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63章

        第63章

        直到林跃离开,    宋枳倒了杯热水过去,递给江言舟。

        后者举了举无力的左手,    仍旧用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

        宋枳微笑的走过去,    喂他喝完:“还渴不渴?”

        江言舟微抿了唇,忍着笑意:“还好。”

        宋枳眉头皱着,秒变脸:“可以啊,    骗我挺好玩是吧?”

        似乎没想到她会发脾气,    江言舟愣了一会,宋枳随手拿了旁边的枕头就往他身上砸,    避开伤口,    也控制着力度:“你他妈刚刚签字的时候不是挺顺畅的吗,    怎么吃饭喝水就残了,    啊?”

        护士正好开门进来,    看到面前这一幕,    她厉声制止道:“这里是医院,病人需要静养,家暴麻烦也不要在医院!”

        宋枳被护士这一凶,    立马就乖巧了。

        拿着枕头低眉顺目的站在一旁。

        像个受训的小学生一样,    江言舟看到她这副模样,    弯唇轻笑。

        护士把治疗盘放下,    和他说:“可能会有点疼,    忍着点啊。”

        江言舟点头,视线频频往回看。

        宋枳依旧一副做错事的小媳妇样,    他似乎心情挺好,    连换药的疼痛都忽略了。

        后背的伤口需要先脱掉病号服,    江言舟喊了宋枳一声:“只只。”

        她抬眸。

        他抬手解扣子,唇角微勾:“不想看吗?”

        轻浮!

        宋枳不爽的冷哼一声,    然后光明正大的坐在椅子上看。

        随着扣子被解开,紧实健壮的肌肉逐渐展露。

        江言舟又是一阵低笑,面朝下躺着了。

        护士动作小心的揭开无菌纱布,宋枳离的近,正好看清伤口。

        缝合后仍旧可怖。

        看这个长度和深度明显就会留疤。

        记忆仿佛又被带回那天的场景,呼吸变的急促,她逐渐低下头。

        江言舟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然后开始后悔。

        应该让她先出去的。

        小姑娘胆子小,好不容易哄着她忘记了那天的场景,现在看到伤口,估计又得哭上一会了。

        护士换完药后,叮嘱了些注意事项。

        走之前还特地看了眼宋枳,提醒她:“这里是医院,不要再打病人了!”

        宋枳耷拉着脑袋,没什么底气的应道:“知道了。”

        江言舟不紧不慢的穿好病号服,躺坐在病床上:“在想什么?”

        宋枳抬眸:“没什么。”

        “不继续打我了?”

        “,,,,,,”

        见她不说话,江言舟拍了拍自己身侧的椅子:“坐这儿。”

        宋枳没动。

        他皱眉,声音冷冽:“又不听话了?”

        熟悉的感觉,让人讨厌。

        那点内疚彻底荡然无存,宋枳不爽的拉开椅子坐下:“我凭什么听你的话?”

        如愿的将她注意力转移开,江言舟牵着她的手不肯松:“那我听你的话,好不好?”

        宋枳抽了几下,没抽开。

        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你双重人格吗,一会一个样?”

        “嗯。”

        他点头,“我不管哪个人格,都听你的话。”

        宋枳:“......”

        想到他后背上的伤,那点内疚掩盖了她此时的愤怒。

        沉默良久,宋枳问了一句:“疼吗?”

        他点了点头:“有一点疼。”

        宋枳猛吸了下鼻子,把眼泪忍回去,站起身,替他将病号服的衣领整理好:“都是我不好。”

        小姑娘近来真是越发感性了,脾气去的快来的也快,这才多久啊,又哭上了。

        江言舟问她:“要抱吗?”

        她眨眼,泪珠还挂在睫毛上:“什么?”

        他说:“哭的这么难受,要哥哥抱着哄哄你吗?”

        宋枳哼了一声:“我哪有那么脆弱。”

        他捂着胸口,笑容苦涩:“可是我很脆弱,你哄哄我好吗。”

        宋枳突然发现江言舟才是演技好的那一个,他好像一直在给她下套,一步一步的引导自己走进他布的陷阱里。

        他很聪明,也善于掌控人心。

        如果想套路宋枳,完全可以做到滴水不漏,不露破绽。

        现在这样更像是,让她清醒的走进自己的陷阱里。

        逼着宋枳去直面她的内心。

        更像是在赌。

        赌她会不会往前。

        宋枳沉吟半晌:“怎么哄?”

        他莞尔一笑,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