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2章

第62章

        第62章

        宋枳把他的微信拉黑了,    电话打过去也一直没人接通。

        何瀚阳只能拿着手机反复刷新网络上的消息。

        她那件事闹的太大,甚至还出现了各种匿名爆料。

        【我学姐的男朋友是一医的,    听说今天有个艺人被送去医院,    抢救无效......好像姓宋。

        】

        【死了?

        OMG不是吧。

        】

        【?

        别吓我啊?

        】

        【没死,楼上别爆假料,没有送去一医,    来我们医院了,    大出血,现在还在抢救,    不确定能不能救活就是了。

        】

        训练赛打到一半,    看到这条热搜后,    何瀚阳就扔了鼠标出去了。

        他发了疯一样的给宋枳打电话。

        原本对鬼神之类嗤之以鼻的他,    此刻一直在心里祈求上天千万千万不要让她出事,    哪怕让他用自己的命来换都可以。

        前些日子他发现自己被宋枳拉黑了,    便大概猜想到她的想法。

        她不喜欢他,一丁点也不。

        何瀚阳对这段感情其实没有抱太大的把握,甚至于很久之前他就有想过,    万一他告白失败了,    会怎样。

        可能会浑浑噩噩很很长一段时间,    甚至于一蹶不振。

        可是没有,    他依旧按照原来的方式生活,    日复一日的训练,偶尔直播,    通宵熬夜。

        没什么区别。

        他不会死缠烂打,    更加不会让宋枳感到为难。

        尽量的,    控制自己不去想她。

        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相互的,她拒绝的干脆,    他也应该放弃的干脆。

        虽然会遗憾,连句我喜欢你都没机会说出口。

        但他应该这样做的,不打扰,也不去动摇。

        可她太不让人放心了。

        何瀚阳红着眼睛,反复的刷新页面,生怕错过一点她的消息。

        爆料的人太多了,他不知道该信谁的。

        那些网友都在吃瓜,人都有好奇心。

        何瀚阳一条一条的举报那些爆料她抢救无效已经死亡的评论。

        虚假信息。

        宋枳不会有事的,她肯定不会有事,她怎么能有事呢,她应该长命百岁的啊。

        终于,那个熟悉的ID出现在他的特别关注里。

        【宋枳:人没事,别担心。

        】

        一直绷紧的神经,终于放松。

        他像被卸掉全身力气一样,跌坐在地上。

        良久,终于控制不住,头埋在膝盖,双肩颤抖。

        ——

        宋枳睡的并不好,一闭上眼睛就是血腥的那一幕。

        意识清醒的到了后半夜,她吃了半片安眠药才算勉强入睡。

        但是醒的早,六点就醒了。

        满打满算都只睡了三四个小时。

        因为放心不下江言舟。

        医生说了,他现在只能吃点清淡的,宋枳亲自下厨给他做了点粥。

        照着食谱做的,味道一般般。

        她用保温饭盒装好,坐车去医院。

        病房里,宋落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灯没开,屋内还是暗的。

        宋枳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动静还是惊醒了半睡半醒的宋落。

        他睁眼,看到她了,皱眉起身:“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睡不着。”

        宋枳把门关上,提着保温饭盒进来。

        宋落从沙发上起身,欣慰的点了点头:“有良心了,还知道关心哥哥。”

        她说:“是给江言舟带的。”

        宋落啧了一声:“可以,哥哥就不重要呗。”

        他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你照顾他吧,我回去补个觉,待会还得去公司。”

        宋枳点点头:“路上小心,家里厨房给你留了点,在锅里热着,你醒了记得吃。”

        “算你还有点良心。”

        他走后,宋枳站在房门外犹豫了很久。

        不太敢进去。

        半晌,门从里面打开。

        她愣了一会,江言舟身上还穿着病号服,脸色仍旧憔悴,冲她笑了笑:“还要我亲自过来开门?”

        宋枳眨了眨眼:“那个......”

        低着头,不太敢看他。

        因为内疚自责,如果不是因为她,江言舟就不会受伤了。

        他侧开身子:“进来吧。”

        病房内有股消毒水味,宋枳不太喜欢。

        她走到椅子旁坐下,旁边放了本插着书签的书,应该是江言舟用来打发时间的。

        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全程安静着。

        江言舟在床边坐下,看了眼离她很远的宋枳。

        于是起身,将她连人带椅子一起拖到自己面前:“离我这么远干嘛。”

        她低着头,还是没说话。

        江言舟在自己身上闻了闻:“我身上的消毒水味很难闻吗?”

        宋枳摇头:“对不起。”

        “和我道什么歉,又不是你伤的我。”

        宋枳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落了下来,视野顿时模糊一片。

        江言舟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她应该是真的被吓到了。

        平时那个骄纵跋扈的小公主居然变的这么沉默寡言,感性易碎。

        “只只啊。”

        他抬手揉乱她的头发,动作温柔,“你这么乖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宋枳脾气上来了,不爽的看他:“什么叫我这么乖你就不习惯了,我一直都很乖啊。”

        脸上的泪水都还没干。

        他点头:“嗯,一直都很乖。”

        微垂眼睫,看了眼她手里的饭盒,“不给我吗?”

        宋枳这才想起来,自己给他带了粥。

        她把饭盒放在地上,拧开,粥已经干了,成了坨状。

        宋枳有些心虚的说:“虽然卖相不佳,但还是挺好吃的。”

        “你自己做的?”

        “当然了,外面的哪有这么好吃。”

        她不要脸的自夸,把勺子递给他。

        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江言舟三言两语就将她的注意力给分走了。

        他伤的是右手,左手握勺子不太稳。

        几次都掉下去,最后只能无奈的看一眼坐在床边的宋枳。

        后者皱皱眉,终于还是肩负起了这个重任:“我喂你吧。”

        得偿所愿,江言舟乖巧坐着,等待她的投喂。

        粥不光卖相不佳,味道也不太佳。

        倒是表里如一。

        偏偏当事人却完全没有自知之明,还不忘问他一句:“好吃吗?”

        他点头:“好吃,是我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粥。”

        江言舟吃的慢,一碗粥喂了快半个小时才喂完,宋枳手都快酸了。

        平时他自己吃饭也没见这么细嚼慢咽过,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就各种讲究了。

        她把饭盒收好,病房外有人敲门。

        还以为是宋落回来了,她走过去:“有什么忘记拿了吗?”

        入目看见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

        她顿了片刻:“你是?”

        做为江言舟的特助,林跃还是知道些宋枳和自家老板的事的。

        眼下暧昧一笑,礼貌的和她做了简短的自我介绍:“您好,我是江总的助理,姓林,叫我小林就可以了。”

        原来是他的助理啊。

        宋枳点了点头,侧开身子让他进去:“你好。”

        他这次来是为了工作。

        江言舟人在医院,没法去公司,有些事情里电话里交代不清楚,所以只能亲自过来。

        他应该是在向江言舟汇报工作,专业术语多,宋枳也听不太懂,就坐在一旁安静的等着。

        林跃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他:“合同已经在法务部那边确认过了,没问题。”

        江言舟将文件袋的缠绳绕开,从里面取出合同,大概过了一眼。

        “笔给我。”

        林跃拿出一早准备好的笔递给他。

        江言舟接过后,熟练的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宋枳看着眉头紧皱,他刚刚签字的手......好像是用的左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