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在线阅读 - 第2章 第 2 章

第2章 第 2 章

        高祖听众皇帝针锋相对,实在哭笑不得,起身请新来的二人入座,又道:“今日初见,诸君果真风采卓然,就当是为元达洗尘,只饮酒,勿要论及过往,再起争执。”

        嬴政与刘彻先后前来,便是想颠一颠新来皇帝的分量,现下见他不骄不馁,意态和煦,倒是略有几分好感,顺势落座,彼此言谈起来。

        在座诸人皆是盛世君主,一时之雄,说起内政及征战之时也是各有见地,席间觥筹交错,气氛逐渐融洽起来。

        第一次小聚算是宾主尽欢,再之后高祖还府,便下帖邀请众人往自己府上行宴,一来二去的便熟稔起来,又结识了隋文帝与明成祖等诸人,时常约着饮酒叙话,分外和乐。

        这天高祖同其余几位皇帝一道往忘川河去泛舟游玩,结伴返回途径阎王殿时,却见殿外悬浮着一个光团,相隔一段距离看见他们,忽的上下乱颤,直直的飞到了他们近前。

        “始皇帝?!周高祖?!唐太宗?!我的妈呀,还有明□□、汉武帝?!”

        嬴政拂袖将它拨开,皱眉道:“这是何物?”

        其余几位皇帝也是面露好奇之色。

        附近有阴差值守,听闻之后毕恭毕敬的同他解释:“陛下,这是后世的科技产物,名叫系统,因为地府联通各方世界,空间途径奇多,所以偶尔也会有些新鲜玩意儿到这儿来……”

        “系统?”高祖听得云里雾里,也不禁奇怪:“这是何意?”

        那阴差还没说话,那系统便跟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兴高采烈道:“高祖?大周高祖文皇帝李元达?!”

        “是朕,”高祖上下端详着它,疑惑道:“你听闻过朕?”

        “当然,您在后世可是大大的有名!”

        系统语气难掩激动:“有个问题后世的人争论不休,谁都说服不了对方,今天机缘巧合来到地府见了您本人,可算是有机会问出来了。”

        “后世也知晓朕的功绩么?”

        高祖被搔到了痒处,心下矜傲,难掩得意的环视一周,和颜悦色道:“你想问什么?”

        那系统听他应声,便迫不及待道:“你最在意的女人究竟是谁?德明皇后还是柳昭容?!”

        “噗嗤!”刘彻忍不住笑出声来。

        高祖原以为它会问自己三征西域时的赫赫功绩,又或者是南越内附这样彪炳青史的功勋,万万没想到它想问的竟是这等后宫琐事,内容又是如此的不切实际。

        他心下恼怒:“柳昭容是哪一个?贱婢安敢同德明皇后相提并论!”

        德明皇后徐氏乃是高祖原配发妻,贤淑明德,宽容慈和,现下陡然听闻系统说后世之人竟将他贤淑的徐皇后与一个不知所谓的柳昭容相提并论,如何能不大动肝火?

        系统吓了一跳,讷讷道:“就,就是那个会写诗的才女,柳昭容啊。”

        高祖想了半天,才在记忆角落里扒拉出这么一个人来,莫名其妙道:“一个昭容而已,如何能与德明皇后相提并论?”

        他心念浮动,怒意顿生:“难道是有人改了起居注,又或者是删除了本朝史书中关于德明皇后的记载?!”

        徐皇后死后,高祖亲自为其治丧,辍朝三月,以最高礼节待之,又下令将徐皇后在时的美德言行编纂成书,录于史书之中,再三检阅无碍才肯罢休。

        现下听系统说后世人居然会争论他最在意的究竟是德明皇后还是柳昭容,高祖不得其解之余,便觉得是有人删改了史书和起居注。

        “没有啊,”系统说:“关于德明皇后的记载都原原本本的在那儿。”

        高祖大动肝火:“那柳氏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后世柳家人为史官,格外为她增添了什么?贱婢该死!”

        他是盛世君主,虽然身陨,但皇威犹在,既发雷霆之怒,方圆十里之内便有紫色雷电闪烁。

        系统战战兢兢,忙道:“那倒也没有,主要是后世有个导演拍了一部电视剧……嗯,您可以理解为以您为主人公的传奇故事,柳昭容是女主角。”

        电视剧高祖不懂,但传奇故事他听明白了,女主角的意思也能猜出来几分,登时横眉怒目:“她是女主角,那德明皇后呢?”

        系统:“女配。”

        高祖明白了:“电视剧里说朕最在意的是柳氏,所以后世人也这么想?他们没脑子,自己不会思考是吗?!”

        系统哼哧了一会儿,辩解说:“那倒也不是,主要是当时史书对柳昭容的记载太少了……”

        高祖几乎要冷笑出声:“区区一婢妾耳,也配大书特书?”

        系统小心翼翼的解释:“后世有一种说法,说您最在意的其实是柳昭容,只是为了保护她,所以令人删除了关于她的记载……”

        高祖:“?????”

        “朕最在意柳氏,所以让她寂寂无名,连个史书记载都没有?说这话的是用脚后跟想事情的吗?!”

        高祖怒道:“朕若真是在意柳氏,她怎么会只是昭容?不说是贵妃,起码也该是四妃之一吧!这他们又该怎么圆?!”

        系统低眉顺眼的解释:“他们说您是为了保护柳氏不被后宫嫔妃妒恨,拉徐皇后做挡箭牌呢。”

        高祖:“?????”

        众皇帝忍不住笑出声来。

        “放他娘的屁!”

        高祖当了几十年皇帝,读书习字、修身养性,他已经很久没说过脏话了:“朕堂堂天子,制衡天下,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不敢给她晋位,还要用皇后来当挡箭牌?敢情朕这个皇位是过家家坐上去的?!”

        “这么说的人知道什么叫在意吗?”

        他发飙说:“朕在意徐皇后,所以加恩她的娘家,恩封她的父兄,朕在意徐皇后,所以宠爱她所出的儿女,要什么给什么,朕在意徐皇后,所以死后只想跟她合葬,令史官记录皇后的懿德,让后世子孙景仰附从——这几样柳氏沾边了吗,就敢说她是朕平生最爱?!”

        系统被他怼的不敢吱声。

        高祖叉腰在门口转了三圈,才算把那股子心火压下去,半晌过去,忽然道:“难道柳氏死后跟朕合葬了?朕不是跟太子说宫妃一概不得附葬帝陵的吗?那个小兔崽子居然敢阳奉阴违?!”

        系统哆哆嗦嗦的说:“柳氏没有附葬帝陵,甚至没有葬入妃陵。”

        高祖:“?????”

        高祖不得其解道:“那为什么说朕最在意她?!”

        系统声音虚弱的辩解说:“这不是说您想让她自由自在,不受束缚,来生不入皇家吗?”

        高祖:“?????”

        刘彻笑的肚子疼,朱元璋叫旁边李世民帮忙揉一揉肠子,饶是嬴政向来威严凌厉,此时嘴角也不禁抽动起来。

        “后世人能不能去看看史书,了解一下什么叫丧礼?!我大周讲求事死如事生,朕虽死,衣冠却时常巡视龙兴之地,地下与徐皇后常相伴——柳氏连妃陵都没进,不受香火供奉,不得恩荫母家,这不就是驱逐出宫,孤魂野鬼?”

        高祖愤怒之余,又觉可笑至极,也荒唐至极:“一个妾侍不被丈夫接纳,不被丈夫的家族接纳,孤身在外游荡,你觉得这叫在意?朕看是痛恨还差不多!”

        系统小声说:“据说是爱之深恨之切,正是因为爱过,所以才会这么恨她……”

        高祖:“?????”

        高祖被气笑了,说:“照这个说法,朕枭逆贼首级,鞭尸凌迟也是因为在意他?朕驾崩时柳氏未死,朕死之后,她便是太妃,丧葬之事皆由帝后做主,润儿夫妻为何这般对待她?”

        说及此处,他若有所思:“柳氏的家人可有记载?”

        “就是因为没有记载,后世人才会诸多揣测啊,”系统说:“史书上对她的记载很少,所以才给了编剧发挥的空间。”

        高祖冷笑一声,眸光凌厉:“我儿人间帝皇,何必这样折辱一个太妃,又删去柳家的相关记载?除非是她犯了大忌,祸及母家……”

        系统:“?????”

        系统万万没想到询问过当事人之后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正浮在半空中愣神,冷不防被一只大手抓住,李世民的面孔已然迫近:“朕呢?后世人是怎么说朕的?”

        系统迟疑着想了想,好奇的问:“后世有人说您最爱的女人是杨妃,是真的吗?”

        “?????”李世民诧异至极:“他们怎么会这么想?朕最在意的当然是观音婢啊!”

        系统又问:“听说您最喜欢的儿子是吴王李恪,最宠爱的女儿是高阳公主,是真的吗?”

        “?????”李世民啼笑皆非:“朕最心爱的儿女全都是观音婢生的,唯二带在身边养着的儿女也是观音婢所出,承乾那个小兔崽子造反,朕气个半死都没舍得杀他呢!这么说的人不知道去翻翻史书吗?”

        系统犹豫着问:“可史书不是记载,说您想立吴王李恪做太子吗?”

        “那不是障眼法吗,假的啊,”李世民不假思索道:“朕有嫡子三人不封,反倒封庶子为皇太子?再说朕那时候找去商量的人是长孙无忌、观音婢的兄长,用脚后跟想也知道他肯定会支持自己嫡亲的外甥啊!”

        刘彻忍不住嗤笑出声:“后世人脑子都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然后他问:“朕呢,朕重创匈奴,平定闽越,又开丝绸之路,如此功绩,后世如何评说?”

        系统踌躇半晌,试探着说:“薄情寡义凤凰男?”

        “……”刘彻:“什么意思?”

        系统小心翼翼的解释了出来:“就是说您负心薄幸,废黜了陈皇后,不记得金屋藏娇之情,卫皇后厚颜无耻是小三。”

        刘彻勃然变色,颇觉可笑:“朕昔年废后,一是因陈皇后无子,二是因她行巫蛊之事,三是以此打击窦氏外戚和功臣之家,一国皇后的废立牵扯诸多,焉能与儿女情长相提并论!朕若真是狠心,就该如钩弋夫人事赐死,何必恩养宫中,从优待之!”

        “再说卫子夫,她为朕诞下了第一位皇子,那时候朕已经二十有九——你可知就因为宫中迟迟未有皇子诞生,连朕的亲舅舅都与淮南王勾结,论及朕死后如何瓜分天下?更不必说卫青霍去病二人叠加所有功绩,十个陈阿娇也比不上!天子家事亦是国事,怎么你们就只能看见女人争风吃醋那些个芝麻小事,别的都瞧不见?!”

        系统被他怼的说不出话来,身上光芒都黯淡了许多,朱元璋挤开几个愤怒不已的皇帝,揣着手走过去,小声问:“没什么想跟朕说的吗?”

        系统闪烁两下,凑近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朱元璋霎时呈现出金刚怒目之态:“什么?说朕长了一张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