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51章 第 151 章

第151章 第 151 章

        少女听得?愣住,受了伤似的,怔怔的看着他,那泪珠晶莹如同水晶,顺着她光洁白皙的面庞流了下来,看得?人不胜怜惜,只想将她拥入怀中,好?生安慰一番。

        朱元璋:踏马的烦死了!欠钱还有理?了!!!

        空间里几个皇帝看得?忍俊不禁,那白绢便在?这时候飘落下来,刘彻一把抢在?手里,展开一瞧,不禁“啧啧”几声?。

        《外室成凰》

        世人只道璐王天纵神明、威严端方,却不知他暗地?里有多邪肆放荡,尤其是在?床笫之间,恨不能将她的腰肢折断……

        陶初晴替父还债,成了璐王的外室,只求安身立命,不求荣华,璐王要娶正妃了,她才不要与人共侍一夫,当?即收拾包袱准备跑路,姑娘我不陪你?玩了!

        哪知道璐王飞马几百里追了上去,双眼猩红,将她压在?墙上狠狠亲:“你?是本?王的王妃,不经本?王同意,你?竟敢逃走?!”

        刘彻:“……”

        高祖:“……”

        嬴政:“……”

        李世民:“……”

        “不好?意思,”刘彻木然将白绢丢下,捂住心口:“我有点反胃……呕!”

        皇帝们?少见的没有辱彘,而是齐齐手扶心口,不约而同:“……呕!”

        刘彻吐完了,就开始吐槽:“还《外室成凰》,璐王后来当?皇帝了是吗?堂堂一个皇帝,找个正经女人当?老婆很难吗,非得?扶个外室当?皇后?”

        高祖头大道:“璐王都能在?外边置办外室了,可见并非不举,年?纪到了,府里边没有王妃?哪怕是有个侧妃在?,皇后之位也轮不到她啊!”

        李世民死了这么多年?,反倒能看开了:“不以?出身论英雄,皇后是二嫁女都不稀奇,刘娥当?过外室,后来也成了皇后。”

        嬴政斜了他一眼,一针见血道:“陶氏能跟刘娥相提并论?刘娥有脑子?,她有什么?身段婀娜,体?量风骚,还是媚骨天成?”

        李世民哑口无言。

        “哎哟我的妈呀,还璐王要娶正妻了,她不想与人共侍一夫,收拾包袱跑路哈哈哈哈——”

        刘彻笑的喘不过气来:“妾都通买卖,你?一个连妾

        都不如的外室,自己收拾包袱跑了,还踏马跑出去几百里,踩着风火轮连夜跑的?璐王追过去,双眼猩红,妈耶,连夜赶路连物种都变了,从?王爷变成了红眼大猩猩!”

        高祖无语道:“不愿与人共侍一夫,却愿意给人当?外室,她这是把外室理?解成是养在?外边的菩萨吗?”

        朱元璋:“……”

        朱元璋旁听了整个过程,脸色铁青。

        这辈子?都没这么无语过!

        也是在?这时候,属于原主的记忆姗姗来迟。

        本?朝国号为明,开/国□□姓朱名元璋。

        朱元璋看到这儿?,便是虎躯一震。

        再?顺着原主的记忆往下翻,开/国□□朱元璋册立嫡长子?朱标为皇太子?,后皇太子?英年?病逝,遂改立其子?朱允炆为皇太孙,再?之后靖难之役,Judy……朱棣登基称帝,再?之后朱高炽、朱瞻基,现下正好?传到朱瞻基之子?朱祁镇手里。

        朱元璋看到朱祁镇这个名字,眼底霎时间凶光闪烁,手掌也不受控制的开始哆嗦。

        他老人家死后到了地?下,满心以?为大明千秋万代无忧,哪知道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全都是王八蛋子?孙!

        起初是朱允炆要削藩——这不是扯淡吗,藩王们?都是你?亲叔叔,又没有过错,你?听信儒生之言,上来就喊打喊杀,人家本?来老老实实的,也得?被逼的造反,学术上管这叫作死!

        后来朱允炆经过一番骚操作,硬生生把自己搞的众叛亲离,这时候他可想起皇爷爷来了,三天两头烧纸写祭文给皇爷爷哭诉叔叔们?欺负侄子?,尤其是燕王,这家伙做的最过火。

        朱元璋在?地?底下怒发冲冠,脱了鞋对着门前那棵大槐树猛抽,假想这是那个王八蛋孙子?的狗头。

        再?之后就是老四,虽说靖难之役叫老爷子?很生气,但不得?不说老四的确比他侄子?更适合坐江山,在?位的时候五征蒙古,干得?不错!

        之后大胖孙子?朱高炽只当?了不到一年?的皇帝就下来了,嗯,乖孩子?,他之后朱瞻基也不长命,三十八岁就没了,他的长子?朱祁镇当?了皇帝,这年?才九岁,好?在?太皇太后张氏贤德,弹压奸宦,任用名

        臣,大明发展的还不错。

        儿?子?辞世之后,太皇太后张氏坚持了七年?,终于驾鹤西去,这一年?朱祁镇十六岁,能跑能跳还倍儿?能作妖,压在?自己头顶的那座大山没了,亲娘耳根子?又软,他也跟撒了欢的野狗似的,转着圈儿?的跳高。

        在?京城作妖作够了,朱祁镇又想学成祖皇帝和父亲朱瞻基御驾亲征,带了一干众臣和二十多万人马亲征瓦剌,结果就是大明战神朱祁镇力?压大宋高粱河车神,成就土木堡之变这一惊世伟业,几乎将大明基业断送,二十万精锐全军覆没,皇帝被俘,永乐年?间起积蓄起来的武将勋贵集团几乎被一网打尽,大明一度中衰,对于北方游牧民族的作战自此由攻势转变为防守。

        值得?表扬的是在?这场翻天覆地?的巨大劫难之中,大明战神朱祁镇始终保持着平稳而镇定的心态,不急不慌,不骄不躁,通过帮瓦剌催促大明军队打开城门、向?大明索取财物等方式,迅速同瓦剌方面建立起亲切而友好?的关系,直到后来返回大明,瓦剌方面送行人员泪湿衣襟,分外不舍。

        上一次出现这等人物还是宋朝的钦徽二帝,这么优秀的大明皇帝,可不得?供起来吗!

        朱元璋收到讲述土木堡之变的祭文后,几乎当?场吐血,天可怜见,早先他还背着手笑话宋朝钦徽二帝窝囊,转头自家就出了这等不孝儿?孙!

        朱祁镇还没死,打不到他,父债子?偿,朱元璋就迁怒到朱瞻基头上了,先把朱瞻基吊起来打了一宿,又挽起袖子?到后院去磨刀。

        朱棣听说自家出了这等不肖子?孙,也是目眦尽裂,气势汹汹上门问罪孙儿?朱瞻基,刚一进门就见人被吊在?树上,鼻青脸肿,满脸生无可恋。

        他心下大惊,狗狗祟祟的往后院一张望,就见老爷子?一边磨刀一边骂朱祁镇,骂一声?吐一口唾沫,满口牙磨在?一起,都要冒火星子?了,当?下满头冷汗,二话不说就溜了。

        土木堡之变生生将朱元璋的肺气炸了一半,好?在?总算也不是全无半分好?消息。

        朱祁镇被抓走之后,于谦等大臣上疏皇太后孙氏,国不可一日无君,遂立郕王朱祁钰为皇

        帝,遥尊身在?瓦剌的朱祁镇为太上皇,又组织了北京保卫战,先后打退瓦剌太师也先的进攻,时间久了,瓦剌见朱祁镇身上榨不出多少油水,就把人给放回来了。

        于谦忠直清廉,两袖清风,完美契合朱扒皮的要求,朱祁钰也不坏,跟于谦君臣相得?,有朱祁镇这个哥哥在?前边对比着,简直就是神仙儿?孙。

        朱元璋一个劲儿?的点头:“这才是好?大臣,好?皇帝!”

        景泰帝朱祁钰把兄长朱祁镇安置在?南宫,待遇都给够,美人也不缺,朱祁镇脸皮之厚堪比钦徽二帝,一气儿?生了七八个孩子?。

        朱元璋一见就觉得?要糟:“朱祁钰你?个傻蛋,赶紧把他宰了拉倒,这种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还留他干什么?一刀杀了,倒也干净!”

        果不其然,没过几年?,夺门之变发生了。

        朱祁镇在?皇太后孙氏以?及一干支持者的附庸下发动了夺门之变,再?度登基,当?日便下令诛杀兵部尚书于谦、吏部尚书王文,旋即废朱祁钰为郕王,没过多久,朱祁钰离奇去世,死后谥号为“戾”,而他在?位时的骨干朝臣们?遭到了惨烈清洗,奸臣宦党再?度得?到重用。

        消息传到地?府,朱元璋暴跳如雷,抄起棍子?就去打朱瞻基——子?债父偿,天经地?义!

        哪知道朱瞻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早早就藏起来了,朱元璋没找到重孙,倒见到了同样?满脸愠色找过去的朱棣,抄起棍子?把老四打了一顿,打的累了,爷俩坐在?院子?里,背靠背商量等朱祁镇下来之后怎么收拾他才行。

        等朱祁镇到了底下之后,马上就被磨刀霍霍的□□皇帝和成祖皇帝一起绑走,扔进油锅里炸了个外酥里嫩,等灵魂状态恢复过来,又抓紧小黑屋去扒皮揎草——这是太/祖爷最喜欢的刑罚。

        但无论扒朱祁镇多少次皮,大明朝失去的那些东西都无法挽回了。

        朱元璋每每想起这个不肖子?孙,都懊恼的捶胸顿足,后来李世民到了大宋世界时,他对钦徽二帝的无耻行径痛恨尤甚,一方面是因为这两个混蛋着实该死,另一方面也是触景生情,想起了自家的不孝儿?孙。

        此时到了这方世界

        ,陡然发现当?今天子?便是大明战神朱祁镇,朱元璋怎能不变色?

        但是再?仔细从?原主的记忆里一琢磨,又发觉细微之处好?像不太一样?。

        朱元璋自己亲手创建的大明朝廷里,朱祁镇被抓走之后,于谦上疏皇太后孙氏,请求再?立皇帝以?安天下,立的是朱瞻基的次子?朱祁钰,但这方世界里朱瞻基就朱祁镇一个儿?子?,这时候朱祁镇被抓了……

        朱元璋豁然开朗:“这个世界叫《外室成凰》,那陶氏既跟了原身,可见原身后来是要当?皇帝的,不用问,指定是土木堡之变后原身被迎进京城做皇帝了。”

        再?一数原身的辈分,可不是吗。

        原身姓朱,名祁光,父亲是太皇太后张氏的次子?,朱祁镇父亲朱瞻基的同胞弟弟,也是朱祁镇的堂弟。

        朱祁镇在?土木堡之变中被擒,皇太子?朱见深才两岁,压根不堪大用,宗室之中论及血缘关系,就数原主最为正统了。

        七年?前太皇太后张氏辞世,因为朝廷对于宗室管束严苛,饶是其父是太皇太后亲生子?、先帝的同胞弟弟,也不得?入京吊唁,只得?在?封地?之中哀悼凭吊。

        朱祁光的父亲身体?原本?就不怎么好?,听闻母亲离世之后卧病数月,人也跟着去了,朱祁光作为璐王的嫡长子?,顺理?成章的承继了父亲的亲王之位,成了下一任的璐王。

        先璐王是太皇太后的幼子?,很得?父亲和哥哥疼爱,封于河南府洛阳,富庶膏粱之地?,肥的流油,再?加上接连三代皇帝赏赐,璐王的家底算是诸亲王之中最丰厚的了。

        正值正统十四年?,土木堡之变发生的那一年?。

        原主的记忆显示,半个月前京城传来消息,说皇帝御驾亲征去了,连带着对于藩王的监控都加强了。

        按照这时候的消息传递速度推算,土木堡之变大概已经发生了。

        朱元璋眼皮子?当?即就是一跳,心绪仿佛是一锅烧开了的水,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略一思忖,旋即冷笑。

        朱祁镇你?个王八羔子?,且在?瓦剌那儿?等着,看你?祖宗手把手教你?做人!

        刘彻“啧啧”几声?,交头接耳道:“老朱怒了,等着

        吧,朱祁镇的扒皮套餐预定上了!”

        嬴政、李世民、高祖不约而同道:“我看也是!”

        朱元璋却在?这时候瞥了陶初晴一眼,盘算着京城那边自己暂时使不上力?,便先将这小娘皮的事情处置清楚。

        陶初晴见他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心中又惧又怕,涕泪连连,宛若一朵风雨中摇曳的脆弱芙蓉:“你?,你?究竟意欲如何?!”

        朱元璋:“硬了。”

        陶初晴先是一怔,旋即面笼红霞,羞怒道:“你?不要脸,无耻之徒!”

        朱元璋:“拳头硬了!”

        陶初晴:“……”

        下一瞬朱元璋伸手过去,猛地?掐住了她脖颈:“你?爹身为皇商,办事不利,延误了贡品上交时辰,辗转不及破产,欠了老子?一笔巨款!”

        陶初晴在?家时是千金小姐,几时受过这等委屈?

        纤细脖颈被他掐住,喘不得?气,只学着先前那次经验一般,一个劲儿?的拍打他手背,艰难道:“放,咳咳,放开我……”

        朱元璋手指微松,陶初晴得?了一丝喘气时机,却听他和蔼道:“本?王既不是什么魔鬼,也非斤斤计较的小气之人——”

        陶初晴心头微松,旋即便见他变了神色,手掌猛地?收紧发力?,上下剧烈摇晃,面目狰狞:“但是你?爹欠我的那六十二万三千七百五十三两七分六厘三毫,少一个子?儿?都不行,不然九族扒皮处置!统统扒皮,听见了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架空明朝,老朱手撕不肖子孙朱祁镇,私设多_(:з」∠)_

        ps:评论抽人送红包,么么啾~,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