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71章

第71章

        第71章

        宋落看江言舟那么喜欢吃,    干脆把那些菜全都摆在他面前:“喜欢就多吃点。”

        江言舟动作微顿,抬眸看了他一眼。

        眉眼深邃,    喜怒不显。

        宋落歪头,    笑的不怀好意:“这可是你亲爱的未婚妻亲手做的,你怎么着也得全部吃完吧。”

        宋枳心疼江言舟:“这么多他怎么可能吃的完呢。”

        江言舟摇头笑笑:“可以的,刚好我也很饿。”

        宋枳点头:“正好我锅里还有,    我全部给你盛出来?”

        “嗯?”

        他微愣了一瞬。

        宋枳单手撑脸,    靠近他:“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哦小宝贝。”

        撒谎都不带眨眼的。

        她把江言舟手里的筷子抽出:“太久没做饭了,看来还得多练习一下,    今天点外卖吧。”

        “好吃的。”

        似怕她难过,    江言舟柔声说,    “我很喜欢你做的那个......辣子鸡。”

        那坨黑乎乎的姑且算是辣子鸡吧。

        “你是更喜欢辣子鸡还是更喜欢宋枳?”

        没想到她会问出这么无厘头的问题,    江言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不等他开口,    宋枳笑道:“喜欢我一个就够了,    不然我会吃醋的。”

        江言舟抿唇低笑,顺从的点头:“好,就喜欢你一个。”

        宋落被腻歪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实在待不下去了。

        他拿了烟盒起身:“我出去一趟。”

        宋枳秀恩爱的空档还不忘抽空关心他一下:“去哪?”

        头也没回:“抽烟。”

        门开了又关上,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安静异常。

        大舅子不在,    江言舟又开始动手动脚了:“你穿这么多不热吗?”

        说完,    他还非常贴心的替她脱衣服。

        宋枳提醒他:“我就穿了一件T恤。”

        “太厚了。”

        “薄款。”

        “脱了会舒服一些的,    只只难道不觉得热吗。”

        他轻言软语的诱哄人犯罪。

        似乎是算准了宋枳算不上坚定的意志力,肯定会被他三言两语说服。

        正当宋枳在心里催眠自己这个大冬天穿T恤的确有点热,    准备如他所愿把身上仅剩的那件衣服也给脱掉时。

        门开了。

        宋落嘴里叼着一根未点燃的烟,    走进来:“我车钥匙忘......”

        一句话没说完,    视线落在他们二人身上。

        江言舟将宋枳逼到墙角,她可怜巴巴的抿着唇,    就他妈跟一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一样。

        宋落不爽的皱眉:“他妈的江言舟,我才刚离开一会你他妈就欺负我妹是吧?”

        宋枳试图解释:“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

        江言舟泰然自若:“就是你想的那样。”

        “操。”

        宋落卷着袖子过来,宋枳怕他动手,连忙挡在江言舟身前:“你别动不动就要揍人,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孩子了,怎么还跟个恶霸一样。”

        ......行,最后竟然是他成了那个恶霸。

        果然啊,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这还没嫁人呢,就已经开始向着外人了。

        宋落看着江言舟:“算你牛逼。”

        也不继续待在这里自讨没趣了,拿了车钥匙就开门离开。

        刚冒出来的那点兴致因为宋落的出现而消下去,宋枳指了指桌上那堆残羹剩饭,理直气壮道:“我做饭,你洗碗,不过分吧?”

        江言舟温顺的点头:“一点也不过分。”

        不用洗碗,宋枳乐的清闲,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厨房里没一会就传出来流水的声音,宋枳不忘提醒他:“油烟机也记得擦一擦。”

        “嗯,好的。”

        最近也没什么好看的电视,宋枳随便调了一档真人秀。

        户外旅游的那种。

        节目组请的都是一些正当红的小花和鲜肉。

        似乎就是想走炒CP的路线。

        张范范倒是也去了。

        前段时间她在电话里和宋枳讲过,时间签出去两个月,一周录制一期,涵盖面好几个城市。

        她的经纪人帮她签的,可能是觉得她最近太过懒散,不务正业,所以想用这种方式为她维持下热度。

        张范范隔三岔五就给宋枳打一电话,美其名曰姑嫂之间联络感情。

        宋枳还以为宋落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答应了张范范的追求。

        问起来时,张范范心虚一笑:“虽然现在还不是,但以后总会是了。”

        她虽然和宋枳一样,都是个娇气性子,但比她更有底气。

        本来就没打算靠这个职业挣钱,有没有热度无所谓,挨骂她也不在乎。

        哪怕是在人手一本剧本的真人秀里,她说话做事依旧是一副随老子心情来的傲娇劲。

        啧啧啧。

        宋枳看的连连摇头,无法想像她这种被宠上天的小姑娘是怎么做到在宋落面前那么卑微的。

        厨房里的水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了。

        江言舟洗净手出来,宋枳已经换了个台了。

        他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在看什么?”

        “没什么,随便看看。”

        江言舟轻嗯一声,将她拢进自己怀中。

        “明天祭完祖以后还想去哪吗?”

        “和笑言约好了要去找她的。”

        “嗯,我陪你一块去。”

        她一愣:“你也要去?”

        对于她的反应江言舟些微有些讶异:“我不能去吗?”

        “也不是不能啦。”

        宋枳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难道直接告诉他,唐笑言惧怕你的程度不亚于她爸?

        她其实疑惑很久了:“你以前经常凶笑言吗,为什么她那么怕你。”

        江言舟微抬眉骨:“她怕我?”

        宋枳对于他的反应有些不可思议:“她怕你怕了十多年,你居然完全没有察觉到?”

        江言舟握着她的手,在她柔软的掌心轻轻揉捏:“我只知道她每次见到我话就很少。”

        “你以前打过她吗?”

        他笑容无奈:“我打她干嘛。”

        “那她为什么这么怕你。”

        江言舟似乎在回想,眼神虚无片刻,他略微垂眸。

        捏完她的掌心,又去给她捶腿:“应该是之前教过几次她的作业,那次害怕上的吧。”

        “嗯?”

        他轻笑:“她脑子笨,我又不爱笑,我跟她讲题讲十遍她都不会做,可能她以为我板着一张脸是因为嫌她笨而生气了吧。”

        宋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还是个误会:“所以你并没有因为她笨而生气?”

        他摇了摇头,依旧在笑:“我的确生气了。”

        “......”

        他将下巴枕在宋枳的肩上,不轻不重的叹了口气:“因为实在太笨了。”

        宋枳突然回想起她高二那年,宋落拜托江言舟帮她补课。

        一道题别说是十遍了,他足足讲了二十遍她都没听懂。

        后背徒生冷汗,她极轻的咽了咽口水:“那你之前教我做题目的时候,是不是也很生气?”

        “没有。”

        “你别安慰我了。”

        “真的没有。”

        他似在笑,宋枳的后背贴靠在他的胸膛。

        甚至能感受到胸腔跳动的频率,“我是故意让你听不懂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一直一直和你待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