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72章

第72章

        第72章

        宋枳虽然请了几天假,    想趁着这几天休息一下,顺便为婚礼做准备。

        不过之前就定下的那些工作也没办法推掉。

        黑猫TV的约年底就到期,    那边有意向再和她签两年。

        宋枳原本以为这个代言会因为她突然曝光恋情而掉了,    想不到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在那群宅男里的人气。

        夏婉约有点事回老家了,也赶不回来,也只能在电话里叮嘱她:“谨言慎行,    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就不要回答,    懂我的意思吗?”

        她这句话宋枳都快听出茧子了。

        敷衍的应道:“知道了。”

        “你最好是知道了,要是我发现你又给我捅出什么幺蛾子来我饶不了你。”

        “......”

        没办法,    也不怪夏婉约担心,    宋枳的确是个不省心的主。

        她换好衣服出门,    小许已经乖巧的等在楼下了,    手上捧着一杯他在附近星巴克买的拿铁。

        宋枳摘了帽子过来,    看了他一眼:“眼圈怎么这么黑,    昨天没睡好吗?”

        他打着哈欠把拿铁递给她:“打了一宿游戏。”

        宋枳这些天赋闲在家,他也得空了几天。

        平时除了吃就是睡,睡醒了就打游戏,    日夜完全颠倒了,    将宅男生活贯彻的十分到位。

        虽然上次也参加过一次黑猫TV举办的活动,    但这次有点不一样。

        上次邀请的艺人只有宋枳一个,    这次可能是经费足,    一连邀请了好几个。

        地点也从酒店房间换到了演播厅。

        宋枳捧着拿铁感叹:“这次挺壕啊。”

        终于不再是一群人挤在一个小房间里了。

        她正跟个老干部巡场工作一样四处乱逛,张范范跟个人形小喇叭一样,    阔着嗓子和她打招呼:“小姑子中午好啊。”

        宋枳眉眼微抬,    看到她后,    突然感觉头有点疼。

        她转身要走,张范范哪里肯放过她,    冲过来就挽着她的胳膊,樱红的小嘴委屈的撅着:“宋落最近怎么都不接我的电话,他是嫌我烦了吗,可是我已经很克制了,我怕打扰到他一天才给他打一通电话。”

        宋枳安慰她:“他那人就那样,有时候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是吗?”

        张范范虽然呱噪了点,但人不坏。

        所以宋枳对她印象并不差。

        为了劝她及时止损,她故意说了一通宋落的坏话:“你不能被他的外表给迷惑了,他脾气大的很,抽烟抽的又凶,而且睡觉还打呼。”

        张范范听到她的话半天没有开口,宋枳以为她是想通了,稍微松了一口气。

        也不能说她这个妹妹胳膊肘往外拐,主要是宋落那个脾气,张范范降不住她。

        她虽然被宠的跋扈了些,但内在还是个小女生。

        和宋落这种一点就炸的暴脾气在一起,估计没两天就被凶的嚎啕大哭了。

        安静片刻后,张范范捂着胸口,一脸娇羞:“睡觉打呼,好可爱啊。”

        宋枳:“......”

        好吧,是她败了。

        ————————————

        艺人逐渐到场,之前多多少少都会有些联系,或者是一面之缘。

        这会都礼貌的一一打过招呼。

        宋枳对游戏没什么涉猎,也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主要是脑子和手速都跟不上。

        她之前陪唐笑言也玩过几次,也没怎么弄懂。

        之前活动上玩的是LOL,辅助位,全程靠何瀚阳保着。

        再加上对面放水,所以死亡次数很少,甚至还捡了几个何瀚阳故意让给她的人头。

        这次好像是随意组的,两个艺人两个职业选手。

        PUBG这款游戏对宋枳来说比LOL还要难操作。

        职业选手们姗姗来迟,听说是刚打完比赛直接过来的。

        一个小时前在比赛现场还是对手的人,这会勾肩搭背熟络的很。

        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比赛中缓过神来,一个个兴奋的不行:“V老师刚刚那个震爆弹扔的太绝了,我他妈直接双耳失聪。”

        “待会下活动回去复盘下比赛,学学V老师的一刚四绝杀特技。”

        “得了吧,你有人V老师反应那么快?”

        “哈哈哈哈哈,看来单身这么久还是有点好处的。”

        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进了演播厅,找到自己的位置后坐下。

        他们的外设都是自带的,正低头换键盘鼠标。

        男人推开门进来,黑色的队服,连帽遮盖至头顶。

        左肩上松松垮垮的挂着个绣着战队LOGO的背包,拉链一如既往的没拉完整,键盘露了个角出来。

        周身那股子丧颓气质独特于人群之中。

        他打了个哈欠,将连帽拉的更低,眼睫微垂,看着脚下的地板。

        宋枳看到他了,先是一愣。

        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正想着该不该和他打招呼时,何瀚阳默不作声的从她身旁走过。

        形同陌路一般。

        张范范的小脑袋凑过来,好奇的问她:“何瀚阳之前不是还在微博帮你说过话吗,怎么现在看到你了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宋枳戳着她的额头将她脑袋推开,笑道:“自己的心都没操心完呢,现在就有空去管别的了?”

        —————————————

        活动内容就是打个娱乐赛,分上半场和下半场。

        宋枳和张范范在一个队,另外两个和她们组队的职业选手她之前见过几面。

        何瀚阳的前队友,话挺多的两个小弟弟。

        她不太会玩,连走路都不太会,全程横着走。

        耳麦里传来笑声:“女神你就跟着我,我来保你。”

        宋枳刚说完一声好,随着枪响,她人也倒了。

        游戏解说的声音离的很近:“哇,恭喜V老师开门红啊,不过这个击杀的对象好像有点......”

        他们两之前那点绯闻已经是人尽皆知了,解说知道宋枳现在已经名花有主了,担心自己随便说个什么都会讲两位送上热搜。

        罕见的停顿片刻,他说,“V老师应该是失误啊,我们可以从刚刚那里切入点看到,他其实看......”

        话音未落,消音过得98K再次响了一声。

        宋枳直接变成一个盒子,安静的躺在那里。

        趴在屋顶上的男人淡定的将狙切换成M4,动作利落的翻窗下楼。

        宋枳看着屏幕发呆:“我是......死了吗?”

        西妹干笑两声:“没事,就当休息一下。”

        他后背冒出冷汗,没想到何瀚阳能做到这么绝。

        好歹也是曾经奉为女神的人,这会居然冒着被他们一整队包抄的危险也要过来把她先狙死。

        足以可见他对她的厌恶程度。

        果然啊,男人心,海底针。

        这场比赛是实时直播出去的,每一会弹幕就刷嗨了。

        【有一说一,何瀚阳也太过分了吧,好歹也是自己曾经的女神啊,干嘛做的这么绝。

        】

        【因爱生恨也太绝了吧,宋枳实惨......】

        【不就是打个比赛吗,他难道能知道哪个是宋枳?

        】

        【对啊,比赛本来就是为了赢,就因为她是自己曾经的女神就要放水?

        】

        【电子竞技,没有爱情。

        】

        【但凡会玩游戏的都知道V老师脱离队伍直接过来有多危险,而且对面还是一整队,看来是真的恨的不轻啊。

        】

        【那些CP粉妹妹们待会该哭了,萌的CP直接被正主BE,哈哈哈哈哈哈哈容我幸灾乐祸一下。

        】

        宋枳死亡后开始观战队友,张范范被保护的挺好,装备也不怎么捡,全程都在观察谁的衣服好看。

        然后让西妹帮她去把那个人打死,她好去舔包换衣服。

        那场比赛以何瀚阳所在的队伍获胜为结束。

        中场休息,张范范摘了耳机过来,好奇的问她:“你是做了什么吗,为什么何瀚阳这么讨厌你?”

        她也没做什么,和他说清楚以后就算是彻底断了和他的联系了。

        小朋友年纪小,可能一时脑热陷入爱情里,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总能出来。

        一直暧昧反而会伤害到他。

        张范范沉思片刻后,恍然大悟:“说不定他看你恋爱就脱粉了。”

        她们两本来就是爱豆出身。

        爱豆恋爱,粉丝脱粉回踩,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宋枳一琢磨:“也对哦。”

        脑子不好的人极其容易被同样脑子不好的人给说服。

        下半场的比赛开始,宋枳依旧是鼠标还没摸热就被不知道哪个地方扔过来的雷给炸死了。

        她取下耳麦,正好听到解说激动的讲着:“何瀚阳再次击杀了宋枳,这波比赛看的不亏。”

        宋枳:“......”

        活动持续到下午五点,终于结束。

        何瀚阳打着哈欠跟队友一起离开,他们正商量着待会去哪里吃饭。

        火锅还是烧烤。

        他眼底有倦色,额前碎发被抓的凌乱:“随便吧。”

        宋枳坐的位置靠近过道,他们从她身旁经过。

        何瀚阳没有丝毫的停顿,戴上连帽挡住视线。

        他离开后,宋枳看着桌面上揉成团的纸条。

        刚刚何瀚阳从她身旁经过时扔来的。

        她疑惑的拆开。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是故意针对你,只是不想因为我的原因让你被打扰,想来想去好像也只有这种方式最简单直接,以后就当陌生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