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16章 第 116 章

第116章 第 116 章

        嬴子楚虽有为王之心,但毕竟并非禽兽,断绝情爱。

        当日他与吕不韦仓皇逃离赵国是为保全性命,舍弃赵姬母子亦是不得已而为之,并非出于本心。

        因为对妻儿的歉疚,嬴子楚回到秦国之后,虽在华阳夫人和生母夏姬的安排下纳了几名侧室夫人,却不曾将其扶正,就连韩夫人这个出身夏姬母国的美人,即便为他诞下次子成蟜,也没能叫他松口,成为正经的王孙夫人。

        此外,嬴子楚又屡次派遣使臣往赵国去问候赵姬母子,厚赠钱币布匹,同赵国朝廷交涉,希望能早日换得赵姬母子归国。

        从某种层面来说,嬴子楚待赵姬母子不能说是不好。

        赵姬虽无远见,却深谙男女之情,被儿子三言两语点透之后,很快便写信给远在咸阳的丈夫,极陈思念恋慕之情,缱绻温语之后,又说儿子逐渐长大,生的很像父亲,人也聪慧,接受了很好的教育,叫他勿要忧心自己母子二人,专心国事。

        赵政则用秦国文字写了一封书信,信中问候父亲与尊长们,又抄录了一首秦国诗歌,请信使一并带回咸阳。

        嬴子楚身在咸阳,心却遗落了一半在邯郸,这日正值次子成蟜生辰,韩夫人早早差人去请,毕竟是身边仅有的子嗣,嬴子楚不会拂他脸面,处理完手头的事务之后,便往韩夫人处去了。

        嬴子楚的生母夏姬与韩夫人同样出自韩国,母家还有些八竿子能打一打的亲戚关系,嬴子楚入门时,夏姬正怀抱成蟜,心肝肉儿的叫个不停,见儿子到了,脸上笑意愈深,叫他落座,又吩咐开席。

        稚子可爱,韩夫人娇美,再有夏姬含饴弄孙,气氛着实和睦。

        嬴子楚多饮了几杯酒,略有些醉意之时,便听母亲夏姬规劝道:“秦赵两国不睦,早非一日之事,你能够重回国内,已经是上天庇佑,这样的福气难道会有第二次吗?成蟜聪明活泼,身体康健,自幼受教于秦宫,又岂是你那长子所能比拟?异人,听阿母一句劝,扶韩姬为正室,叫成蟜做你的嫡子吧!”

        说完,也不等儿子答话,便递个眼色过去,韩夫人乖觉的取了文书与玉珏奉上。

        嬴子楚原本还有些醺然,听到此处,霎时间醒了大半:“阿母,儿已有正妻嫡子!”

        夏姬作色道:“赵姬原本就只是侍奉你的姬妾而已,出身卑贱,怎么能做秦国王孙正室?一个侧室夫人就足够抬举她了!阿母只是要你册韩姬为正室,又不是逼你杀死赵姬,来日她与那孩子若能回国,我自然也是认的!”

        嬴子楚的酒彻底醒了,看面前母亲说的振振有词,身侧韩夫人眸含希冀,简直抑制不住想要冷笑出声。

        “你且带成蟜退下。”他冷面吩咐韩夫人。

        韩夫人见他脸上笼着一层寒霜,不敢违逆,行个礼,抱着成蟜快步离开。

        嬴子楚这才发怒道:“阿母,你究竟是要成蟜,要你的母国,还是要你的儿子?!”

        夏姬听得身体一震,脸色旋即苍白起来。

        嬴子楚却必得同她说清楚其中利害:“于情,是我对不住赵姬母子,且她生下政儿之后,我便传讯咸阳,立她为夫人,这是华阳夫人首肯了的!于公,阿母是我的生身母亲,韩姬是阿母的娘家人,现在您逼迫我将韩姬扶正,伤的不仅仅是赵姬母子,还有华阳夫人的颜面和利益!”

        “阿母!”他面色紧迫,疾言厉色道:“父亲还没有做秦王,我也不是王太子,现在您为了母国利益公然跟华阳夫人打对台,您有没有想过我?!宣太后之后,楚系外戚在秦国声势何等显赫,华阳夫人受宠多年不衰,她的心机与谋算又岂是你所能匹敌?别说我还不是王太子,就算我来日做了秦王,阿母为太后,华阳夫人也是居于阿母之上的秦王嫡母、华阳太后啊!”

        夏姬脸上最后一丝血色淡去,无言良久,方才不甘道:“可异人,我才是你的生身母亲啊!”

        “不是异人,是子楚!”

        嬴子楚眸光锋锐,紧盯着面前母亲,一字字道:“阿母,我是您的儿子,这一点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改变,您只需要荣享富贵,安度晚年便可以,至于其他那些,以后再也不要想了。”

        夏姬眼底尤且带着几分不忿,嬴子楚见状,索性将话挑明:“阿母,华阳夫人乃是华阳君之后,身负楚国王族血脉,身份贵重,十数年来恩宠不衰,虽然没有生育,却稳稳坐在正夫人的位置上,深得父亲爱重,连祖父都格外看重她几分,而您呢?您可是生了儿子的啊!您有儿子,她没有,然而只在后宫之中尚且斗不过她,您还想上前朝跟她斗?我劝您还是早点认清自己为好,别做不切实际的事情!”

        这话说的太过犀利,也太不留情,但却都是实话。

        后宫之中,向来是母以子贵,华阳夫人无子,却能稳压众多姬妾为秦太子正室,又岂会是纸糊的花架子?

        夏姬要真是有本事跟正室夫人对呛,也不至于将唯一的儿子送去赵国为质,自己还在秦宫中过得苦哈哈了。

        嬴子楚心中气怒交加,见夏姬神情讪讪,显然已经知晓其中利害,当即起身,拂袖而去,回到居室没多久,却听人前来回禀,道是赵姬夫人与小公子有书信传来。

        嬴子楚听得怔住,忙令人呈上,展开叠的整整齐齐的布帛一看,眼泪当时就流出来了。

        他当年抛下赵姬母子归秦,本就心存愧意,此后又在秦国锦衣玉食,另娶侧室,还生了儿子,更觉歉疚,心知赵姬性情热烈,必定怨恨,不成想她竟绝口不提当年之事,反倒劝慰自己勿要以他们母子二人为念。

        再展开儿子的书信细观,更是惊诧异常。

        他年少时便往赵国为质,不通诗书,更不长于背诵,然而政儿这个六岁小儿,生于赵国、长于赵国,没有到过秦国一次,却能写得一笔流利的秦国文字,言辞之间甚为有礼,颇有庄正之态。

        嬴子楚甚是奇之,传了送信之人前来,询问道:“这是政儿亲笔所书,还是另有人替他代笔?”

        送信之人毕恭毕敬道:“小人亲眼目睹,是小公子亲笔书写。”

        末了,又道:“夫人甚为明理,聘请名师教导小公子学习诗书礼仪,骑马射箭,讲授秦国风土,教授他书写秦国的文字……”

        嬴子楚大为感动,转念想到今日夏姬与韩夫人闹的那一出,当即便持赵姬母子书写的布帛往华阳夫人处痛哭不已,陈述生母糊涂,自己夹在中间的为难之处,又请求华阳夫人能规劝秦太子一二,以他的名义责令赵国将妻儿送回。

        庄襄王的王后早已去世,华阳夫人作为秦太子的正妻,又手握宣太后留下的人脉和势力,秦宫中的风吹草动很少有能瞒过她耳朵的。

        夏姬扶持母国之女,意图与她打擂台的事情华阳夫人自然知晓,只是不曾急于表态——她有意以此来观察嬴子楚的态度。

        现下见嬴子楚如此情态,华阳夫人自然满意,温声抚慰养子几句,又道:“赵姬如此深明大义,的确担得起王孙夫人之位,且她还为你抚育了这样一个聪慧出色的子嗣,更是秦国的功臣啊!”

        聪明人与聪明人之间的交锋往往都是云淡风轻的,华阳夫人明白嬴子楚的心意,嬴子楚也同样明白华阳夫人的未尽之意,二人不动声色的过了一个回合,第二日,华阳夫人便向丈夫提起身在赵国的赵姬母子,又说起二人传书之事。

        “这样贤淑通达的女子,这样天资聪颖的公子,自然是该接回秦国来的……”

        末了,华阳夫人又道:“子楚身边唯有成蟜一子,实在是太少了。”

        这段时日以来秦宫里发生了些什么,秦太子心知肚明,夏姬之所以力劝子楚扶韩姬为正室为的是什么,秦太子更不至于看不明白。

        坦白讲,他对夏姬这个透明人一样的姬妾既失望,又恼怒。

        夫人待她不好吗?

        若不是夫人收养子楚,她岂会有今日风光?

        可是那妇人贪得无厌,竟然依仗子楚,公然与主母作对,意图扶正韩姬,简直是愚不可及!

        今天想扶正韩姬,来日是不是就要跟夫人平起平坐了?

        等他死了,那贱妾岂不是要压夫人一头!

        秦太子此前几次想传夏姬来训斥一通,却都被华阳夫人温言劝住,道是不欲使得宫中生乱,且子楚贤德,不愿令子楚左右为难。

        秦太子只得暂时按捺下去,现下见子楚又拎得清,再听爱妻言说赵姬母子如此善识大体,对比不甚安分的夏姬与韩夫人,心中观感自然更佳,不假思索便颔首应了。

        庄襄王年迈,身体情况每况愈下,眼见着就是这两年的事情了,秦太子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且令子楚认华阳夫人为母,以嬴子楚为嫡子,再开口向赵国索取嫡系继承人的妻儿,便要容易的多。

        前世直到庄襄王辞世,秦太子为秦王、册立子楚为王太子之后,赵姬母子方才被送回秦国,然而这时候因为赵政的干预,却直接将此事提前了整整三年。

        使臣携带秦太子书信出使赵国时,年幼的赵政与几名侍从站在邯郸街头,远远瞥见一行身着燕国服饰的侍从簇拥着一辆马车前来,直奔赵宫而去。

        燕国人怎么会出现在赵国的邯郸?

        他吩咐侍从:“去打探一下,看来的是什么人。”

        侍从应声而去,不多时,前来回禀:“那是燕国送来赵国的质子,燕王的儿子燕丹。”

        “燕丹,质子……”

        国家利益面前,区区一个质子又算得了什么?

        赵政眼底几不可见的闪过一抹讥诮,正待转身离去,脑海中却忽的闪过一段话,清晰异常。

        “一段倾城绝恋,一场唯美邂逅,从此,她纠缠于那两个男人之间,剪不断,理还乱。”

        “赵政就像是太阳,热烈,炙热,带着能毁灭一切的温度接近她,燕丹却像是月亮,温柔,恬静,在她受伤的时候永远陪伴左右,三个人的爱情,她该何去何从?”

        赵政:“……”

        赵政大惊失色,声音中透露出几分遭受到惊吓的余波:“这都是些什么?!”

        生活在政治斗争世界的年幼始皇被突如其来的玛丽苏言情线吓到了。

        嬴政:“……”

        其余皇帝们:“……”

        噗嗤!

        嬴政眼眸微合,平复一下情绪,叫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静些:“这都是没用的东西,与你无关,不要多想。”

        再一想这东西是见到燕丹一行人之后触发的,又说什么“一场唯美邂逅”,他当机立断道:“别逛了,回家去。”

        赵政回想起脑海中那段话,尤且有些不解,只是他毕竟并非寻常小儿,很快便从那股迷惑的情绪中挣脱,抬手揉一揉额头,按照嬴政所说,转身返回外祖家。

        马车之上,燕丹面色苍白,掀开帘子打量传闻中百姓走路都格外好看的邯郸城。

        这就是赵国的都城,即将困住他的地方吗?

        燕丹唇边溢出一丝苦笑,随手将车帘放了下去。

        秦国的使臣往赵国来就赵姬母子去留一事进行交涉,威逼利诱轮番上阵,赵国君臣如何能挺得住?

        长平之战后,赵国已经丧失了对秦说“不”的底气。

        听闻秦国来人,意欲将自己母子二人接回的消息之后,赵姬便陷入了欢喜之中,一日三日的差人往秦国驿馆去打探消息,兴奋而忐忑的沉浸在等待之中。

        如此一月之后,赵国不得不黯然低头,答允放赵姬母子离开邯郸,西归返秦。

        赵姬得知之后,喜得险些原地一蹦三尺高,强撑着没当场显露,回房之后抱着儿子一场痛哭。

        迅速收拾了行装,辞别娘家众人,与儿子一道踏上了返回秦国的道路。,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