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22章 第 122 章

第122章 第 122 章

        郑大人坐在上首,皮笑肉不笑的牵动一下嘴角,说:“先是制盐,再是冶铁,还偷偷改造冶铁炉,研究那些个用来修建城池、道路的劳什子出来,蒋公子,你几个意思?”

        蒋应辰:“……”

        蒋应辰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盐铁官营。

        偷大规模制盐,换算到现代,等同于偷在家大批量提炼白/粉。

        改良冶铁炉,换算到现代,等同于在家建设兵工厂,意图打造大规模攻击武器。

        这两者再结合水泥的制造,等同于存在有□□政权的可能。

        蒋应辰:“……”

        感悟来的太晚了。

        眼泪不知不觉间流了出来。

        假如他的穿越生活写成一本书,第一章的章节名称是穿越,第二章是被狗比系统气死,第三章是再次穿越,第四章是死于违法纪……

        蒋应辰悲哀的发现,自己在现代一事无成,到了古代也仍旧翻不出什么浪来。

        他看着郑大人,苍蝇似的搓了搓手:“郑大人,该怎么说呢,你登门之前我其实都不知道盐铁官营这回事,不,也不能这么说,我其实知道一点,只是一时半会的没反应过来。。”

        郑大人:“……”

        郑大人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蒋应辰怀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满脸虔诚的看着他。

        然后郑大人冷笑一声,吩咐左右:“死到临头还敢胡说八道,还不将他拿下?!”

        蒋应辰:“……”

        蒋应辰满心绝望,又难掩悲凉,京兆尹府的衙役们却管不了这么多,饿狼一般扑上去将他按住,卸掉膀子之后,直接把人押了出去。

        “郑大人,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

        蒋应辰被人推着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却还是艰难的回过头去替自己解释:“郑大人你相信我!”

        郑大人没说话。

        回应他的是衙役的一记老拳。

        蒋应辰只觉脑袋里“嗡”的一声,旋即便是一阵剧痛传来,向前踉跄几步,亏得是被人按着,这才没有跌倒在地。

        疼痛与恐惧一起袭来,蒋应辰痛哭出声,求情不止,见郑大人不为所动,等到了牢房之后,甚至摒弃前嫌主动哀求狗比系统:“从前都是我不好,大哥千万别跟我计较,要是有什么办法能叫我脱身,我做什么都可以!大哥,求你了,求你了!”

        刘彻翻个白眼,语气讥诮:“没救了,等死吧,告辞!”

        说完,直接离开了他的意识空间。

        蒋应辰:“……”

        盐铁官营,触之者死,更别说蒋应辰还偷偷的在家里改良冶铁炉,这更是犯了天大忌讳。

        蒋家早就败落,朝堂之上连个能求情的人都没有,更别说案件事实清晰,想求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蒋应辰痛苦而绝望的在牢房里等待了三天,没迎来生命的曙光,却听闻了末日的噩耗,数罪并处,斩立决。

        衙役将这消息告知过去,蒋应辰心肝猛颤,一股热流顺着大腿缓缓流下,竟是直接给吓了。

        衙役在牢房里当差,见多了这种事,倒也不很惊奇,摇摇头转身出去,三天之后送了酒菜过去。

        “你妹妹送来的,断头饭,吃吧。”

        菜肴很丰盛,鸡鸭鱼肉一应俱全,酒也是价值千金。

        可蒋应辰怎么吃得下去?

        别说是鸡鸭鱼肉,这么个档口,就算是山珍海味、龙肝凤髓他也吃不下去啊!

        最后吃饭的时候,蒋应辰手都在抖,胡吃了几口填饱肚子,就被人押解着往外边去行刑。

        他两条腿抖得像是筛子,见了郑大人之后,立即跪地求道:“郑大人,我还知道很多事情,我可以帮你们改良冶铁炉,可以帮你们绘制地形图,我还可以……”

        郑大人今上午跟同僚打牌接连输了好几把,心里边正觉晦气,闻言眉都没动一下,就不耐:“闭嘴吧,烦死了,还不把他嘴堵上?!”

        衙役闻声而动,胡寻了块抹布将蒋应辰嘴巴堵得严严实实。

        刽子手捧着雪亮大刀走上前去,蒋应辰两条腿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日光亮的耀眼,恍惚中仿佛有人在念他的判决书。

        蒋应辰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来不及想,唯有一双眼睛的余光,紧盯着刽子手手中的大刀,心绪随之起起伏伏。

        伴随着一声令下,蒋应辰心脏猛颤,下一瞬重力与疼痛一道袭来,他双眼暴突,两拳用力,喉咙里发出一声被堵塞住的惨呼!

        ……

        蒋应辰不是个好玩意儿,但他带来的关于技术上的改进,还是很值得研究推广的。

        亲信将这段时间以来蒋应辰忙活的东西整理出来呈了上去,嬴政一一翻阅之后,龙颜大悦,旋即下令道:“令工部与户部共同筹备此事,先进行试验,验证过结果之后,再行推广!”

        盐糖都是暴利,若真能大幅度提高产量,对大秦来说自然是件好事,至于水泥一物,对于修建大型工程和道路的重要不言而喻。

        虽然刘彻也提醒说水泥内部没有钢筋,很难将其使用在大规模建筑上,但仅仅就修路和加筑堤坝这两件事来说,就是天大利器了。

        更不必说冶铁炉的改进,这是可以直接推动王朝生产力的!

        户部与工部看过相关文字记载之后,又有专人询问蒋家参与其中的一干家仆,档案整理出来之后,热火朝天的投入到了生产研究当中。

        而嬴政却察觉到了这几样新事物之外更大的利益之处。

        蒋应辰这人不怎么聪明,志大才疏,之所以能有一个接一个的好主意,无非是借助后世之利罢了,若能把他使用好了,岂不就等同于自己可以通过他借用后世之便?

        这门生意才真正是值得做。

        ……

        “啊——”

        猛地睁开眼之后,蒋应辰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现代的家中,一下额头,却是冷汗涔涔,心有余悸,后背也已经被惊惧之下涌出的汗水打湿。

        这算是什么?

        又一场噩梦吗?!

        蒋应辰颤抖着抬起手臂触自己后颈,确定脑袋仍旧与身体连在一起,这才心有余悸的舒了口气。

        有前一次的经验在,这回他什么都不想说了,打开电脑之后,十指飞快进行检索。

        盐铁官营……

        旧时为了限制工商业的发展和增长财政,对盐铁进行垄断经营,据说春秋时期就出现了,汉武帝时期正式将盐铁售卖之权收归国有?!

        蒋应辰看着网页上显示出的大片说明,心中既是懊恼,又是悔恨。

        好歹也有个大学文凭,盐铁官营他当然也是听说过的,然而看多了穿越小说,总觉得盐铁都是暴利,可以发财,同时,也不觉得自己距离古代的律法有多近,没想到他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回想起刀锋切断他脖颈时的锋利,蒋应辰两条腿仍旧有些打颤,猛地回过神来,停都不停,立马开始百度豆腐、螺蛳粉、肉夹馍、胡辣汤、热干面之类的做法。

        老子只是想发财而已,这有错吗?!

        不能搞盐铁,做点吃的总行了吧?

        难道这也犯法?!

        蒋应辰还真就不相信了!

        这几样查了个七七八八,一股令人窒息的心悸感如水般涌来,蒋应辰猛地捂住心口,惨白着面孔,倒在了电脑桌前。

        再次睁开眼睛,蒋应辰对于蒋薇儿的哭声已经有些麻木了,问了声今日是什么时候,却发现时间并非停滞不前,而是已经推进到他在古代因为私自染指盐铁而被处刑的一个月后。

        原来自己不是在某个时间点不停地刷新重生,而是重生在永不停歇的时间线上?

        蒋应辰心下惊奇,却也不曾多想。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重生时间究竟定在什么时候根本无关紧要,能凭借后世之人的识见和脑海里的知识出人头地,这才是最重要的。

        盐铁这玩意儿要命,蒋应辰不打算沾了,冶铁炉也不敢碰了,连带着没受到限制的制糖业都不敢发展了,只打算老老实实做点小吃,丰富古代美食,顺带着敛敛财,等积攒下一定家底之后,再把触角伸到别的领域去。

        什么房地产啊,民用物资生产啊,到时候再抄几首诗词混个才子名声,一定会在士林之中声名鹊起,保管没人敢再招惹自己。

        毕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人,见多了各种手段,难道还玩不过这些古人?

        钱有了,名声有了,权也不会缺,到时候把那桩晦气婚事推掉,娇妻美妾、酒池肉林,还不尽着自己造作?!

        蒋应辰越想越觉得圆满,忍不住坐在床上笑出声来,这时候却听有人在自己脑海里打个哈欠,懒洋洋道:“哟,来了老弟?”

        蒋应辰:“……”

        蒋应辰简直要给他跪下了:“怎么又是你?!”

        刘彻嘻嘻笑道:“你都能再来,我为什么不行?”

        蒋应辰回想起前不久刽子手斩下来的那一刀,尤且心惊胆战,再想起这狗比系统眼睁睁看着自己跳进火坑却一声不吭,事后先一步跑路,更是怒发冲冠,跳着脚骂道:“不是,我就奇怪了,天下怎么会有你这么贱的系统?你为什么还不死?你早八百年就该死了!!!”

        刘彻就当他是个屁,浑不在意道:“你这种垃圾都能重生几次,我凭什么不能长生不老?”

        说话间的功夫,他瞅见桌案上的计划书了:“哦,不搞盐铁了,要做小吃啊?”

        蒋应辰:“……”

        刘彻:“不继续改良冶铁炉了吗?”

        蒋应辰:“……”

        刘彻:“是因为没有思绪吗?”

        蒋应辰:“……”

        敲里吗,听见了吗狗比系统?!

        敲里吗!!!

        蒋应辰没吭声,阴着脸一言不发,只对着那几页计划书翻来覆去的看了半晌,确定没有问题之后,终于传了人来,吩咐照计划书上边的安排,将这些后世小吃一样样鼓捣出来。

        这些食物都已经经过后世人民唇舌的检验,味道自然无可挑剔,制作步骤又给的详细,没过多久就顺顺当当的搞了出来。

        蒋家名下有不少铺面,其中就有酒楼,蒋应辰顺势将这些小吃一一推广出去,每三天一道,蒋家酒楼很快打响了名声,成为城中众多老饕聚餐行宴的必去之处,营业额也是蹭蹭蹭直线上升。

        蒋应辰实现了日进斗金的梦想,自是骄矜得意,在狗比系统面前一通炫耀。

        没想到那狗比冷笑一声,转头就给他泼了一身冷水:“你带来的方子都用的差不多了吧?你还能再掏出新东西来吗?过去这么久了,你猜其余酒家有没有研究透你那点东西?”

        “我要是其余人,压根就没必要在酒楼和菜式上跟你对着来,”他噼里啪啦的嗑着瓜子儿,语气中含着讥讽与冷意:“手艺上不能匹敌,那就在物理上消灭你!”

        蒋应辰当场嗤笑出声,说它是杞人忧天,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上门闹事,说是吃了蒋家酒楼的东西肚子疼,差点出了人命,嚷嚷着叫蒋应辰赔钱。

        蒋应辰心知这是个来讹钱的无赖,如何肯应?

        没想到那无赖背后有人支撑,直接把事情闹到了京兆尹。

        对方显然早早打点了关系,京兆尹不打不骂,也没对蒋应辰用刑,客客气气的叫他喝了几杯茶,然后说人是吃了你们酒楼里的东西才肚子疼的,得停业整顿一段时间,也不久,就半个月。

        可蒋应辰弄来的菜式都没什么太深的门道,容易被制作出来,也就意味着容易被人抄袭仿制,味道上也不会有鲜明的区别。

        这时候又没有版权和专利,蒋家酒楼整顿上半个月,谁还会到这儿去吃?

        眼见着就得黄了。

        刘彻笑嘻嘻的在他脑海里嗑瓜子儿,噼里啪啦吵得蒋应辰脑仁疼,抬手着额头,面阴沉,一言不发。

        掌柜的劝他息事宁人,毕竟这段时间以来酒楼赚的已经够多了,而蒋家今时不同往日,老话说民不与官斗,这总是有道理的。

        蒋应辰反手给了他一嘴巴子,怒气冲冲道:“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再敢说这种晦气话,立马给老子滚蛋!”

        掌柜的捂着脸不敢做声,伙计们敢怒而不敢言。

        蒋应辰却是余怒未消,愤愤道:“这群无耻小人,抄袭我的菜式在前,暗箭伤人在后,不给他们点教训,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穿越者的脸都要叫自己丢没了!

        其余人都低着头不敢吭声,只有刘彻“啧啧”两声,嗑着瓜子说:“老弟,自信点,早就丢没了!”

        蒋应辰:“……”

        &ahref=””target=”_blank”&a&ank&ahref=””target=”_blank”&a&a>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