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22章 第 22 章

第22章 第 22 章

        吕修贞活了二十年,向来是世家公子楷模,风光霁月,何曾被人这般指摘怒斥?

        他脸上又涨又热,心头恼意渐涌,面红耳赤半晌,方才旧话重提道:“既然如此,我敢问公主,当年因何而与高家姑娘生隙?”

        清河公主自袖中取了巾帕,擦拭激愤之下溢出的泪珠,觑他一眼,寒声道:“我既说她品行不端,那便是品行不端,难道我会冤她不成?她猪油蒙了心,为谋富贵,竟借着我的幌子,算计到我哥哥头上,亏得被人撞破,半道截下,否则我焉还有脸面再见嫡母?她那么做的时候,又将我置于何地,可曾想过我与我阿娘事后会如何?这样的朋友,我如何肯再与她相交!”

        胡说八道!

        吕修贞心道,燕燕怎么会是这种人?!

        分明是你诬陷于她!

        清河公主却不曾得知面前人心中所思所想,目光怀疑的看着他,道:“吕家与高家无甚交情,你为何会因高燕燕一事而疑心至此?难道你早就知道她便是当年旧人?”

        若是承认此事,便意味着他必然见过高燕燕、又或者是当年知晓此事之人,说不定就会牵扯出高燕燕私逃在外一事,对于孤身在外的高燕燕来说,实在是大大不妙。

        吕修贞心下警惕,唯恐高燕燕被清河公主给害了,心思一转,当即便否认道:“高家已经被问罪,那之后我又不曾再见过高燕燕,如何会知晓此事?”

        清河公主眼底疑色未消,吕修贞便捏造了个谎言出来:“只是我有一好友与她两心相悦,因高家之事心生哀意,又从高燕燕口中得知她年幼时与公主颇有交情,见公主见死不救,故而心生愤愤,我听他提及此事,故而见疑……”

        清河公主面带哂笑:“兴庆伯乃是我阿爹的旧臣,朝野上下谁敢冤他?那几件大案板上钉钉,挑不出丝毫错漏,他被去爵斩首绝不冤枉,你那好友若当真心怀正义,便该拍手称快,何必哀之?至于见死不救——好一个见死不救!我若真是救了,同戏文里那些糟践皇家声誉、枉顾法度的跋扈公主有何两样?”

        她站起身来,信手提了提臂间披帛,淡淡道:“我观此人绝非善类,驸马还是少跟他来往为好。”

        这所谓的好友纯粹是吕修贞临时编造,那几句话则是他自己想说的,现下听清河公主如此评说,便如两记耳光狠狠扇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吕修贞心头生恨,不觉捏紧了拳头,无言半晌,方才勉强扯出个笑来,涩声道:“多谢公主提点。”

        清河公主道:“但愿驸马这话是真心的。”说完也不看他,转身走了出去。

        杜女官守在外边,见她出来,略微吃了一惊。

        这时候夜色渐起,更深露重,她解下身上外裳给清河公主披上,关切道:“可是驸马有何不妥?公主出来,怎么也不多披件衣裳。”

        清河公主站在廊下,便见月光流泻,夜色无边,凉意顺着脚踝慢慢爬上膝盖,也叫她燥热愤怒的心绪慢慢平稳下去。

        该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呢?

        她以为驸马的冷漠与疏离是因为在这儿住不惯,是因他秉性如此、不善表达,她以为自己能焐热他,以为真心能换到真心,到最后却发现是在痴心妄想。

        只因为所谓好友的几句话,他便疑心冷待自己至此。

        成婚数日,结发之情,他竟不肯发一言相问,宁肯用那样冷漠而无情的态度疏远自己的妻子吗?

        如此卑怯刻薄,岂是大丈夫之所为!

        事已至此,以后又该如何呢?

        回宫去告诉阿爹阿娘,叫他们为自己出气,让所有人都知道清河公主与驸马成婚数日都不曾圆房,夫妻关系冷淡?

        还是说成婚不到一月便宣告和离,之后夫妻陌路?

        她哪有颜面去开这个口!

        杜女官见清河公主神色凄惘,一言不发,脸上不禁显露出几分忧色,伸手去抚她手背,更是一片冰凉。

        她着实吃了一惊,焦急道:“公主,公主?您怎么不说话呢?”又去摸清河公主额头,觉得隐约发烫,当即便如火烧眉毛一般,忙不迭吩咐人去叫太医来。

        清河公主恍恍惚惚的被杜女官搀扶到了塌上,好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定睛一瞧,便见太医正坐在矮凳上位自己诊脉,床边坐着满脸担忧的昭阳公主。

        她眼泪忽然间就出来了,衣袖掩面,低声道:“不是说了不叫你来吗?满屋子病气,仆婢们也是不懂事……”

        “大姐夫也就算了,你可是我亲姐姐,咱们俩离得这么近,你病了,我哪有不过来瞧瞧的道理?”

        昭阳公主笑着去拉姐姐手:“别挡啦,该来不该来的我都已经坐在这儿了。”

        清河公主听得动容,放下手去,无奈道:“你呀。”

        这时候太医将手收回,恭敬道:“公主没什么大碍,只是近来太过疲乏,又受了些凉,吃些温补的药,歇息几日便是了。”

        杜女官领着他往偏室去写药方,昭阳公主视线环视一周,却忍不住嘀咕:“得叫钦天监再帮着算算才行,看这地方是不是风水不好,才搬过来多久啊,一个接一个的生病,先是大姐夫,然后是你……”

        这是人在作祟,又关风水什么事?

        清河公主心中自嘲,又不愿为此多事,便劝阻她说:“也只是凑巧了而已,找钦天监做什么,兴师动众的反倒不好。”

        昭阳公主忍不住叹一口气:“行吧,那就再等一阵看看,只是苦了贤妃娘娘,老早就盼着你跟大姐夫一道进宫呢,好容易大姐夫要好了,现在你又给接上了。”

        清河公主听到此处,也是忧心,忙搭住她手臂,叮嘱道:“左右太医也说无甚大碍,将养几日便是,便不要将此事告知宫中了,阿娘又不能出宫来瞧我,知道了也只是徒增担忧而已。”

        昭阳公主颔首:“我晓得的。”

        姐妹俩在一起说了几句体己话,外边便有仆婢来禀,道是驸马在外等候,不知此时是否方便入内。

        昭阳公主总共也就见过吕修贞两回,还都是在成婚前,虽说是男女有别,但自家人倒也不必诸多避讳,下意识往外瞧了一眼,打趣道:“先前大姐夫病着,姐姐殷勤照顾他,现下他既快要好了,也该轮到他来顾看姐姐了,果真是风水轮流转。”

        清河公主前不久才跟吕修贞吵了一架,心中郁气未散,听人提起便觉厌烦,她不欲叫妹妹知道这些家丑,便推辞道:“他还没好利索,来这儿做什么?两下里遇见再病起来,那真是没完没了了。替我谢过驸马心意,这几日我们还是先别见了,各自安养为上。”

        仆婢应声,往门外去回话。

        昭阳公主若有所觉,目送她们离去,脸上笑容微微淡去几分,摆摆手打发了内室中人,方才凑近几分,关切道:“姐姐,驸马待你不好吗?”

        清河公主不欲把夫妻之事说与妹妹听,便只含糊过去:“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是不好,就那样吧。”

        昭阳公主听得眉毛一竖:“什么叫‘说不上好’?他欺负你了?我看他是皮痒了!”说完就要出门去寻吕修贞晦气。

        清河公主听得又是好笑,又是窝心,忙拉住她道:“没你想的那么严重,就是拌了几句嘴而已。”

        她脸上笑意淡薄,半晌后又道:“大抵这就是夫妻吧,兴许过一段日子以后就好了呢。”

        昭阳公主狐疑道:“真不用我去收拾他?”

        “真要收拾,我自己就收拾了,何须劳动你大驾?先这么过着吧。”

        清河公主伸手去揉她脸,玩笑道:“你放心,受了委屈我会说的,你只管在府里边竖着耳朵仔细听,哪一日听见我喊你救命,就点齐人手杀将过来……”

        昭阳公主“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把她手从自己脸上拉下来:“你可别乱摸,我脸上还有脂粉妆容,仔细给弄花了!”

        清河公主有些惊奇的“咦”了一声,仔细打量几眼,不禁失笑:“你向来不是嫌这些东西麻烦,不愿过多妆饰的吗?如今怎么愿意了?”

        昭阳公主捧着脸,笑盈盈道:“女为悦己者容!”

        清河公主听得心头微刺,短暂的疼痛过后,又替她觉得高兴。

        拍了拍妹妹的手,她温柔道:“既然与驸马琴瑟和鸣,那就好好过,别辜负良缘一场。”

        昭阳公主把那话说完,才觉得有些不妥,姐姐前边说夫妻吵嘴,自己这儿就表现的夫妻和睦,实在是太过伤人心了,目光歉然的看过去,还没开口,嘴唇就被清河公主屈指堵住了:“你我姐妹之间,用不着那些虚礼。”

        昭阳公主在这儿待了半个时辰,盯着姐姐吃了药,这才动身离去。

        临走前清河公主嘱咐她:“那些话我也就是同你说说,你别往外讲,不是什么大事,无谓闹大。”

        昭阳公主承诺道:“放心吧,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明白事理的。”

        ……

        吕修贞的病还没好利索,清河公主便接上了。

        先前是吕修贞故意染病,不想跟清河公主圆房,现在却是清河公主假借生病为由,跟吕修贞分房别居。

        未成婚时,清河公主对丈夫尚有希冀,对于婚姻生活有所盼望,再见吕修贞年少英俊,仪表堂堂,自是百般温柔,希望夫妻和睦、恩爱长久,那日与他一通争执之后,却是心灰意冷,再没有俯首做低、以求两情缱绻之意。

        公主府是她的,自然没有她躲出去的道理,昭阳公主走后,清河公主便唤了杜女官来,吩咐说:“我既病着,驸马也不大好,这几日便不要见了,叫他挪到偏房去,等我二人病愈之后,再说别的。”

        杜女官早先见多了清河公主如何关切照顾驸马,倒不觉得这二人是冷了情,只以为真是为了躲避病气,应声之后,便令人帮驸马收拾了日常衣袍用具,一并挪到偏房去了。

        吕修贞见状,却是且羞且怒。

        那晚与清河公主争执之时,他被呛的哑口无言,深觉失了颜面,再听清河公主口口声声道是高燕燕言行不检、绝非善类,更有种心头白雪被人玷污的荒唐感。

        燕燕绝非善类,难道你便是吗?

        为了将当年之事扣在自己身上,好独揽功劳,你有什么谎话是编不出来的?

        且天下向来以夫为尊,又哪有如她这般不知恭顺、牙尖嘴利的妻子?

        还不是依仗出身来打压自己?

        要换成是寻常人家,妻子胆敢这样跋扈的,早就被休回娘家了!

        吕修贞憋了一肚子火气,又不敢显露出来,指甲掐着掌心,硬逼着自己低头认错,心中屈辱愤恨之感却是更甚一层。

        清河公主离开后不久,便有仆婢匆忙去传太医,不多时,昭阳公主也赶了过来。

        吕修贞又不是聋子,自然听得到动静,下意识便觉得清河公主是有意装病把事情闹大,好叫宫中知晓,来寻自己晦气。

        他心下忐忑,又惧怕皇威,平复了心绪之后便往门前求见,哪知道清河公主竟不肯见他,三言两语便叫人打发他回去。

        于吕修贞而言,这自然又是一桩罪过。

        寻常人家里边,哪有丈夫去见妻子还得通传的?

        哪有通传之后还见不到,面都不露就把人打发走的?

        他心中恼火之情更盛,强忍着回去歇息,岂知没过多久,便有仆婢前来收拾东西,叫他挪到偏房去住,将正房空出来给清河公主养病。

        简直欺人太甚!

        吕修贞按捺不住心中怒火,几乎要冲到清河公主面前与她分说明白,余光瞥见院中的佩刀府兵,脑海中回想一下成婚那日皇帝吩咐,到底还是咬牙忍下,任由仆婢收拾了日用诸物,自己则披衣骑马,愤然往吕家去了。

        吕家家主今晚被同僚请去吃酒,吕夫人则还未曾安歇,听人说二公子回来了,自是又惊又喜,等人进门一瞧,才发觉不对劲儿。

        自己肚子里爬出去的儿子,她最是了解不过,打发仆婢们出去,便忙不迭将人拉到自己身边,关切道:“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昨日我打发人去瞧,不是说快大好了吗?难道是病有反复?”

        吕修贞心中有万千怒火,十重委屈,这些话在公主府没法说,他只能跟自己亲娘倾诉。

        新婚之夜没跟妻子圆房,这事他是不会说的,之后故意染病推拒此事,他自然也不提。

        只说清河公主如何跋扈、如何蛮横无理,冒充多年前的救命恩人在前,露出破绽之后恼羞成怒在后,因着被自己戳破真相大失颜面,立即便开始装病,将自己赶到偏房去了。

        吕夫人打一开始就不喜欢这桩婚事,之前打着主意撺掇清河公主往吕家久住又被推辞,心下更添不快,现下听儿子这般言说,又是气恼,又是懊悔:“我早就说你二人并非良配,奈何……”

        说到此处,见左右无人,又含恨抱怨:“总归是宫中蛮横,二话不说便将婚事定了下来,自家女儿没人要,硬塞到别家去!”浑然忘了自己与丈夫算计着尚主之后儿孙必定会有恩荫爵位时的嘴脸了。

        母子二人相对抱怨几句,扭曲着脸吐了会儿毒水,吕夫人便道:“对你来说,长安可不是个好地方,有个风吹草动的宫里边都会知道,还不如谋个外放。到时候天高皇帝远的,你也自在些,长公主的驸马,外放怎么也得是一方军政大吏吧?”

        眼底精光闪烁几瞬,吕夫人又殷殷道:“再早点添个孩子。陛下这会儿就皇太孙一个孙辈,稀罕着呢,公主虽是庶出女儿,但能跟嫡女同日出降,赏赐待遇几乎不分高低,可见也是很得宠的,不拘生男生女,想来都能得个勋爵。她所出之子到底是姓吕的,岂不也是满门荣耀?”

        吕修贞听得心头发苦。

        外放一事,清河公主倒是提过,可是现在二人刚刚才吵完,叫他怎么开口?

        至于孩子,甚至都没有圆房,哪里来的孩子。

        他嘴里就跟吃了个没熟的柿子似的,涩涩的发麻,强撑着敷衍过去,便往后院去探望高燕燕。

        吕夫人不敢将儿子收留罪臣之女的消息传出去,自然也不敢送多少仆婢给高燕燕使唤,这时候内室无人,吕修贞从外边往里瞧,便见高燕燕穿着素衣,身形单薄,正跪坐在灯前做针线。

        烛影轻摇,晕黄的光芒照耀在她脸上,有种静美的温情在无声摇曳。

        他心绪一柔,放轻动作走进内室,仔细一瞧,才发现高燕燕是在缝制衣裳,看布料颜色和花纹,仿佛是件年轻男子的外袍。

        他的影子自上而下跃出,高燕燕有所发觉,惘然回过头去,见来人是他,明眸里霎时间绽放出星河般闪亮光彩:“吕郎?!”

        吕修贞看得心头发烫,怒火暂时歇去,柔情万千:“燕燕。”

        高燕燕惊喜之后,却是担忧不安:“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病着吗,可是已经大好了?”

        说完,又垂泪道:“我心里挂念,却也不得去登门看你,只能在心里为你祈福,帮你做件冬衣。”

        吕修贞听得动容,心头情绪激荡,伸臂将她抱住,柔声道:“别说了,燕燕,我明白你的心意!”

        高燕燕反手搂住他的腰身,全身心的依偎在他怀里。

        如此痴缠腻歪了半日,高燕燕恍若初觉,微红着脸将他推开,羞涩道:“你怎么回来了?公主那儿不要紧么?我在这儿过得很好,你别担心,总是往这边跑,若叫公主知道,告到宫里去,我死是小事,若害了你,我在地下也要于心不安的……”

        听她提起清河公主,吕修贞眉头便皱起来,再听高燕燕话中大有不祥之意,便抬手掩住她口:“胡说什么呢。”

        她的嘴唇那么软,带着淡淡的温热,气息拂到掌心,他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忙不迭将手收回,匆忙间转了话题,愤愤道:“你有所不知,她今日竟主动同我提起当年之事来!”

        高燕燕心脏跳得快了,偷眼打量他神情,知道未曾露馅,便略略安心几分,假做狐疑道:“怎么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不知她究竟有多厚颜无耻,”吕修贞提起此事,眉宇间全是讥诮冷色:“打量我不知道当年内情,居然将你的功劳都归到自己头上,话里话外以恩人自居,我当真佩服她睁眼说瞎话的本事!”

        高燕燕心头微松,脸上却适时的显露出几分凄惘,怅然道:“公主她大抵也是希望你能跟她好好在一起,夫妻和睦吧。”

        吕修贞看着面前善解人意的高燕燕,再回想起清河公主盛气凌人的面庞,心中厌恶之意更盛,轻轻握住面前美人酥手,他柔声道:“燕燕,你别怕,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都已经想好了,寻个时机离京外放,到时候天高皇帝远,你我大可以做一双神仙眷侣……”

        高燕燕听得神情欢愉,目光明亮的看着他,依依道:“果真吗?吕郎,你可不要骗我!”

        吕修贞执起她手,送到唇边轻轻一吻:“燕燕,相信我,我必然不辜负你。”

        想跟燕燕做神仙眷侣,那就必然得离开长安,就跟阿娘说的一样,到时候天高皇帝远,宫里的手也伸不了那么长。

        但说到离开长安……

        又一定绕不过清河公主。

        吕修贞想到此处,心绪不禁浮躁起来,回想起今晚清河公主说的话,忍不住后悔那时候不曾虚与委蛇敷衍过去,先一起出了京再谋其他。

        当时顺势答应,只是顺水推舟而已,现下夫妻二人几乎是撕破了脸,再想吃回头草,怕就得费上些功夫了。

        目光扫过高燕燕为他缝制了一半的冬衣,吕修贞忽的想起此前清河公主亲自为他缝制的那件衣裳来,那时候二人还未成婚,她便不辞辛苦匆忙赶制出来,想来心中也是中意自己的吧?

        既是如此,再放软身段,哄她回心转意,想也不是什么难事。

        为了燕燕,也为了将来,难道他还不能忍一时之辱吗?

        吕修贞既想到此处,便不曾在吕家停留,同高燕燕依依分别,便骑马往清河公主府去。

        ……

        杜女官不知道公主与驸马起了争执一事,只是见公主因顾看驸马卧病,后者却不打一声招呼就往吕家跑,心下难免不快,正坐在廊下盯着仆婢熬药,便见驸马匆忙赶来,额头尚且带着汗珠,从袖中取了一只木盒递上:“我记得家中还有支百年山参,果然不错,姑姑且送去叫太医瞧瞧,看是否对公主的病症。”

        杜女官脸色稍霁:“驸马原是往吕家去取山参的?”

        “不然呢?”吕修贞反问道:“公主因我而卧病,我不能照顾她左右,只能做些微末小事,希望她玉体早日康复。”

        “驸马有心了。”杜女官多云转晴,轻轻颔首,含笑道:“只是百年山参便不必了,公主只是一时不适,并非体弱,这东西药力太过,只怕反而承受不住。”

        说完,又吩咐人将山参收起:“既是驸马心意拳拳,我便做主收下了,哪日驸马府上若是用得到,只管来取。陛下与娘娘心疼公主,陪嫁里与了好些,只是太医说公主年轻,用不上这个,都堆在库房里吃灰呢。”

        吕修贞被这凡尔赛文学家刺了下心,僵硬的挤出来一个笑,说:“那我便放心了。”

        他往偏房去歇息,杜女官则往内室去同清河公主说此事:“驸马心里也记挂着您呢。”

        清河公主淡淡一哂,不置一词。

        此前吕修贞染病时,是清河公主在侧照顾,现下却颠倒了次序,清河公主病着,吕修贞一日三次的到门前问候,十分关怀体贴。

        杜女官便同底下人感慨,说:“可见人心都是肉做的,一点都不假,驸马原先看着冷冰冰的,这会儿公主病了,倒是温柔殷勤,可见的确是被公主一片真心所打动。”

        清河公主原本就没什么大病,如此将养几日,便告痊愈。

        这日晚间她往偏室去沐浴后,便往床榻前闲坐翻书,仆婢们取了柔软的巾帕为她擦拭长发,烛影温柔,一室静好。

        吕修贞悄悄从外边进去,两个仆婢正要见礼,他便示意噤声,摆摆手打发她们出去,自己则近前去为清河公主擦拭头发。

        两个婢女相视一笑,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清河公主未曾察觉有异,手中书册翻了几页,才发觉不对,回头见是吕修贞,一双秀眉随之蹙起:“你来做什么?”

        吕修贞含笑道:“我心中挂念公主,想来看看你。”

        清河公主将手中书册搁下,淡淡道:“现在你见到了,可以出去了。”

        吕修贞脸上笑意微滞,烛光灯影下,他自有一种风流倜傥的俊美:“公主还在生我的气吗?”

        “或许吧。”清河公主不置可否:“我现在并不是很想见你,驸马请回吧。”

        吕修贞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很快便松开。

        他弯下腰,双手扶住清河公主肩头,靠近她耳侧,柔声道:“我知道公主疑我气我,但你真的是误会我了,新婚那夜我的确是喝多了,之后染病也绝非我所愿,现下我既痊愈,公主也以大好,我们今晚便将洞房花烛夜补上,好吗?”

        说完,又低头去亲吻她白皙脖颈。

        清河公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反手推他面庞:“放开!谁许你动我的?!”

        吕修贞被她推开,眼底不禁闪过一抹恼怒,按住清河公主肩膀,将她压到了床榻上:“你我本就是夫妻,如此也是天经地义,有何不可?公主不必害怕……”

        清河公主曾经满怀少女希冀、且羞且喜的盼望过洞房花烛夜,但当她发现自己所钟爱的驸马只是臆想所生的幻影,当初那份少女情怀便已经烟消云散,现在被吕修贞半诱哄、半强迫的按在塌上,心中只有恶心与抗拒,却无半分旖旎希冀。

        她的气力不足以与男子抗衡,短暂几次挣扎之后便停了手,冷冷道:“放开我。”

        吕修贞心下不耐,察觉她不再挣扎,便温柔了声音哄她:“公主,我会温柔些的……”

        回应他的是“啪”的一声脆响。

        “作死!”

        清河公主一巴掌打歪了他的脸,厉声道:“吕修贞,你再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即刻唤人来将你押下杖杀!本公主是君,你是臣,我不允许,谁叫你动我的?!”

        作者有话要说:评论抽五十个送红包,么么啾~,请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