她素日里总爱笑,丹唇未启笑先闻,冲淡了身上那股锋芒,冷不丁的一瞧,倒觉得是个和蔼可亲的侯门主母。

        威宁候出门公干几月,同妻子难免分离,归府之后见她这般笑语盈盈迎上前来,再一想自己做的事情,心头不禁添了几分歉然,含糊的应了一声,又将身后女子拉了出来:“这,这是柳氏,宴饮之时岳州刺史送的,实在不好推辞……”

        你是侯爷,他是刺史,要真是有心,还有个推辞不了?

        周靖心下好笑,却不出言质疑,脸上神情仍旧和煦。

        反倒是威宁候有些不大自在,解释道:“她早就没了父母,也无亲眷,岳州刺史说我若不收她,料想是她侍奉不周,要杀她谢罪……”

        威宁候耳朵根子软,周靖也不是头一天知道,从前她刚嫁入侯府的时候,太夫人便做主厚赏威宁候身边的几个通房,给了陪嫁叫她们离府。

        这时候就看出一样米养百种人了,看得开的通房拿钱走人,去官府销了奴籍,沾着几分侯府威名,以后无论改嫁与否,日子总不会过得太糟,看不开的就往威宁候身边长跪不起,要死要活,非得留下侍奉侯爷,哭着说自己不敢跟夫人争宠,求侯爷赏自己一口饭吃,不要赶自己走。

        太夫人知道之后,当场就变了脸色,连骂了几句不知好歹,一边宽抚新妇,一边差人去将那通房弄出去发卖掉。

        周家四世三公,何等显赫,长女又是皇太子妃、未来的皇后,威宁候府之所以聘周二小姐为妇,不就是看中了她的家世?

        周定方没有纳妾,跟妻子鹣鲽情深,周二小姐颇有乃父之风,跟姐姐一样,成婚之前便是出了名的精明强干、眼睛里不揉沙子,所以太夫人才想着将儿子身边的通房打发走,一来叫小夫妻好好相处,培养感情,二来也是向周家示好,显得自家体贴周到,哪知道中途出了这么个蠢的,叫这原本圆满的好事凭空添了瑕疵。

        太夫人差人去带那通房离开,只等着听个结果就完了,哪知道没多久心腹传了消息过来,那通房听了太夫人的话之后二话没说,脑袋就磕在墙上了,说生是侯爷的人,死是侯爷的鬼,血把墙都染红了,侯爷为之触动,一时心软,将人抱回了内院,又差人去请大夫。

        太夫人一听这话,就觉得事情要糟,下意识扭头去看儿媳妇,却见周靖不气不恼,不露异色,见她目光扫来,反倒安抚性的朝她笑了笑。

        没过多久,威宁候就过来了,衣襟上还沾着鲜红的血迹,微微垂着头,不敢看母亲和新婚妻子:“大夫说芳桃伤得厉害,不能挪动……”

        太夫人脸色铁青:“不管那是个桃儿还是个李子,都马上把她给我扔出去卖掉!”

        威宁候目光里带了几分焦急,不赞同道:“母亲!”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太夫人又气又急,怒道:“难道我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吗?她侍奉过你,总也有些情谊,我不亏待她,把她全家的身契都还了,再给一笔钱安家,我做错了什么?难道只有八抬大轿把她供起来才成?放着好好的路不肯走,却去你身边寻死觅活,煽风点火,我岂能容得下这种妖精!”

        “母亲,芳桃只是舍不得我,您别这么说!”

        威宁候神情踌躇而为难,半晌之后,转过脸去,有些歉疚,又带着点希冀的看向妻子:“芳桃是丫鬟出身,吃过不少苦,却没享过什么福,她,她已经很可怜了……”

        太夫人见儿子被一个妖精迷了心肠,怒的身体都在打颤,又恼他不通世务,在新婚妻子面前为了一个通房同母亲争执,若是新妇一怒之下回娘家去告一状,最后闹的两家失和,结这桩亲还有什么意思?!

        丈夫打了半辈子仗,不知道落了多少伤,寿数也有所折损,帮儿子定下亲之后没多久便去了,儿子才干不像他父亲那样出色,性情又是个温诺的,不找个厉害些的媳妇,怎么撑得起这侯府?

        这个混账东西,怎么就不明白当娘的一片苦心!

        太夫人当即便要发作,反倒是周靖出声劝住了:“罢了,母亲,那通房既是一片真心,便叫她留下来吧,新婚不久,总不好闹出人命来,到时候不仅我和夫君脸上都不好看,也会叫外人笑话咱们侯府治下不严。”

        又同威宁候道:“她一片痴心,固然使人怜惜,然而她公然违背母亲的命令在前,致使夫君与母亲险些失和在后,岂不该罚?夫君觉得我说的对是不对?”

        她字字句句都说的在理,威宁候岂能反对,他也知道为了通房在新妇面前同母亲争执做的太过,一时间连声音都低了下去:“夫人说的有理。这是内宅之事,你是侯府主母,自然该由你来处置,我没什么好说的。”

        周靖颔首,旋即便道:“她既然执意要留下,那便留下吧,只是做错了事情,不可不罚,将她挪到后边庵堂里边去,叫在里边禁足一年,诵经忏悔,夫君以为如何?”

        威宁候心有赧然:“夫人处置的很是公允。”

        周靖莞尔,几瞬之后脸上笑意慢慢敛起,眉宇间平添几分凌厉之色:“她只是个后宅妇人,上不了台面,无需计较,我在意的是另一件事。她一个通房,又久居后院,太夫人下令拿下发卖,她是怎么逃脱掉,又畅通无阻的跑到侯爷面前去的?到底是这通房天生神力、没人拦得住她,还是府里边有人襄助,暗地里给她提供便利?”

        她转过脸去,神情郑重,眸底盈着几分忧虑:“若只是府里有人搞鬼还好,怕只怕是有人吃里扒外,想叫府内大乱,好趁机捡便宜呢!”

        太夫人听得心头一凛,脑海中随即闪过本家的几个族老来。

        丈夫还在的时候,便同那几个老东西闹的不可开交,这时候丈夫去了,儿子年轻,若真有人借着内宅之事生乱,使得儿子夫妻失和,妻妾内斗……

        自己可就这一个儿子!

        太夫人这么一想,便觉毛骨悚然,再去看儿媳妇时,眼底更添几分慈和。

        当初自己夫妻俩一致决定选周二小姐当儿媳妇的时候,不就是看中了周家的家世和周二小姐的厉害吗?

        她拉着儿媳妇的手,柔声道:“从前我便说你聪敏,今日见你说话理事,果真如此!”

        说完,又板起脸来,叫儿子跪下,掐着他的耳朵叮嘱:“那个小蹄子说她心里只有你,不想离开——这种花里胡哨的妖精,我是不想留的,可是你媳妇心软,做主让留下了,这是她体贴你的难处,也是她的好意和成全,你明白吗?”

        威宁候不是不分好赖的人,转头去看妻子,目光歉疚而羞愧,用力颔首道:“我明白,娘,我会对阿靖好的!”

        太夫人欣然点头,又道:“咱们这样的人家,讲的是嫡庶有别,正妻生子之前,不能先有庶子庶女,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儿了,以后别管你房里有没有人,只要你媳妇没生出世子来,哪个都别想冒头,我是想抱孙子,可这孙子得是从我正经的儿媳妇肚子里出来的我才认,不明不白得来的,没了我也不心疼,这话你给我记住,记在心里!”

        “娘,其余几个通房都打发走了,就剩下芳桃,还被禁足了……”

        威宁候话说到一半儿,便触及到母亲冷厉的眼神,瞬间便将后边的话咽了下去,老老实实道:“娘,我跟您保证,我的长子、侯府世子一定是阿靖生的!”

        这孩子性情是软和了点,但还是很孝顺的,太夫人有些欣慰,叫儿子起身,又拉了儿媳妇近前,将他们俩的手交叠在一起,殷殷嘱咐道:“夫妻一心比什么都重要,好好过,你们俩以后相伴的日子还长着呢!”

        周靖轻笑着应了声,威宁候微红着脸,也点头应声。

        等那夫妻俩走了,太夫人脸上神情一冷,吩咐身边嬷嬷:“我活了几十年,险些让个小蹄子给翻了船!她不是只求留在哥儿身边吗?你去煮一壶红花,待会儿带过去灌她喝下去,真当我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别叫她死了,哥儿这会儿只是心软,没什么别的意思,她要是这会儿死了,反倒叫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嬷嬷应声而去,半个时辰之后回来复命:“都已经办妥了。”

        太夫人心头那口气一松,有些疲惫的往椅背上一靠:“今天闹了这么一出,儿媳妇心里边怕不痛快。”

        嬷嬷近前去帮她揉肩,笑着开解:“哪能啊,您这么疼爱夫人,又是帮忙主持公道,又是叫侯爷承诺世子得从夫人肚子里出来才行,夫人感激您都来不及呢……”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那个孽障!”

        太夫人叹口气,道:“我跟老爷巴巴的求娶周家女,还不是为了让他外有帮衬,内有贤妻?娶了周家二小姐,就是皇太子殿下的连襟,不看僧面看佛面,在皇家那儿也有几分香火情,偏他脑子不清楚,为了个通房……唉,不说也罢!”

        威宁候虽也觉得这事儿自己做的有些不妥当,但是该道歉也道了,该低头也低了,还跟妻子承诺世子一定是她所出,妻子通情达理,应该不会将那一茬放在心上。

        毕竟通房是早就有的,这她也知道,再说,芳桃用死来证明了她的痴情,确实很可怜啊!

        曾经陪伴过自己那么久的姑娘,他怜惜一些,也是应该的。

        他没有多想,而周靖也没有再提过芳桃,夫妻俩貌似心照不宣,实际上怎么样,就只有他们自己能知道了。

        这天的事情最终辗转传到了皇太子妃口中,半月之后,皇太子妃召见妹妹威宁候夫人入宫觐见之时,便遣退宫人,问起此事。

        “没什么好后悔的,也谈不上失望。”

        周靖坦然同姐姐道:“威宁候是个什么人,成婚之前我就知道,我知道他耳根子软,好拿捏,诸事上难以与我争锋,所以才答应嫁的,既占了他这性情的便宜,吃这性情的亏也是寻常,更何况我也没吃亏,那通房翻不出浪来。”

        她神态自若:“我早就知道世间男子皆薄幸……”

        说到此处,周靖神情温婉起来:“像爹爹一样专情的男子是凤毛麟角,我投生成周家女儿,已经占尽便宜,哪里能奢望自己再有另一种世间难寻的幸运?这道理,姐姐不是早就明白了吗?”

        皇太子妃为之莞尔。

        当年威宁候处置那个通房的时候,周靖便明白了他的性情,这时候再听他说不忍岳州刺史杀那女子,故而收留下她,也不觉得吃惊,淡淡瞥了一眼,由衷赞道:“果真是个美人。”

        柳氏通身一股江南女子的婉约,眼眉弯弯,脸蛋儿雪腻,嘴唇红如樱桃,往身上看,也是婀娜多姿,窈窕如柳。

        威宁候讪笑一笑,吩咐她说:“给夫人磕头请安。”

        周靖打量柳氏的时候,柳氏也偷眼看她,这位出身尊贵的侯夫人、皇太子妃的胞妹当然也是美人,而且这种美丽中掺杂了一种名为威严和傲气的东西,使得她一眼看上去,就十分像一个……当家主母。

        这个字眼刺痛了柳氏的心,她眼底飞速闪过一抹黯然,跪下身去,毕恭毕敬的给主母磕头:“妾身柳氏拜见夫人,愿夫人长乐无忧,华年永驻。”

        周靖点点头,不亲热,也不算冷淡,吩咐人去收拾出一处院子给她,便同丈夫一道往前厅去,又自然而然的谈起威宁候此去负责的差事来:“江淮盐运牵扯甚多……”

        威宁候应答着,一时点头,一时皱眉,思索着如何回答,不像是出门归来的丈夫与妻子寒暄,倒像是先生在提问学生,指点功课,偏生周围人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柳氏却看得呆了。

        她以为侯爷就足够厉害了,没想到这位侯夫人,居然比侯爷还要……

        她神情复杂的垂下了眼睫。

        ……

        刘彻差人往威宁候府送东西,自己则打马回府,前脚刚进书房,屁股都没坐热,就听人前来回禀,道是三小姐来了。

        刘彻“哦”了一声,还没说话,空间里皇帝们就等不及了。

        “酷爱叫她进来!”

        “早就想见识一下这个奇女子了!”

        “为了男人跟亲爹断绝关系,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要是我女儿,一巴掌打十米远!”

        刘彻:“……”

        刘彻满头黑线,却也懒得同他们分说,吩咐传三小姐过来,不多时,便见一个容貌极其秀美的少女款款而来。

        皇太子妃的容貌更像父亲,明艳之中英气难掩,据说二小姐、那位威宁候夫人也是如此,周家三个女儿,只有三小姐的容貌更像母亲。

        刘彻定神打量,便见周萱生的极为美丽,身量不似皇太子妃那般高挑,更多几分玲珑秀致,容貌鲜妍,实在是世间少有的美人。

        他忍不住在心底叹了口气。

        好看吗?

        脑子换来的!

        刘彻忍着喟叹的冲动,抬手揉了揉额头,再一抬眼,便发现周萱已经到了近前,微卷衣袖,露出半截雪白的手臂,替父亲斟茶。

        又问他:“爹爹,大姐姐近来可好?”

        刘彻道:“还不错。”

        周萱又问了几句,刘彻徐徐答了,她脸上的笑意便深了几分,将茶壶轻轻搁下,压低声音道:“爹爹,我找到他了。”

        这话没头没尾的,刘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找到谁了?”

        周萱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狡黠,饶是书房里只有父女两人,她声音也压得很低:“当年被刘妃送出宫的那个皇子!”

        哦,他啊——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空间里皇帝们惊得瓜子儿都掉了。

        周萱不曾发觉父亲短暂的变化,眼神兴奋,眸子里闪烁着一种名为野心的光芒:“爹爹,又一个机会来到了我们面前!”

        刘彻:“……”

        刘彻:“…………”

        她说“又一个机会来到了我们面前”。

        那么前一个机会是什么?

        刘彻瞬间想到了,皇太子妃。

        皇太子妃名叫周琬。

        琬也指一种没有棱角的圭。

        而圭则是天子诸侯在举行典礼时候手里持有的玉器。

        周二小姐名叫周靖。

        靖,是平定,使安定的意思。

        周三小姐的名字是她外祖父起的,不具备参考价值,但是听其言、观其行……

        刘彻沉默了。

        皇帝们也沉默了。

        真是让人意外。

        小丑竟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