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09章 第 109 章

第109章 第 109 章

        电视剧《大宋赋》开播短短两周,导演、编剧及格一众主创全都被骂出了翔,期间观众多次炮轰剧组,上了N次热搜,连豆瓣评分也从最开始的9.3降到了5.7,并且随着接下来剧情的展开,这分数还不断地随之下滑。

        为什么?

        因为货不对版啊!

        点开《大宋赋》的官博一看,底下全都是骂的,而且人家也不是一味的说脏话,骂的有理有据、声情并茂。

        一盏小桔灯:“我艹导演你脑子是不是有病?你跟编剧一起晃晃脑袋,听听看里边有没有水声?!老子看《大宋赋》是想看世祖文皇帝扫平西夏、灭亡金国,沟通西域,开创一代盛世,踏马的不想看钦徽二帝和他们的后宫争斗好吗?!”

        肚子咕噜噜:“到底要怎么说剧组才能明白,那两个窝囊废只是背景而已,开头背景音提一句就行,没必要大书特书,真想给特写就拍最后在金国自尽,前期真的没必要,至于后宫,顶多你叫孟太后跟郑太后出来溜溜,多展示一下李纲、宗泽等名臣前期在钦徽二帝手下的无奈,找一群网红脸跟钦徽二帝腻腻歪歪,姐妹争斗,我踏马直接原地暴吐!你们敢不敢再恶心一点?!”

        一个星期之后。

        肚子咕噜噜:“我艹老子输了!我以为你们打着世宗文皇帝的名号对外宣传,结果前五集全是钦徽二帝的后宫爱情就够恶心了,万万没想到后边还有更恶心的!世宗皇帝是史书记载的爱重皇后,虚设六宫,没有纳妃,踏马的你给我整出来一个金国郡主白月光,卿卿我我腻歪了三集,魏皇后还成了恶毒女配,模仿白月光的穿着妆容,用尽心机嫁给世宗文皇帝???人干事?!!编剧跟导演出来挨打,老子有句MMP一定要讲!!!”

        又一个星期过去。

        小老虎被吃掉了:“艹你妈的狗剧组,老子骂不动了!靖康之耻,知道什么是靖康之耻吗?!知道当时的女性遭受到了多么惨烈的□□和折磨吗?!史书上记载的很清楚,靖康之变时,惠福帝姬与其余皇室帝姬、宗姬、命妇一道被掳北上,建炎年间,驸马王昪坐不敬,五马分尸,家族流放,此后帝姬出家当了女道士,余生没有再婚,只是积德行善,收容无家可归的可怜女子,死后将所有财物捐出,薄葬在道观之后,后世人为她立的庙还在那儿……”

        “踏马的你们都搞了些什么,居然给我扯出来一条感情线,说她出家不嫁是为了祭奠与金国宗室男子的爱情?!斯德哥尔摩也不是这样的吧?!要不你就原创个人物上演这种戏码,既想蹭惠福帝姬的知名度,还往人家头上扣屎盆子,你是人吗?!人家用后半生积德行善,就是为了一千年后叫你这种垃圾诋毁的?众筹杀手打爆编剧的狗头!!!”

        底下还有评论说:“我太难了,真的!求求编剧改行吧,去街上卖煎饼果子,要不然就进个厂打工,别再祸害我世祖文皇帝了!还有导演,你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拍,就打开百度,找到世祖文皇帝的百度记录,从他出生开始拍,照着拍,流水账也行啊!”

        金百万:“我拜托那群垃圾演员的脑残粉别来喷了,什么你行你上,别的老子不敢说,换我来拍也不可能更差了!就是世祖文皇帝出生,长大,不受宠,稍大点遇见魏皇后——哪怕初见那天魏皇后女扮男装掉到世祖文皇帝怀里,头发散开、俩人当众慢镜头转圈圈都比你这狗屁《大宋赋》靠谱啊,起码老子不拆官配!”

        金鱼小媳妇:“卧槽,楼上姐妹牛批,有画面感了!”

        热心网友圆球:“打从最开始剧组宣传说要展现世祖文皇帝波澜壮阔的一生,我就开始激动,等了一年多,最后激动了个寂寞,艹!”

        盗梦贼:“人间真实,哈哈哈哈哈!”

        小熊□□:“《大宋赋》(×),《大怂赋》(√)!”

        一切的一切都汇总成一句话——傻叉编剧biss!傻叉导演biss!借机往里边塞人加戏的网红脸biss!

        该死的光电呢?!

        平时全都拉灯、脖子以下,什么时候能给爸爸治一治这种胡编乱造、颠倒是非的垃圾剧目?!

        迟建是世祖文皇帝的脑残粉,打小就听爷爷讲世祖文皇帝北上收复国土、东征北战的演义故事,也因为小时候打下的良好基础,对历史特别的感兴趣,高考之后毫不犹豫的报考了北大历史系,反正他们家也不缺钱,为的就是情怀。

        最开始网络上传出消息说要拍一部展现世祖文皇帝辉煌一生的电视剧,迟建还有些不敢置信,再后来剧组官宣的时候上了热搜,他点进去一看,我去,一水的老戏骨、名演员,爆剧预定啊!

        迟建毫不犹豫的关注了剧组官博,等待一年之后,官方宣布了《大宋赋》的播出时间和合作视频平台,迟建有生以来第一次花钱开视频会员,只是点进去看了几集,就觉得事情好像不太对。

        第一集讲徽宗后宫争斗,第二集讲钦宗东宫争斗,第三集终于提及金国对宋廷造成的威胁,迟建一直皱着的眉头微微松开,心想终于要开始正戏了,然后就是徽宗退位当太上皇,钦宗登基,俩人的后妃们混合宫斗了三集。

        迟建:“……”

        老子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

        接下来的剧情就更扯淡了,世宗文皇帝在东京邂逅了金国郡主白月光,二人一见钟情,同时,钦宗垂涎白月光美色,也想纳她为妃。

        世宗文皇帝为心上人与钦宗硬杠,被贬去看守皇陵,白月光为救世宗文皇帝被钦宗玷污,心碎离开动静,魏皇后趁虚而入,灌醉世宗文皇帝,与他有了夫妻之实……

        迟建:“……”

        啊,我的眼睛!

        众筹一双没有看过这些剧情的干净眼睛!!!

        再之后就是靖康之难,期间穿插有金国宗室对惠福帝姬的强取豪夺、虐恋情深,钦徽二帝及后妃宗室被俘北上,世宗文皇帝继位,励精图治,攻打金国。

        该死的出品方为了捧一个刚出道的小鲜肉,不仅叫那个又白又瘦、浑身都没几两肉的弱鸡饰演一代名将岳飞,踏马的居然还跟世宗文皇帝炒男男CP?!!!

        还有历史上岳飞就是宗泽举荐的,别他妈说岳帅跟宗帅打对台好吗?

        人家好好的一代名将,抗金的时候不小心挖编剧祖坟了是吗?!

        迟建刚开始看的时候怀抱着一种“哇,叫我来回味一下世祖文皇帝开挂般的一生有多叼”的心情,看到这儿神情麻木,满心脏话,只想知道这个糊弄着自己花钱开了会员的煞笔电视剧到底能有多傻逼。

        世宗攻打金国,生擒宗翰——艹,历史上宗翰不是被杀了吗?

        哦,宗翰是白月光郡主的爹啊。

        果然,白月光来了,穿越对峙阵前的宋金两国大军,跪在世宗马前,梨花带雨,哀求他宽恕自己的父亲。

        世宗恨她当年不辞而别,没有答应。

        白月光,白月光自杀了,然后侍女说出了当年真相,白月光为救心上人被钦宗玷污,不得不远走他乡,然后世宗悔不当初,拔刀自尽?!!

        喵喵喵???

        侍女你嘴是被缝上了吗,为什么不早说???

        白月光拖欠你工资了是吗?

        什么,白月光离开东京的时候留了信,只是被恶毒女配魏皇后偷偷烧掉了?!

        很好,这很符合电视剧里的人设!

        接下来的内容迟建没有细看,进度条随意往后一拖,就看见世宗掐着魏皇后的脖子,面红耳赤大吼“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朕要废了你!”,皇太子哭着上前替母亲求情,却被一脚踹开。

        然后李纲终于出场了,神情焦急,劝阻说官家冷静,魏家实力强大,抗金之事还要用到皇后的父亲,还请官家以大局为重,如此云云。

        迟建:“……”

        他默默点×,没有继续为难自己的心脏。

        然后打开微博,找到剧组官博,将导演和编剧骂了个狗血淋头。

        编剧被骂的关闭评论,第二天发了条微博: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配图是编剧正在输液,神情憔悴,疑似是被骂的太多,身体出了问题。

        迟建愕然,一个人反思了很久,然后点开微博,打上一行字。

        雪崩的时候,每一片雪花都勇闯天涯!

        反手@了编剧。

        迟建开会员看这部电视剧之前,还是个好好的精神小伙,看完之后心脏仿佛挨了一锤,闷闷的喘不过气来,回首往昔,上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还是初一那年看神雕侠侣,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

        他在墙上靠了半宿,愣是没能睡着,第二天下床去用冷水洗了把脸,打开电脑开始编辑一篇长文为世宗文皇帝正名,也为那些彪炳青史的人物正名。

        “虚假的世宗文皇帝:跟金国郡主一见钟情,跟钦宗争女人,借助岳丈势力抗金灭宋,跟岳飞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最后身居高位,独自缅怀失去的爱情。”

        “真实的世宗文皇帝,天纵神明,英姿勃发,萧萧肃肃,爽朗清举。二十岁被命运推着坐上皇位,改年号为建炎。建炎元年,世宗收复失地,重创金人,建炎二年,世宗重获燕云十六州,名震天下,建炎三年,世宗灭西夏、金国,致太平于天下,其年二十三岁!”

        “此后励精图治,劝课农桑,开创建炎盛世,北征蒙古,东讨瀛洲,将领土版图拓展成亚欧大陆,欧洲人称上帝之鞭,蛮夷尊称为天可汗,国人以圣君称之,要不是航海条件跟不上,大军难以跨越太平洋和印度洋作战,以大宋当时的战力和国力,世宗能统一全球!”

        “且终世宗一生,一不杀功臣,二不鸟尽弓藏,三不喜好渔色,四不好大喜功!宗泽、李纲、朱胜非等人年长,得以保全尚且正常,但吴玠、岳飞等人年轻,世祖却不曾有过半分猜忌,一生看顾重用,视为臂膀,这才难能可贵!”

        “内廷之中,世宗不虚设六宫,不曾纳妃,唯有魏皇后一人而已,不似钦徽二帝后宫众多,又拣选童女入宫修道。”

        “更为难得的是,世宗虽为男子,思想却并不保守。郑太后及一干帝姬、宗姬、命妇被赎回京,却没有被钉上耻辱柱,而是被世宗恩待,长者奉养,年轻女子许其改嫁,并不限制其出家。驸马王昪施暴于公主,世宗闻之,并没有一味劝和,而是严刑峻法将驸马处死,以儆效尤。”

        “后世有人因此批评世宗暴虐,然而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正因为世宗用严刑峻法刹住了高门、民间对于北上女子失贞的嫌恶和责难,才使得北宋风气为之一开,一改先前的保守与封闭,方才有此后妇女地位渐高,贞洁观念逐渐淡化的转变。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世宗品性中最为可贵的一点,便是不曾被权力所腐化,更没有如同前代皇帝一般,临死前表现出种种不合常理的举动。世宗之前并不是没有出过明君,他们也都先后建立起耀眼的功勋,然而伴随着年轻的增长和健康状况的恶化,他们的心态也随之变化,掌握权力的顶级怪物开始扭曲,对天下造成的危害不言而喻,但是世宗没有,善始善终。经天纬地曰文,慈惠爱民曰文,世宗当之无愧!”

        “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往往会有一个默默支持着的女人,世宗身边就有一个这样的女人,不是金国郡主白月光,而是他的原配发妻魏皇后。”

        “史书记载,魏皇后出身武家,父亲是三品武将,听起来的确不凡,然而但凡了解过世宗之前大宋是如何重文抑武的,就不会觉得这样的出身有多显赫,更不会觉得世宗娶魏皇后是为了争取魏家支持,借魏家兵马征讨金国。”

        “世宗并非徽宗皇帝嫡出,生母只是一名宫女,而徽宗子嗣诸多,他跟他的母亲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引人注目,这其间世宗在史书上留下的记载也很少,除去出生、赐名,以及此后跟随在钦宗等皇子之后接到赏赐之外,几乎没有记载,直到世宗十五岁那年,方才单独被史官记录一笔。”

        “宣和四年春,帝幸洛阳,康王构求以怀化大将军女魏氏为妃,上允之。”

        “这个‘帝’是指世宗之父徽宗,康王是世宗那时候的封号,怀化大将军女魏氏则是后来的魏皇后。我相信只要看过并看懂这行字的人,就不会相信世宗不爱魏皇后,另有什么白月光。”

        “宣和四年,世宗十五岁,少年情窦初开的年纪,谁要是硬说在这之前他还有一段爱情,那我也没办法,毕竟你可能成熟的早。再看当时的背景——众所周知,宋朝的都城在东京,为什么徽宗回到洛阳去?因为当时洛阳发生了一件奇事。”

        “据记载,当时洛阳百慧园中的牡丹一夜之间全都开了,官员上报之后,徽宗以为大吉,他是修道的,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于是就带着一干亲信、皇子、宗室到洛阳去,并为此赋诗行宴,赏赐百官,可想而知,这时候他的心情是非常好的,而世宗这个不被父亲重视的儿子,就选在这个时候向父亲表明了自己想要娶妻的意愿,徽宗可能都没有多想,便点头答应了,不得不说,世宗是煞费苦心。”

        “电视剧《大宋赋》里讲世宗娶魏皇后,是为了魏家的兵权,这更是滑稽可笑。第一,世宗之前北宋对武将的打压非常严重,兵不识将、将不识兵,魏皇后的父亲根本不可能手握军权,割据一方,第二,魏皇后父亲的记载多见于神宗、哲宗两朝,钦徽二帝时反而很少,《宋史》后妃列传中魏皇后的记载,也几次提及世宗与妻子往魏家去探病,由此推论,很可能魏将军身体有恙,卧病在床,早年征战沙场,徽宗时便已经赋闲,何谈掌控军权?”

        “根据《宋史》留下的记载,世宗兄长们的妻室都出自文臣家族,唯有世宗之妻出身武家,要知道在那时候,亲王娶一位出身武家的王妃,很可能是会被人取笑的,然而世宗还是坚定不移的做了,难道这还不算爱情?且终世宗一朝,魏家也不曾出过实权武将,如果魏皇后的父亲当真是实权武将,这显然是不合情理的,几方面综合下来,说世宗是因军权而娶魏皇后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

        “成婚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世宗与魏皇后的记载都是同时出现的,他们一道离京去戍守皇陵,在那里度过了一段平静而美好的岁月,并且生下了一双儿女,夫妻相敬如宾,分外和睦。宣和年间宋人写的见闻小说里,记载了康王一家出门游春的事情,王妃怀抱幼女,康王使世子坐其肩……”

        “魏皇后的识见与胆色并不逊色于男子,年幼时便颇不凡,靖康之变时世宗往南京应天府继位,她催促丈夫先行,自己怀携子女上京,途遇盗匪,却临危不乱,指挥扈从将其杀退,从容前往南京。”

        “世宗登基之后,魏皇后更是他的贤内助,朝臣若有错失,又或者是世宗震怒之时,她都能寥寥几语,劝得世宗息怒,上能奉养孟、郑两位太后,下能抚恤帝姬、宗妇,朝臣敬服,世宗也曾几次感慨‘有此良配,此生足矣’,史书盖章一代贤后,《大宋赋》的编剧是有什么毛病吗?把魏皇后黑成一个没有半分优良品质的女性!”

        “还有李纲,我闭着眼睛都能给这位名臣想出无数种出场方式,为什么编剧非要选择最为不堪的一种?!”

        “让他开场应对东京之乱,叫不了解这段历史的观众知道李纲是个什么人,做了些什么,在钦徽二帝手下做事有多无奈不好吗?!让他连夜入宫,劝阻禁军离宫,力劝钦宗留守东京不好吗?!”

        “哪怕你拍拍日常戏,叫他在家里吃饭,看一眼北方金国的方向叹口气,也算你拍出深度来了,为什么要把他拍成一个迂腐小人,拆散世宗和金国郡主,支持魏皇后乱政?!”

        “想拍猥琐小人的话去拍汪博彦,拍黄潜善、范宗尹啊,一句莫须有直接杀了,直击爽点,李纲又做错了什么?”

        “还有宗泽……”

        “岳飞……”

        迟建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说,十指如飞,洋洋近万字迅速打了出来,结合史料批判剧情,将导演和编剧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点击发送,长长的吐了口气。

        结束之后,他打电话给自己爷爷:“那个《大宋赋》您看了吗?”

        池老爷子扶了扶老花镜,说:“小建啊,我年纪大了,时候一到,自己会死的,你没必要这么逼我。”

        迟建:“……”

        迟建忍不住笑了,笑完又问:“您是不是也觉得拍的不好?”

        池老爷子:“这不是好不好的问题,那就是一坨屎啊,还是一坨毫无可取之处的屎。”

        迟建心里边转着一个想法,听老爷子说完,试探着问:“我有几个朋友,有导演系毕业的,也有专业干这个的,您说我以世宗文皇帝为主人公拍一部剧怎么样?”

        池老爷子说:“哦,那很好啊。”

        迟建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老爷子再说话,看了眼手机,确定通话没有中断,这才又叫了声:“爷爷?”

        池老爷子说:“我在听呢,你还有事吗?”

        “有!”迟建忙不迭应声,停顿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道:“我能要点钱吗?”

        池老爷子:“……”

        自己家的崽,又能怎么办呢?

        当然是宠着他了。

        迟建从老爷子那儿拉到了一笔投资,踌躇满志盘算着待会儿该联系哪几个朋友,做哪些准备工作,却不知道他前不久发的长文火了,点赞已经超过了百万,评论也有几十万之多。

        没办法,世宗文皇帝的名声太响亮了,政绩也太过亮眼,不敢说是后无来者,但起码前无古人。

        直到今天,隔壁宇宙之源都有国民叫嚣自己是世宗文皇帝的后人,华夏正统——鬼知道世宗文皇帝什么时候到过那儿,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宋国也没有皇子分封过去啊。

        算了,宇宙都是你们的,区区一点血脉又算得了什么呢。

        《大宋赋》蹭着世宗文皇帝的热度开拍,项目初定就万众瞩目,那时候谁都没想到会拍出这么一部烂剧,开播之后风评江河日下,剧组还理直气壮,一边去豆瓣刷分,一边降丑闻热搜,观众们心里边早就积蓄着怒火了,这时候发现有观众发长评结合史料diss导演和编剧,立即冲上去鼓掌欢呼,保护友军。

        “我的妈完全就是我的心声啊,《大怂赋》拍的都是些什么,全员丑化,没一个正常人,我踏马服了!”

        “对啊,想我世宗文皇帝英姿勃发,活生生的杰克苏模板,小说都不敢那么写的天之骄子,随随便便就能拉出来一排典故,剧里边都拍了些什么啊!”

        “弱冠之年初登大宝,金军势强,兵临黄河,世宗二话没说,抄起枪就杀将出去,一马当先,所向睥睨——我的妈,只是说都觉得帅啊!”

        “二十岁的少年天子,眉眼英俊,卓尔不凡,闲时如落月雍容,动时如游龙矫健,这是什么神仙设定,我死了!”

        “要是哪个作者敢写一本书,说前一瞬国家被敌国打垮,皇帝都被抓走了,后脚新君登基,立马手提兵器出城对战,然后将对方打得落花流水,溃不成军,我可能会去刷负——这踏马符合逻辑吗?!你是不是看不起我的智商?!!!”

        “哈哈哈哈哈太过真实!小说中的杰克苏——敢不敢有点逻辑?你这故事发展符合情理吗?!垃圾作者,有没有生活经验!历史中的真实杰克苏——说打你就打你,小说要将逻辑和情理,现实不用!!!”,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