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60章

第60章

        第60章

        江言舟一愣,    身上的绵软感既陌生又熟悉。

        宋枳最怕壁虎蜘蛛之类的东西,整个人的理智都被摧残的支离破碎了。

        此时正拼了命的在江言舟身上索取安全感。

        “呜呜呜呜呜呜你快点把它弄出去。”

        她吓的浑身都在抖。

        江言舟抱着她安抚了好一会。

        她一直抱着他,    他也不舍得离开她的触碰,    索性抱着她,一手捂着她的眼睛不让她去看,一手拿着纸巾,    把壁虎弄走了。

        宋枳小心翼翼的偏头看了一眼:“走了吗?”

        他点头:“走了。”

        宋枳松了一口气,    从他身上离开:“怎么房间里面还有壁虎。”

        她用质疑的眼神看着江言舟:“该不会......”

        江言舟自然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走过去替她把窗户关上:“你房间朝阳,外面的绿植茂盛,    应该是沿着藤蔓爬进来的。”

        原来是这样。

        宋枳有点羞愧,    她刚刚好像是有点小人之心了。

        听江言舟那么一说,    她总觉得这个房间里还有很多其他奇奇怪怪的小动物或是昆虫。

        于是试图和他商量:“我今天去你房间睡吧?”

        江言舟闻言抬眸,    身形微动。

        宋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自己刚才的话好像有点歧义。

        她补充道,    “我是说,你来我这儿睡,我去你那边。”

        他淡漠的拒绝:“不好。”

        似乎没想到他会拒绝,    宋枳站在原地愣了半晌。

        江言舟打开房门离开,    她匆忙跟过去:“别啊,    你又不怕虫子,    而且也不一定有虫子,    这个房间朝阳好,比你那个房间好多了。”

        他仍旧拒绝:“不换。”

        宋枳都快急哭了:“就换这一晚上,    我好歹也是客人,    你不能这么对待客人。”

        她应该是真的害怕,    拉着他衣摆的手颤抖个不停,眼眶也有点泛红。

        他见不了她的眼泪,    她一哭他就会心软。

        任何时候都是。

        可是还不行。

        他移开视线,面上还是平静的,看不出什么异样来。

        那个房间宋枳肯定是不敢再回去了,客厅里小莲和吴婶她们都不在了。

        她想着要不干脆去沙发上将就一晚上。

        可是看了眼沙发那个宽度......

        吴婶说江言舟嫌之前那套沙发旧了,今天特地让家具店过来换了一套。

        比之前的尺寸要小,根本躺不了人。

        之前的沙发也没买多久啊,怎么就旧了。

        宋枳嘀嘀咕咕的看着江言舟回房的背影,气不打一出来。

        狗东西还是这么狗!

        家里的客卧也不知怎的,床单被褥都收起来了,只剩下一个空落落的床垫。

        宋枳是一个不愿意将就的人,睡觉的地方也是。

        必须有加湿器和香薰,环境也要好。

        这种四面都是墙的空房间她躺上去也睡不着。

        在心里又把江言舟给骂了一顿后,她快速跑回自己的房间,抱了一床被子出来。

        隔壁房间没锁,虚掩着,轻轻一推就开了。

        江言舟坐在沙发上看书,听到声音后抬眸,平静的看着她。

        对于她的突然出现并不意外。

        宋枳把手里的被子扔到他身上:“狗东西!”

        他也不恼,将被子从身上拿开,放在身后铺好。

        宋枳蛮横霸道的占了他的床。

        原本之前顾念着两个人已经分手,可能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了,所以她尽量和他保持着人和人之间该有的礼貌客套。

        谁知道这个狗东西还是这么狗!

        有了愤怒加持,她的霸道显得更加理所当然了。

        “你睡沙发,我睡床,夜晚要是敢偷偷占我便宜我就告你猥亵!”

        江言舟看着她,深邃的眼眸有什么在暗自涌动。

        藏于伪装之下。

        服软求和没用的话,不妨换一种方式。

        只要她能回来,用点心机,似乎也不算是什么坏事。

        好在,是有用的。

        关了灯,她在床上小声嘀咕:“你都不用熏香的吗?”

        “嗯。”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

        江言舟从沙发上起身,手在墙上摸索,开了壁灯。

        熏香灯是宋枳买的,她睡觉习惯性开着。

        江言舟倒没有这些复杂的癖好。

        他去了她的房间,把熏香灯拿过来,替她放在床头。

        她侧躺着,长发披散。

        暧昧的灯光之下,她不爽的看他一眼。

        不着急,她总会回到自己身边的,到时候想怎样都可以。

        香薰灯光柔和,宋枳很快就睡着了。

        江言舟近一米九的身高,躺在那张算不上大的沙发上,似乎有些憋屈。

        玫瑰香薰味道很淡,是宋枳身上常带着的那种香味。

        他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宋枳。

        明明她和自己在同一个房间里,离他不过几步的距离。

        可他还是好想她,想的发疯。

        索性起身,走到床边,安静的看着她。

        看她的眉眼,看她的唇鼻,以及睡衣领口下露出的白皙脖颈。

        她睡颜安静,没有白日里的半分闹腾,偶尔眼睫会轻微的颤动。

        江言舟看的喉间发沉,他略微俯身,想要触碰她。

        在离她樱唇不过一指距离的时候,又停下了。

        他粗喘着气站起身。

        一旦开始,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想要索取更多。

        她应该是做噩梦了,眉头皱着,不太舒服的左扭右扭。

        喉间低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江言舟靠近了些:“什么?”

        她呜呜小声哭着:“别走。”

        “嗯。”

        他温柔的抚摸她的脸,“我不走。”

        宋枳又做那个梦了。

        这些年她经常会梦到那场大火,亲人死在自己眼前,任谁都会受不了。

        就像是一个永远的阴影,印刻在她的脑海里。

        梦做到结尾,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是溺在深海里一样,手脚都被束缚住。

        她挣扎着睁开眼,天已经亮了,透过窗帘的丝丝缝隙渗透进来。

        此刻的宋枳正躺在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里。

        头枕着男人的胸口,只隔了一件单薄的家居服。

        甚至能感受到肌肉的轮廓。

        刚睡醒的大脑还是迟钝的,她缓慢抬眸,依次看见的是男人修长的脖颈,性感的喉结,以及那张好看到完全挑不出任何瑕疵的俊脸。

        宋枳小小的感慨了一会,怎么会有人生的这么完美。

        感慨过后,她迟钝的大脑开始逐渐回魂。

        嗯?

        ?

        她为什么会在江言舟的怀里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