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38章 第 138 章

第138章 第 138 章

        接连下了半个月的雨,平城的天仿佛也被蒙上了一层阴翳,灰蒙蒙的,看得人心绪也随之沉郁下来。

        中午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周父神情有些凝重,周夫人见他近来早出晚归、忧心忡忡的样子,难免忧心:“难道是公务上遇见了什么难题?”

        周父勉强一笑,劝慰妻小:“没事,很快就能解决。”

        等吃完饭之后离开前厅,脸上方才显露出重重忧色。

        平城虽小,却处在南北贯通的要处,上至钱粮周转,下至盐铁运输都得途径此处,其要害不言而喻,也正是因此,盯着这地方的人也多。

        周父身居平城别驾,为从四品,但谁都知道刺史年高,早就不管事了,真正做主的人其实是他。

        他年过而立,在朝堂中蹉跎多年不得志,此前蒙大将军看重,方才被遣到此处来主政,若是能做出一番成绩,待到任期结束,便会调回京城,加官重用。

        任期只有三年,结束之后他也不过三十五岁,对于政治人物来说,是个相对年轻的岁数,若真能重归中枢,那此后自然是一片坦途。

        可这又谈何容易?

        平城本地鱼龙混杂,各方势力盘根交错,水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深,真要是想整治明白,怕还得废些功夫。

        等周父走了,饭桌上只留下周夫人和周书惠姐妹,周书惠方才小声问母亲:“娘,爹到底是遇上什么事了?我看他这几天脸色不太好。”

        丈夫现在在办的时候,周夫人或多或少有所了解,这些话没法儿外人说,她自己又憋得难受,只能跟两个女儿倾诉。

        周夫人放下筷子,将事情原委粗略讲了,说完之后忍不住叹一口气。

        五岁的周书瑶听得不明所以,周书惠却明白这事情有多危险。

        什么钱粮周转、盐铁运营,这可都是要命的东西,穿越小说里但凡主角当过巡盐御史,又或者是去掌管漕运的,哪个没遇上几次要命的危险?

        这可不仅仅是虚拟杜撰,马克思都说过,资本家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冒上绞刑架的危险!

        而钱粮、盐铁所关系到的利润可不仅仅是百分之三百!

        周书惠越想越急——主角遇上这种困局都得出事,更别说自己爸爸这个配角!

        原书里边女主爹不只是个清贵文官吗,怎么被架到这儿来了?!

        周书惠真想骂人,又怕被亲妈看出不对,饭也无心吃了,坐在凳子上憋了半天,终于小声道:“娘,这也太险了,我害怕,要不就叫爹辞官吧……”

        周夫人只当女儿是小孩子稚语,笑的无奈:“傻孩子,说什么胡话?你爹爹十年苦读,又在朝堂之上蹉跎半生,好容易得到了一展身手的机会,现在你叫他放弃?这怎么可能!就是他肯,朝廷也不肯啊。”

        事先不知道爸爸但的是什么职务也就罢了,这会儿真知道了,周书惠心里边总有点打鼓,觉得会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

        她心乱如麻,忽然间有点想哭,将手里筷子拍在桌上,气道:“爹在京城呆的好好的,到这儿来做什么?朝不保夕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丢了性命,图什么啊!”

        “满口胡言!”

        周夫人听完之后变了神色,还未说话,就听门外传来一声厉斥。

        周老夫人被两个仆婢搀扶着进门,头发花白,不怒而威:“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自该心存宏图,建功立业——你以为你爹这官职是天上凭空掉下来的?不知道多少人眼盯着,想取而代之呢!”

        说完,又去看周夫人:“虽说女孩家不用考功名,但总也得叫她读书明理,书惠方才说的都是些什么话?你是该好好管教一下这孩子了!”

        周夫人不敢跟婆母硬顶,再则,自己心里边也觉得婆母这话说的有理。

        当下肃了神色,训斥女儿道:“少说多听,说了多少遍,你怎么总不往心里边记?”

        周书惠看着面前一脸刻板的老夫人,不情不愿的低头应声,心里边想着这老婆子真烦人,爸妈和妹妹过来也就算了,怎么她也来了!

        从前她就不喜欢这个奶奶,干什么都一板一眼的,而且还重男轻女,一心偏疼叔叔家的堂弟,都不怎么喜欢她和妹妹,现在又被训了一通,心里边就更烦了。

        等周老夫人跟自己妈说完话,只留下亲妈和自己姐妹俩的时候,周书惠才撅着嘴凑过去,说:“祖母怎么不去叔叔那儿住?她不是只喜欢堂弟吗。”

        周夫人没想到女儿嘴里忽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气的伸手掐她的嘴:“说什么胡话呢,越发没规矩了!”

        又想起此前在前厅时女儿听婆母训话的态度,愈加严肃起来:“你祖母人是严厉了一点,但心是好的,她是家里边的老祖宗,真要是想为难人,别说咱们娘仨,你爹都得老老实实的跪下!你也少说你祖母偏心,只喜欢堂弟,我进门之后接连生了两个女儿,却没见她往我和你爹房里插手,话都没多说一句,就冲这,你就给我烧高香吧——你爹真纳个小的生了儿子,咱们娘仨以后才真真是惨了呢!”

        五岁的周书瑶坐在一边,懵懵懂懂的跟着点了点头。

        周书惠:“……”

        没救了。

        我妈她彻底被封建观念洗脑了。

        周书惠懒得分辩,装出受教了的样子说了几句,便吵着头疼,推说要去睡觉。

        周夫人又气又恼,嘴里念叨着哪怕花费人情银两也得请个宫里出来的嬷嬷好生管教一下自家女儿,又去揪小女儿耳朵:“可别学你姐姐!”

        周书惠刚吃过午饭,倒真是有些困了,躺在床上迷糊了半天,将将要睡着的时候,就觉窗外一道亮光猛地晃了一下,旋即便是震耳欲聋的“咔嚓”声。

        雷雨来了。

        院子里隐约传来婢女们的惊呼声,大抵是雨声来得突然被淋到了,守候在外间的婆子们吩咐人关闭窗扉,别叫雨水进到屋子里边来。

        阴云密布,天空中半丝光线都没有,阴翳翳一片,叫人的心绪也跟着沉闷起来。

        周书惠坐起身来,便见屋子里边阴沉沉的,瞥一眼窗外遍是阴霾的天空,心脏忽然涌上一股不安。

        她下了床,问守在外边的仆妇们:“爹回来了吗?”

        仆妇估摸着时辰,说:“还不到归府的时间呢,再说雨下的这么大,老爷怎么可能会回来?”

        这倒也是。

        周书惠抱着手臂,心想爸爸这时候虽然当着个不算小的官儿,但也得按时打卡,刚刚才吃过午饭没多久,哪能这么快就回来呢。

        她心里边这么想,但那口气却始终松不下,倚在床边等待了一下午,却始终没有等到父亲回来。

        这样的恶劣天气里,周夫人显然也有些不放心,打发人去官署里找,却听小吏说别驾带人出城巡视去了,或许得晚一点才能回去。

        周家人略微放心了一些。

        女儿还小,周夫人没有坚持叫她们等丈夫回来再吃饭,娘仨一道用了膳,便吩咐保母带两个女儿回去歇息,她自己在这儿守着。

        周书惠心里不安,不肯走。

        周书瑶见状起哄,也不肯走,但她到底年纪小,没过多久就趴在桌子上打哈欠,很快睡着了,周夫人便悄悄示意保母抱她回房去睡,自己跟长女一道留在前厅继续等候。

        窗外雨声沙沙,周夫人和周书惠都无心言语,忽然听见灯火“噼啪”一声,方才猛然回过神来。

        周夫人恍惚间坐直了身体:“是夫君回来了吗?”

        婆子起身到外边去看探听消息,没过多久就回来了:“夫人,老爷还没有回来。”

        顿了顿,又说:“老夫人院里也还掌着灯,料想也是在等老爷回来呢。”

        周夫人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

        这一等,就直接等到了半夜时分,周夫人以手支颐,不住地打着哈欠,周书惠也有些困倦,报信的人便是在这时候抵达周府,也将噩耗带给了周家深夜未眠的每一个人。

        “大人去了!马车横梁断裂,天黑,又下着雨,竟也没人发觉,马车滑下山涧,大人被揪起来的时候,人就不成了……”

        周夫人脸色煞白,支撑不住,晕倒过去。

        周书惠脸色青白,手掌冰凉,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爸爸死了?

        爸爸死了!

        可是,可是……

        她耳穴轰鸣作响,一种剧烈的悲伤与痛苦席卷而来,将她淹没,仅存的几分意念绝望自语。

        可是爸爸他今年也才三十二岁啊!

        眼泪顺着她青白的面庞无声流下,周书惠嚎啕痛哭。

        周夫人被女儿的痛哭声所惊醒,缓过来之后,一把将她拥入怀中,随之大哭出声。

        周父今年三十二岁,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倒了,不只是周夫人母女哭,仆婢们也跟着哭。

        前厅乱成一团,周老夫人强撑着前来主事,谢过送信之人之后,又细细问及事情原委,以及儿子尸身和出事的马车何在。

        送信的人一一答了,最后又道:“现下大雨不便,明日便都会送回来了。”

        周老夫人眼底迅速闪过一抹惊疑,她垂下眼帘,吩咐人好生将他送了出去,又传了管事家仆前来,声音苍老而痛苦:“你带人去接大郎回来,雨夜游荡在外,我怕他以后回不了家……”

        说到此处,她老泪纵横,然而很快又强行控制住情绪,低声叮嘱:“他去的蹊跷,你到了之后,眼睛放亮一些,这时候下着雨,很多痕迹过后就没了,得你亲眼看到才算是真,还有出事的马车,也带人去瞧瞧,咱们府上那个赵九郎,他养父不是做过仵作吗?你带他过去,悄悄的什么痕迹都别露,叫他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管事原还难过,听完不禁心下一凛,心知此事关系重大,不曾多问,当即点头应下。

        “你打小就跟着大郎读书,脑子最是灵光,所以我把这事交付到你手上,”周老夫人低声叮嘱:“小心些,万事都别急着出头,归家之后再跟我说!”

        管事郑重应了:“我记下了,老夫人只管宽心。”

        周父没了,周家的天也塌了一半。

        周夫人强撑着吩咐人去掉不得当的布置,又打发人去置办一干丧仪用物,她耳畔还坠着一对儿珊瑚耳铛,陪房见她带带怔怔的出神,小心翼翼的近前去帮她摘了。

        周夫人却忽的大哭出声,一把夺了回来,死死的握在手里:“这是成婚那天夫君送给我的啊!”

        十几年的时间,养只狗都要养熟了,何况是同床共枕的人,更何况丈夫又是一个那么好的人。

        温和体贴,君子端方,自己进门几年没有消息,他也不急,反倒劝慰自己,后来接连生了两个女儿,也没有纳妾,可就是这么好的丈夫,才三十出头,就抛下自己和一双女儿去了!

        周夫人哭的几乎背过气去,周书惠也是痛心断肠,而周老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又该是何滋味?

        只是儿媳妇跟孙女都已经哭成了泪人,她若是再倒下,这个家就真是要乱了。

        周夫人跟周书惠哭了半宿,眼睛肿的像是两个桃儿,周夫人毕竟年长,从痛苦中短暂挣扎出来之后,赶忙起身去准备接下来的一干事项。

        陪房拦住她,叫先去换身衣裳:“前边老夫人在盯着呢……”

        周夫人又是羞愧,又是难过,使人去跟周老夫人说了一声,自己迅速去换上丧服,开始主持府中诸事。

        周老夫人打发去的管事是跟周父的尸体一起回来的,同行的还有昨夜与周父一道出城的几个官员,俱是面有戚色,慰问过周老夫人婆媳俩之后,得知府上没有男丁诸事,便往前边去帮忙张罗,接待断断续续到来的宾客们。

        周老夫人熬了一宿,又遭逢这等剧变,一夜之间好像便老去了很多,周夫人几次催促婆母前去歇息,她都不肯应,直到见到那管事眼神带着焦急的看过来,终于点头应允。

        到了后边偏僻地方,没过多久,管事便到了。

        “听老夫人的吩咐,我先去看了现场,老爷跟车夫都是摔下山涧才没的,只是马车上的那道横梁断的蹊跷。我怕自己看不准,还叫赵九郎仔细瞧了,他也说不对劲儿,那横梁不像是年久磨损坏掉的,倒像是被人故意锯开……”

        “老爷身上带着酒气,被雨水冲了那么久都没冲淡,可知是没少喝,但咱们老爷您是知道的,酒量不好,这方面也克制,出门办差,他没道理喝这么多的。”

        管事将自己发觉的可疑之处一一讲了,越是说到最后,便越是更咽,他胡乱抹了把脸,说:“老夫人,接下来怎么办?您只管吩咐,咱们总不能叫老爷枉死啊!”

        周老夫人脸上蒙着一层深入骨髓的哀色,良久之后,方才道:“去查查那个车夫,看他的家人在哪儿,最近怎么样,还是那句话,一切都以小心为上。”

        管事应声而去,只有周老夫人独自坐在远处,脸色晦暗,手中佛珠转的飞快。

        五岁的周书瑶还不太能理解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周书惠是不一样的。

        表面上她只是一个八岁的女孩,但实际上,却有着二十几岁的灵魂,她能够深切的理解到什么是死亡,也真真切切的承受了丧父之痛。

        这种滋味,仿佛是将三魂七魄从身体里硬生生的扒出来,施加一遍满清十大酷刑之后,再硬生生的塞回去。

        世界上最疼爱她的男人不在了。

        周书瑶睡醒之后,一个劲儿的问爹爹去哪儿了,周书惠木然坐在一边,听保母不厌其烦的一次次哄妹妹说爹爹出远门了,内心的烦躁逐渐积蓄,终于抵达了崩溃的边缘。

        “爹他死了,不会再回来了,我这么说你能不能听明白?!”

        周书瑶被姐姐吓住了,呆怔几瞬,咧开嘴哭了起来。

        保母见大小姐如此,不敢说什么刺激她,赶忙哄着周书瑶往别处走。

        周夫人在侧,无力的叫了一声:“书惠。”

        她既是伤心,又是疲惫:“别这样。”

        周书惠从昨天便开始持续的不满终于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我就说爹不该当这个什么别驾,你们偏偏不听!大道理一套接一套,说的好像是我无理取闹似的,现在爹死了,你们高兴了?!说到底,都怪那个什么大将军,要不是他非得给爹安排这个职务,爹怎么会死?!爹他就是被你们一起害死的!”

        周夫人勃然变色,看着面前疯疯癫癫的女儿,盛怒之下,抬手一掌扇了过去:“你是不是疯了?满嘴胡话!你爹过世,能怪他当这个官吗?能怪大将军给他安排这个职务吗?你怎么不怪为什么昨夜下雨,为什么不怪上天叫你爹来到人世间?!”

        周书惠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母亲。

        而周夫人余怒未消:“不想见人就回自己房里带着,不想说话就别说,你爹走了,你是他的女儿,别给他的身后名抹黑,也别给他丢脸,别在这儿发疯!”

        周书惠咬着牙,恨恨道:“娘,我看你才是疯了!”说完,一跺脚跑了出去。

        徒留周夫人独自气怒交加,内心伤怀。

        ……

        那车夫原本就是本地人,家人自然也容易寻得,管事循着信息找过去之后,便见门前悬挂着白幡,显然业已得知了车夫死讯,再细看,院子里边似乎有人在收拾行装,挪动屋里边的陈设。

        他们家在办丧事,杂人也多,管事装作看热闹的样子,凑过去问了句唱戏的婆子:“他们家这是干什么,看着像是要搬家?”

        那婆子唏嘘的很:“当家的男人没了,他婆娘不想再在这儿住了,等丧事办完,就打算投奔娘家兄弟去。”

        管事心下疑窦大起,没急着走,盯了许久,又发现门道了。

        这家人不算穷,但是也不算富裕,既然是搬家,就该把值钱的东西都带走,他冷眼瞧着好些轻便器物都没怎么带,反倒跟那些个笨重家具一样,直接锁到旁边屋里去了?

        可见还是这事儿里头有鬼!

        管事将这消息回了周老夫人,后者久久未曾做声,良久之后,她抬起头来:“去把老大家的叫来。”

        待周夫人来了,便将管事查到的消息尽数告知于她。

        周夫人得知丈夫身死并非天灾,而是人为,怎能不怒?

        当下恨不能将幕后凶手揪出来生噬其肉,又知晓婆母谋算远胜于自己,故而并不急于发声,只道:“娘是怎么打算的?媳妇都听您的。”

        周老夫人见状,不禁有些欣慰,定了定神之后,徐徐道:“我儿此番遇难,多半是因为他挡了别人的路,才惨遭狠手,那么他又挡了谁的路?”

        周夫人虽略知道些官场之事,却也不甚详细,思忖几瞬,为难的摇了摇头:“夫君回家之后虽也说过一些,但是能得到的讯息实在太少,无从判断……”

        “何必这么麻烦?”

        周老夫人镇定自若道:“我儿初到此地没有多久,又秉性和善,从不与人交恶,今日突遭横死,绝非是因私怨,而是公仇,既然如此,为何不将此事呈交给派遣他来到此地主政的大将军?你我都是内宅妇人,能做的毕竟少,但大将军就不一样了。”

        周夫人豁然开朗,一时又是心酸,又是动容:“亏得娘能压住阵,若是儿媳只身在此,只怕早就方寸大乱……”

        周老夫人承受了丧子之痛,却也强撑着宽慰儿媳:“大郎去了,你更得好好的,不为了别人,也为了两个孩子,好好教养他们,女儿对爹娘的孝心也是一样的,不会比儿子少,至于以后,总还有二郎、三郎在,都是一家人啊。”

        周夫人听婆母少见的柔和了声音,却是愈发难过,老人家失了儿子,心里必然不会比自己好受,饶是如此,也强撑着安抚自己,自己再低迷下去,真真就是惹人笑话了。

        她强迫自己静下心来,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先去回了刺史大人,夫君去了平城诸事须得叫他协助才行,由他出面将车夫的家人扣住。”

        思忖过后,又补充道:“平城官署内部怕也未必安宁,少不得要请刺史大人多出几分气力,帮忙顾看车夫一家子人了,还有昨晚跟夫君一道出城的几个人,怕也未必干净。”

        周老夫人见儿媳妇重振旗鼓,眼底不禁露出几分欣然之色:“刺史年高,只等致仕了,若非大事,我也不欲牵连,只是我儿死的蹊跷,便不得不劳烦于他了!”

        周父毕竟官居平城别驾,乃是刺史之下的一把手,现在他因公殉职,刺史饶是年高,也得往周家来致意。

        周老夫人识文断字,周夫人未出嫁的时候也有个才女名声,二人一道写了封字字泣血的求助信,安排管事送往京师,等刺史到了,再使人将他请到内室,婆媳俩一道给他跪下了。

        刺史:“……”

        就踏马很突然,而且头大!

        还我本该平静的老年退休生活!

        然而周家婆媳俩求到了门前,又“不经意间”提及已经有书信送往京城,饶是刺史再怎么不想掺和这事儿,也不得不秉公处理,一方面吩咐人将车夫全家扣住,另一方面又封锁周父出事的现场,控制住当晚同行诸人,等待京城来人查案。

        周家管事快马加鞭,两天一夜之后,终于在第二天傍晚抵达京师大将军府门前。

        高祖这时候正用晚饭,接过书信一瞥,眉宇间霎时间浮现出一抹冷意,随手将筷子放下,寒声道:“立即点人出发,务必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若事态有变,可紧急调用当地驻军配合行动!”

        心腹应声而去,却被高祖叫住:“等等。”

        他加了一句:“备上一份厚礼,替我向周老夫人婆媳俩致意。”

        心腹颔首,转身离去。

        高祖捡起筷子,神情平和,继续用饭。

        朱氏与两个儿子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并不觉得奇怪,朱氏还主动为丈夫添了一碗饭。

        反倒是何康林有些惊奇,拿着筷子,目光有意无意的在舅舅脸上打转。

        高祖察觉到了,便温和问他:“康林,有事吗?”

        何康林略有些窘然,见舅舅面无怒色,方才道:“那位先生来回话的时候,我看舅舅脸色不太好,这时候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高祖听得笑了:“我方才生气,是因为有人乱法妄为,着人前去处置,探查究竟,这怒气便消了小半,剩下的大半则要等到事情水落石出,见了暗中捣鬼之人才能出来。你们都是我的至亲,好好的又没惹到我,何必朝你们甩脸子?哪有这样的道理。”

        胡康林的脾气更像母亲,温和坚韧,但饶是如此,生气时也难免会对周围人有所迁怒,不只是他,世间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在胡家的时候,胡光硕曾经得到一个美貌姬妾,怀孕生产时不幸一尸两命,那时候胡光硕的心情就很糟糕,见了人就骂,看所有孩子都不顺眼,别说是他们兄妹俩,连张姨娘生的那个庶子都不敢去触霉头,老老实实的在院子里憋了大半个月,等他心里边的火气和痛苦发泄掉之后才敢出门。

        也是因此,这时候见舅舅如此行事,何康林才更加觉得感触钦佩。

        “这是个好习惯,”他说:“我也要向舅舅学习。”

        高祖笑了:“那敢情好。”

        空间里皇帝们却还在寻思平城发生的那件事。

        李世民忽的道:“兄弟,你说这个很可能被害身亡的周姓官员,会不会跟本世界的女主有点关联?”

        朱元璋也很敏感:“都姓周啊,世界上姓氏那么多,正好女主跟这个人同姓,有点巧合。”

        高祖回想一下白绢上说的话,只知道女主名叫周书惠,反派是个杀人如麻、动辄屠城的狠人,再额外有一点恩待,就是叫他知道了外甥就是原男主,但说实话,这可真不算是什么提醒。

        天下姓周的人多了去了,叫书惠的姑娘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上哪儿去找穿越女主?

        至于反派,这就更难找了。

        何震魁从前是见过周姓官员的,很是欣赏他的才干,但是再怎么欣赏他的才干,也不会专门为问问他家里是不是有个女儿叫书惠啊,叫人一听,这大将军肯定不是个正经大将军。

        高祖听得眉头微皱,倒也觉得这猜测有些靠谱,左右也耗费不了多少精力,便传了人来,叫去打探一下周家现在还有些什么人,叫查的详细一点。

        刘彻啧啧着问他:“那周家要真是有个女儿叫周书惠,那你怎么办?直接抓起来杀了?”

        嬴政嫌恶道:“你能不能别说些一听就智商很低的话?”

        高祖端起面前汤碗轻吹,慢慢喝了口,无奈道:“我能怎么样呢,她父亲是为国办事、因公殉职,这是忠烈之后,当然得厚待了。”

        刘彻“呵”了一声:“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高祖笑了起来:“真不用管,就冲她一心要扑反派的那个劲儿,自己就把自己作死了,我何必脏手,平白无故担个恶名。”

        神隐了许久的系统小心翼翼的冒了出来,问:“万一她真跟反派看对眼,强强联合呢?”

        高祖眉毛一挑,没有说话,空间里刘彻已经笑出了猪叫。

        “我的妈强强联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哈哈!”

        系统:“……”

        朱元璋摸着下巴,说:“我觉得通过女主找到反派,把他们俩一网打尽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系统:“……”

        嬴政唇角溢出几分讥诮:“为什么总有人搞不明白?反派只是心理扭曲,不是傻。他喜欢真白花,就是那种心地纯真、坚毅美好的女人,遇上个山寨版的,只会让她全家给她戴白花!”

        &ahref=””target=”_blank”&a>

        .xddxs.cc。,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