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75章

第75章

        第75章

        天气预报说最近有雨,    宋枳反复提醒了很多遍,让江禹城记得把雨衣带上。

        她去地库开车。

        近两年因为各种不方便,    她还是下了很大的功夫把驾照给考了。

        教练还是之前那个,    看到宋枳以后直喊姑奶奶。

        练了那么久依然能把油门当成刹车来踩的,他的确没见过几个。

        不过好再,她虽然花费的时间多了点,    但还是考下来了。

        车开出来后,    她将车停在外面,低头回唐笑言的信息。

        这位大小姐最近被家里人逼的紧,    整天让她相亲。

        今天是李家的少爷,    明天是张家的二叔,    年龄跨度大,    上到三十五,    下到二十二不等。

        反正她爸是一副她今年必须得完婚的强硬。

        大小姐脾气冲,    非得对着来,跑国外逍遥快活去了。

        【唐笑言:我跟你说,这里的帅哥真的超级多,    两步遇一个,    有空过来一起看帅哥啊。

        】

        宋枳叹了口气。

        【宋枳:还是算了,    我发现江言舟最近真是越来越容易吃醋了,    要是让他发现我看帅哥,    估计得生一年的气。

        】

        【唐笑言:哼,老男人,    活该有危机感。

        】

        【宋枳:也没有很老吧。

        】

        【唐笑言:这么快就开始维护上了?

        】

        【宋枳:嘻嘻嘻嘻,    好歹也是我老公,    你对他稍微好点。

        】

        【唐笑言:行,看在你的面子上以后不骂他老了。

        】

        【唐笑言:对了,    我刚想起来我还有点事,晚点聊哈。

        】

        宋枳回完一个好后,抬眸看向车窗外。

        江禹城背着书包,费力的抱着金鱼缸走过来,他养的那几条小金鱼在里面游来游去。

        宋枳沉默了十几秒,皱眉:“你拿鱼缸干嘛?”

        他怕里面的水洒出来,走的小心翼翼:“你说让我拿鱼。”

        “......我让你拿雨衣。”

        他眨了眨眼:“哦。”

        “......”

        “算了。”

        宋枳打开车门下去,接过他手里的金鱼缸,“你先去车上坐着等妈妈一会,别乱跑知道吗?”

        他点头:“嗯。”

        然后过去拉车门,拉了两下没拉开。

        宋枳手越过他的头顶,把车门打开,等他坐进去以后才关上。

        家里这个点也没人,她把鱼缸放下后拿了雨衣出门。

        江禹城乖巧安静的坐在车上等。

        他和江言舟性子相似,同样的少言寡语。

        宋枳上车后系好安全带,问他:“要不要吃点什么,巧克力?

        还是水果软糖?”

        他摇头:“谢谢妈妈,我不饿。”

        宋枳有时候还是挺苦恼的,像谁不好非要像江言舟,不光长的像,性子也一模一样。

        也不知道这个内向性子以后好不好找女朋友。

        为娘的真是操碎了心。

        把他送到幼儿园后,她直接开车去了剧组。

        一线影后宋枳,实力与相貌并存,最近接的都是些大制作的电影。

        为人妻为人母以后,夏婉约就帮她推掉了那些找上门的偶像剧。

        想让她改走高逼格路线。

        刚到片场,小许就蹲在那里吃盒饭。

        夏婉约也一早就到了,她今天没什么事,索性过来旁观宋枳拍戏。

        单人化妆间里,宋枳捧着咖啡杯直叹气:“不是都说儿子像妈妈的吗,怎么小城和他爸那么像,完全就是缩小版的江言舟。”

        夏婉约打着哈欠坐过来:“害,像江言舟也挺好,多帅啊。”

        “你是不知道他话有多少,一整天都说不了十句话,而且还全部都是哦嗯好那样。”

        当妈的很苦恼,生怕儿子因为过于高冷在幼儿园交不到朋友。

        江言舟就是因为以前没朋友,所以后来才养成了个别扭的性格,喜欢也藏着掖着。

        宋枳不想让江禹城走他的后路。

        “我要不再给他报个班?”

        夏婉约:“得了吧,人家才多大啊,刚上幼儿园小班,你就给他报各种班。”

        “也对。”

        “没事的哈,小朋友话少点好,我大姑家的那个小孙子,话多的一批,整天跟个小广播一样在我耳边闹腾,我都快被她烦死了。”

        夏婉约低头玩着手机里的自带小游戏,“对了,小苑呢?”

        “非要跟着宋落,前几天刚送过去。”

        “不过你这个身材恢复的够可以啊,生了个龙凤胎都没有长妊辰纹,还跟小姑娘一样。”

        “说什么呢,人家本来就是小姑娘。”

        “是是是,两个孩子妈的小姑娘。”

        工作人员在外面叫人,宋枳放下咖啡杯,拿着剧本出去对戏。

        这些天她下班都晚,接人放学几乎都是司机在做。

        晚上的时候,果然下雨了。

        小许正思考着下周假期要去哪里度过,他兴冲冲的翻阅玩旅游攻略:“要不我们去日本吧,这个时候樱花刚好开了。”

        宋枳戴上眼罩,无情拒绝:“周末我要在家陪孩子。”

        小许的热情全部被浇灭。

        果然,女人结婚以后就开始变的无趣了。

        ———————————

        宋枳是一路睡到的,凌晨两点,家里安静的很。

        她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怕吵醒他们。

        一楼客厅还亮着灯,江言舟坐在沙发上,拿着一本书在看。

        听到开门的动静,他抬眸,视线落在宋枳身上。

        她正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

        他抿唇轻笑,似善意般的提醒道:“家里没什么东西可以偷了。”

        宋枳抬眸看了他一眼:“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啊。”

        他放下书起身。

        趁她低头换鞋子的时候搂住她的腰,下巴在她肩上轻轻蹭了蹭,“只只啊。”

        宋枳被他蹭的有点痒,左右闪躲:“怎么了?”

        他握着她的手,依次往下,指腹触到金属皮带扣。

        他低声轻笑:“你可以偷我。”

        不等宋枳开口,他握着她的手,继续往下。

        “你摸摸看。”

        “你觉不觉得你最近越来越骚了?”

        “嗯,觉得。”

        “江言舟。”

        她喊他的名字。

        温热的手被他带着,轻轻的蹭。

        他喉间声音微沉“嗯?”

        宋枳原本想让他松手的,可是听见他沾染的声音落在自己耳边,便也放弃了。

        往往这种时候他根本就不会听她的话。

        哪怕嘴上答应的再好听,该干嘛还是照样干嘛。

        —————————

        江言舟在美国待了半个多月,正好这段时间也差不多都忙完了。

        可以在家好好陪陪三个小朋友。

        不过最大的小朋友每天都在片场,根本不要他陪。

        为此江言舟甚是委屈,缠了她很久:“我不打扰你工作的,我就安安静静的待着,可以吗?”

        “你在那坐着就已经是打扰我工作了。”

        他轻垂眼睫,不说话了。

        宋枳捏了捏他的脸:“你坐在那里我就光顾着看你了,哪来的心思工作。”

        三言两语,就把江言舟给哄好了。

        不等他再开口,房门被人从外面敲醒,也只敲了两声就停下。

        江言舟起身过去开门,看到站在外面的江禹城。

        他微蹲下身,声音温柔的问:“怎么了?”

        他也没说话,趴在他的肩膀上要抱。

        江言舟抱着他,动作轻柔的拍着他的后背哄他入睡。

        宋枳问道:“怎么了?”

        “应该是做噩梦了。”

        “那让他睡在我们这吧。”

        话说完,宋枳开门出去,去了他的房间,把他的小枕头和小被子拿上来。

        就铺在他们二人的中间。

        江禹城在江言舟的哄抱下很快就睡着了,他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床上,掖好被子。

        宋枳把灯给关了,还不忘提醒江言舟:“你晚上翻身小点动静,别吵醒他了。”

        他点点头:“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一杯。”

        宋枳有睡前喝水的习惯。

        “要。”

        闭着眼睛的小男孩也说了一声:“要。”

        安静半晌,江言舟淡笑着摇头。

        还真是和宋枳一样啊,说梦话都这么可爱。

        —————

        夜间雨下的更大,拍摄工作也因为这场大雨被迫停止。

        宋枳正好在家休息一天。

        不用去幼儿园,江禹城就坐在客厅里发呆。

        他似乎没什么爱好,不看动画片,也不爱玩玩具。

        为此宋枳很头疼。

        江言舟倒不觉得有什么,他的童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没什么太大的爱好,也不想和别人接触。

        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待着其实也挺好的。

        隔着老远,就听到了门外的哭喊声。

        阿姨去把门打开,就看见扛着江苑的宋落。

        她才四岁,个子小小的一只,此时正在他肩上嚎啕大哭。

        宋枳疑惑:“怎么了?”

        哭的这么凶。

        宋落把她塞到江言舟的怀里:“看到打雷不肯走,非说自己是仙女,要渡劫,不让她下车就哭。”

        他啧了一声,看着宋枳:“和你小时候简直他妈一模一样。”

        ......宋枳感觉自己有被内涵到。

        江苑搂着江言舟的脖子哭的可伤心了,非说舅舅是大坏蛋。

        江言舟替她擦干眼泪,轻声哄道:“乖,仙女都是不哭的。”

        江苑这才强行忍住眼泪:“可是舅舅说我不是仙女。”

        “他骗你的,我们小苑就是仙女,多好看啊。”

        她软绵绵的趴在他肩上,小脑袋凑近他耳边,小声请求道:“爸爸,我给你钱,你帮我揍舅舅好不好?”

        宋落:“......”

        江言舟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