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31章 第 31 章

第31章 第 31 章

        傻叉驸马找到了,没用自己出手,女儿就干净利索的给收拾了。

        高祖高兴的多喝了几杯,完事后往御书房去理政,奏疏翻到一半,便瞧见了吕家家主递上来的那份,他眉头一跳,捡起来瞧了一眼,不禁笑骂出声:“这老狐狸。”

        这是封请罪的奏疏,道是吕家奉主无状,驸马失敬于天家,他自觉教子不善,不敢立于朝堂之上,请求去官,如此云云。

        “他倒真是乖觉,难怪吕家能传至千年之后,在他手上也历经乱世而不倒。”

        吕修贞已死,吕家决计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对于皇帝这种生物,你恶心他一时,他能恶心你一辈子,倒不如放低姿态、表露谦卑,反而让皇帝觉得还有些可取之处。

        高祖原还想着吕家那边儿应该怎么安排,现下看吕家家主这般行事,便知再无忧心之处,提笔写了个“可”字,便吩咐人将批阅过的奏疏送下。

        昨晚儿子被公主府的人带走之后,便再也没有消息传来,吕夫人在家里提心吊胆的等了一晚上,到第二日清早,便按捺不住,往书房去寻丈夫,想着跟他一起往公主府去看看事态如何。

        书童守在外边儿,见她过来,忙躬身行礼,吕夫人便问:“老爷在里边吗?”

        书童应声,在门外回禀一声,吕夫人推门进去,目光在室内打量一遭,不禁吓了一跳。

        丈夫孤身一人坐在书案前,周身萦绕着一股凄迷哀凉,只是一夜时间,原本还算乌黑的头发竟白了大半,苍老如六十许人。

        吕夫人“啊呀”一声惊叫,痛惜不已,一叠声的吩咐人去请大夫来,却被吕家家主制止了:“已经到了这步田地,即便华佗在世,也补救不得了。”

        说完,他手撑着书案,慢慢站起身来,吩咐外边书童:“去收拾东西吧,此事既出,长安怕是住不得了,不过也好,落叶归根,能回祖地去团圆,也是好事。”

        吕夫人听得不安,又实在惶恐:“你说的这都是些什么话?怪吓人的!”

        雨后天晴,外边天光明亮,吕家家主在书房里呆了一夜,现下倒光亮的地方去,不禁被刺了下眼,他抬手遮了一下阳光,回头道:“夫人啊。”

        吕夫人战战兢兢道:“啊?”

        “向来我说的话,你都不肯往心里记,现在大难临头,我也保你不得,只是有最后一句,听与不听,也全都在你。”

        吕家家主目有哀色,意气沉沉:“你若是真的还惦念儿孙,顾全母家声誉,便自行了断吧。”

        吕夫人悚然大惊:“自行了断?你在说什么胡话呢?!我怎么能……”

        吕家家主往书房门口一侧矮凳上坐下,慢慢揉自己酸痛难言的膝盖:“昨日公主往吕家来将高氏打杀,如此大的声势,你以为能瞒过人去?半夜有人前来传召修贞,你以为这是好事?白日里如此声势浩大,若真是事情得以解决,修贞会不令人传信回府,叫你我安心?就算是雨夜难行,现下已是白日,云销雨霁,为何还无人来送信?你可知今日清早,清河公主便往宫中去了,直到此时都未出宫?”

        吕夫人听得两股战战,站不住身,跌坐在地上,白着脸道:“不,不会吧?”

        “不会?”吕家家主笑的凄凉:“天威难测,你以为是在说笑?当今大权在握,生杀予夺不过一念之间,你若肯自行了断,事情便小一分,对儿女母家的影响也小一分,若是不肯,届时当今下令处死,到时又该如何?你可能进吕家家庙?儿孙日后如何祭祀于你?你母家早已衰败,又出了你这样被天家厌恶的罪妇……我言尽于此,你自己去想吧。”

        他慢慢站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徒留吕夫人满身冷汗、苍白着面孔坐在书房中战栗不已。

        吕家家主没四处乱走,只是往花园里去坐了坐,昨晚下了一夜的雨,桃花凋零,落英缤纷。

        这个春天,实在是比往年更冷一些。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管家小心翼翼的前去回禀,低声说夫人已经自裁了。

        吕家家主身形一颤,合上眼去,任由泪珠滚滚落下。

        管事看他身形单薄,老态尽显,心中实在担忧:“老爷,您……”

        吕家家主轻轻抬手,止住了他接下来的话,苦笑道:“我无事。吕家如此,我怎么敢倒?退下吧,叫我一个人静一静。”

        ……

        清河公主既入了宫,韩贤妃自然得知,照旧往凤仪宫去,却在那儿与苗皇后一道听了个骇人听闻的故事。

        她向来心情敦厚,听女儿说吕修贞已被杖杀,难免心惊胆战,觉得驸马罪不至此,转念再想吕修贞对女儿的慢待与侮辱,看女儿跪在地上哭着陈述那场那场噩梦中的经历,又觉他是死有余辜,只是怕皇后怪罪,一时不敢作声,只满心怜惜的看着女儿,痛心她所托非人。

        相较于韩贤妃,苗皇后想的便要更多一些。

        当年清河公主救下吕修贞,后者赠与她一枚玉佩,前几年皇帝似乎曾经也叫她找过一块玉佩,对照一下时间和其余信息……

        再联想清河公主所做的那个噩梦,苗皇后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明悟:难道皇帝也做了那么梦?

        如此一来,公主们出嫁前他的叮咛与防范都就可以理解了。

        苗皇后回过神来,忙叫清河公主起身,拉着她到身边坐了,温声道:“好孩子,快别哭了,事情都过去了。你父皇不也说了吗,让你别往心里去,到底咱们是皇家,宁肯占便宜,也不要吃亏的。”

        她也知韩贤妃向来宽厚柔顺,此事一出,怕是被吓得不轻,着意安抚了几句,便叫清河公主且去歇息,自己则差人往太极殿去送信,请皇帝午间时候往凤仪宫来用膳。

        高祖的旨意还没有发到吕家,便再度接到吕家传书,道是吕夫人自知罪孽深重,业已畏罪自裁,伺候如何处置,还请陛下示下。

        吕夫人自裁,对于吕家和皇家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既是表明她承认罪责,外人眼里也能极大程度的减轻公主在此事之中施加的影响。

        高祖眉头微松,吩咐说:“把那旨意改一改,只说是驸马奉主无状赐死,其母便无须再提了。”

        侍从领命而去,又有内侍前来传话,带了凤仪宫皇后的意思来,高祖估摸一下时间,便暂时将政务搁下,动身往凤仪宫去了。

        苗皇后心里边存着个疑影,自然按捺不住,打发走内侍宫人,便迫不及待道:“今日之事,陛下是否早有预料?几年前你叫我找的那枚玉佩……”

        事已至此,高祖自不瞒她,信口扯了个上天预警的谎话讲了,又惋惜道:“可惜到底也没能找到,静柔到底也与这吕修贞有一场孽缘。”

        苗皇后原本还觉清河公主下令杖杀吕修贞有些过了,现下听皇帝言说前世,不禁瞠目结舌:“吕修贞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竟敢杖杀公主?!”

        高祖冷笑道:“若非我百般防范,你以为这种事情他做不出来?”

        今生清河公主如此得宠,出嫁前他也再三嘱咐驸马,吕修贞尚且敢如此行事,成婚四个月小妾便有了三月身孕,若换成前世,真正的栾正焕在这儿,清河公主还能有命活?

        苗皇后回想起清河公主前不久哭着描述的梦中之事,着实胆战心惊,连念了几声阿弥陀佛,这才恨声道:“杀得好!这等虎狼之辈,留他不得!”

        她也吃过妾侍作乱的苦,最难堪时甚至被驱逐出宫,可即便如此,明面上她也仍旧是皇后,秦贵妃等人见了她还是要屈膝行礼,而清河公主呢?

        吕修贞公然让她挪出正院,让高燕燕迁居入内,病时无医无药,日常缺衣少食,最后竟还痛下杀手,下令将发妻杖毙……

        向来王侯将相不辱,杀之也不过一杯毒酒、一条白绫,吕修贞蛇蝎心肠,狠毒至此,竟以这样残酷的刑罚来杀死天家公主,简直丧心病狂!

        苗皇后含怒道:“吕修贞行事如此,也有他母亲撺掇纵容之故,断然不可轻纵!”

        高祖道:“吕家已经送了消息过来,那妇人业已畏罪自裁。”说完,又将自己的处置讲与她听。

        苗皇后见他考虑的颇为周全,自不多言,只是提及清河公主日后如何时,不免有些迟疑:“那孩子天性良善,人也柔淑,没想到竟遇上这么个驸马,也真是天不庇佑。此事一出,宫里边总也要给个交代的,陛下的意思是——”

        高祖是个偏心眼,这事儿肯定是护着自己女儿的,断然道:“朕的女儿温柔贤淑,端方得体,怎么会有错?肯定是吕修贞不好!吕修贞跟高燕燕都死了,嗯,他娘也死了……”

        他皱眉思量了一会儿,说:“就说吕家收容在逃罪女高氏为妾,心怀不轨,罔顾法纪,又攀附皇家,上表请求尚主。高氏妒恨公主,又因已有身孕,自觉得了依仗,丧心病狂把吕修贞阉了,成婚后吕修贞屡屡抗拒圆房,公主察觉有异,禀报宫中,皇后明辨是非,查出真相之后将吕修贞与高氏正法,以儆效尤!”

        苗皇后:“……”

        高祖洋洋得意道:“没毛病吧?”

        刘彻展现出一个捧哏应有的素质:“666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