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57章 第 157 章

第157章 第 157 章

        阴阳之间隔过一层,这?会儿重新见到?年轻时候的老妻,朱元璋心中不胜欣喜,也不胜唏嘘。

        前世三十?载夫妻之情,她活成了他的手足肺腑,相融一体,难以分割,不想天?不庇佑,她竟丢下他早早去了,却叫他留存于世,摧心断肠!

        蔺兰颐与蔺家侍从们进了寺内,走得远了,朱元璋却不曾举步跟上?,斜坐在山前栏杆上?,似哭似笑,神情难定。

        皇帝们知晓他与马皇后的深情厚谊,也能猜到?久别重逢之时,他心绪是如何翻涌,并?不出声搅扰,只叫他一个人静一静,舒缓过来。

        亲信早前听王爷吩咐让去打探蔺家小姐的消息,就觉得大概是有人在王爷面前提了当年先璐王妃跟蔺家夫人的那?几句口头婚约,王爷孝顺亡母,这?才有此一问。

        消息打听出来,也得了蔺家小姐的行踪,这?会儿王爷来见到?了,看神情是极为满意的,这?时候不近前去寒暄叙话,来个邂逅,更待何时?

        他也乖觉,不用主子?吩咐,便差人去盯着蔺家小姐那?边儿,以防万一,福安寺的前门后门都安排上?了人。

        约莫过了两刻钟时间,等?朱元璋回过神来,便见那?亲信双手递上?来厚厚一摞经文:“属下知道王爷要?来拜祭蔺家夫妇,早早请人誊抄了这?些佛经,供您今日?佛前供奉!”

        又小声道:“蔺家小姐到?前殿去了,您这?会儿过去,指定能碰到?!”

        这?事情办得妥帖,朱元璋由?衷夸赞几句,接过那?一沓经文准备到?前殿去二次偶遇,却见王府侍从急急忙忙来寻,向那?管事道:“山下出事了,蔺家的风声不太对!”

        亲信听得眉头一抖,没等?发问,朱元璋却是一凛,抬手将?他拨开了:“此处人多眼杂,且到?旁边说话!”

        主仆几个寻了一处僻静地?方,朱元璋正色道:“蔺家出什么事了?你一五一十?的讲!”

        那?侍从恭敬的应了声,迅速道:“先前管事差我们几个在山下等?着,看蔺家人有什么动静,就赶紧上?来知会,方才蔺家小姐在山门前下了马车,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就有个

        小厮领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过来了……”

        他一路急急忙忙跑过来,喘息尚且有些急,停下来舔了下嘴唇,又继续道:“那?小厮看着脸熟,是蔺家的人,前几天?小的打探蔺家消息的时候曾见过他!起初我们几个也没多想,哪知道那?油头粉面的家伙进去了,那?小厮却在门口那?儿张望,倒像是要?等?什么人,没过多久,蔺家太太就跟吴夫人一起过来了,那?小厮近前去问了声好,蔺家太太看都没看他,就摆摆手就退下了,可那?小厮却挺高兴,好像是办成了什么差事似的!”

        朱元璋听到?一半,就觉得事情不对——八成还是钱惹的祸!

        蔺家叔母来此拜佛是寻常事,为什么偏偏赶在今天??

        她是跟吴夫人一起来的,一块儿进门,那?必然是早早约定了时间,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侄女叫上?,今日?一起过来,却偏偏一个早、一个晚?

        除非是她心怀鬼胎,打着什么主意!

        理由?都是现成的,为了帮儿子?娶陶初晴,她挪动了长房夫妻俩留给独女的财产!

        再一想进去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朱元璋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杀千刀的东西,居然敢贪墨老马的东西,还敢打这?种腌臜主意!

        找死?!

        等?朱元璋全?部听完,已经是面笼阴云,神色冷厉慑人,手扶刀柄,转身就要?进去生劈了蔺母,却听那?侍从急忙忙补了一句:“王爷,小的还没说完,后边还有——”

        那?亲信觑着王爷脸色,一脚踹在侍从屁股上?:“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别拖拖拉拉的!”

        “是是是,”那?侍从一叠声的应了,见王爷就跟马上?要?砍人似的,再不敢停留,连珠炮似的道:“蔺家太太跟吴夫人进了山门之后,那?小厮好像是办完了事儿似的,转身想走,哪知道没走出去多远,旁边松树林子?里边蹦出来几个人,直接把他按倒,拖进林子?里边去了,下手很是利落,有些像行伍之人,因为动作迅速,除了我们几个蹲守在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瞧见了,别人浑然不曾发觉……”

        “我们几个不敢惊动他们,蒋头儿身手最敏捷,悄悄跟上?去了,听了几句

        之后才知道,那?几个人是从前蔺家大爷的下属,是蔺家小姐找来的,套儿里有套儿,不用说,进去那?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肯定也有人料理,蔺家太太要?真是打着什么坏主意的话,只怕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说完他一抹嘴,巴巴的道:“这?回是真说完了!”

        亲信小心翼翼的瞧着主子?神色:“王爷,您看……”

        朱元璋此前听完前半段,一张方脸黑的像磨,杀气腾腾,只等?着进门找到?蔺母一刀劈了,再听完后半段,面上?郁色全?消,拧着眉头思忖几瞬,忽的哈哈大笑。

        那?侍从被王爷给笑蒙了,亲信也有些傻眼,俩人对视一眼后,亲信试探着道:“王爷,您没事吧?”

        “本王没事。”

        朱元璋摆摆手,示意他们暂且退下,这?才同空间里皇帝们分说,语气带着些许感慨,还有些难掩的骄傲:“我们老马的确是菩萨心肠,宽和慈悲,但佛祖尚且有金刚怒目之时,更何况是人?大明皇后、母仪天?下多年,即便再世为人,重回年少,仅凭这?些个宵小奸佞之辈,又怎能奈何得了她!”

        高祖跟李世民?很能体谅他现下心境:“你方才是关?心则乱!”

        嬴政不了解这?种老夫老妻相濡以沫的情谊,但也不会出言诋毁,刘彻眼皮子?跳了一下,倒是想说句风凉话,摸了摸前不久被打之后浮肿的脸,到?底给忍下去了。

        朱元璋说完之后,便唤了人往前殿那?边去寻老妻,她自己能料理干净是一回事,自己过去帮她撑腰,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朱元璋手持一沓厚厚佛经,身后跟着一行英武侍从,殿中老僧眼见来人龙骧虎步,器宇轩昂,心下不禁一凛,越过几名香客,主动近前行礼:“阿弥陀佛,施主有礼。”

        朱元璋道了声“大师客气”,又阐述来意:“家母在时,与蔺家夫人交好,今日?是蔺家夫人的忌辰,而家母已逝,我日?前听闻此事,特意替家母来走一遭。”

        洛阳不比北京、南京繁华,勋贵云集,蔺家长房夫妻在时,也是本地?体面人家,死?后蔺家办了极盛大的水陆道场,每年也会捐大笔的香油钱到?此,加之前不久蔺家小姐

        才刚刚来过,这?会儿朱元璋顺势一提,那?老僧便会意笑道:“原是为蔺家夫妻而来,这?倒是巧了,蔺家小姐刚刚也在这?儿……”

        朱元璋饶有兴趣的“哦”了一声,问道:“蔺家小姐现下何在?既然遇见了,总该去问候一声,同她致意的。”

        老僧笑着指了方向,朱元璋称谢,带着人循向去了。

        ……

        蔺二夫人打的主意是将?长房留下的侄女和娘家侄子?凑成一对儿,左右长房就这?一个孤女,留下的财产全?都是她的,等?她出嫁都得算作嫁妆,若是嫁到?自己娘家去,那?不就是左手倒右手?

        因为儿子?的婚事,蔺二夫人挪用了大伯留给侄女的财产,这?事儿侄女似乎有所发觉,她就先下手为强,想趁着蔺兰颐到?福安寺上?香的空档将?此事彻底解决。

        为了以防万一,蔺二夫人还专程叫上?了光威将?军之妻吴夫人。

        这?位夫人向来以端严守礼闻名,丈夫又是四品武官,在洛阳女眷之中很有声望,有她同行见证,来日?蔺兰颐决计不敢有所反复。

        蔺二夫人自觉算无遗策,踌躇满志,就等?着抓个现成,按个情投意合的名义过去,赶紧把婚事给办了——老天?,我儿子?能考中举人,果然是遗传了他娘的聪敏头脑!

        蔺二夫人与吴夫人去进了香,各个佛堂叩拜过去,觉得有些累了,便待往后边客房去歇息片刻。

        方才接待她们的僧人差了小沙弥领路,却被蔺二夫人拦住,问了侄女何在,又转头向吴夫人解释:“今日?是我家大嫂的忌日?,兰颐早早就过来了,我瞧着今日?来客不少,无谓多占客房,且去与她坐坐,一块说说话。”

        吴夫人自无不应之理。

        二人相携到?了客房门口,便见蔺兰颐的婢女守在门外,眉宇间隐有急色,见蔺二夫人和吴夫人过来,神情焦灼,一个劲儿的往屋里张望。

        蔺二夫人心头生出一抹得意,同吴夫人一道近前,那?婢女却推三阻四、拦着不让进,然而蔺二夫人迫不及待想进去接收胜利果实,铁了心要?闯,又岂是几个婢女所能拦住的?

        蔺二夫人怀抱着满腹欣喜,带着吴夫人闯了进去,迎头就见

        自己娘家侄子?和小厮都被捆在一边,另一头是她差出去打探侄女动向的小厮,几人个个鼻青脸肿,显然是挨了打,嘴巴堵得严严实实,地?上?淅淅沥沥的见了血。

        旁边站着几个剽悍军汉,个个横眉怒目,看模样有些眼熟,仿佛是从前大伯帐下的军士。

        蔺兰颐捏着帕子?,端庄矜持的坐在椅上?,左右站着两个嬷嬷,桌上?摆着几张供状,上?边血淋淋的按着掌印。

        蔺二夫人呆在原地?,仿佛瞬间从九重天?跌到?了十?八层地?狱,又好像是被人迎头浇了一桶冰水,透心凉。

        栽了!

        这?是她心里边唯一的想法。

        吴夫人年过四十?,斗过小妾,战过婆母,时不时的还得跟几个妯娌过过招,找本聊斋一躺,活脱就是成了精的狐狸,进门见到?这?一幕,再去想蔺二夫人死?活拉着她非要?进来,心里边就跟明镜似的——这?是闯进蔺家内部后宅风波里了!

        吴夫人端肃守礼、见不得糟污事是真的,但是她更恨别人拿她做筏子?,存心利用。

        都是千年的狐狸,打眼一瞅屋内场景,谁还不明白蔺二夫人心里边打着什么主意?

        吴夫人瞥一眼僵在一侧、表情窘惧的蔺二夫人,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鄙薄,嘴角不快的往下一压,很快又抬了上?去。

        她定了神,故意露出来几分诧异,眉头狐疑的皱着,侧脸打量被绑着的几个人:“我看他们好像有些脸熟……”

        几个军汉面有怒色,眸光凌厉如刀,直直的盯着蔺二夫人看。

        蔺二夫人……

        蔺二夫人满嘴苦涩,仿佛吃了一斤黄连。

        蔺兰颐适时的掉了几滴眼泪,拿帕子?擦了,哽咽道:“亏得几位叔父来此祭奠亡母撞见,否则我哪里还有命活?早一头碰死?了!”

        说完,她站起身来,走到?蔺家小厮面前去,语气温柔,眸光森冷:“这?个混账东西,吃的是蔺家米粮,却做出这?等?忘恩负义的事情来,竟勾结了外人,意图坏我声名,被抓到?之后还往叔母身上?泼脏水,说一切都是叔母指使的……简直匪夷所思!”

        蔺二夫人只觉脸上?仿佛挨了一记耳光,火辣辣的疼,手指无措的捏着帕子

        ?,希望能有个人救她于水火之中,避免接下来两厢对簿的窘态。

        偏生吴夫人有意给蔺二夫人难堪,报复她拿自己当刀子?使,这?时候便分外配合,遭到?惊吓似的,帕子?捂住嘴巴,骇然道:“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事情!蔺夫人,是你指使的吗?!天?呐,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能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情来?!”

        蔺二夫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有心辩解,又不知道蔺兰颐到?底拿到?了多少证据、那?几人到?底招供了些什么出来,嘴唇动了几动,到?底没敢开口。

        吴夫人见状,面上?惊色愈发浓烈:“蔺夫人,你为什么不解释?你这?是默认了吗?!”

        蔺二夫人:“……”

        蔺二夫人只想找到?三天?前下帖请吴夫人来这?儿做见证的自己,狠狠甩几个嘴巴子?过去!

        让你多事!

        怎么就没想到?这?女人是把双刃剑呢!

        怎么着,这?时候割到?自己的手了吧!

        蔺二夫人无言以对,神色窘迫至极。

        蔺兰颐心下冷笑,不再看那?瑟瑟发抖的小厮,慢慢走到?她面前,盯着她道:“不止这?些,他们还说叔母之所以设下这?等?毒计将?我除去,是因为叔母盗用了我父亲留下的财产,怕我发现,故而联合外人,一举将?我除去,到?时候我爹娘留下的财产,就成了叔母囊中之物!”

        吴夫人又发出了一声惊叹:“真是好狠毒的心肠,为了钱物,竟做出这?等?人性泯灭的事情来!”

        蔺二夫人:“……”

        蔺二夫人原以为自己设了一个极精妙的圈套叫侄女钻,却没想到?侄女顺手在圈套里边又设了个圈套,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她听得出吴夫人话里边的挤兑,也听得出侄女话里边给自己留了余地?——直到?现在,那?些个阴谋诡计都只局限在娘家侄子?和小厮的嘴里,虽说攀咬到?了自己身上?,但到?底没能落实。

        紧急关?头,她头脑转的飞快。

        大伯跟大嫂去了,侄女借住在自己家里边,饶是有外祖家做主,婚嫁也得问过自己和丈夫的意思,若非势不得已,她肯定不想彻底闹翻,所以

        这?时候没直接盖棺定论,而是巧妙的留了空子?给自己钻。

        要?是自己能把话给圆过去,把盗取的财物给还回去,叫她出了气,这?事儿就能了结,如若不然,怕就不好收场了!

        蔺二夫人想透了这?一节,当真是抓心挠肺的难受,占便宜的时候有多高兴,往外吐的时候就有多痛苦。

        然而今天?她已经是栽了,一边吴夫人虎视眈眈,另一边侄女手里人证俱全?,且还随时可能由?人证延伸出物证来,她怎么赌得起?

        蔺二夫人脸颊肌肉抽搐几下,转身身去,抡起一巴掌重重扇在娘家侄子?脸上?:“你个混账东西,素日?里不学无术也就罢了,竟还敢把主意打到?我家兰颐身上?,简直作死?!我家品貌双全?的女孩儿,岂会嫁与你这?等?纨绔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见蔺兰颐脸色凉凉的觑着自己,并?不做声,便狠下心肠,左右开弓,连扇了七八个嘴巴过去:“你且在这?儿反省着,稍后我带了你回去,同你爹娘分说!”

        这?边教训了娘家侄子?,蔺二夫人又快走几步向前,铁青着脸,一脚踹在自己差出去打探消息的小厮踹翻。

        因着马面裙太过宽松,动作又不娴熟,她险些栽个跟头,亏得被身边婆子?扶住,这?才没摔个仰面朝天?。

        只是这?等?时候,蔺二夫人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了,扶着婆子?的手站直身体,对着小厮破口大骂:“猪油糊了心肝的东西,为了赌钱,连老子?娘都不管,被我抓住几次偷酒去卖,打了板子?,竟记恨于我,背地?里如此损毁我的声名!明日?连你老子?娘一起捆了,拖出去发卖了才算完!”

        一气儿将?两边人都骂了一遍,蔺二夫人丢到?地?上?的脸皮也捡的差不多了,顺势流着几滴鳄鱼的眼泪,用帕子?揩了,无声饮泣,近前拉住侄女的手,动情的红了眼圈儿:“兰颐,我这?个人你是知道的,虽说治家严苛些,但心思是再正不过了,你爹娘去的早,这?些年借住在我那?儿,我拿你当亲生女儿疼,吃穿用度都尽着你来,就怕委屈了你!不想这?起子?小人作祟,闹出些有的没的出来,倒

        叫我没脸见你!”

        说完,像是被触动了情肠似的,呜呜哭了起来。

        蔺兰颐也掉了几滴眼泪,同样红着眼眶道:“我知道,这?些年我也是拿叔母当母亲看待的,之前叫人在外边拦着,不叫叔母进来,就是怕叔母知道这?些小人办的事情伤心,损了我们母女俩之间的情分啊。”

        蔺二夫人:“……”

        你这?演的跟真的似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了。

        好在蔺兰颐早早写好了剧本,亲近的拉着叔母的手,对视几瞬,破涕为笑:“我就知道他们说的都是假的,叔母向来都是清风朗月,品性高洁,怎么可能贪墨我爹爹留给我的银款呢?”

        蔺二夫人痛的心头滴血,却还是咬着牙接了下去:“大伯去的早,你又还小,那?些个东西没法交付到?你手上?去,我同你叔叔只得代为保管,现下你既长大了,也该尽数给你,不然再闹出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来,叫我怎么出去见人?”

        “叔母考虑的很是妥帖。”

        蔺兰颐欣然颔首,眼眸含笑:“既然这?样,也请几位叔父做个见证,定下七日?时限,请叔母将?爹爹留下的二十?万两银款尽数交还到?我手上?……”

        蔺二夫人悚然一惊:“二十?万两?!”

        哪有这?么多!

        能有个十?八、九万两就不错了!

        旁边魁梧些的军汉也在这?时候说了句什么,蔺兰颐扭头去听,神色明显一惊:“什么,叔父想把这?些人送官?!”

        蔺二夫人:“……”

        蔺二夫人忍气吞声道:“我记错了,确实是二十?万两。”

        旁边魁梧些的军汉又说了句什么,蔺兰颐再度扭头,大皱其眉:“叔父,我跟叔母相处多年,知道她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写文书按手印就不必了吧?”

        蔺二夫人:“……”

        蔺二夫人喉头一甜,将?将?要?吐一口血出来,就听蔺兰颐忽然抬高了声调,难掩诧异:“什么,事情闹大,损了蔺家声名,堂哥的举人功名也许会不保?!”

        蔺二夫人“咕咚”将?那?口血咽下去了,神情狰狞:“我写!”

        蔺兰颐心下暗笑,几个军汉嘴角也随之微翘。

        吴夫人看得出这?几人是在合伙

        给蔺二夫人挖坑,然而她一不爽于蔺二夫人的算计和利用,二来不齿于她贪墨侄女家财的行径,便在一边凉凉开腔,为蔺兰颐助阵:“蔺夫人,我这?个局外人说句实在话,这?可是为了你好啊,早点把字据立下来,你早一日?少一分嫌疑,众口铄金,等?事情传扬出去、闹的满城风雨了,你再想写也晚了!”

        蔺二夫人一输再输,毫无战意,脸色灰败如同斗败的公鸡。

        蔺兰颐适时的将?笔墨纸砚推了过去:“叔母,请?”

        蔺二夫人只觉得心肺肠子?都扯得生疼,奈何势不如人,只得低头,攥笔时手捏的咯嘣响,可想而知是用了多少气力。

        文书写就,签字画押,她一眼都不想多看,旋即别过脸去,带着些微喘意,咬牙道:“可以了吗?”

        蔺兰颐执起那?份文书细阅一遍,莞尔道:“侄女在此谢过叔母了。”

        蔺二夫人心知自己在侄女和吴夫人面前已经掀去了那?层画皮,既失颜,又失钱利,心下恼怒至极,再装不出那?副宽厚模样:“兰颐,你真真是叫叔母刮目相看!”

        说罢,转向身边仆婢婆子?,恨恨道:“还在这?儿愣着做什么?走了!”

        仆从们噤若寒蝉,不敢作声,两个腿脚快的近前去开紧闭着的房门,将?将?要?触及到?门栓时,一股巨力从外袭来,两扇门板猛地?打开,光影瞬跳,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映入眼帘。

        “站住!”

        朱元璋大马金刀走到?门前,面上?冷气森森,抓鸡似的掐着蔺二夫人的脖子?,将?她拎了回去,目露凶光:“本王不点头,哪个敢走?!”

        作者有话要说:评论抽人送红包,么么啾~,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