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59章

第59章

        第59章

        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    露台的玻璃门就被人推开了。

        宋枳走过来,脸上有少许打断他的歉意:“吴婶让你下去吃蛋糕。”

        说话的语气带着分寸,    客套礼貌。

        是什么时候确定她真的不再需要自己了呢。

        大概就是从她的态度开始转变的那天。

        不再蛮不讲理的拉着他撒娇,    也不再冲他耍公主脾气。

        头顶的灯光是暗的,被风吹的晃动,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动。

        江言舟垂放下手,    深邃幽暗的眼底,    静静的凝视着她。

        如同望不到底的隧道。

        宋枳被他看的有点懵:“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还以为是吃蛋糕时不小心沾上了奶油,她抬手擦了擦,    什么也没有。

        江言舟摇头:“没事。”

        声音仍旧是哑的。

        宋枳看了眼他手边的烟灰缸,    迟疑片刻,    她出声劝道:“还是少抽点吧。”

        神色平静,    看不出半分异样。

        江言舟喉间低嗯,    敷衍的应下,    然后将手里的烟摁灭。

        宋枳也只是出于朋友的善意提醒,听不听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她转身先离开,江言舟过了好一会才下来。

        桌上放着已经切好的蛋糕,    江言舟不爱吃甜食,    家里人都知道。

        所以吴婶只给他切了一小块。

        动物奶油在嘴里化开,    甜腻的口感让人不适。

        他还是把一整块都给吃完了。

        宋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吴婶和小莲正讲着八卦,    她偶尔加入。

        “张姐家的女儿你还记得吗,那个小女孩子,    才刚高二,    听说就怀孕了。”

        小莲捂着嘴:“不会吧,    我看她长的挺乖的啊,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

        吴婶叹道:“还是年纪小不太懂,    她妈妈都快急死了,孩子肯定是不能生的,可是她身体又不好,现在打胎的话又怕落个什么后遗症。”

        宋枳在旁边听的一愣一愣的。

        她读书的时候虽然不听话,但充其量就是上课化化妆,翘个课之类的。

        还没有玩的这么疯过。

        她竖着耳朵凑过来:“哪个张姐,我见过吗?”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

        不分年龄。

        没多久她就完全参与进去了,磕着瓜子听的格外认真,不时表达一下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

        三个女人一台戏,沉浸在八卦里面,连时间的流逝都没有注意。

        江言舟出去接了个电话,等他回来的时候,客厅里仍旧没有半分要停止的苗头。

        他看了眼窗外阴沉的天空。

        十点了。

        天气预报说今天夜间有雨,如果说的再细致点,大概就是十一点左右。

        如果她现在回家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刚好可以避开那场大雨。

        江言舟微垂眼睫,并没有好心到去提醒她。

        他按下遥控,把窗帘关了。

        窗外的夜色完全被隔绝。

        连带着,逐渐密布的阴云。

        张姐是隔壁家的帮佣,平时和吴婶关系交好,闲下来的时候经常一块聊天。

        前些天张姐还打趣过,等她女儿再大些了,如果江言舟还没和宋枳复合,就把她嫁过来当小媳妇。

        吴婶让她尽早死了这条心。

        “你家孩子才多大。”

        “他也才大十岁,般配。”

        “我们家言舟性子冷,你家丫头那个怯怯的性子降不住的。”

        张姐听后还不太乐意:“我家闺女降不住,宋枳就降的住了?”

        就住在隔壁,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宋枳的娇气是出了名的。

        小脾气也是一阵阵,说来就来了。

        那个时候年纪还小,也不沉稳,脾气上来了就离家出走,张姐瞧见过好几次。

        每次都是她气呼呼的往前走,江言舟一言不发的跟出来,将她扛回去。

        任凭她在自己肩上哭喊打闹。

        张姐就觉得自家闺女比宋枳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她恐怕还惦记当江言舟的丈母娘。

        ———

        也不知怎的,吴婶突然想起张姐说的那番话。

        “我家闺女降不住,宋枳就降的住了?”

        她看了眼坐在客厅办公的江言舟。

        看似专注,其实整个人的魂都落在宋枳身上了。

        失魂落魄的,工作恐怕只是借口。

        他什么时候在客厅工作过啊,无非就是为了能够多看她一会。

        吴婶叹了口气,岂止是降住了。

        整条命都快给她了。

        她算是看着江言舟长大,他的变化她也通通看在眼里。

        原生家庭太重要了,它能影响你性格三观,乃至你的整个人生。

        外人看来,江言舟是幸运的。

        出生即大多数人这辈子再怎么努力都到达不了的巅峰。

        可他也是不幸的。

        因为姓江,因为被寄托了太多的希望。

        所有人都将赌注放在他身上,押宝一样。

        一路走来,他所受的压力根本就不是他那个年龄段足以承受的。

        没人问过他愿意吗。

        也没人问过他累不累。

        甚至连生养他的母亲,也迁怒于他,厌恶他,憎恨他。

        这样的生长环境注定了他内心的阴暗面比别人更广。

        偏执和占有欲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牢牢的将他困住。

        他不过是比别人更擅于隐藏自己的情绪。

        旁人瞧不出异样来,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阴暗的情感像是漆黑深谷里疯狂生长的杂草。

        在最恶臭的地方扎根。

        ————

        等到小莲打着哈欠说困了的时候,宋枳才逐渐从热火朝天的八卦会议中回过神来。

        她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起身惊呼:“已经这么晚了吗。”

        吴婶看到紧闭着的窗帘,嘀咕道:“窗帘怎么全关上了,我说怎么瞧不见外面黑了没。”

        她起身去拉窗帘,夜色阴沉,估计再有一会就要下暴雨了。

        有些担忧的看向宋枳:“小枳啊,要不你今天就在这里住一晚上吧。”

        宋枳刚要拒绝。

        吴婶又说:“这马上就要下暴雨了,雨天开车不安全,而且又这么晚了。”

        下雨天不好打车,如果她执意要回去的话,吴婶肯定会让江言舟送她。

        宋枳不想继续麻烦他了。

        而且他看上去好像也很累。

        犹豫片刻,还是点头应下了。

        吴婶笑道:“你房间我每天都有打扫,被褥也有按时更换,就是准备着你哪天回来。”

        ——

        房间的确还保持着原样,甚至连她衣帽间里的东西也没被人动过。

        江言舟教养好,懂得尊重他人隐私。

        宋枳的衣帽间,他一次也没进过。

        晚上洗完澡,时间也不早了,她拿着毛巾擦湿发,在房间的抽屉里找吹风机。

        “我记得是放在这里的啊,怎么不见了。”

        她嘀嘀咕咕的挨个抽屉找,余光瞟到雪白的墙纸上好像多了个黑色的东西。

        定睛一看,她吓的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毛巾也扔了,因为恐惧全身都在颤抖。

        几乎是同时,江言舟冲进来,神情紧张的问她:“怎么了,伤到哪里了吗,有没有弄疼?”

        宋枳吓的唇色惨白,整个人都挂他身上:“壁......壁虎,呜呜呜呜呜怕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