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1章

第61章

        第61章

        宋枳像触电一样,    从江言舟的怀里弹开。

        后者被她的动作弄醒,缓缓睁眼,    模样淡然。

        想到自己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衣,    内衣也没穿,说不准便宜已经被他占完了。

        她皱着眉踹了他一脚:“流氓!”

        她力气小,哪怕是使全力也不痛不痒。

        江言舟捏着她的脚踝,    手掌轻轻揉捏:“酸不酸?”

        她挣扎着把脚抽出来:“你是什么时候爬上来的?”

        他语气平静:“昨天你拉着我的手,    让我陪你。”

        宋枳显然不信:“我怎么可能......”

        说着说着,声音就因为没什么底气而逐渐变小。

        江言舟掀开被子下床,    把身上的家居服脱了,    打开衣柜。

        宋枳正好看见他未着寸缕的上身,    遒劲的腰身,    肌肉线条紧实性感。

        她连忙用手捂住眼睛:“你脱衣服干嘛?”

        江言舟用衣柜里拿了件衬衣,    慢条斯理的穿好:“换衣服。”

        “......我当然知道你是换衣服,    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换?”

        江言舟抬眸:“这是我的房间。”

        OK,她败了。

        反正吃亏的不是自己,宋枳索性靠在床头安心的看了。

        江言舟身材很好,    甚至比那些专门靠身材吃饭的男模特还要好。

        总的来说她还是赚了的,    大不了就当白嫖了个鸭。

        “帮我拿件衣服过来。”

        她原本就没打算在这儿过夜,    也就没有带换洗的衣服。

        好在这里有很多。

        也根本就不需要带。

        江言舟把最后一颗扣子扣完,    点了点头,    就出去了。

        没多久,他拿着衣服进来。

        宋枳皱眉扫了一眼:“这什么啊。”

        “衣服。”

        他说,    “你的。”

        宋枳嫌弃的扒拉了一下,    估计是她刚读大学那会买的,    长袖长裤,全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的那种,    还带着学生妹的稚嫩。

        改走御姐路线的宋枳自然是不会再穿这种了:“我衣帽间里裙子那么多,你随便拿一条。”

        他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太漏了。”

        宋枳没听清:“嗯?”

        江言舟沉默不语,半晌,还是老实替她去拿了。

        虽然裙摆有点长,但总比之前那套好。

        宋枳把江言舟轰出去,换好衣服去洗漱。

        客厅里小莲已经把饭菜做好了。

        早上要吃清淡点的,所以她煮的粥。

        宋枳随便吃了点,给小许打了个电话让她来接自己。

        今天有个美妆柜台的开业仪式要参加,预计得忙到下午。

        江言舟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坐我的车吧,顺路。”

        宋枳半信半疑:“你该不是为了送我强行顺路吧?”

        江言舟:“......”

        他神色淡然的喝粥:“你要去的那个商场,是我名下的。”

        emmmm分手后才发现江言舟居然是一条比她想像中还要粗壮的大腿。

        “行吧。”

        她时刻端着公主架子,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用完早餐后,又勉为其难的坐上了他的卡宴。

        这次的活动是夏婉约帮她接下的,因为前段时间刚宣了这个牌子的代言,这次开业,她也是做为代言人前去的。

        现场已经围满了粉丝。

        做为爱豆出道的她,男粉依旧占了大头。

        整个商场一楼被围了个水泄不通,甚至连上面几层都围满了人,倚着栏杆往下看。

        小许还是头回见到这么大的阵仗,以前都是其他艺人的粉丝。

        宋枳粉丝最多的时候,也就现在的十分之一。

        电影的爆火,带给宋枳的不光是人气,还有各种商务合作。

        休息了这么几天,夏婉约提前给她打预防针,接下来肯定是高强度高负荷的工作,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宋枳有事业心,也想往上爬,虽然性子被养的娇气了点,但对待工作还是不怕苦不怕累的。

        前面主持人已经开始了,小许给她接了杯热水过来,感慨道:“真想不到我有一天也能在宋枳姐的活动现场看到这么火爆的现场。”

        全是举着宋枳灯牌的粉丝。

        宋枳小口喝着水,等待化妆师给她整理妆发,边翻阅着手里的时尚杂志。

        提醒她:“注意你的言辞啊。”

        什么叫真想不到。

        小许狗腿似的凑过去:“我夸您呢。”

        宋枳口干舌燥的,喝了几口水润嗓子。

        妆发很简单,随便弄了几下就好了。

        在后台等了一会,看着现场火爆的人流,她拿出手机拍照发给江言舟。

        【宋枳:看到没,你应该感谢姐姐,要不是我,你的商场能有这么多人?

        】

        过了大概五分钟,那边才有回复。

        【江言舟:感谢姐姐。

        】

        淦,毫无诚意。

        宋枳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可能是好胜心上来了,看到江言舟突然变冷漠的态度她莫名的感到不爽。

        非要让他看看自己有多牛逼不可。

        甚至还专门找角度拍了张自拍发微博。

        【宋枳:今日份的自拍~】

        十分钟,评论就快破万了。

        当然,也不乏夏婉约事先就给她买的集点赞评论转发于一体的套餐大礼包。

        她把那条微博截下来,包括下面的评论数,一块发给江言舟。

        非常小学鸡的炫耀方式。

        【宋枳:姐姐是不是很厉害?

        】

        依旧是五分钟才回复,像是故意掐着点一样。

        【江言舟:哇,姐姐好厉害。

        】

        宋枳甚至能想像到他面无表情的打下这段话。

        完全被他的敷衍给气到了。

        王八蛋狗男人,一个正常人是怎么在短短的半个月内转变这么大的?

        之前还撒着娇说要当她一个人专属的免费鸭。

        她微博已经两个月没怎么更新了,全是工作室帮她代发一些广告或者宣传之类的。

        今天居然罕见的发了自拍,夏婉约转发了这条微博。

        @夏婉约:营业好评,就是下次自拍咱能找个好点的角度吗?

        太直男了。

        /狗头

        宋枳把手机放下,端着水杯小口的喝着。

        这场活动还请了几个美妆博主,这会正在给新上架的几款口红试色。

        宋枳做为压轴会晚些出场。

        工作人员怕她等的无聊,还专门端了点水果过来。

        甚至还充当起了陪聊。

        不过宋枳显然没有聊天的兴致,打着哈欠缩进椅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看着微博评论,偶尔挑几个看的顺眼的回复。

        小许和他倒是聊的挺来。

        东扯西拉的说了一会。

        工作人员似是想拍宋枳的马屁,笑称:“原本这里是不让商户擅自举办这种大型活动的,我们向管理人员申请过一次,被拒绝了,后来听说请来的艺人是宋枳姐,上面直接准了。”

        宋枳溜了会神,没听到。

        她盯着江言舟的聊天界面看了一会,聊天结束的对话是她发过去的那个问号。

        十五分钟过去了,他居然连个屁都没回。

        【宋枳:你没礼貌!】

        【江言舟:嗯?

        】

        宋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生哪门子气,就是觉得......很气。

        烦死了。

        她把手机扔在一旁,整个人都缩进抱枕里。

        那几个网红的试色结束后,主持人故弄玄虚的问他们期不期待接下来上场的人。

        浑厚的男低音中夹杂着一部分略显尖细的女声,齐声高呼着期待。

        在这些期待的欢呼声中,她拿着话筒上了台。

        也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了,轻车熟路。

        她不需要做太多,也不需要说太多话,只需要笑容明媚的站在主持人身旁,充当一个美艳的花瓶。

        偶尔在主持人挑起话题时回答几句。

        原本是一场不需要太费时费力的活动,止于某个被砸上台的鸡蛋。

        宋枳脸上的笑容僵住,鸡蛋正好砸在她脑门上,沿着额头流下。

        粘腻感让人反胃。

        ———

        她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再次上热搜。

        #宋枳活动现场遇黑粉##宋枳被扔鸡蛋##粉丝保护宋枳被打伤#

        相关联的热搜话题足足有七八条。

        宋枳却没有那个心情去翻阅评论区里,到底有多少人骂她,又有多少人心疼她。

        医院走廊的灯光亮的刺眼,她坐在等候椅上,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有黑粉,讨厌她的人很多,那些人不会因为她某部剧演技好而放弃讨厌她。

        这些宋枳都知道,她一直以来对这些人视若无睹,哪怕给她P遗照,诅咒她全家死绝,她向来都是视若无睹。

        可是她没想到,这些人对她的恨居然这么深。

        明明是连话都没说过一句的陌生人,偏偏却带着想弄死她的恨。

        如果当时不是江言舟冲上台护住她,可能刀捅伤的就是她了。

        江言舟浑身是血的被送进手术室,宋枳就坐在外面等。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双眼睛黯淡无光。

        夏婉约这个点还在公司,接到小许的电话后就立马赶过来了:“你没事吧?

        有没有伤到哪里?”

        宋枳也不说话,眼睛都不知道看着哪里。

        可能哪里都没看。

        小许摇了摇头:“从刚才就这样了,一句话也不说。”

        当时的场面太混乱了,她直面现场,受到的打击肯定不小。

        夏婉约安抚了她一会后,重新去挂了个号。

        心理科门诊。

        她现在需要的是心理疏导。

        手术室里的灯很快就暗了,医生摘了口罩出来:“没什么大碍,一些皮外伤,不过伤口有点深,得住一段时间的院,看看伤口的恢复程度。”

        宋枳依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没听到一样。

        医生问:“请问哪位是家属?

        麻烦签下字。”

        夏婉约起身过去:“他女朋友现在精神状态不太好,吓着了,我来吧。”

        医生表示理解。

        小姑娘看上去娇小柔弱的,肯定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血腥的场面。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想来应该是看到热搜的人打过来的。

        夏婉约把她的手机拿出来。

        一百多条未接来电,三百条的未读信息。

        “宋枳,你哥的电话,要接吗?”

        她没反应,仍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

        夏婉约叹了口气,走到一旁按下接通。

        电话那段宋落的喘气声很重,应该是一路跑来的,说话的声音也因为害怕而有些颤抖:“宋枳,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没?

        你在哪,哥哥去找你。”

        夏婉约迟疑的看了眼身后的宋枳:“宋枳她......”

        她语气里有犹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在的场景,落在宋落耳边就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如果说刚看到热搜的那一瞬间他还能靠着最后一点理智强撑着,现在就是彻底崩溃了。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失去亲人的感觉。

        他不能再没有宋枳,不能的。

        他崩溃的大吼:“我他妈问你宋枳到底怎么了!”

        讲话不应该大喘气的。

        夏婉约开始后悔,平白的让他担忧。

        “江言舟替她挡了那几下,她一点事都没有,就是精神状态不太好。”

        人都是自私的,对于自己爱的人会过度偏爱。

        听到这番话后,宋落像是在窒息前吸入了一大口空气。

        第一反应是:还好宋枳没事。

        然后他才想起来:“江言舟没事吧”

        “没事,皮外伤。”

        “哪家医院,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过去。”

        电话挂断后,她把医院的地址发了过去。

        中间无间断的,何瀚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夏婉约大概看了一下,这一百多通未接来电里,就有五十几通是他贡献的。

        想到二人的绯闻,夏婉约觉得还是不要在这种时候惹麻烦了。

        调了静音,忽略了。

        宋落到的很快,江言舟也从病房里出来了,他做的是局部麻醉,现在已经可以下地走路。

        伤口在右臂和后背,并没有涉及要害。

        看他神色淡然,夏婉约不经感叹,不亏是宋枳看上的男人,又帅又MAN。

        医生是不建议他下床的,可是他放心不下。

        宋枳第一次见血,肯定会害怕。

        等他从病房里出来,就看到双眼无神的宋枳。

        她在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言舟避开伤口,在她面前蹲下,声音温柔:“在想什么?”

        她不说话,眨了眨眼睛,眼泪流下来了。

        江言舟心口一痛,抬手替她擦掉:“眼睛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她还是不说话,眼泪掉的更凶。

        江言舟用手背蹭了蹭她的脸:“骗你的,我的只只不管怎样都好看。”

        他还在后怕,如果当时他迟一步,受伤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宋枳了。

        她细皮嫩肉的,切菜不小心弄到手指都会哭好久。

        如果这些伤口全部在她身上的话,她得多疼啊。

        幸好,他把她护的很好,没有让她受到一点点伤。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江言舟就一直在想,他有时间,他不需要着急。

        宋枳是个心思简单的人,他只要稍微玩点套路,她根本逃不过。

        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有想过,把那点心机放在她身上。

        冷落她一段时间,她自然会乖乖的靠过来。

        可是现在他不想这样了。

        他不想等了,他现在就想抱她。

        江言舟柔声哄着她:“只只啊,你看看我,看看我好不好,我一点事也没有,你别哭了,乖。”

        宋枳紧抿着唇,难受委屈和自责全部积堵在心里。

        情绪得不到纾解,她觉得自己就要爆炸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一个毫无接触的人讨厌到这种程度。

        她明明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她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

        她很努力,也很敬业,虽然娇气了点,可是只要是工作相关的事,她从来没有喊过苦累。

        电梯停在二十六楼,宋落是爬楼梯上来的,十楼,就这么跑上来。

        他喘着气跑到宋枳面前,确定她身上没有一点伤口后才放下心。

        心理医生来了,夏婉约和他们说了一声后,扶着宋枳过去。

        宋落不太放心的看着她的背影,原本是想一块去的,可是看了眼身旁那个穿着病号服的江言舟,犹豫片刻,还是和他道了声谢。

        “这次的事,谢了。”

        江言舟摇摇头:“她第一次见到血,肯定很害怕吧。”

        宋落恶狠狠的咬了下腮帮:“那孙子在哪?”

        江言舟知道他问的是谁:“警察局。”

        宋落转身就要走。

        江言舟把他拉住:“行了,那边我的人会处理的。”

        “怎么处理?”

        江言舟沉默片刻:“让法律来处理。”

        “操。”

        宋落不爽的骂了一句,“老子的妹妹被他弄成这副样子了,老子不弄死他这口气就没出撒!”

        “弄死他然后呢?”

        因为失血的缘故,江言舟的唇色有些惨白,“让宋枳再等你七年?”

        宋落脚步停下。

        胳膊上绑了无菌纱布,后背也是,行动稍微有些困难。

        动作过大会拉扯到伤口:“放心好了,这事我不会让它这么快过去的。”

        他声线平淡,说出的话也没什么波动起伏。

        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此刻的情绪翻滚成了什么样。

        他比宋落还想亲手弄死那个人,可理性永远占据感性。

        江言舟是个懂得权衡利弊的人。

        “坐一会吧,等宋枳出来。”

        护士很快就过来催促江言舟回病房休息了。

        “你这个病人怎么回事啊,伤口才刚缝合就到处跑,万一裂开了怎么办?”

        江言舟轻声致歉,担忧的看了眼心理咨询室紧闭的门,然后才转身回病房。

        咨询花费了些时间,宋枳显然受到了很大的惊吓,等她从咨询室里出来,看到宋落的那一刻后,终于忍受不住,扑进他怀里大哭了起来。

        宋落心疼的抱着她,轻声安抚道:“不怕,哥哥在。”

        宋枳摇头,也不说话,就一直在他怀里哭。

        等哭够了,眼睛都肿的像个核桃。

        他笑她:“这么大的姑娘了,还躲哥哥怀里哭鼻子呢?”

        她一直抽泣,紧咬着唇。

        “小可怜哦,眼睛都哭肿了,要是让江言舟看到你这副样子了,小心他去喜欢别人。”

        听到江言舟的名字,宋枳微微抬眸,因为害怕而有些结巴:“他......他没事吧?”

        “没事,刚刚还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呢,后来被护士给凶回去了。”

        宋落膝盖微弯,蹲着与她视线平齐,捏捏她的脸又摸摸她的脑袋:“还想哭吗?”

        她摇头。

        “那和哥哥回家好不好,你先好好睡一觉。”

        她有些犹豫:“可是江言舟......”

        “等把你送回去了我再过来。”

        “嗯。”

        和夏婉约说了一声后,宋落就把人带走了。

        夏婉约用宋枳的手机发了条微博报平安。

        【宋枳:人没事,别担心。

        】

        几乎是同一时间,何瀚阳就给这条微博点了个赞。

        似乎一直拿着手机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