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83章 第 83 章

第83章 第 83 章

        李世民见李纲面有戚色,神情委顿,还当是遇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没成想耐着性子听他说完,得到的却是这结果。

        开局一千一百多万户,手握大半江山,爹跟哥都被抓了,就剩下自己这一个合理合法的正统继位人选——我的妈还有比这更好的牌吗?!

        李世民差点笑出声,再见李纲叩首于地,额头鲜血淋淋,心中大为感佩,忙近前一步,双手将他搀起:“这是历代先祖披荆斩棘创下的基业,后辈岂敢失落寸土?必然得收复故土,北定中原!李卿快快请起!”

        李纲却不肯起,抬起头来,额间鲜血顺着面颊流下,悲声道:“来日殿下登基,还会记得今日发下的宏愿吗?!”

        李世民正色道:“我永志不忘,还请将军证之!”

        李纲不顾一切抢了迎接新君的差事,自南京应天府飞马赶来,并非有意攀附新君,而是因他力主北伐,又唯恐这位新君继承了雪乡二圣的优良血统、被金人吓破了胆子,不敢出军,故而来此之前甚至做好了以死谏之的准备,现下听康王殿下如此慷慨激昂,当下涕泪横流,再拜道:“苍生之幸,社稷之幸啊!”

        事态紧急,二人并不拖延多说,当即翻身上马,往城中去寻康王家小,收拾行李动身往应天府去。

        空间里,朱元璋听完他们说话,终于回过味儿来了:“康王,金人,雪乡二圣考察团,李纲,中兴四将……这不是完颜构吗?”

        高祖跟嬴政听得面露疑惑,齐齐道:“嗯?”

        角落里鼻青脸肿的刘彻也往前凑了凑:“什么狗?”

        “辱狗了,彘儿——是完颜构。”

        朱元璋白了他一眼,吟诗道:“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这是一代明臣岳飞的传世之作啊。”

        他神情之中透露出深深赞许,隐约带了些许悲色:“靖康二年,金国南下攻破大怂首都东京,掳走钦、徽二帝及皇族、宫嫔、勋贵三千余人,北怂灭亡,其遭辱之甚,世所罕见,钦徽二帝乃至于完颜构的骚操作,也硬生生刷新了昏君底线……”

        朱元璋叹一口气,将靖康之役的始末讲了,末了,语气难掩不屑:“钦徽二帝再加上一个完颜构,啧啧,上下五千年都找不到第二份的神奇组合,真不愧是高粱河车神的后代。”

        作为强汉时代的皇帝,刘彻压根没法想象后世居然会有这样丢人现眼的王朝,更难以想象居然会有人类做出这样的骚操作。

        蛮夷……朕即位之初还蹦跶过几年,再之后那不就是大汉的狗吗?

        嬴政也被刷新了三观,朕不是针对在座的东胡、丁零、匈奴,而是你们本来不就是垃圾么?

        高祖听得热闹,忍不住问:“皇帝群里没见过他们啊——”

        朱元璋冷笑:“这几个垃圾有资格跟咱们待在一起吗?那不是拉低了咱们的档次!”

        李世民旁听了一路,这时候终于忍不住问:“所以最后岳飞其实已经上高地了?”

        朱元璋:“对。”

        李世民:“然后完颜构十二道金牌把他叫回来,反手点了投降?”

        朱元璋:“对。”

        李世民:“……”

        就踏马很迷啊!

        以后就别说你行你上了,就算是换个普通人过去,不理朝政吃喝玩乐不也比这强?

        刘彻瞠目结舌:“就算是拴条狗在龙椅上也比这玩意强啊!”

        “过分了,”嬴政矜持的说:“狗看见外人进屋还是会叫几声的。”

        刘彻:“……”

        艹,根本无法反驳!

        朱元璋又说:“这个世界背景跟大怂很像,你八成就穿成了康王完颜构,不过细微之处必然有所不同,具体如何,便得你自己好好把控了。”

        李世民:“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朱元璋恼怒道:“你知道什么叫历史虚无主义吗?!不能完全一致的好吗?!”

        “……”李世民:“懂了。”

        空间里唏嘘感慨,喟叹不已。

        一代名将岳飞死于莫须有的罪名,李纲有心杀贼,却接连数次被贬,赵鼎两度为相,佐国元勋,最终绝食而死,还有李光、胡荃……

        李清照有“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陆游临死前尚且说“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宗泽临死之前不曾提及家事,唯有三声“渡河”,岂不令人为之泪下!

        天下从来不缺抛头颅洒热血的仁人志士,更不是这方年月没有血性儿女,只是困囿于朝廷所限,君主无能,如何能不叫人心生愤恨,捶胸顿足?

        皇帝们聚在一起感叹不已,恰在此时,却见空间上方飘下来一方白绢,高祖眼疾手快抓过来看了眼,眉头立时便皱了起来。

        李世民出来的比前几个皇帝早,又知道那白绢写得便是这方世界的脑残梗概,当即便道:“写得什么?别抢了,谁念给我听听?!”

        朱元璋嫌弃的皱着眉头,给他念了一遍: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国破之后,所谓的皇族贵女,也不过是飘零落叶,无处栖身。

        家国倾覆,永宁在这世间艰难生存,却有一双温暖而坚实的手掌向她伸来,将她拉住泥潭,走向光明。

        她笑,柔声唤他:“宗镇哥哥。”

        她时时不忘这个人给了她希望,可最后却也是他给了自己绝望,当她和他的青梅同日遇险,他选择了青梅,待到成婚那日,又因为青梅弃她而去,独留她一人错愕伤心……

        她的心死了,绝望了,决意远遁而去,可他却找上门来,紧紧地抱住她,说:“我爱你。”

        乱世飘零,他们的爱情何去何从?

        朱元璋:“呕!”

        李世民:“……”

        刘彻:“……”

        高祖:“……”

        嬴政:“……”

        “啊,女方是宗室女,男方叫宗镇是吗?金朝皇室排行,宋金结合?”

        高祖啧啧称奇:“妈耶,还是跨国婚姻!”

        朱元璋暴怒道:“国仇家恨,谈个屁的爱情婚姻啊,这不就是俘虏降臣跟侵略者的美化版爱情故事?金人能娶个宋女做王妃?扯淡呢吧!”

        刘彻撇嘴道:“老朱,别这么说啊,你儿子不也娶了元朝贵族女子为正妃吗?”

        “废话,往家里娶跟往外嫁那能一样吗?再说,朕可没跟金朝人似的那么对待元人!”

        朱元璋嗤之以鼻:“别人都打到你家去了,抓了你爹你哥你全家,光着上身行牵羊礼,奸杀你娘你婶你姐妹,这种人谈个屁的爱情啊!没文化就去翻翻书,实在不行就去浣衣局看看沦为公用□□的姐妹们有多惨,也看看被刮了一遍又一遍的东京有多惨,闲出屁来了是吗,跟灭国仇人谈什么爱情呢!”

        高祖:“还在成婚当日丢下老婆跑了……”

        刘彻默默道:“婚前一切都准备好了,请帖发出去了,亲朋好友都来了,双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婚礼肯定办的很盛大,结果那男人被别的女人勾走了,当着所有人的面抛弃了我女儿,我跟我女儿还有我们全家一定会成为全天下的笑柄……”

        嬴政:“没法he,不能he,当朕不要脸的吗?打完金朝之后必须把人抓回来杀了,五马分尸,不能更仁慈了……”

        高祖咂嘴道:“爱情,又是爱情,这些个世界就没点别的东西了,感情万事都是爱情支撑起来的?”

        刘彻不怀好意的笑:“李兄,还记得你与后宫宠妾柳氏二三事吗?”

        高祖茫然摇头:“只记得凤凰男忘恩负义靠女人上位了呢。”

        二人笑容核善的对视一眼,然后高祖一拳打了过去。

        刘彻愤怒又委屈:“你不是也怼我了吗?怎么还打人?!”

        高祖冷笑:“谁叫你打不过我的?活该!”

        朱元璋叹口气,背景是刘李二人大战:“大概我们真的老了,不懂后世人在想什么。”

        “这跟后世不后世没关系啊,而是这所谓的爱情一开始就建立在畸形地基上,垃圾内核,与时代无关。”

        李世民皱着眉头想了想,说:“给后世人足够的资金支持,谁敢写一个华夏女跟岗村宁次卿卿我我真爱无敌的故事?谁敢说爱情美好,不涉及双方立场?”

        众皇帝:“……”

        卧槽,有那味了。

        瞬间理解。

        然后李世民问:“所以这个永宁到底是谁啊?还能拯救吗?这脑袋瓜要是能掰回去的话就试一下,不行的话就别要了,看得糟心……”

        说话间的功夫,众人已经到了康王落脚的宅院,李世民下马入门,往里边走了几步,视线瞥到背对自己抱着孩子摘花的年轻少妇,身形猛地一僵,呼吸也随之颤抖起来。

        ……观音婢。

        那少妇听得身后声音有异,回过头来,面如银盘,端庄雅秀,见了李世民先是微怔,旋即含笑迎上前来:“夫君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三日方归吗?”

        又逗弄着怀中小女,柔声道:“永宁,父王回来了。”

        李世民:“……”

        呜呜呜我媳妇真温柔,我女儿真可爱!

        刘彻:“喂,李老二,控制一下你的情绪!”

        李世民:“我媳妇还是这么漂亮!”

        高祖:“你没事吧?”

        李世民:“这孩子跟兕子小时候一样玉雪可爱,天啊,她朝我笑了!”

        嬴政:“你还记得你刚才说什么了吗?”

        李世民:“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怎么会犯错呢,肯定是对面金狗先引诱她的!该死的金狗,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才能抵消我心头恨意!”

        朱元璋:“说好的‘脑袋瓜要是能掰回去的话就试一下,不行的话就别要了’呢?”

        李世民:“呜呜呜小可爱爹爹抱!”

        刘彻:“……”

        刘彻:“一看就是老双标狗了。”,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