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57章 第 57 章

第57章 第 57 章

        谭氏听得身子打颤,强撑着跪下身去叩头,分辩说:“儿媳有罪,不敢顶撞父王,只是不忍心见宝珠如此,还请父王听儿媳一言。”

        朱元璋点点头,淡淡道:“你说。”

        谭氏便垂泪道:“唐氏混淆马家骨肉,致使明月流落在外十一年,罪该万死,李家人知情不报,不思补偿明月、反倒屡屡虐待于她,竟还妄想让她来为李家子换亲,更是罪在不赦,但宝珠当年只是个婴孩,她什么都不知道,儿媳毕竟养育她十余年,感情深厚,哪里是一朝一夕之间便能割舍掉的?还请父王开恩,就当是家里多双筷子,给她一个容身之地吧!”

        朱元璋不置可否,笑了笑,说:“你养了她十多年,舍不得把她送走,是不是?”

        谭氏咬牙道:“父王明鉴。”

        朱元璋问她:“你觉得她当年什么都不知道,很无辜,是不是?”

        谭氏点头。

        朱元璋又问她:“你想留下她收为养女,叫继续住在马家?”

        谭氏心知此事必然犯了老爷子忌讳,不敢过分,只道:“儿媳不敢有这等想法,也只是给她一口饭吃而已……”

        朱元璋便笑了,问她说:“心怀不忍的是你,舍不得她的是你,慈悲善良的是你,只是我老人家算了笔账,怎么觉得这么不对劲儿呢?宝珠继续留在马家,你好像就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别的什么都没干,但是得出钱养着她的是马家,出人伺候她的是马家,受委屈被挤兑的是我们明月,姐妹里莫名其妙多了个奸生女的是马家姑娘,感情亏全叫马家吃了,好处都叫你拿了?这么积德行善的好事,你怎么不叫你娘家干呢?”

        谭氏被他问住,舌头就跟被冻住似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脸上青白不定半晌,终于讷讷道:“此事是儿媳想的不够周到,今日父王既如此说了,儿媳也给您一个准话,以后宝珠的份例便从儿媳那一份里边出,身边的人也从儿媳身边拨,至于名分,自然不能再说是马家小姐了,不如,不如便说是义女……”

        “从你的份例当中出?”

        朱元璋轻轻将这句话念了一遍,忽的失笑出声,旋即收敛笑意,勃然大怒,一掌击在案上:“你有个屁的份例!羊毛出在羊身上,你的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来自马家,你又有什么资格腆着脸跟我说从你的份例当中出?!”

        他一指白氏和王氏,冷笑道:“这话老二老、三家的说也就算了,她们都是老子正儿八经聘进来的儿媳妇,娘家给了整整七十二台嫁妆,出嫁的时候满城人都瞧着,腰里有钱,说话也硬气。你个破落户出身的蠢货,要不是私相授受跟你男人搞到一起、又玩一哭二闹三上吊那套把戏,你能嫁进马家?!进门前就带了仨瓜俩枣,你打量着我瞧不出你那点心眼儿?拎着那几个破包袱过门,还不知道能不能刮出来二两油!”

        王氏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去,怕引人注意,赶忙捂着嘴别过脸去了,白氏也咬着嘴唇强忍笑意。

        要不说老爷子跟老太太打一开始就不喜欢大嫂呢,谭家落寞了,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马家从前也是穷苦人家,底蕴比谭家可差远了,二老瞧不上大嫂,纯粹是嫌弃那一家子人。

        当姐姐的没个姐姐样,爹娘都去了还不知道怎么管家,要不是找了个好男人,谭家那点家底都得被底下管事仆从蛀空了。

        两个弟弟也不成器,书不肯读,又不愿意习武,整天流连在脂粉堆儿里,傍上姐夫大腿之后可着劲儿的为非作歹。

        这婚事老两口打一开始就不同意,奈何大哥执意坚持,最后见爹娘死活不同意,干脆就摊牌说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不娶也得娶,不然大嫂就得去马家门前上吊。

        老两口气个半死,只能忍着这口窝囊气应了,毕竟是给长子娶媳妇,彩礼给的丰盛,没成想大嫂那颗心真是全偏到两个弟弟身上了,嫁妆就带了仨瓜俩枣,剩下的全留给弟弟们了。

        要说谭家实在是穷的尿血那也就算了,明明祖上留下的余荫还在,也算是个殷实人家,你搞这一出是恶心谁呢。

        谭氏没想到公公这么不给自己留情面,多少年没提过的事情居然当着兄弟妯娌几个人的面儿全给翻出来了,一张脸涨得通红,难堪的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哭,你还有脸哭?!”

        朱元璋不屑之情溢于言表,鄙薄道:“不说别人,你就看看咱们家,看看你男人嫡亲兄弟家的两个妯娌,再看看底下几个年轻点的弟妹,哪一个跟你似的成天伤春悲秋、哭个没完?管家不行,约束娘家兄弟不力,辅佐丈夫不贤,儿女都被你教坏了,嫁进马家多年,你办过一件正经事吗?!想你也是正经人家出来的,从哪儿学了这么一套青楼把戏,动辄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做婢子情态?吃里扒外的下贱东西!”

        这句话骂的虽是实情,但也太过犀利难听了。

        谭氏原还跪在地上垂泪,闻言错愕抬头,难以置信道:“父王,您怎么能这么说我?”

        “我哪里说错了?!未婚苟且的难道不是你?就这一条,你还指望我当你是个正经货色?是,这种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儿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也不是好鸟,乌龟王八对上眼了而已!”

        朱元璋冷笑道:“当年你没过门的时候老婆子劝我算了,别真闹出人命来,且我们家养的是儿子,自家理亏,我这才捏着鼻子认了,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搞什么明媒正娶,直接纳个妾进门,倒也成全你这些风骚作态和小家子气!”

        谭氏嘴唇都被咬出了血,身形颤抖,仿佛肩头压着两座高山。

        朱元璋嗤笑出声:“明月是你嫡亲的女儿,正经的马家小姐,你不喜欢,宝珠是唐氏的奸生女,你偏偏当个宝,满嘴说是一碗水端平,可这是端水的事吗?!是那个野种欠了我孙女的,她得还!你这个当娘的是怎么干的?脑子被屎糊住了?还跳井,满井的水都没你脑子里边的多!”

        谭氏抽泣着不敢作声,只怯怯的看着丈夫求救,废世子瞧见了,却没有近前说话。

        “还有你那两个不成器的弟弟!”

        朱元璋尤嫌不够,继续道:“这两个狗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依仗着你的势做了多少混账事?你但凡是个好的,就知道该约束好他们俩,叫在家读书也好,跟着老大办点实事也好,可你都做了些什么?一味的纵容偏爱,以至于酿成大祸!”

        谭氏口腔里已经充斥着淡淡的血腥气,听到此处,再想起被人带走的弟弟,再也按捺不得,一个劲儿的叩头道:“父王说的是,儿媳已经知错了,求父王给儿媳一个机会,让儿媳好生管教弟弟,不让他再犯错!”

        “再给你一个机会?想得美!”

        朱元璋冷笑道:“你嫁进马家多年,有把自己当成马家人过吗?对婆家扣扣搜搜,对娘家一掷千金?那俩狗东西到底是你弟弟,还是你儿子?谭老二死了,晦气,咱们先不说他,就说你大弟弟,他居然敢在郡王府对外甥女身边的人意图不轨,岂不罪该万死?!”

        谭氏不敢在他面前说婢女勾引那一套,更不敢信口开河,只是一个劲儿的求饶:“他只是喝醉了,才会一时糊涂,儿媳会管教好他的,求父王开恩……”

        朱元璋冷笑不语,眼见着她在地砖上将脑袋磕破,血流不止,方才问常山王:“老二,你喝醉了之后会跑去对着你外甥女身边的人这么发酒疯?”

        “儿子不敢!”常山王忙道:“若是如此,儿子哪还有颜面再见妹妹?”

        朱元璋又问武安王:“你会吗?”

        武安王一个劲儿的摇头:“儿子喝醉了只想睡觉,提不起力气来。”

        朱元璋转头去看废世子,眼眸微眯:“老大?”

        废世子抿一下唇,恭敬道:“儿子也不敢。”

        朱元璋眼底蕴了大片阴云,目光冷厉:“我看他不是喝醉了,是心里边压根就没个忌讳,也被他姐姐惯坏了,觉得什么事都能摆平!他找死!”

        谭氏心脏猛地收紧,剧痛随之传来,正待求情,忽听他柔和了声音,问:“知道你二弟是怎么死的吗?”

        谭氏回忆起得知小弟死讯那一夜的兵荒马乱,心痛难当,木然的摇了摇头:“他,他不是死于盗匪吗?”

        朱元璋笑的温和:“不是。”

        谭氏的神情微微僵硬起来。

        朱元璋又问她:“你是真心觉得唐氏可怜吗?”

        谭氏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没敢应声。

        朱元璋盯着她看了半晌,直看得谭氏两股战战,颤抖着移开视线,方才出声吩咐:“来人!带她去看看她弟弟,也见一见唐氏!”

        他眉宇间蕴含着几分冰冷笑意:“你这个当姐姐的管教不好弟弟,一次一次的叫他犯错,那么就叫我来帮你管管他,你心慈手软觉得唐氏可怜,那我就发发慈悲,叫她以后留在你身边跟你作伴。高兴吗?”

        谭氏心知老爷子口中的“管教”和“作伴”必然不是什么好事,只是现下她还不知道究竟会有多坏,牙齿在口腔中咯咯作响,强逼着自己挤出来一句:“高兴。”

        朱元璋笑的很满意,想了想,又补充说:“对了,你弟弟以后也能留在你身边作伴,你不用担心他出去闯祸了。”

        谭氏听得胆战心惊,内殿里噤若寒蝉,只有他老人家高高兴兴的朝侍从一挥手,说:“带她去吧。”

        谭氏被领着走了,内殿里却没人吭声,常山王悄悄看白氏,王氏也悄悄看身边丈夫,废世子眼眶子都在往外冒凉气儿,谁都没敢看。

        他们心里边都有个猜测,又觉得老爷子应该不会那么凶残……吧?

        只有马明月不明所以,见亲爹和叔叔婶婶们都不做声,觉得气氛古怪,小心翼翼的叫了声:“爷爷?”

        朱元璋和蔼道:“好孩子,怎么啦?”

        马明月小声问:“您把唐氏和我大舅舅怎么了?”

        朱元璋怕吓坏小孩子,想了想,迂回着问:“你知道你小舅舅是怎么死的吗?”

        马明月茫然摇头。

        其余人眼皮子猛地一跳。

        “不知道啊,那就算了,”朱元璋遗憾的咂咂嘴,想了想,含糊道:“就是让人放空精神,找到另一个自己。”

        马明月:“????”

        其余人:“……”

        朱元璋:“再把空荡荡的自己填充起来。”

        马明月:“????”

        其余人:“……”

        朱元璋:“然后被风吹一吹,太阳晒一晒,就能天长地久的陪伴着你娘了。”

        马明月:“????”

        其余人:“……”

        白氏手有点冷,端着手边的热茶喝了口,才觉得好了点,她小心翼翼的提醒说:“大嫂她身子不好,只怕受不了那样天长地久的陪伴吧?且之前又跳过井……”

        正常人瞅见那一幕都是人生阴影,更别说大嫂那个皮薄血脆的小作精了,唐氏也就罢了,眼见弟弟惨死在自己面前,怕不是当场就得砥柱而亡。

        “不会的。”朱元璋自信道:“她要是敢自尽,我后脚就把宝珠吊上去,我让人给她带话了。”

        白氏:“……”

        我的妈,大嫂你为啥就是想不开,非得跟老爷子对着干呢!

        这下子爽了吧!

        王氏不自在的摸了摸腕上镯子,小声说:“大嫂身子不好,就算是不自尽,怕也撑不过多久吧。”

        “哦,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朱元璋恍然道:“刘大夫呢,快把他叫过来!”

        侍从领着刘大夫从外边进来,刚要行礼,就被朱元璋叫住了。

        他苍蝇似的搓搓手,迫不及待道:“让你过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问一下,就是有没有什么虎狼之药,能延长人的寿命,但是痛苦,最重要的是还便宜!”

        刘大夫:“……”

        我看你是在为难我胖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