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 28 章

第28章 第 28 章

        高燕燕被两个强健府兵提着拖了出去,不多时,便听板子打在身体上的闷沉声响传来。

        吕夫人此前所想过的最坏结果也不过是处置掉高燕燕,自己与儿子罚酒三杯,只是现下看清河公主手腕如此犀利冷锐,大有此事决计不能轻易了结之意,肚子里边儿那颗心脏登时七上八下、不安起来。

        她不敢再有什么矜傲之情,放低身段,软声道:“此事原是吕家失礼,修贞行为有失妥当,我在这儿给公主赔礼了,现下高氏既然已经被处置了,您就别生气了,等修贞回来,我让他给您行礼道歉……”

        说着,吕夫人敛衣郑重行礼。

        清河公主冷眼旁观,嗤之以鼻道:“让他给我行礼道歉?夫人,如果行礼道歉有用的话,那《大安律》上还会有大不敬之罪吗?”

        吕夫人脸色顿时惨白一片,讷讷半日,方才道:“此事的确是吕家不对,您大人有大量……”

        “宽阔的胸襟应当对着值得原谅的人敞开,你不配,吕修贞也不配。”

        清河公主说罢,便不再在院中停留,举步进了内厅,府兵与仆婢们自觉把守在外,吕夫人面有难色,踌躇几瞬,终究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了上去。

        清河公主前几次来吕家,都敬重吕家夫妻是长辈,只肯在下首落座,今日却没了这一层避讳,与妹妹一道在尊位坐了,淡淡道:“吕夫人,你知道驸马与我成婚四月,我们都做了些什么吗?他敢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全数告知于你吗?”

        吕夫人听清河公主此言大有深意,不禁为之一怔,嘴唇动了一下,却牵动了被掌嘴之后肿痛非常的面颊。

        她倒抽一口凉气,小声说:“请公主示下?”

        清河公主冷笑道:“那日你到我公主府上,只说我与他成婚之后便不曾圆房,你可知起初并非我不愿同他圆房,而是他抗拒躲避于我,不愿同我在一处?”

        吕夫人着实吃了一惊,结结巴巴道:“这,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清河公主嗤笑道:“多年之前,我与高燕燕途径崤山,在崤山山脚下,我救下了一个目不能视的少年。那时候高燕燕说此人来历不明,不可轻信,极力劝阻我救助于他,只是我见那人是个单薄少年,言谈时文质彬彬,不似大恶之辈,到底还是将他救下。”

        吕夫人早听吕修贞提及,说高燕燕便是当年救他于危难之间的女子,现下再听清河公主言说当年旧事,两下印照,当真是且惊且叹,又分外懊悔:“竟是如此?!”

        清河公主并不理她,只继续道:“那少年极是感激于我,分别前特意将随身玉佩赠与我,几月之前阿爹为我和妹妹选婿,我二人同去相看驸马人选,我一眼便认出他来,以为是前生宿缘,却不想竟成仇寇。到了新婚之夜,他推说疲乏不愿圆房,我信以为真,自不强求,第二日往吕家去,他又喝的酩酊大醉,也不能成事,待第三日他便染了风寒,圆房之事一推再推,我心有所觉,却以为他是介怀于公主府中诸多不便,甚至说愿意与他离京外放,做对逍遥夫妻,又提及从前旧事……”

        说到此处,她神情中浮现出一抹讥诮:“不想驸马对这救命之恩毫不在意,反倒诘问我为何不在高家倾覆之时伸以援手,被我问住之后,又解释说全因有一友人与高氏女有旧,方才错听传言——也是直到今日,我见了高燕燕,才知道那时候他心里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这跟吕夫人先前所听到的,可彻彻底底是两个版本了。

        若真如清河公主所说,成婚一个月拖延着不肯圆房的是自己儿子,那……

        吕夫人心头一片惊骇,酸涩与惶恐同时涌上心头:“那,那之后呢?”

        “之后?之后的事情夫人不是都知道了吗?”

        清河公主饮一口茶,云淡风轻道:“驸马见事不好,想跟我圆房,我却不想了,我推拒之后,他竟敢强来,我赏了他两个嘴巴,这才算安分了。就这么过了几个月,我等到了夫人登门,也不知你是吃坏了什么东西,胆子比脑子都大,张口就敢说叫驸马纳妾,我都没找几个面首呢,怎么就轮到驸马纳妾了?杜女官说只怕事有不妥,我吩咐人查了查,岂止是不妥,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她放下茶盏,眼底半是好笑、半是冷锐:“成婚不过四月,尚主驸马便敢纳罪臣之女为妾,那妾侍还有了小三个月的身孕,发生了这种事情,吕夫人不秉公处置也就罢了,居然还昏了头帮着遮掩,叫那妾侍住在自己院子里?这就是千年世家、太公之后?我可真是开了眼界!”

        吕夫人听她将事情经过说完,如何不知儿子都对自己隐瞒了些什么,满口酸涩,心中惊惧,嘴唇嗫嚅半晌,终于低声道:“修贞、修贞他肯定不是有意的……”

        “没错!”说到这儿,她似乎是找回了一些勇气,以一种受害者的委屈与被蒙蔽的气愤、理直气壮的迁怒道:“公主,我们都被那个高燕燕给骗了啊!她说自己是修贞的救命恩人,修贞能不管她吗?吕家能恩将仇报吗?我们都是被那个贱人给骗了,否则,怎么敢如此慢待公主?!”

        清河公主以手支颐,静静看她半晌,忽的笑了起来。

        她说:“吕夫人。”

        吕夫人谦和中带了点希冀,殷勤道:“公主有何吩咐?”

        清河公主轻轻道:“我看起来很像是个傻子吗?”

        吕夫人呆滞住,不明所以道:“啊?”

        清河公主笑的讽刺:“高燕燕说她是驸马的救命恩人,我也说我是驸马的救命恩人,可是救命恩人只有一个,既然如此,驸马首先要做的不应该是仔细询问甄别、确定谁真谁假吗?他怎么就直接确定我是假的、高燕燕是真的了呢?”

        吕夫人被她问住,结巴半晌,勉强辩解道:“必然是高燕燕巧舌如簧,胡言乱语将修贞瞒骗住了!那贱人太过奸猾!”

        清河公主点点头,又道:“既然如此,你们又做了些什么呢?高燕燕是驸马的救命恩人,对吕家有恩,所以就叫她当驸马的侍妾,没名没分的呆在吕家,担惊受怕度日,哪天被我知道,拖出去乱棍打死,就算是报了恩?”

        吕夫人额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色也是尴尬至极:“这,这都是她自愿的,公主方才也听她说了,那贱人有多厚颜无耻!”

        清河公主还未说话,昭阳公主便忍不住道:“你还好意思说高燕燕厚颜无耻?我看你们母子俩不比她差多少,一丘之貉罢了,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吕夫人讪笑不语,只央求的看着清河公主,显然希望她能高抬贵手,就此终结此事。

        清河公主却不理会,静思几瞬之后,方才道:“吕大人可知晓此事?”

        吕夫人想起此前丈夫所说所劝,再想起那夜他的伤心之语,心中一时五味俱全,悔不当初:“他不知道,都是我瞒着他做的。他一直都叫我和修贞善待公主,不要一错再错,我那时候竟一点也不往心里去……”

        清河公主微微颔首:“吕大人的确是端方君子,可惜娶妻不贤,为祸三代。”

        吕夫人只觉脸上猛地挨了一记耳光,**辣的作痛,强笑几声,不敢答话。

        这时候外边府兵前来回话,隔着门帘,恭敬道:“公主,高氏咽气了。”

        清河公主不过淡淡颔首,又道:“驸马呢?娇娇不是使人去传他了吗,怎么还没回来?”

        吕夫人猛地打了一个冷战。

        外边仆从回话说:“不敢违背公主吩咐,早就往官署去寻了,只是近来陛下筹备西政诸事,时常征兆朝臣入宫,今日驸马也在其中,若再去寻,怕就要惊动帝后了,故而来问公主之意,可还要再去找吗?”

        清河公主想起前几日回宫时父亲瘦削下去的面庞,心下关切,不欲惊扰:“不必了,在宫门外守着,等他出宫之后叫回来一趟也是一样的。”

        吕夫人见她不欲惊动宫中帝后,便以为事情可有转圜,很是松一口气。

        清河公主瞧见了,忍俊不禁道:“吕夫人?”

        吕夫人急急忙忙扯出来一个笑:“是。”

        清河公主道:“我不想惊动父皇母后,是因为我知晓他们诸事繁忙,不愿叫他们忧心,再则,更不愿杀鸡牛刀,这可不意味着我愿意再跟你们吕家、跟你和吕修贞扯上关系,明白吗?”

        吕夫人听得不安:“公主……”

        “你不会以为我还能继续容忍下去吧?”

        清河公主诧异的看着她,说:“我天家帝女,金枝玉叶,从小到大遇上的最大波折就是出降吕家,我是脑子坏掉了,才会愿意继续受这些窝囊气吗?”

        这是什么意思,想要跟儿子和离,还是说最后这事还是难免要闹到宫里去?

        可别,按照当今的脾气,到时候自家还能有好果子吃?

        吕夫人心中焦急,意欲开口,昭阳公主却忍不住了:“闭嘴吧你,哪来这么多话?!你说着不嫌烦,我都要听烦了!”

        仆从早就把她的鞭子带来了,昭阳公主一撸袖子,“啪”的一声脆响朝吕夫人甩过去了:“口口声声说高燕燕厚颜无耻,我看你这老女人比她还不要脸!”

        正是初春时节,衣衫单薄,这一鞭子甩过去,吕夫人直接触及到的每一寸皮肤都在惊呼剧痛,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委屈是吧?生气是吧?觉得你儿子娶我姐姐是低就了是吧?!我可去你妈的!”

        昭阳公主尤嫌不够,上前去继续抽了几鞭子,这才恨恨道:“心气儿这么高,就不要递名字上去选驸马啊!眼巴巴盯着天家富贵的是你们,看不惯天家公主的也是你们!好家伙,合着在你们心里边,就该娶个对你们唯命是从的公主,一边从娘家给你们讨好处,一边帮驸马纳妾娶小老婆?!你们怎么不飞啊,淦!!!”

        吕夫人哪里吃过这种苦,惨叫着才地上扭成一条毛毛虫,清河公主以手扶额,旋即起身拉住妹妹,无奈笑道:“别的也就罢了,那些个粗话,又岂是淑女应该说的?才说了要改性子,这时候竟全都忘了。”

        昭阳公主气哼哼道:“她太恶心人了,我忍不住!”

        清河公主忍俊不禁,知道她是护持自己心切,倒没再说什么,看一眼战战兢兢扶着桌子慢慢站起身的吕夫人,轻轻道:“我不想再在吕家久留,马上就会回公主府去,但是你也别高兴的太早,因为这事还没完。吕修贞既进了宫,便叫他暂时躲过去一时。只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你叫人去宫门口盯着,等他出来了,便将今日之事原原本本的告知于他,明日叫他往公主府去请罪,我自有处置。”

        吕夫人满心苦涩,唯有应声。

        清河公主便牵着妹妹的手往外边去,走到一半,又回头道:“吕夫人,我事先奉劝你一句,别打什么歪主意,譬如说叫吕修贞私逃,又或者是散播什么乱七八糟的风声出去。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我想,他跑到天边我也能把人抓回来,再则,吕家这么多人,你娘家又是那么大一个摊子,做什么事情之前也多想想家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吕夫人笑的比哭还难看。

        清河公主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登上马车之后,昭阳公主余怒未消:“吕修贞这个王八蛋,真是一点都没辜负他娘的王八血统,照我说就该直接进宫在父皇面前告他一状,剁了他脑袋才好!”

        清河公主见她气的脸颊涨红,反倒笑了,从旁边匣子里取了点清凉膏,捻在指间往她额头上涂抹:“我不进宫,你也别去说,倒不是心软要饶他,而是咱们自己又不是处置不好,何必劳烦阿爹阿娘他们?你也瞧见了,为着西征的事情,阿爹连饭都是匆匆吃几口就去议事……”

        说完,她轻轻拍一下妹妹手背:“等我处置了吕修贞和他母亲,咱们再进宫去讲,又不是小孩子了,总不能事事都叫父母操心。”

        昭阳公主搂住姐姐的腰,依恋之中不乏心疼:“姐姐这么好的人,怎么偏就碰上了吕修贞那种王八蛋呢!天下好男人千千万,等他过去了,你可别心软!”

        “怎么会?”清河公主失笑道:“他如此辱我,我又不傻,即便是为着皇家尊严和底下妹妹们,也决计不会放过的。”

        清河公主既定了主意,又知道吕修贞决计逃不掉,自然心中不慌,与昭阳公主一道回了公主府,姐妹俩相聚着饮酒叙话,直到夜色渐起方休。

        吕修贞有没有出宫她懒得管,这会儿是不是得知真相了她也不在乎,一个无关紧要、自寻死路的男人,还想他做什么?

        送走了昭阳公主,清河公主洗漱更衣,上床歇息,睡梦中昏昏沉沉,意识却来到了另一个似真似假的世界之中。

        梦中也有一位公主名叫栾静柔,却并无清河公主封号,她跟她的生母便如同御花园中四处可见的小草,很不引人注目,成年之后被许婚给名门子弟吕修贞,连公主府都没有,而是入吕家同吕家人同居。

        那时候皇后已经被废,皇帝宠爱贵妃,对她这个长女也不甚在意,吕夫人捧高踩低,对她百般欺凌,吕修贞不仅没有加以阻止,反倒推波助澜,成婚三日便纳了高燕燕为妾,纵容高燕燕欺辱于她,但凡有了争执,也总是站在高燕燕那边。

        梦里栾静柔与驸马也一直未曾圆房,吕修贞对高燕燕千宠百爱,却对她弃如敝履,栾静柔同他解释自己才是当年救他之人,吕修贞嗤之以鼻,反倒觉得她满口谎言,十分可恶,甚至还几次对她大打出手。

        栾静柔的心凉了,对驸马不再抱有期望,也不再辩解,吕修贞逼迫她迁出正院,让高燕燕住了进去,她则往偏院居住,每日只在房中烧香念佛,从此再不出门,然而即便如此,祸事还是找上门来了。

        高燕燕流产了。

        她伏在吕修贞怀里哭的很伤心,说是栾静柔害她。

        天可怜见,一个备受宠爱、居住正院,一个孤灯冷饮、幽居偏室,栾静柔怎么可能害得到她?

        她辩解了,但吕修贞不信,拥着泪眼涟涟的高燕燕,吩咐人将栾静柔押下杖毙……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好似是上天也在同情无辜惨死的栾静柔,鲜血飞溅,流水泛红,场面惨不忍睹。

        清河公主自睡梦中惊醒,猛地坐起身来,大口的喘着气,额头冷汗涔涔。

        梦中所见,当真叫人胆战心惊,也令人怒火中烧。

        外边仆婢听见声音,忙问道:“公主有何吩咐?”

        清河公主怔楞了几瞬,方才回神,擦了擦额头冷汗,涩声道:“无事。”

        她重新躺了下去。

        好气哦。

        睡不着。

        还是睡不着。

        怒火越来越盛。

        都是些什么破事!

        该死的高燕燕!

        该死的吕修贞!

        真该把这对狗男女千刀万剐!

        清河公主翻了个身,强迫自己尽快睡下。

        越想越气。

        再翻个身。

        你不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

        两刻钟过去了。

        清河公主猛地坐起身来。

        “淦!”她晃晃床边摇铃,怒气冲冲的吩咐说:“去吕家走一趟,把吕修贞那个贱货给我抓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