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19章 第 19 章

第19章 第 19 章

        吕夫人听他如此要挟自己,心头怒起,抬手一掌将要打过去,便见他不闪不避,只定定的瞧着自己,满面哀求,一颗慈母心肠转了几转,终究还是软了。

        “你这个孽障啊!”她恨声长叹。

        吕修贞见她如此,便知道是默许了,大松口气,感激叩头道:“儿子在此谢过阿娘了!”

        吕夫人心中愁绪万千,瞟一眼内室中隐约的晕黄灯火,拉着儿子到一边去说话:“她到底是哪一家的女眷?你且细细与我分说,若有个万一,也好遮掩。”

        提及此事,吕修贞眉宇间便蒙上了几分阴翳,隐约有些怜悯:“燕燕的父亲便是当初的兴庆伯……”

        这名号听起来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吕夫人凝眉细思半晌,方才道:“仿佛也是跟随陛下打天下的老人?”

        “飞鸟尽,良弓藏,可惜不得善终。”

        吕修贞冷冷嗤笑一声,道:“陛下登基第二年,便寻隙夺了兴庆伯的爵位,遣送出京,半年前又借故问罪高家满门,燕燕千辛万苦逃出来,一个弱女子孤身上路,不知吃了多少苦,若不是遇上我,殊不知是会病死还是饿死在路边……”

        吕夫人没闲心听这些废话,只听得高家之事已经过去半年,料想此事已经淡去,收容高燕燕不会酿成什么大祸,这才和缓了神色,嘱咐说:“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留她,这我认了,只是有一点,等她养好了身子,赶紧给送出去,公主马上就要过门了,你留个年轻姑娘在身边,这如何使得!”

        吕修贞刚刚得见这朝思暮想之人,如何还记得起婚约在身,听母亲提及此事,便不耐道:“即便是公主,也不能阻止我向救命恩人报恩,若没有燕燕,如何还有今日的我?公主若真是嫁与我为妻,也该视燕燕为恩人才是。”

        吕夫人为之一滞,竟无法同他分说,看儿子神情坚毅,便知绝非言语所能打动,想着距离婚期还有几月,且徐徐图之,最后便只警告一句:“你今日能同我下跪,求我留下她,将来若叫公主知道,她容得下,宫中可容得下?你若真是在意高燕燕,也该考虑一下她的将来才是。”

        饶是吕修贞已经被突然冒出来的救命恩人乱了心神,此时也不禁烦闷起来。

        他知道母亲说的有理。

        他要娶的是公主,要面对的岳家是皇室,真要是发生了什么龃龉争执,第一个受到伤害的只会是燕燕。

        他不忍心。

        燕燕失了父母家人,已经足够可怜了,若是再因为他而遭受无妄之灾,自己又如何过意的去?

        吕修贞被吕夫人叫出去之后,高燕燕便躺不下了,强撑着坐起身来,等待自己将来命运的宣判。

        门帘自外掀开,眼前光影一闪,玉树临风的吕修贞出现在她面前,俊朗的眉头皱起一点弧度,神情中难掩沉重,就好像是肩膀上忽然间压了一座山似的,高燕燕的精气神随之也垮了一半。

        “吕公子,你也要赶我走吗?”赶在吕修贞开口之前,高燕燕凄声开口。

        因为方才躺倒的动作,她发丝略有些乱,一张清丽脱俗的瓜子脸微微抬着,下巴尖瘦的可怜。

        吕修贞心头一痛,慢慢坐到床边,握住她手,温声道:“燕燕,我是为了你好,你可知道,我马上便要娶妻了……”

        高燕燕眉梢一颤,涩声道:“是哪家的小姐?”

        “不是哪家的小姐,而是,”吕修贞踌躇几瞬,终于道:“而是当今的长女清河公主。”

        清河公主?

        栾静柔?

        为何偏偏是她?!

        高燕燕手指捏紧,眼底神情有一瞬间的狰狞。

        从前,她跟栾静柔也是要好过的。

        她是庶女,栾静柔也是庶女,她以为她们可以抱团取暖,可后来她发现,自己跟栾静柔是不一样的。

        栾静柔的生母虽然懦弱温吞,但是却不会拿女儿当踏脚石争宠,反而一心一意的爱护她。

        栾静柔的嫡母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却不会扯着她到跟前立规矩,很是温和慈爱,吃喝用度都想着她。

        更重要的是,栾静柔的父亲跟自己的父亲同样都是流匪出身,前者骁勇善战,很快成了一方霸主,而自己的父亲却只能依附在栾正焕麾下,靠昔日的香火情谋了官职,没过多久还因为触犯刑法被削去了爵位……

        七、八岁的时候她们还是亲密伙伴,但是谁又能想到多年之后境遇竟会这般大的不同?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长公主,即将带着满身尊荣、风风光光的嫁入清流名门,另一个却是犯官之女,仓皇逃窜如过街老鼠!

        还有吕修贞,以为自己是他救命恩人的吕修贞……

        高燕燕忽然涌现出一股冷笑的冲动来,藏在被子里的那只手慢慢捏紧,她故作仓皇,神情惊诧道:“清河公主?怎么会是她?!怎么偏偏……”

        仿佛是自觉失言,高燕燕抬手捂住了嘴。

        吕修贞见状,不禁狐疑道:“她怎么了?可是清河公主有何不妥?”

        “真真是孽缘!”高燕燕笑的苦涩:“吕公子,你别问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她的前后情态激起了吕修贞的逆反心与好奇心,几经口舌之后,高燕燕目光凄迷,注视着他道:“吕公子,你可还记得你我初次相见时的场景?”

        吕修贞神情一正,握住她手,轻柔道:“我永志不忘。”

        “那时候我在马车上呆的闷了,便想开窗透一透气,可巧见到有人倒在路边,实在是吓了一跳。正准备去救你,却被同行女伴拦住了,说出门在外不好多管闲事,又不知那人身份,贸然去救了,只怕横生枝节……”

        吕修贞回忆起当年自己昏迷前恍惚听见的这段话,再想起那时候几次与自己生出龃龉的尖酸少女,神色霎时间阴沉下去。

        高燕燕恍若未见,莞尔一笑如莲花绽放,温柔静好:“我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好见死不救的,便下了车,也是因缘际会,当年一道救你的两个人,一个在你面前,一个很快就要成为你的妻子了。”

        吕修贞神情几变,先是彷徨,旋即豁然开朗:“原来是她,居然是她!也是,我糊涂了,令尊原本就是当今身边的旧人,你年幼时与她交好也是理所当然。”

        然后他转向高燕燕,正色道:“什么一道救我?我只认你这一个恩人,至于那位清河公主……”

        吕修贞冷冷一嗤:“她若是真有善心,便不会说前边那一席话,更不会在我目不能视时几次三番尖酸挑唆,且你与她既是自□□好的情谊,何以当年高家出事,她竟不置一词?可见她心中原就没有情谊二字!”

        ……

        清河公主与昭阳公主出嫁的日子逐渐近了,宫里边的喜庆意味也愈加浓重。

        婚服都是早就赶制好了的,尚宫局的宫人送去了凤仪宫,苗皇后与韩昭仪坐在殿中等待片刻,便见珍珠垂帘一掀,两名近侍女官笑吟吟的出来,回禀道:“二位公主来向皇后娘娘请安。”

        两个姑娘穿的都是正红色婚服,清河公主温柔静美,昭阳公主明艳热烈,两种风姿,同样动人。

        高祖下朝后往凤仪宫来,见到这幕也不禁道:“我家有女初长成,都这么漂亮,阿爹简直舍不得把你们嫁出去了!”

        满殿人都笑了,唯有两个即将出嫁的新嫁娘含羞不语,饶是昭阳公主那样活泼耿直的性情,此时此刻也不禁微微红了脸。

        两个姑娘往内殿去将婚服换下,高祖也被苗皇后侍奉着往偏殿更换常服,束好腰间玉带之后,他不禁感慨:“真是长大了啊,去年下旨赐婚的时候觉得还早,现在回头去瞧,就是眼前了。”

        苗皇后也且笑且叹:“谁说不是呢。”

        各自更衣之后回到正殿,高祖欣然落座,向一后一妃道:“再过十日,两个孩子便要出嫁了,公主府已经建成,你们找个时间出宫去瞧瞧,看看有什么什么须得整改添置的,嫁女儿也就这一次,仔细些也是应当的。”

        莫说宫妃,即便是皇后,等闲也不得出宫,韩昭仪先前只听说公主府修的不错,却不曾想自己还有机会出去瞧瞧,听罢不禁垂泪,拉着女儿一道起身谢恩。

        高祖笑着叫起:“大喜之事,何必如此。”

        说完又转向两个女儿,语重心长道:“阿爹是天子,向来政务繁忙,同你们说话的时候都少,更别说如同寻常人家父亲一样陪着出游玩耍,但是阿爹对你们的爱护,并不比寻常人家的父亲少。”

        清河公主与昭阳公主听他说的郑重,忙起身到父亲面前跪下,正色道:“国事要紧,女儿明白的。”

        高祖便抚着她们发顶,殷殷嘱咐道:“你们都是皇家公主、金枝玉叶,静柔性情柔淑,娇娇么,虽然活泼了些,但是行事也自有分寸,到了婆家,不要仗势欺人,但是也不要逆来顺受。阿爹是天子,尚且舍不得叫你们受委屈,难道婆家竟敢压过天家不成?”

        说到此处,他眉峰微动,难掩锋芒:“宫里会选派女官往公主府去,既是帮助你们主持公主府中日常事务,也是盯着驸马与驸马家中是否有胆敢不敬公主之人,人选么,便叫皇后去挑吧。阿爹额外再给你们三百府兵,一是看家护院,二是长帝女志气,若是跟驸马起了争执,不必同他吵闹,先叫人按住打一顿再说……”

        苗皇后听他说的不像话,在旁边轻咳一声:“陛下,这要是传出去……”

        “你闭嘴!”高祖斜她一眼,没好气道:“先打了再说,名声顶个屁用!”

        苗皇后头疼的停了口,高祖又同两个女儿道:“听阿爹的,没错!公主府里边公主就是最大的主子,驸马敢乱来就吩咐府兵揍他,再不行就进宫来找阿爹,阿爹剁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