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6章

第66章

        第66章

        失而复得的喜欢,    他再也不会放手了。

        “只只啊。”

        他将头埋在她颈窝,叹息声轻微,    “真好。”

        ————

        为了照顾江言舟,    宋枳特地让夏婉约把那些天的档期全给空出来了。

        宋落不放心,每天都会来查岗,生怕江言舟对他的宝贝妹妹不怀好意。

        不过他好像被张范范缠上了,    整天被烦的不行,    也没太大的心思时刻都盯着他们两。

        江言舟看着给她削苹果的宋枳,笑道:“想不到宋落也有被逼到无路可退的一天。”

        苹果皮从中间断掉,    她又重新开始削。

        直到整个都削完,    她将苹果递给江言舟:“我倒是挺希望他们能成的,    张范范虽然嘴碎脾气大了点,    但人还是挺可爱的,    和宋落在一起正好互补。”

        江言舟张嘴:“你喂我。”

        “都他妈快三十岁的人了吃个苹果还要人喂。”

        他又装起了可怜:“我手伤了,    拿不了。”

        ......明明左手比右手用的还要熟练。

        宋枳还是听话的喂到他嘴边。

        “下不为例啊。”

        ———

        话虽然这么说,但下次他再提出来时,宋枳还是没办法拒绝。

        太犯规了。

        禁欲清冷的人一旦开窍,    根本就不是常人可以招架的住的。

        一个眼神就足够让你缴械投降了。

        虽然档期空出来了,    但有些必要的行程还是不得不去。

        因为是很久之前就定下的,    季宋MV里的男主。

        他虽然年纪轻轻就拿下了各种演技大赏的奖项,    但他其实是歌手出身。

        这些年也一直没有荒废正业,    平均每两年一张新专。

        销量都很好。

        做为双栖发展的艺人,他的确足够优秀。

        MV的拍摄是基础各种原因考虑接下的。

        因为电影还在上映期间,    片方希望他们线下也能营业,    至少能坚持到电影下映。

        不过宋枳考虑到江言舟,    不是太配合。

        可是MV是提前说好的,总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给季宋带来麻烦吧。

        到了拍摄现场,    季宋已经化完妆了,坐在那里看手机。

        应该是在开视频,女人的声音有些苍老,一口一个乖崽。

        “乖崽最近睡的好不好?”

        “哎哟,这么些日子也不来看看姥姥。”

        “乖崽啊,有没有好好吃饭?”

        “你拍的电影我看了,你孃孃昨天还在家里骂你来着,说你对不起人家姑娘,那丫头长的真水灵,改天啊带回来给姥姥看看。”

        季宋无奈的轻笑:“那只是拍戏,人家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怎么可能带的回去。”

        北方方言清晰易懂。

        姥姥叹了口气:“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曾外孙呢,你啊,真是半点也不让姥姥省心。”

        拍摄现场的工作人员看到宋枳了,和她打招呼。

        听到声音,季宋抬眸,意识到刚才的话可能被她一字不落的全听了去。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然后重新将视线移回屏幕上:“好啦姥姥,我要工作了,晚点再给您打过去。”

        老人依依不舍的点头,却还不忘叮嘱他:“今天记得吃晚饭,别又忙的忘了时间。”

        “知道啦。”

        视频挂断后,他把手机朝下放在桌上,起身和宋枳致歉:“姥姥年纪大了,说话也口无遮拦的,你别往心里去。”

        宋枳点了点头,笑道:“我怎么觉得全天下的姥姥都挺一样。”

        他垂眸,也在笑:“你姥姥也爱这样唠叨你?”

        “嗯,以前还再世的时候每天都会念叨。”

        季宋沉吟半晌:“不好意思,我......”

        她无奈的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之前因为拍戏,两个人也算是朝夕相处了两个多月。

        季宋是一个礼貌的过了分的人,宋枳对这种死板的人没什么太大的好感。

        也没办法发展成朋友,所以直到电影杀青,两个人的关系都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想不到今天倒是意外的见到了他另外的一面。

        小许端着刚冲泡好的咖啡过来,宋枳和季宋说了一声:“我先进去化妆了。”

        他点头:“待会见。”

        今天的MV需要用到三个拍摄场景,妆容也会随着场景发生改变。

        第一个是清纯的学生妹,宋枳身上有股干净的特质,穿上校服也不会觉得维和。

        拍摄工作紧凑,她的手机交给小许保管。

        直到今天的场景杀青了她才过去。

        小许把手机递给她:“一直有人给您发消息,我也不敢随便点开,可能是有什么急事。”

        急事?

        宋枳皱眉,第一反应就是江言舟。

        她急忙将手机解锁,划开信息栏,一点进去果然全是他发来的。

        【江言舟:我的只只在干嘛呀?

        】

        【江言舟:工作累不累?

        】

        【江言舟:吃早饭了吗?

        】

        【江言舟:吃午饭了吗?

        】

        【江言舟:想不想我?

        】

        【江言舟:我想你想的连饭都吃不下了。

        】

        宋枳:“......”

        她叹了口气,换了个安静点的地方,回拨过去。

        那边很快就接了。

        清冽透润的男声,语气轻快,似乎因为她的一通电话整个人的心情都由阴转多云。

        “小坏蛋,终于舍得想我了?”

        “我刚刚在工作呢,拍了一天,累死了。”

        他低低的笑隔着手机落在她耳边:“待会给你好好按按。”

        宋枳嗬了一声,调侃他:“江大总裁还会按摩呢?”

        他说:“现学。”

        “还挺好学。”

        “为了你我学什么都可以。”

        林跃拿着IPAD站在一旁,不过是过来汇报工作,结果猝不及防就吃了一大口狗粮。

        他也不敢打扰,安静的等着。

        直到江言舟挂了电话,又重新恢复了方才肃冷认真的神情:“违约的事情让法务部去处理,这种小事不必告诉我,博来现在是个空壳公司,用处并不大,价位压一压,收购不了就放弃,没必要在这种不值钱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果然,这才是他所熟悉的BOSS。

        见他不知在想些什么想的出神,半天没给回应。

        江言舟眉头微皱:“睡着了?”

        这冒着寒意的声音让林跃在这大热天里都冻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江言舟忍着脾气把应该处理的事情重新讲了一遍后,林跃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点头:“我保证完成任务。”

        说完他抱着IPAD就要离开,江言舟冷声叫住他:“等会。”

        林跃欲哭无泪的转身,以为自己又做错什么了。

        江言舟扔给他一捆绑带:“帮我把这个重新缠上。”

        刚刚嫌这玩意碍事他直接给取了。

        ......

        林跃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的伤口都痊愈了却还不肯出院。

        套路啊。

        啧啧啧

        —————

        宋枳放心不下江言舟,拍摄结束就赶回了医院,经过饭店的时候还打包了点汤回去。

        猪蹄汤,对伤口愈合有好处。

        病房里,江言舟无聊到看电视来打发时间。

        宋枳提着盛着汤的砂锅推门进来,还在感慨,江言舟也不是那么无趣,最起码还有个看电视的爱好。

        她走过去瞄了一眼,好家伙,财经频道。

        沉默半晌,她无语。

        收回自己刚才的话。

        一天没见都像隔了半辈子,江言舟掀开被子下床,轻声控诉:“你今天一整天都没理我。”

        宋枳把砂锅放在桌上,拿出碗筷洗净,给他盛上:“我在工作呢,没看手机。”

        江言舟近日越发得寸进尺,颇有些恃宠而骄的架势:“以后我早点退休,你养我好不好?”

        “可以啊。”

        宋枳答应的倒也爽快。

        她总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位置像是互换了,江言舟似乎尝到了被宠爱的甜头,十分沉浸于此。

        “我手还有点痛,可能拿不稳筷子。”

        宋枳点头:“那我喂你。”

        她吹凉了才递到他嘴边。

        江言舟心满意足的喝完一整碗,宋枳将碗筷收拾好,看一眼时间。

        还早的很。

        于是将遥控器拿过来,随便换了个台。

        她一看财经频道就头晕。

        这个点正好在播放娱乐新闻,宋枳看着里面接受采访的女艺人,眉头一皱,满脸嫌弃:“什么性子喜静,她撕逼起来简直就是泼妇骂街,还未来想开个画展,幼儿园简笔画也能办画展了?”

        看的出来,她对这个女艺人满肚子意见。

        江言舟从身后拥住她,下巴枕在她的颈窝,低低的笑:“真好,我的只只一点也没变。”

        宋枳以为他是夸自己,还来不及高兴。

        结果他轻声补充一句:“还是这么话多。”

        宋枳:“?”

        “不是,你什么意思?”

        她挣开他,满脸的不爽。

        江言舟脸上笑意更盛:“我高兴啊,只只话越多我就越高兴,我好喜欢听你讲话啊,想让你在我耳边讲一辈子的话。”

        宋枳抿了抿唇,还是没能压住嘴角的弧度:“你从哪学来的?”

        “什么?”

        “这些骚话,从哪学来的。”

        江言舟面露不解:“骚吗?”

        “骚死了。”

        还以为是贬义词,江言舟眼睫轻垂,有半分失落。

        宋枳却伸手抱住他:“嘻嘻嘻,骚点好,我就爱骚的。”

        他微愣片刻,回抱住她,淡笑道:“那就好。”

        因为害怕江言舟会拉扯到手臂上的伤口,除了上厕所和洗澡外,其他的都是宋枳帮他。

        包括脱衣服。

        看着他身上的病号服依次脱落,宋枳想看一眼他伤口恢复的怎么样。

        江言舟神色闪躲:“还是别看了,我怕你看了会做噩梦。”

        宋枳担忧的皱眉,这么多天了,伤口怎么还是没有痊愈的迹象。

        “没关系的。”

        她安慰他,“我让宋落每天都给你炖点帮助伤口恢复的汤。”

        他点点头:“嗯。”

        因为没有换洗的衣服了,所以宋枳特地回家洗了个澡。

        路上不堵车,以往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今天一个小时就到了。

        宋枳顺路买了点水果,推门进来。

        正好看到病房里做俯卧撑的江言舟。

        宋枳:“......”

        她脸一黑一阵红,察觉到异样的江言舟站起身,看了眼门口处。

        神色瞬变,刚要过来解释。

        宋枳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香蕉砸过来:“分手吧狗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