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06章 第 106 章

第106章 第 106 章

        言官们受了廷杖,命都丢掉了半条,奄奄一息的趴在殿上,听官家自说自话交过来如此艰巨的一个任务,登时喉咙一甜,险些当场吐出一口血来。

        官家,随口扯出来几句彗星出于东南的谎话就叫金人割让上京以北的土地给你,梁静茹给你了勇气是吗?

        此前宋金几次对战,金人的确是输了,也认怂赔款了,但这时候双方都休养生息了一年多,都蠢蠢欲动的时候,你上门去索要金国领土,人家能给你吗?!

        不把这群上门放屁的宋人砍了祭旗才怪呢!

        然而李世民浑然没有再理会他们的打算,既敲定了主意,旋即便催促言官们出发,甚至于连吐了两个成语,说:“事关重大,事不宜迟——尔等今天下午就出发吧,自东京至金国边境也有段距离,让户部点几名御医跟着,你们路上养伤便是了,刚好你们的家产都被捐赠给朝廷了,路费就从那里边扣……”

        言官们听得目瞪口呆,正待说话,李世民已经摆了摆手:“好了,带他们下去,收拾一下马上出发北上。”

        禁军入内来将那几名言官带走,那几人大呼不止,连声求饶,坚决不肯去金国送死。

        李世民叹口气,语重心长道:“爱卿们勉之啊,若能叫金国割让上京以南的土地与大宋,朕在东京为你们摆酒庆功,若金人蛮横,不服天/朝教化,害尔等性命,朕即刻发军北上,为你们复仇!”

        “……”言官们:“????”

        官家,这是人干的事吗?!

        李世民想了想,又补充道:“至于叛国投金这种事,爱卿们这等品性高洁之人一定是不屑于去做的吧?就算是为了留在东京的家眷性命,也不会这么做的,对吧?”

        言官们:“……”

        老子有句MMP一定要说!

        李世民面带微笑,目送禁军们将那几人带下去,听那呼喊之声逐渐消弭在耳廓之外,这才转向朝堂上的文武众臣,满脸诚恳道:“还有哪位爱卿对于朕对王昪及王家人的处置有异议?有的话就说出来,朕虚怀若谷,是很愿意纳谏的。”

        朝臣们:“……”

        李纲嘴角抽搐一下,同旁边朱胜非道:“官家心够脏的啊。”

        “嗨,”朱胜非手持笏板,老神在在道:“当皇帝的都这样。”

        王昪及王家人这一茬儿就这么被掀过去了。

        仅剩的几个迂腐官员不敢再就驸马之事发声,又过了会儿,见官家心情似有好转,方才小心翼翼道:“驸马有错,自当惩处,臣并无疑虑,只是官家令惠福帝姬出家为女冠,实是开恶劣风气之先,臣不得不谏。”

        李世民:“……”

        李世民心好累啊,忍不住跟老伙计们说:“大怂的官员怎么都这样,有打嘴炮的功夫办点实事不行吗,成天弹劾这个痛斥那个,有这闲工夫的话捡捡垃圾种种树啊!”

        高祖嗤笑道:“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吗?都说宋朝时候好,好在哪儿?文官日子舒服啊,可话又说回来了,舒服的也就只是文官而已。”

        “元达兄这话说的是,”刘彻不知道打哪儿摸出来一把折扇,一边扇,一边说:“在地府的时候我还去轮回井那儿蹲过,想投生到宋朝去的可真不少,尤其是男人,嚯,他们是真心觉得自己到了大怂一定能出人头地啊!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明明那么普通,却那么自信!”

        朱元璋撇嘴道:“舒服也是士大夫舒服,他们上辈子家里坟头上都不知道有没有埋过村长,□□的做什么梦呢!”

        李世民槽多无口,天子冠冕的十二旒珠遮住了他视线,他尽量心平气和道:“开恶劣风气之先?朕只是叫妹妹出家做女冠而已,哪里恶劣了?”

        “天下向来是男耕女织,阴阳交泰,若非如此,人口怎么会增长,兵员、赋税、徭役从何而出?”

        那官员慢吞吞道:“我大宋开国以来,从未有出家的帝姬,今日惠福帝姬开此不良之风,上行下效,长此以往,必将国之不国,社稷危矣!”

        李世民:“……”

        我妹妹今天当了女冠,来日社稷都危险了,我妹妹这么厉害,她自己知道吗?

        李世民并非嗜杀之人,此前廷杖时既然已经见了血,这时候便不欲再生事,当下温和与他讲理,说:“本朝制,女子婚龄未曾出嫁,须得向官府缴纳税金,帝姬自然也不例外,不会少交半分,既如此,又有何不可?”

        那官员面色悲色,一掀衣袍,跪地道:“还请官家三思啊!天家帝姬,岂可与平民女子相提并论?若上行下效,则天下危矣。且帝姬受天下供养,本就该为天下女子表率,今日帝姬出家,明日官宦之女出家,若此事风行于民间,必将损毁大宋根基!”

        李世民听得笑了,两手抱胸,往御座上靠了靠。

        底下官员们余光瞥见,就知道官家要放大招了,低着头噤若寒蝉,唯恐待会儿血溅到自己身上。

        李世民道:“平民女子可以出家,但帝姬不配,是吗?”

        那官员变色道:“臣本意并非如此。”

        李世民道:“帝姬出家,一旦此风传将开来,天下危矣,是吗?”

        那官员小心翼翼道:“是。”

        李世民便道:“既然如此,你为何不起草一封奏疏,令即日起禁僧、道、杂家,拆毁天下寺院、道观,无论男女,成年之后即刻由官府婚配。若是夫妻任意一方死了,三日之内留下的那个必得再度成家,违令者杀?朕觉得如此一来,人口肯定蹭蹭蹭往上涨,三年之内增加到两千万户也不成问题啊!”

        那官员听他如此言说,又如何敢应声?

        僧、道发展了这么多年,拥趸者甚重,上至宫中太后、太妃,下旨黎民百姓,谁能得罪的起?

        至于男女成年之后强行婚配,更是要出乱子的!

        还有夫妻一方死后三日,留下的那个便要再度成家,更是违背礼教,他若敢如此言说,只怕立时便会成为士林败类,清流之耻!

        那官员涨红了脸,讷讷几声,终于勉强道:“若依从官家之言,未免有矫枉过正之嫌。”

        “朕没说错啊,你不是一心想增加人口吗,如此远见卓识,连帝姬出家会损毁大宋根基的话都说出了,现在有增加人口的法子,你怎么反倒不肯依从?”

        李世民嗤笑一声,又道:“你若觉得这法子太过激进,矫枉过正,朕倒是还有另外一个法子。”

        不等那官员回话,他便道:“你纳妾了吗?”

        那官员脸皮一僵,神情有些局促:“纳了几个……”

        李世民目光中便透露出几分责备来,怫然道:“你只有一个人,年纪看着也不小了,还能生孩子吗?要那么多女人干什么!陪送份嫁妆把几个妾都嫁出去,让她们找个年轻男人生孩子,为大宋江山做贡献!”

        官员:“……”

        李世民又问:“你儿子有妾吗?”

        官员声音都僵了:“有的。”

        “大胆!”李世民怒道:“他也就一个人而已,凭什么纳妾?娶一个正妻还不够吗?还想不想为增加大宋人口做贡献了?!”

        底下有朝臣听得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那官员甚是难堪,左右脸面都丢的差不多了,当下便厚着脸皮道:“臣年老,犬子倒还年轻体健。”

        “哦,年轻体健~”

        李世民说那四个字的时候,声音都在荡漾:“你只说年轻体健,这谁能明白?直白点,一年能生几个孩子?朕来说个数,三百六十五个,有吗?”

        官员:“……”

        官家,生产队的骡子都不带这么能干的!

        李纲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有了这个开头的,其余朝臣也随之哄笑出声,朝堂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那官员又羞又囧,神情难堪到了极点,局促的站在那儿,只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才好。

        李世民轻嗤一声,下令将其逐出朝堂后,又寒声道:“天子家事也是国事,朕不是不能体谅,只是朕的皇妹既没有杀人放火,也并非恶贯满盈之辈,何必这样苛求于她?金人南下时唯唯诺诺,帝姬出家时重拳出击,怎么,只敢针对弱势之人是吗?没种的东西,天晓得他怎么会有儿子!”

        朝臣们眼见官家发落了两次大臣,既不想跟第一伙儿一起出使金国,也不想跟第二个一样被官家羞辱的想要原地暴毙,很聪明的闭上嘴,将话题转到了正经国事之上。

        王昪及王家人的处置再无异议,惠福帝姬出家之事也就此尘埃落定。

        郑太后自己有女儿,也曾被掳北上,亲眼见到过被俘女子的悲惨,且从前又与惠福帝姬之母交情甚好,便厚赐千金,孟太后及其余贵太妃们也有厚赐。

        惠福帝姬便亲自往东京城外去,选了一处依山傍水的位置,出钱建了一座道观,供她自己居住,也收容无家可归的可怜女子。

        道观建成当日,李世民与魏皇后一道前去道喜,其余帝姬们也去了。

        姐妹几个在道观之中转了转,便见此处景致秀美,翠竹摇曳于山间,清泉奔涌于石上,欣喜之余,不无感慨:“积德行善,山林间度此余生,倒也是件美事。”

        临行前,魏皇后温柔道:“得了空便回宫中看看,两位太后都很挂念你,若是想要再嫁,嫂嫂帮你相看。”

        惠福帝姬已经改换了女冠妆扮,衣着素简,神态恬静,摇头说:“多谢嫂嫂好意,只是实在不必了。”

        她莞尔轻笑:“这样就很好。”

        魏皇后便不再劝。

        于惠福帝姬而言,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

        ……

        李世民手握实权,既下了命令,如何容得底下人推诿拖延,朝议结束之后的当天下午,受了廷杖的言官们便在泪眼中与家人分别,踏上了前往北方金国的道路。

        那一通廷杖实在不好承受,虽说没把人的脊梁骨打断,但是也得在塌上瘫半个月才能起身,这时候直接被塞到马车上颠簸着往上京走,想也知道会有多痛苦。

        那几名言官多半都是文臣,又养尊处优惯了,何曾吃过这等苦头,又不想早早往上京去送死,便试探着跟护送(押送)他们的禁军商量:“咱们能走得慢点吗?不是我等推辞,实在是伤得厉害,马车颠簸,痛不欲生啊!”

        禁军满脸嫌弃:“这不是有御医跟着吗。”

        言官看着面前又臭又硬跟茅坑石头似的禁军,强逼着自己挤出来一个笑:“但是疼啊,你看我身上这伤口都没长好呢,刚要开始结痂,马车里边一颠,马上就破了,血哗哗的往外淌啊!”

        禁军冷漠道:“这不是有御医跟着吗。”

        言官:“……”

        艹你妈的就算有玉皇大帝跟着也挡不住老子疼啊!

        他们心知这群禁军都是官家心腹,一路又得依仗禁军护送北上,倒也不敢作色,满腹怨气的回到马车上,强行撑了两日,到一处驿馆之中落脚之后,终于再也按捺不得,一道去跟护送(押送)他们北上的禁军统领商量。

        “能在这儿歇几天吗?因为实在是太痛了,连日赶路,伤口总不见好。”

        禁军统领不理他们,只倚在窗边,看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出神。

        言官们:“……”

        言官们忍着火气,扒拉他一下,说:“你有没有听见我们说的话?能不能在这儿停留几天?”

        禁军统领仍旧望着窗外,面有感慨:“你看这轮月亮它又大又圆,就跟当日我护送范宗尹、黄潜善等主和派北上时一样。”

        言官们:“……”

        言官们:“!!!!”

        “先等等!”他们心头打颤,慌忙道:“当日护送范公等人北上的也是你?!”

        禁军统领恍若未闻,只继续道:“也是在这个窗前,那几名贼子嚷着疲累,让我帮他们叫一辆驴车代步——彼辈竟敢用驴车内涵太宗皇帝,我等身为大宋忠臣,岂能容忍这般狂悖之行?当即便传书东京,奉官家令斩杀那几名国贼!”

        言官们:“!!!!”

        禁军统领幽幽道:“听说他们死在这儿之后,对面那个山坡都改了名字。”

        离他最近的言官小心翼翼道:“改成什么了啊?”

        禁军统领道:“叫落傻叉坡。”

        言官们:“……”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窗外那轮明月未曾变化,只是落到几人眼里,那皎洁光芒仿佛也染上了几分阴森,那明月宛如一只不怀好意的眼睛,悄无声息的窥视着他们。

        禁军统领好像刚回过神来似的,转过身体去看他们,手扶刀柄,关切道:“不好意思,我刚刚出神了,几位大人方才说什么?有要求尽管提,能帮的我一定帮。”

        言官们:“……”

        对不起打扰了。

        这就回去睡觉。

        禁军统领目送他们快步离开,却追了上去,满脸热情,微笑道:“真没什么要说的吗?伤口疼不疼,在这儿休息几天?”

        几名言官走得飞快,伤的最终的那个落在后边,看一眼禁军统领已经到了自己旁边,登时惊出来一身白毛汗,连忙道:“不疼,不需要休息,为国尽忠的事情,怎么能说休息呢!”

        禁军统领:“我看你伤得很重。”

        言官:“我不疼哈哈哈!”

        禁军统领:“你后背上伤口裂了,血都沁出来了。”

        言官:“是吗?哈哈哈我没注意到!”

        说完他伸手去摸,顺手撕下来一片结好了的痂,摊手道:“一点都不疼,真的,不跟你说了,我好困,睡了睡了!”

        官家的态度已经表露的很清楚了,再敢留在大宋境内拖拖拉拉的不肯走,那就杀了了事,至于出使金国,听起来的确危险,但好歹还有一丝生机。

        几个言官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悄悄商量了会儿,终于还是决定不闹幺蛾子了,老老实实的往金国去谈割地的事儿。

        “谈个屁啊谈!”年轻些的言官说:“金人又不傻,凭什么割地给咱们?”

        他神情颓废:“我看咱们是死定了,也不知道王师北上之后,能不能顺带着把咱们的尸首带回去……”

        另一名言官也郁郁道:“我才新纳了个美妾,都没受用几次,就要魂亡金国了。”

        “别这么想,此事也不是半分生机都没有,”年纪最长的言官道:“有年前几次大胜在,金人必定胆怯,且他们现下一分为二,未必不可能割地给大宋……”

        其余几人同时看了过去。

        那言官被几双眼睛看得额头生汗,强撑着吃了几个花生米,最后把心一横:“不就是忽悠吗?能把金人忽悠瘸了,咱们就能活,如若不然……也不知道他们装咱们回去的时候会不会找副上等棺材,我想要楠木棺材呜呜呜呜。”

        几名言官被触动了情肠,趴在桌子上呜呜呜哭了半天,在上路时就不再消极怠工,开始想到了金国之后该怎么办才好。

        没办法啊,留在宋国就是个死,谈不下来割地条款也是个死,直接叛国的话金国倒是有可能接收,但留在国内的九族和祖坟怕就惨了。

        言官迂腐,但也不至于丧尽天良,连全家性命都不管不顾,往好处想,即便是死在金国,那还能得个好名声,惠及子孙呢!

        当然,能不死还是不要死。

        金国业已一分为二,等到了边境线上,言官们便开始抽签,一半人往西金朝廷处去见宗弼,另一半人则往东金朝廷处去见宗磐。

        他们到的不巧,唐括太后于三日前辞世。

        她是金太宗完颜晟的遗孀,东金朝廷皇帝完颜宗磐的生母,出身大族,对东金朝廷的建立影响深远。

        这样一位人物辞世,东金朝廷受到的震动不言而喻,饶是西金皇帝宗弼心中甚为痛恨唐括皇后母子,恨不能除之而后快,也派遣使臣往上京去吊唁慰问。

        大宋派遣而来的三名言官,便在满城缟素中来到了上京城。

        现下宋金之间仍旧是邦交关系,兄弟之国,又有此前李世民打下的几次胜仗做底子,几名言官颇得礼遇,沐浴更衣之后,第二日便被引着往宫中去见金帝宗磐。

        几人心知此去关系性命,自然不敢懈怠,几次演练,确定无误之后,方才定了心神,昂首阔步,往金国皇宫去。

        待见了宗磐之后,不等金国侍从言语,便先声夺人道:“宗磐,你大祸临头,死在眼前了!”

        宗磐接连几日为死去的母亲守夜,神色中难免透露出几分憔悴,强撑着坐在御座之上,等着与宋使过过情面,却不想竟听到了这样一句诅咒之语,登时神色大变,面露阴鸷:“找死!你们当真以为朕不敢杀宋人吗?!”

        言官们打挨过了,骂挨过了,恐吓受过了,连棺材想要什么材料都想好了,如何会怕他一句怒喝?

        当即神色不变,意气昂扬,一指御座之上的宗磐,震声道:“天降彗星于东南,北方不祥之事甚矣!唐括氏之死便是征兆之一,而你,怕也撑不过今年了!”

        宗磐与唐括太后感情颇深,本就伤怀于生母离世,再听这几人言说唐括太后之死乃是上天所谓,怎能不怒?

        当即面笼阴森,咆哮出声:“宋人如此狂妄,竟敢诅咒母后,来人,把他们拖出去斩了,头颅用石灰处理后送到太后灵前祭奠!”

        “大胆!”那言官厉声道:“我等身为宋使,彼辈蛮夷安敢有犯?我等若死,彼辈必遭天谴!”

        声音硬生生将宗磐的声音盖住了。

        宗磐眸光微动,怒极反笑:“好个宋使,好张利口,来人,割掉他们的耳朵,再剜出他们眼珠,我看他们还能不能继续巧舌如簧!”

        那言官不为所动,不卑不亢道:“你以为我等会怕吗?未免小觑了我大宋男儿!”

        说完,他三两下扯开外袍,露出血肉模糊、尚未结痂的后背:“我等北上之时,途中遇一熊罴,与之争,身负重伤,如此尚且面不改色,又怎会怕你金人!”

        宗磐目光往他后背上一瞥,但见皮肉外翻、分外狰狞,无需细观,也能猜想受伤之时该是怎样鲜血淋漓的可怖场景。

        女真族是有熊罴崇拜的,部族之中会在特殊的节日里获取熊罴将其杀死,以此来向上天祈福,同样,能够杀死熊罴的人,也是当之无愧的勇士。

        宗磐与殿中金国侍从眉头齐齐一跳,脸色都有些变了。

        要说那宋使撒谎,他们是不相信的,因为没必要。

        事先往自己背上弄了个如此惨烈的伤疤,就为了撒谎说自己杀了头熊罴?

        大可不必。

        先是唐括太后去世,紧接着宋使来金杀熊,到了殿上之后又说自己命不久矣,几条线索连接起来,宗磐心中不禁生出几分不详的预感来。

        最开始的时候宋人说什么来着?

        天降彗星于东南,金国大不详?

        他收敛怒色,哈哈大笑:“宋使果真忠勇,有宋国官家之风,朕方才只是想试一试足下胆色罢了,佩服至极,佩服至极啊!”

        说完,宗磐亲自走下玉阶,作势要近前与几名宋使说话,却见为首的宋使忽的变了脸色,与同伴道:“挺危险的,他病的不轻啊。”

        宗磐:“……”

        朕就当你是放了个屁。

        宋使:“非常严重。”

        宗磐:“……”

        艹,再逼逼朕生气了!

        宋使:“非常严重,太严重了!”

        宗磐:“……”

        宗磐忍无可忍:“你们说什么呢?!”

        宋使恍然回神,笑道:“没事,您别往心里去。”

        另一名宋使低声道:“什么严重不严重啊?”

        宋使:“应该告诉他,这病危险——啊,没事,我看出来点事,不知道该不该说,算了,说了你肯定不信。”

        宗磐冷笑:“装神弄鬼!”

        说完,转身往御座处走。

        宋使:“这病发现就没救了,等死吧!”

        宗磐:“……”

        艹你妈的说话说半截的宋狗你不得好死!!!,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