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21章 第 121 章

第121章 第 121 章

        蒋应辰脸色灰败,倒在地上抽搐不止,心脏仿佛也被一只大手捏住,一抽一抽疼的剧烈。

        又是一口血呛在喉咙里,他艰难的咳嗽几声,神情愤恨而不甘的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刘彻还想再讽刺这傻叉几句,却见后者倒地不起,眼底的神采越来越淡,竟是直接殒命,不禁微吃一惊。

        “这也太弱鸡了吧,朕都没能发挥全部实力呢!”

        话音落地,刘彻便觉身体随风而起,兜兜转转飞了半天,再一睁眼,赫然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白雾空间之中。

        朱元璋几人送走刘彻之后,耳根子实在清净,正聚在一起围观嬴政处理政务,哪知道一天功夫都没到,彘儿居然又回来了!

        朱元璋皱眉看高祖,高祖皱眉看李世民,李世民皱眉看朱元璋,三人你来我往的交换一个眼色,挽起袖子就往这边走。

        “干什么?!”刘彻满脸警惕的往旁边一躲,怒道:“那垃圾已经死了,你们还想撵我走?!”

        三个皇帝面露惊奇,空间外嬴政也不禁暂停了批阅奏疏的动作,不约而同道:“来说说吧,怎么回事?”

        刘彻寡不敌众,不敢反抗,鼻子里哼了声,悻悻道:“那人原是后世之人,姓蒋,名应辰,祖父曾经做过国公,还曾经与秦国前一位皇帝订了婚约,约定将来叫长孙尚主,只是其子无能,犯罪被削去爵位,蒋家就此落拓下去,只有蒋应辰与其妹蒋薇儿相依为命。蒋应辰体弱,前些时日感染风寒,没能熬过去,再一睁眼,就是后世的蒋应辰过来了……”

        他将自己与蒋应辰相处时候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皇帝们听得忍俊不禁,李世民啧啧道:“果然,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

        唯有嬴政神色略带三分凛然,当即传了人来,道:“朕仿佛记得先帝在时,曾经与蒋家约定,来日令蒋家长孙尚主?”

        这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左右为之一怔,不敢贸然应答,只恭敬道:“臣侍奉陛下时候尚浅,对此不甚了解,查探过后,再来回禀陛下!”

        嬴政自无不许之理。

        封建农耕时代,财产与土地很难分离,只要朝廷有心搜寻,找一个知晓名姓的落魄士族子弟,简直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嬴政三两下将蒋应辰的祖宗十八代查了个底朝天,又吩咐禁卫着人在府外盯着,皇权在上,任这后世来人有万般本领,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

        蒋应辰在现代死去之后却穿越到了古代,踌躇满志想做一番大事业出来,没想到事业没做成,甚至一天都没过去,就被自己的系统冷嘲热讽给气死了。

        天底下哪有这么窝囊的男主?!

        这要是写成小说发到点家去,就凭这第一章,怕就得被人喷成筛子。

        蒋应辰猛地睁开眼睛,心脏仿佛仍旧能感知到死前那一瞬的抽痛与愤恨,他打个激灵,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现代家里!

        这是怎么回事?

        刚刚那算什么,一场噩梦?

        蒋应辰上下打量着自己,满心惶然,低头瞥见自己的手指,身体忽然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原因无他,他食指的指腹上,还残留有一块墨迹!

        那原本是他身在大秦世界时,用毛笔书写肥皂方子的时候留下的。

        原来那不是梦,而是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

        蒋应辰心下战栗,再回想起自己死因,登时咬牙切齿起来,三两下打开电脑,噼里啪啦的开始搜寻自己想要的信息。

        肥皂……

        什么,公元前就有人制造出简单的肥皂了?!

        还有那狗逼系统说的,什么贵族上厕所用香料浸泡过的枣堵鼻孔……

        卧槽,还真有这事?!

        厕所里放置甲煎粉和沈香汁制作而成的熏香,香料浸泡过的枣子塞鼻,厕所建在高楼之上,上完厕所后用金盆和琉璃碗洗手?!

        蒋应辰:“?????”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古代贵族的生活有这么逍遥?!

        死去前那一瞬的痛苦仿佛毒蛇一般,仍旧不怀好意的在他心脏里伺机而动,而系统所说的那些话,那接二连三的羞辱与不屑,却像是刀子一样,叫他的自尊心切割粉碎,痛不可言。

        “如果再有机会过去,我一定不会重蹈覆辙!”

        蒋应辰神情不甘,喃喃自语道:“既然古代早早就有了肥皂的雏形,我何必再去掺和?玻璃——对了,玻璃!”

        他噼里啪啦又是一通搜索,很快便颓然发现这东西同样无法在古代实现量产,富贵人家不稀罕,贫穷百姓用不起,脱离了现代化大规模工业生产,根本不可能指望玻璃发财。

        “肥皂不行,玻璃不行,晒盐制糖总行了吧?我还可以改良冶铁炉——还有水泥,实在不行也还有各式各样的现代小吃!炒菜好像是南北朝时期出现的?这是我在哪本小说上看见的来着,记不清了,算了,这不重要!”

        蒋应辰越想越觉得兴奋,兴奋完之后又有些失落,想的这么好又有什么用?

        他又不能再重新穿回去!

        想到这儿,蒋应辰满心的不痛快,站起来准备去厨房找瓶肥宅快乐水,却被脚下凳子绊住,脚下一晃,脑袋好死不死的磕在了坚硬桌角上。

        睁开眼睛之前,蒋应辰听见蒋薇儿熟悉的抽泣声传入耳中,他想骂娘,又忍不住在心里感激上天给了他第二次穿越的机会。

        不做肥皂了,也不做玻璃,就做水泥和盐糖,再改良一下冶铁炉,发家致富当大秦首富,到时候再把婚事退了,娇妻美妾,照样风流!

        蒋应辰心里边小算盘打的啪啪响,这时候却听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恍若魔音灌耳:“哦,你又来了。”

        蒋应辰:“……”

        蒋应辰眼底的得意之色瞬间僵住,神情中不受控制的透露出几分怨毒。

        这时候却听那活生生将他气死的狗比系统呵呵笑了两声,阴阳怪气道:“蒋公子,怎么样啊,还做肥皂吗?”

        蒋应辰:“……”

        蒋应辰脸上笑嘻嘻,心里:“不做了!”

        “哦?”刘彻不甚关切道:“那你要做什么啊?”

        蒋应辰重活一世,本来还是挺高兴的,奈何刚来这儿就再遇狗比系统,更要命的是这玩意儿好像是直接绑定在脑子里的,想摆脱都摆脱不掉!

        他心下怏怏,知道这狗比嘴皮子厉害,所以压根都不搭话,心里边打定主意,无论那狗比怎么骚扰纠缠都当它在放屁,不必理会。

        蒋应辰原以为系统会纠缠不休的,没想到对方问了一句,看他不回答,就没再吭声,也不知道是在打什么主意。

        只是管他呢,不来打扰自己就行了!

        蒋应辰坐起身来,宽抚了蒋薇儿几句,再想起自己中途夭折的肥皂计划,到底是不甘心,眼珠略微一转,便吩咐道:“备水,我要洗澡!”

        他大病初愈,本是不适合洗澡的,蒋薇儿出言反对,奈何蒋应辰执意不听,便吩咐仆从多取些炭盆来取暖,到底是应了他。

        蒋应辰对于古代的了解多半都来自于电视剧,本以为会见到仆从抬一个浴桶过来,没想到府里有专门的浴房,底部设有进水口和出水口,另有仆从捧着托盘过去,上边是浴汤中要用的香药与事后涂抹身体的香膏,热气腾腾,香风阵阵,着实惬意。

        蒋应辰特意拿起那份香膏看了看,打开盖子轻嗅,便觉那香气淡雅,不似俗物,再回想自己此前信心满满的香皂计划,瞬间有种被打脸的羞辱感自心底涌来。

        这还只是个落魄了的士族子弟,若换成高门勋贵,甚至是宫廷之中,又会是怎样一幅场景?

        蒋应辰假做担心日常花费过多,以忧心家族来日为名询问仆从,却听那仆从笑道:“嗨,咱们这算什么?皇族专门在城外温泉群旁修了庄子,有专人在那儿饲养蝴蝶,偶尔陛下起了兴致想用锅子,前边有宫人弹琴,后边有人放蝴蝶入殿雅增情趣,那才真真叫稀罕呢!”

        蒋应辰:“……”

        仆从诧异的看着他:“大公子,您怎么不说话了?”

        蒋应辰:“……”

        没什么,就是贫穷又一次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专门养蝴蝶,在皇帝吃饭的时候放过去增添情趣,有权有势的人可真是会玩!

        蒋应辰泡在暖融融的热水里边,更坚定了自己要飞黄腾达,做人上人的念头。

        洗完澡之后,他胡乱擦干身体,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立马就走进书房奋笔疾书。

        晒盐、制糖的方法,各种炒菜小吃,至于水泥的配方,现代有几个人会不知道?

        唯一有点复杂的,大概就是冶铁炉的改进,不过还好,穿过来之前他特意查过,相关记忆在脑海中保留的特别清晰。

        蒋应辰奋笔疾书的时候,心里边也仍旧存在几分担心,唯恐那狗比系统出言冷嘲热讽,又或者是说自己想做的这几门生意根本没有可行性,哪知道它除去最开始的时候冷笑了几声之外,别的时候竟一言不发,不置一词!

        果然,这次的道路才是对的!

        这狗比之前嘴那么碎,这次不也什么都没说?

        蒋应辰在心中暗暗得意,脸上也不禁显露出几分骄矜,传了仆从前来,叫他们先照自己吩咐把水泥鼓捣出来,又叫另一拨人去捯饬盐糖。

        他毕竟不是傻子,知道保密的重要性,用的全都是蒋家签了死契的家仆,临行前又三令五申,道是泄密者死。

        如此过去半月,盐糖都见了成果,底下人按照水泥的配方几经调配,也终于研制成功。

        蒋应辰心下大喜,吩咐人在后院弄了片水泥地出来,自己检验过成果之后,便开始着手将水泥和盐糖推向市场,同时,又大刀阔斧的投入到冶铁炉改造的事业中去。

        第二天,京兆尹府来人了。

        消息传到蒋应辰耳朵里的时候,他不禁一怔,下意识想,难道是皇帝终于想起我跟公主的婚约,打算给我们赐婚了?

        可千万别!

        老子才不想娶公主!

        蒋应辰满心抗拒,近来很少说话的系统却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当场笑出了猪叫。

        蒋应辰:“……”

        蒋应辰被它笑的有些心慌,不知怎么,心里竟平白生出几分忐忑与忧虑来,匆忙间洗了手,往前堂去见来客。

        来人姓郑,蒋应辰虽然有颗称雄天下的心,但此前毕竟只是个升斗小民,见了官之后,难免拘束不安,客气的叫了声“郑大人”,又学着电视剧里边的样子,吩咐人看茶。

        “茶就不必了。”

        郑大人轻轻抬手,止住了蒋家仆从动作,向蒋应辰道:“本官今日来此,是耳朵里听到了些许风吹草动,故而来此问询一二。”

        蒋应辰暗暗加了几个小心:“愿闻其详。”

        郑大人道:“听说蒋公子近来令家仆往海边晒盐?”

        蒋应辰没想到他会问这个,脸色登时一变,再一想自己没偷没抢,何必惧怕?

        定了定心,便道:“是。”

        郑大人眉头微皱,奇怪的看他一眼,又道:“听说蒋公子制造出一种名为水泥的材料,坚固非常,据说可以用来修建城池、堤坝?”

        “是啊,”蒋应辰眉宇间泄露出了几分得色:“这您也知道了?”

        郑大人:“……”

        郑大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问:“本官还听说,蒋公子私下里正在改造冶铁炉,仿佛初有成效?”

        蒋应辰真就奇怪了,明明吩咐家仆闭嘴保密,这姓郑的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人家既然登门来问,又直接点出了冶铁炉,那肯定不是无的放矢,非要否认,也是给自己找难堪。

        蒋应辰心下不满,想着稍后应当好生约束拿起子家仆,该打的打,该杀的杀,免得他们被纵坏了,都不知道主人是谁!

        心里边这么想,脸上却带着笑,想从姓郑的这儿打探一二:“确有此事,郑大人,您好灵通的耳目啊,能不能给小弟透个风——您是怎么知道的?”

        郑大人:“……”

        郑大人抬手揉了揉额头,没说话。

        狗比系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蒋应辰不解道:“您怎么了,郑大人?”

        郑大人:“头疼。”

        狗比系统又笑了一声。

        蒋应辰隐约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儿,又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真就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带了笑,小心翼翼道:“郑大人,是小弟哪里说错话了吗?”

        狗比系统笑出了猪叫。

        蒋应辰:“……”

        蒋应辰忍无可忍:“你在笑什么?!”

        狗比系统:“我想起高兴的事情。”

        蒋应辰:“什么高兴的事情?!”

        狗比系统:“盐铁官营,违令者斩。”

        蒋应辰:“……”

        蒋应辰:“!!!!!”

        狗比系统我艹尼玛,你为什么不早说?!!!!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