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55章 第 155 章

第155章 第 155 章

        陶家这会儿就是个泥潭,坭坑里的人迫不及待的想抓一根救命稻草上岸,这么个紧要关头,陶父哪里舍得丢掉妹妹这门亲戚。

        他跟舅家的确还有联系,陶夫人的娘家也不是一穷二白,然而陶家跟这些亲戚到底隔了一层,哪里比得上自家胞妹的关系亲近?

        别看这会儿妹婿就跟不行了似的,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妹婿的亲娘是先璐王妃的陪房,指不定哪天璐王念及旧情,就再把他给起复了!

        这时候见陶氏动了真怒,陶父赶紧灭火,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又歉然道:“是我办事不妥当,我给妹妹赔罪了,我……”

        陶氏早就冷了心,压根不听他花言巧语,扯着嗓子喊了人来,当着一众仆从的面,半分情面都没给哥哥留:“从今以后,我跟这个人、跟陶家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许再叫他进?府来,不许再替他通传,更不许替他递东西过来,陶家其余人也一样,都听见了没有?!今天我把话说在这儿,以后谁要是敢明知故犯,立时发卖出去,别在我这儿碍眼!”

        主母这样发话,仆从们哪里敢有二话,瞧着跟陶氏一块过来的陪房都不吱声,更没人敢冒头了。

        陶父闹了个没脸,着实难堪,又厚着脸皮说了几句,见陶氏浑然不理,终于讪讪离去。

        ……

        陶家的困局朱元璋不关心,只等着时候到了去收钱,没钱也可以,就顺带着收收人头。

        虽说现在自己不是皇帝,但堂堂亲王,收拾个商户还不是手到擒来?

        更别说他是真的占理!

        出乎预料的是三天之后,陶父带着东拼西凑的六十二万三千七百五十三两七分六厘三毫登了门,朝领路的管事点头哈腰之后,毕恭毕敬的将那些个银票呈上去了。

        朱元璋心觉稀奇,随意将那厚厚一沓银票铺开,挑了张对着太阳一看,好像是真的?

        他吩咐亲信:“找个账房来点一下,看有没有假票。”

        陶父:“……”

        亲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亲信眼底好像飞速的闪过一抹掺杂着淡淡鄙视的震惊。

        你表现的太不体面了,王爷。

        亲信应声去了,陶父站在下首噤若

        寒蝉,低着头,随时听候璐王吩咐。

        账房来的很快,且一来就来了俩,向王爷行个礼,就退到一边去清点银票数额、确定真假。

        朱元璋则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陶父说着话:“之前不还说拿不出来吗,这时候怎么又凑出来了?”

        陶父额头冒出了细密汗珠,恭敬的垂着头,说:“小民再怎么艰难,也不敢拖欠王爷银钱,能借的都借了,能走动的关系都走了,只怕误了王爷的事,亏得上天保佑,到底不曾迟了。”

        这无非是场面话,朱元璋也明白,问了一句之后便不再开口,约莫过了一刻钟,那两个账房过来回话:“王爷,数额对得上,银票也都是真的。”

        朱元璋在心里“嘿”了声:“果然,钱这东西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会有的!”

        皇帝们:“……”

        然后他大手一挥,吩咐道?:“行了,带他下去打五十板子,这事儿就算是完了。”

        陶父大惊失色:“王爷,钱不是已经还上了吗,怎么还要打?!”

        朱元璋双眸幽冷,注视着他,嗤笑道?:“还钱是一回事,你伙同府上管事欺瞒本王是另一回事,只是五十板子而?已,你若是不想挨,本王跟洛阳令说一声,拖出去扒皮,倒也使得!”

        五十板子固然难捱,但扒皮这就超乎人类界限了。

        陶父冷汗涔涔,没敢再出一声求饶,哆嗦着身子说了句“谢王爷赏”,就被人架到外边行刑去了。

        朱元璋坐在太师椅上,听外边板子打下去的噼啪声回响,抬手招了亲信过来,低声吩咐说:“去查查怎么回事,这笔钱凑的蹊跷。”

        陶父挨完打之后被随行的小厮抬走,又过了大半个时辰,亲信方才过来回话,神情有点奇怪:“陶家自己凑了四十五万两银子……”

        朱元璋道?:“那剩下的十五万两是从哪儿来的?”

        亲信微妙的顿了顿,方才道?:“陶家姑娘定亲了,明天就过门,嫁的夫家您也知道——是蔺家的公子,那十五万的缺口的蔺家帮忙补上的。”

        朱元璋匪夷所思道?:“蔺家居然肯为了一个女人砸出去十五万两银子?!”

        亲信道?:“蔺家公子对陶家小姐一往情深,非她不娶。他是蔺家

        二房的独子,年纪轻轻便中了举人,蔺家的希望所在,他都把刀架到脖子上边了,蔺家夫妻俩怎么拒绝?”

        朱元璋:“……”

        刘彻适时的插了一句:“舔狗男二。”

        高祖道?:“十五万两就换个这,生?这儿子还不如?生?个叉烧呢!”

        嬴政道:“他这举人怎么考上的,确定没作弊吗?”

        李世民呵呵了两声:“很难说!”

        朱元璋仍旧觉得难以置信:“蔺家挺有钱啊,随随便便掏十五万两出来给亲家抵债?”

        亲信道?:“蔺家夫妻俩咬着牙出了一半,还有一半是蔺家老太太的,蔺家公子在祖母膝下长大,老太太去世之前,把自己的私库给了孙儿,连带嫁妆一起凑上,挤了这些钱出来。”

        朱元璋槽多无口:“蔺家夫妻俩居然愿意?”

        “他们自然是不高兴的,要不然这婚事也不能办的这么急。”

        亲信道?:“昨天两家定了亲事,明天陶家姑娘就要过门,就这么一天功夫,想也知道亲事会准备成什么样,寻常富户纳个妾都没这么敷衍的,可见是蔺家夫妻俩心中不快,故意给陶家添堵。”

        朱元璋幽幽的叹了口气:“唉。”

        “这已经够可以的了,好歹还帮儿子张罗了婚事,”高祖两手抱胸,哼笑道?:“要是老朱儿子花十五万两娶了这么个女人……”

        朱元璋感同身受的捏紧拳头:“不管这儿子是亲生?的还是野生的,统统拖出去扒皮!”

        皇帝们:我就知道!

        亲信走了,朱元璋手里边捏着一枚玉佩把玩,忽然间想起亲信打探到关于蔺家小姐的事情,忽的悚然一惊:“蔺家这群王八蛋,不会动了我们老马爹娘留下来的钱吧?!”

        皇帝们面面相觑一会儿,最终道?:“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朱元璋:“!!!”

        朱元璋:“这群天杀的畜生?!!!”

        朱元璋:“我可怜的老马!!!”

        朱元璋:“我要扒了他们的皮!!!”

        朱元璋捶胸顿足:“老马,我对不起你呜呜呜我来晚了啊!!!”

        皇帝们:“……”

        嬴政默然良久,终于说了一句:“感觉蔺家人要糟。”

        “……”刘彻:“始皇,自信点,把感觉去

        掉吧!”

        ……

        跟陶父一道?往璐王府的小厮生等着陶父挨完了那五十板子,这才伙同同伴一块将陶父抬上马车,带回到陶家人现在栖身的府宅去。

        为了凑钱抵债,陶家能卖的都卖了,家仆大多发卖出去换了银子,只留下几家知根知底的。

        陶家的祖宅也没能幸免,一并卖了出去,这会儿一家子人龟缩在一处两进的院子里,只觉得院子小、屋檐低,处处都透着局促,带着小气。

        陶父往璐王府去还债,其余人提心吊胆的在家里边等消息,陶荣在门口转了将近半个时辰,终于见到了熟悉的自家马车,车帘一掀,下来的小厮面有难色,嘴唇嗫嚅着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陶荣心头猛地一颤,已经生?了几分不详预感,颤抖着手掀开车帘一瞧,就见父亲瘫倒在车厢里,后背血肉模糊,已经失去了意识。

        那小厮抹着眼泪道?:“钱还上了,王爷怒火未消,叫把老爷带出去打了五十板子,还没数到三十,老爷就不省人事了……”

        陶荣眼前一阵发晕,手扶住马车,强撑着站稳身子,吩咐人去请大夫。

        爹倒下了,娘跟妹妹都是女流之辈,担不得事,他要是再倒下,那陶家就真的完了!

        陶荣有条不紊的张罗着处置此事,又跟几名小厮一道?,小心翼翼的将陶父挪到屋里。

        陶夫人一见丈夫这般情状,便是眼泪涔涔,哀怨不已。

        陶初晴更是摧心断肠,狠狠一跺脚,气道?:“钱都还了,他还待如?何?我找他说理去!”

        陶荣一把拉住她:“疯了吗?不要命了?!”

        陶初晴放声大哭。

        陶荣自己也是鼻子发酸,以手扶额,蹲在门框边默默等待大夫前来问诊。

        陶夫人哭了半晌,又劝陶初晴:“回房去歇着吧,也别哭了,明天就是大喜的日子,哭肿了眼睛,过门的时候不好看……”

        陶初晴哽咽不止:“爹都这样了,我哪里还有闲心拜堂?”

        又委屈道?:“说是拜堂,可这算是什么婚事?昨天定下,明天过门,直到现在,合婚庚帖都没送过来,还不如?一顶小轿被送去王府呢,起码是给王爷做小,等闲人都得高看一眼!”

        正说着,外边人来回禀

        ,道?是蔺家公子来了。

        陶夫人忙擦了眼泪,转身去迎,见陶初晴板着脸在一边不吭声,忙轻推她一下,含泪道?:“就当是为了咱们家!”

        陶初晴身形猛地一震,咬住嘴唇的贝齿松开,收敛起不悦模样,转身整顿形容。

        蔺和风生就一副温柔公子的模样,言谈举止温文尔雅,令人如?沐春风,礼貌的同陶夫人寒暄几句,又将合婚庚帖以及成婚所需的一干文书送上。

        陶家从前是皇商,现在只是小民,而?蔺家却是官身,只有敬着,不能得罪。

        陶夫人见这未来女婿待自己颇为礼敬,酸涩的内心不禁得到了些许安慰,叫儿子来陪同说话,自己往隔间去查看文书内容是否有误,刚刚打开,就见里边夹着两张五百两的银票,心下动容不已,眼眶也随之湿了。

        她悄声示与陶初晴看:“真真是体贴人,别总记着两天就过门的事情,也记得他待你的好,整整二十五万两银子,为了娶你过门,说拿就拿出来了!”

        陶初晴一怔神:“不是十五万两吗?怎么又变成二十五万两了?”

        陶夫人见左右无人,又格外压低了声音,方才道?:“说是十五万两,其实是二十五万两,咱们家把牙咬碎了,也才凑出来三十五万两,他找上门来说要娶你,蔺家凑十五万两,他自己额外还有十万两,只是不便叫人知晓,便将那十万两搁到咱们家名下,说是咱们凑了四十五万两,蔺家出十五万两。”

        陶初晴骇然道:“蔺家能出十五万两已经是极为难得了,这十万两他是从哪儿弄来的?”

        “这谁知道呢,”陶夫人不以为然道:“兴许是他有什么别的门路吧,要不然就是自己在外边置办了什么产业,不敢叫家里知道,管他呢,钱到手就是了。”

        说到这儿,她拉着女儿的手,殷殷嘱咐:“我的儿,这位蔺公子待你,真真是没的说,二十五万两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听说他为了叫蔺家夫妻同意娶你过门,都把刀架到脖子上了!等你到了蔺家,最要紧的就是拿捏住他,蔺家夫妻俩就这么一个儿子,他又有出息,你拿住了他,就是拿住了蔺家!”

        陶夫人看一眼躺在床上脸色青乌、人事不知的丈

        夫,眼底闪过一抹浓烈恨意:“璐王之所以能如此欺辱我们,还不是因为他有权有势?可他到底只是宗室,不能做官,更不能进北京城!蔺公子是个前途无量的人,还不到二十岁就考中了举人,又是头名,金榜题名不在话下,以后未必不能入阁作宰,那才是咱们扬眉吐气的时候!”

        陶初晴被母亲的话激起了豪情壮志,回想起那晚见到璐王时他的粗鲁和无礼,她的神情随之坚定起来。

        外边陶荣正与蔺和风寒暄,小厮请的大夫就在这时候匆匆赶来。

        蔺和风愣住了:“府上有人有恙?”

        陶荣面露悲色,苦笑着将他请到了内室。

        蔺和风亲眼见到陶父满身血污、倒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模样,大皱其眉:“璐王行事未免太过狠厉,朝廷早就该立法好好约束这些宗亲了!”

        陶初晴坐在床边,桃腮挂泪,神色凄然:“他是超品亲王,未免不过是蝼蚁小民,即便是受了欺辱,又有什么办法?”

        蔺和风眼见美人伤怀如?香兰泣露,心脏仿佛也被一根无形的丝线扯得生?疼,一时责任感顿生五脏:“初晴,你放心,总有一日,我会为你父亲讨回公道!”

        得到了蔺和风如此承诺,这一晚陶家人终于睡了个安稳觉,反倒是朱元璋忧心不已,睡意全无。

        一更天。

        朱元璋在床上翻了个滚,怅然道:“老马那么小就没了父亲,生?活在叔父家仰人鼻息,一定吃了很多?苦,我来的太晚了,真是对不起她。”

        合眼睡了。

        二更天。

        朱元璋平躺在床上,恨恨道:“天杀的蔺家人,别叫我逮到他们克扣老马爹娘财产的把柄,不然统统拖出去扒皮充草!”

        又有些怀念与黯然:“不过老马她那么宽厚仁慈,一定会阻止我的……算了,别扒皮了,砍头就好,唉!朱元璋啊朱元璋,你为什么这么善良!”

        合眼睡了。

        三更天。

        朱元璋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反复折腾半晌,终于忍不住坐起身来,面目狰狞:“蔺家那群王八蛋,老子非得扒了他们的皮!!!”

        作者有话要说:评论抽人送红包,么么啾~,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