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71章 第 71 章

第71章 第 71 章

        婢女:“……”

        婢女仿佛受了些内伤,哽了一下,踉踉跄跄离去。

        黎江雪满心焦急的在新房等待半天,等来的却唯有婢女一人。

        她心有不甘,探头往婢女身后看了眼,见表哥身影不曾出现,脸色不禁沉了下去:“表哥呢?”

        婢女低声道:“将军还在左夫人房里,不曾过来。”

        黎江雪气恼道:“你没跟表哥说我心口疼,疼的睡不着吗?”

        婢女支支吾吾道:“说了,可是将军说……”

        黎江雪迫不及待道:“表哥说什么?”

        婢女小心翼翼道:“将军说您多喝点热水就好了。”

        黎江雪:“……”

        黎江雪感觉自己好像也受了些内伤。

        表哥什么都好,就是太直男了一点,连表达关心的方式都这么直男。

        她心中郁郁,又不能直接上门抢人,眼见着不远处红烛摇曳,烛泪徐徐落下,心绪也随之黯然起来:“你过去的时候,表哥已经歇下了吗?”

        婢女低声道:“已经熄灯了。”

        熄灯了啊。

        黎江雪抱紧手臂,独自坐在床上,身形单薄,难掩孤单。

        她眼睛四下里扫着,打量内里陈设,虽也是精心布置过的,但是较之她在黎家的闺房,却要差得远了,毕竟是刚刚起家的新贵武将,论及底蕴,又怎能同百年世家相提并论?

        黎江雪垂下眼去,又想起今日拜堂时她不得已的退避,眼见表哥和黎江月对拜时候的心痛,初见时便觉难过至此,可是这样的日子,却是她以后每天都要面对的。

        若不是因为黎江月……

        若不是因为她中途出手,将表哥抢走……

        黎江雪深吸口气,唤了人来为自己卸妆更衣。

        这才是第一天,日子还长呢,她豁出一切才嫁给表哥,怎么能轻易气馁?

        黎江月是正妻又如何?

        当初与表哥两心相许的人是她,表哥睡梦里深情念出的名字也是她,这样的青梅竹马之情,黎江月凭什么跟她争?!

        且走着瞧好了!

        ……

        昨日宾客众多,刘彻忙里忙外折腾了一整天,第二日难免起的晚些。

        黎江月醒的倒早,有意早些起身,腰却被刘彻搂住了:“不急,再躺会儿吧。”

        黎江月低声道:“今日该往家祠去祭拜先祖……”

        刘彻拍了拍她肩,玩笑道:“也不差那么一会儿,娶进门的媳妇还能跑了?”

        黎江月莞尔,不再强求,顺势重新躺了回去,又睡了半个时辰,夫妻二人方才相携起身。

        刘彻打个哈欠,伸开双臂叫黎江月帮着穿衣,又说起正事来:“北朝先后两次南侵都被打退,短时间内应当不会再次南下,只是我估摸着朝廷怕是不会让我久留中枢,过段时日,或许就会外派到地方去,你届时与我同去,还是留在建康?”

        黎江月弯腰帮他系好腰带,柔声说:“我自然是想同夫君在一处的,不拘是建康还是州郡地方,只要别分开就好。”

        说完,思忖几瞬,又道:“夫君若是想将两个幼弟留下的话,我留下倒也使得,毕竟他们年岁还小,身边没人照顾,难免有诸多不便。”

        刘彻摇头:“他们本就是到此处来投奔我,我又岂能将他们丢在建康不管?且这两个孩子颇有些天分,叫寻常人教授,实在是暴殄天物。”

        黎江月颔首道:“既如此,咱们一家人都在一处不分开便是了,夫君可知届时是往何方去?我也好早些令人赶制衣物,免得届时到了地方,衣衫器物都没有得用的。”

        刘彻自己捡起案上玉佩系在腰上,说:“八成是北方几个州郡,朝廷须得着意防备北朝来袭,不会叫我往南方去。”

        黎江月笑道:“那边气候与建康相差无几,倒也不怕过去之后水土不服。”

        又问:“那位瞿先生,届时也会举家同往吗?夫君麾下一干心腹,哪些会去,哪些不会去?这些人常年征战在外,家小难免顾及不上,此次无论是否同去,临走之前,都很应该替他们将家眷打点好才是。”

        刘彻听她说的面面俱到,极有条理,颇觉满意,嘴上应答着,又跟朱元璋鞭尸谭氏:“真该叫你前儿媳妇来看看什么叫正经主母!”

        朱元璋:“呵呵。”

        刘彻早就知道黎江月能尽到妻子责任,这时候见她这么快便适应了新的生活,更觉赞赏,穿戴整齐之后,便听人前来回禀,道是右夫人与两位小公子都在外边等着了。

        毕竟是新婚第一日,黎江雪不敢放肆,身边又有韦夫人与她的嬷嬷千叮咛万嘱咐,到底是记得自己为人侧室,起身梳洗之后,老老实实的往正房去请安。

        至于关朴与关晟兄弟二人就更加不必说了,兄长娶了嫂嫂,作为幼弟,自然该当前来拜见。

        黎江雪前世当阿飘的时候也曾见过这兄弟俩,重生之后面对面说话却还是头一遭,难免心有唏嘘,知道表哥看重这两个弟弟,且此二人皆非凡俗之辈,自然不肯得罪,近前去同他们寒暄,态度颇为热络。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关家兄弟此前还收过她的礼物,此时自然不会冷脸相对,故而刘彻与黎江月一道往前厅去时,便见那三人说笑言谈,极为和睦的样子。

        黎江雪今日妆扮的极为明艳动人,黎江月亦不逊色,正红色的衣裙更显气色,黄金步摇挽发,端庄持重,颇有当家主母风范,二人同时身处堂中,容色之盛,连带着本来不甚富丽堂皇的前厅似乎也跟着金碧辉煌起来。

        仆婢们送了茶来,关朴与关晟先后向嫂嫂行礼敬茶,黎江月点头称谢,又将此前准备好的礼物赠与二人,这一套礼节过了,方才轮到黎江雪。

        嬷嬷仍旧送了茶来,黎江雪颇觉屈辱,咬了一下嘴唇,端茶近前,徐徐跪下身去,双手抬起:“夫人,请用茶。”

        黎江月微微笑着,落落大方的接起茶盏,浅酌一口之后,温和道:“请起。”又示意身边嬷嬷将准备好的礼物赠与她。

        黎江雪小脸微白,又称了声谢,再看向刘彻时,眉宇间便显露出几分哀怨,依依的瞧着他,小声道:“表哥。”

        刘彻不喜她脑子蠢笨,却喜欢她容貌娇艳,笑眯眯的看着她,问:“江雪,心口还疼吗?”

        黎江雪脸上微微一热:“好些了。”

        刘彻语气骄矜,深以为傲:“怎么样,我就说喝热水有用吧?”

        黎江月险些笑出声来,关朴、关晟也别过脸去笑。

        黎江雪自然看得出他是在揶揄自己,又羞又恼,跺脚道:“表哥,你怎么这样呀!”

        “你呀。”刘彻看得失笑,催着两个弟弟回去读书,瞧着人走了,又将手递到了她面前去。

        黎江雪受宠若惊的起身过去,便听他温声道:“既然业已出嫁,便不是小孩子了,从前那些娇气脾气也该改一改才是,可不能像昨晚那样胡闹了。”

        黎江雪听他语气和蔼,隐含几分宠溺,心就酥了一半,不无得意的看了庶妹一眼,乖巧道:“我会改的,表哥。”

        刘彻同她说笑几句,又提及自己即将离京赴任一事:“江月是要同我一起去的,你呢,留在建康,还是同去?”

        黎江雪不假思索道:“我要跟表哥在一起!”

        刘彻笑着抚了抚她面庞,说:“那就早些收拾行装,那地方可跟建康不一样,等到了地方再发现缺了什么少了什么,一时半会儿的可找不到。”

        黎江雪见他当着庶妹的面同自己这般亲近,心中难免得意,依依的拉着他手不放,整个人都要贴上去了。

        刘彻也由着她,温柔的跟她说着话。

        高祖百无聊赖道:“彘儿,是爱情来了吗?”

        刘彻说:“不要把我跟那种无聊的东西联系在一起。”

        李世民道:“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

        刘彻说:“看不出来吗,哄她玩儿啊。”

        高祖瞥了黎江雪一眼,皱眉道:“你不记仇了?”

        刘彻笑眯眯道:“记仇也不耽误我跟她睡觉、顺带着把黎家榨干啊。”

        朱元璋啧啧两声:“那可是你两个媳妇的娘家啊,你真能狠得下心来?”

        刘彻说:“就算是我亲娘的娘家,该杀了也得杀啊。”

        “是呀,”李世民撇嘴道:“虽然彘儿在位的时候丞相都死了好几个,可畏罪自杀的事情,关彘儿什么事呢!”

        刘彻语气轻快,丝毫不以为耻:“是的呢!”

        他跟黎江雪在那儿黏黏糊糊的一阵儿,黎江月坐在一侧恍若未见,脸上笑意依旧,最后刘彻又传了家中管事来,向她道:“家中账目都是早就整理出来的,现下你既嫁过来了,一干事项便尽数托付到你手里去。”

        黎江月笑着应声。

        中馈诸事交付到黎江月手里,刘彻很放心。

        而且很不好意思的是,以他现在那点身家,怕是连一妻一妾嫁妆的一半多都没有,压根不怕人家贪。

        至于黎家,就更看不上这些微家底了。

        他不无唏嘘的再次向朱元璋鞭尸谭氏:“果然娶老婆还是得从高门娶,你看我一点都不担心她们俩偷我的钱贴补娘家!”

        朱元璋:“呵呵。”

        家祠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刘彻便带着妻妾二人前去上香,毕竟是新婚大喜,朝廷给了他十天假,祭祀之事结束他也不曾出门,而是往客房去见瞿光启。

        此番大胜,刘彻自是首功,但瞿光启也是居功至伟,只是因着出身所限,不曾得到官职,只是被厚赐金银,却仍旧不得出仕。

        这结果他早就有所预料,倒也不甚失落,现下听闻鹰扬将军前来,赶忙迎出门去:“将军今日刚经新婚之喜,如何竟有闲暇来此处见我?”

        刘彻道:“我身边皆是粗莽武夫,少有先生这般胆识过人的文士,早先在军中少有闲暇,今日却得了空,自该前来拜访。”

        瞿光启道:“建康中多得是饱读诗书之才,将军何以独独青睐老夫一人?”

        刘彻便正色道:“建康文气斐然,却无勇武气概,士族耽于享乐,沉迷于清谈之术,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城门守吏,只想偏安一隅,竟无人有北伐之心,岂不令人扼腕?那日我见先生案上摆有兵书,墙上悬挂有北方山河,便知先生与我志气相投,心有所向皆在一处!”

        瞿光启定定端详他几瞬,忽的道:“那日我初见将军,也是暗吃一惊,不瞒将军,老夫略有些相面之能……”

        他压低声音,身体前倾:“将军似有天子之像!”

        刘彻说:“别忽悠,说点靠谱的。”

        瞿光启忙道:“我所说绝无虚言!”

        刘彻心说给人造势这一套你是弟弟,说的这都是我们老刘家玩剩下的,搁我跟前扯什么淡呢。

        他撇撇嘴,顺势往后边一靠,说:“瞿先生,简单点,说话的方式简单点。”

        瞿光启目光凝滞住,饶有深意道:“将军果真非凡俗之辈。”

        刘彻道:“彼此彼此。”

        四目相对,二人不约而同大笑出声,窗外惊起一群飞鸟,再远处,春风骀荡。

        ……

        成婚三日,刘彻带着一妻一妾回门,刚到门口,便见早有仆婢再等,一半留下迎着他们进门,另一半忙不迭入内传禀。

        女儿是身上掉下来的肉,现下嫁去别人家里,韦夫人与郁夫人岂能不忧心?

        黎东山敬重妻室,宠爱妾侍,最喜爱的一双女儿同嫁一人,也实在放心不下,专程告了天假,在府里等着女儿女婿回来。

        在大多数情况下,刘彻都是个体贴人,进门后拜见岳父岳母,便道是有政务上的事情需得请教,同黎东山一道往书房去叙话,又示意妻妾各自去同自己母亲小聚片刻。

        韦夫人与郁夫人都对这安排极为满意,唯独黎东山有些怨念,只是这时候没人理他,都忙着稀罕自己女儿去了。

        三日不见,郁夫人憋了一肚子话要问:“过得好不好?姑爷待你好吗?两边没闹起来吧?那两个孩子好相处吗?”

        黎江月笑道:“都好,娘,你放心吧。”

        郁夫人松一口气,又问:“姑爷这三天都是在哪儿过的夜?没因为之前那些事格外偏爱那边吧?”

        “头一天跟昨天都在我那儿,中间那天在那边,至于是不是格外偏爱那边……”

        黎江月微微一顿,饶有深意道:“宠爱倒是有些,只是究竟是纯粹逗趣儿还是别的,我就不知道了。府里的中馈是我在管,底下人的家小夫君也着我看顾,正妻该有的我都捏在手里,别的都随她去吧。”

        郁夫人放下心来。

        那边韦夫人也问自己女儿:“弘光待你如何?”

        黎江雪微微红了脸,说:“挺好的。”

        韦夫人见状,便暗暗点头,又道:“江月没给你委屈受吧?”

        黎江雪面有得色:“表哥那么疼我,她哪敢呀!”

        韦夫人的心也安了。

        刘彻说是有事请教岳父,倒也不是作假,此次出京在即,身在地方,中枢上总该有个依仗,免得不知什么时候便中了敌人暗箭,连自己折损谁手都不知。

        黎东山显然早就知道他要被外放出京的事情,进了书房之后,便提点他说:“这也是好事,出京外放,以你的本领和两次大功,但凡做出些成绩,叫履历上好看些,想来陛下便会将你调回建康重用。”

        说完,又道:“你一向长于军武,此时却得改改,多同那些学富五车的清流名士交际,又或者是在上任之所宴请士族高才,办一场清谈宴,好叫世人知晓你绝非那等粗俗武夫,不通文墨……”

        刘彻心说清谈会有个屁用,搞得满建康都透着一股子虚诞气,都快被北朝打成狗了,还有闲心在家清谈呢!

        他心里不屑,但也不至于宣之于口,打探一下朝廷意欲派遣他往何处去,又仔细询问当地风土人情、历任官宦。

        回门当日刘彻没急着走,把该问的都问了,又拜请岳父大人在朝中多多关照,在黎家用了晚饭之后,方才协同妻妾归府。

        七日之后,他销假上朝,旋即便接到了皇帝旨意,任命鹰扬将军宴弘光为寿州刺史,三日之后正式走马上任。

        寿州刺史,从四品官衔,正与他此时官阶相合。

        本朝州郡依从郡中人口分为上中下三等,人口超过四万户为上州,郡守为从三品,人口超过两万五千户为中州,刺史为四品,人口低于两万户为下州,刺史为从四品。

        寿州地处建康正北,是个人口低于两万户的下州。

        旨意还未降下之时,刘彻便着手打探寿州诸事,从此地人口、耕地,再到赋税徭役和水利工程,大体上有了印象之后,信心满满的带着家小离开建康赴任。

        关朴、关晟二人自然与他同行,黎家姐妹也一道前往,瞿光启乃至于其余心腹多半举家迁徙,众人接连赶路三日,终于顺利抵达寿州境内。

        将一干琐事交付到黎江月手中,刘彻带上几名亲随,与瞿光启一道骑马巡视寿州城郊。

        正值阳春三月,地里麦子郁郁葱葱,已经长至小腿高度,田亩之中有三二农夫停留,正弯腰拔草,身形伛偻,脸色黄黑。

        刘彻勒紧缰绳,下马与几名农夫叙话,方才得知他们并非土地主人,而是田主的家奴,再细细去问,便知放眼望去几十亩麦子皆是一家之产,而其家所有田亩,却绝不止这几十亩。

        刘彻又换了几个地方,前前后后跑出去几十里路,直到暮色深深,方才率众返回寿州新置办的府邸。

        黎江雪刚见他回去,便撅着嘴迎了上去,嘟囔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天都黑了。”

        黎江月则道:“我见时辰晚了,便叫两个弟弟先用了饭食,和江雪一道在这儿等你回来。”

        刘彻满腹心事,无心与她们多说,扒了几口饭下肚,便去与瞿光启和一众心腹议事。

        “寿州虽为下州,朝廷统计的户口必然低于两万户,至于真的是低于两万户,还是说有的人口被高门大户所掩藏、为避赋税隐瞒住,便不得而知了。”

        刘彻将自己草草绘制而成的地形图摆出来,说:“寿州土地兼并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百姓无地可耕,不得不卖身为奴,户数减少,赋税也随之减少,寿州破败,反倒肥了本地豪强,不仅势力日盛,世代积累的财富也越来越多。”

        “寿州如此,整个南朝又何尝不是如此?”

        瞿光启苦笑道:“什么高门世家、累代风流,无非是世代盘剥,家族日盛罢了,若没了那些底层百姓流血流泪的卖命,他们哪还有闲心去开什么清谈会?”

        另有心腹规劝道:“寿州距离建康不过三日,本地大族又往往与建康权贵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主君须得徐徐图之,不可擅动啊。”

        刘彻问瞿光启:“瞿先生以为如何?”

        “很简单,”瞿光启笑道:“一次性对抗所有豪强,这是最蠢的办法,立即就会迫使他们联合起来,本地官吏怕也会阳奉阴违,只有叫大多数豪强觉得主君是来同他们交朋友的,且对他们没有威胁,那才是好办法。”

        刘彻摸着下巴,慢悠悠的笑了:“拉一批打一批,逐个击破。”

        瞿光启含笑附和:“正是这个意思。”

        刘彻抵达寿州三日,便在府中设宴广邀本地大族,尤其是同黎家有旧之人,表现的分外亲近,至于酒足饭饱之后又谈了些什么,便不足为人道之了。

        作为刺史主政一月之后,刘彻终于展露獠牙,对着自己选定出的目标痛下杀手,拿着自己令人暗中查询到的罪证上门抓人,审问画押之后押出去杀了个人头滚滚,一套连环拳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往建康去求援,便释放其家奴、佃户,一半土地分发出去,剩下的喂到了其余豪族口中,其雷厉风行,寿州上下为之一震。

        豪强大族私藏佃户奴仆久矣,只那几家便有数千人之多,刘彻借此机会刷了波声望,也得了实实在在的好处,顺带着也成了其余豪强大族眼里的好友,得了空还时常提着酒登门拜访,好不亲热。

        然后等到了第二年,又故技重施,重新杀了个人头滚滚。

        李世民看得咂舌,说:“彘儿,你就不怕玩脱了?每年都这么搞,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不对来啊!”

        “拉一边打一边,这招永远都玩不脱,除非是你的手腕不行。”

        刘彻笑:“老朱为着叫他大孙坐稳皇位,前前后后杀了多少功臣,那些个功臣怎么就没想起来联合造反?原因其实特别简单,就是那六个字,拉一边打一边,刀子没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叫好,等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想哭也晚了。”

        朱元璋:“……”

        朱元璋怒发冲冠:“我艹尼玛刘野猪你最近cue我太多了你知道吗?!”说完提着刀要去砍他。

        高祖跟李世民一边一个赶忙拉住他,说:“大哥,算了算了!消消气,别跟他计较!”

        嬴政也说:“老朱,你先冷静一点!”

        然后他从身后摸出来一把雪亮长刀递过去,目光难掩锋芒:“用我这把,这把锋利一点!”,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