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58章

第58章

        第58章

        “你和江言舟不是分了吗,    还有联系呢?”

        宋枳正低头系安全带,听到唐笑言的话抬眸。

        “吴婶生日,    说让我回去吃顿饭。”

        言下之意,    和江言舟无关。

        “啧啧啧,我觉得肯定没这么简单。”

        唐笑言一顿分析,“估计江言舟贼心不死,    还想着复合呢。”

        宋枳推了她一下:“什么贼心不死,    说的这么难听。”

        唐笑言也意识到自己用词不太对,改口道:“我的意思是,    江言舟是不是还想着复合这茬?”

        想到前几天发生的那一幕,    宋枳弯腰把高跟鞋脱了,    换上拖鞋。

        “应该不是。”

        那段时间的低头和迁就,    对于江言舟那种清冷孤傲的人来说,    应该算耗费了这辈子所有的耐心了。

        宋枳对他还算了解,    明白他的极限在哪。

        经过那天的事情后,他应该是放下了。

        这样也好,至少对他们都好。

        车窗外的夜景因为超跑的车速转瞬即逝。

        宋枳看的眼晕,    索性将视线移回来,    盯着前方路况。

        唐笑言握着方向盘,    喋喋不休的和她讲着何瀚阳。

        JIS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战队,    关注度最高的一天还是微博官宣了何瀚阳从AOI退队以后会转去JIS。

        做为电竞圈子里的一张王牌,    外界对于何瀚阳转队以后的首战非常期待。

        季后赛,如果一路获胜的话,    说不定还会跟AOI撞上。

        唐笑言激动的不行:“虽然JIS是个垃圾战队,    但我相信以我们狙神的实力肯定能赢的。”

        宋枳现在听到他的名字就有点头疼。

        她脑子虽然不太好使,    但在感情方面,也不算太迟钝。

        如果说之前还能当他对自己只是粉丝爱慕偶像的情感,    可是那天以后,她仔细回想了一下。

        他看自己的眼神怎么也算不上只是简单的粉丝之情。

        年纪小,不太懂得隐藏自己的感情,眼里的侵占很明显。

        她不想伤害他。

        小弟弟心思单纯,从小又没父母,唯一的奶奶平时工作忙也顾不上他。

        他也算是自己在这逆境中长大的,吃够了苦头。

        宋枳不希望他在感情里也吃苦。

        慢慢疏远他,将这段感情放凉。

        算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她拿出手机,沉吟思索片刻,还是将他所有的联系方式都给删除拉黑了。

        ——

        美甲做完后已经很晚了,回到家后,客厅没开灯。

        宋落最近工作忙,回家的时间也逐渐往后退。

        担心宋枳这个自理能力严重缺失的人会饿肚子,他还专门去找了个保姆。

        明天正式上岗。

        宋枳明天要去江家给吴婶祝寿,担心保姆过来家里没人,于是给宋落发了条消息。

        【宋枳:我明天有点事,你记得在家啊。

        】

        消息发过去以后她就把手机放在一旁,卸妆去了。

        等她敷着面膜从浴室里出来,手机才震了一下。

        【宋落:你明天不是没工作吗,要去哪?

        】

        宋枳不太想和他讲的太详细。

        【宋枳:有点事。

        】

        她不想讲,宋落也就没继续问下去了。

        【宋落:嗯。

        】

        ——

        吴婶在江家待了很多年了,比起下人,江言舟更拿她当长辈。

        宋枳这些年也承了她很多好。

        江言舟惹她难过了,都是吴婶替她出气。

        在宋枳心里,吴婶早就算是她的亲人了。

        她去店里订了个按摩椅,让人送过去。

        吴婶年纪大了,腰背偶尔会酸痛,按摩椅按着会舒服一些。

        她坐车到江家,阔别几月,待了三年的地方似乎变的格外陌生了。

        院子里的藤蔓都沿着围墙攀爬出来。

        她走过去按门铃,没多会,小莲跑出来,看到她了,笑的眼睛都完成了月牙:“我还以为你下午才到呢,吃饭了没,锅里正炖着汤呢。”

        小莲开了门,让她进去。

        宋枳笑道:“炖的玉米排骨汤?

        我在外面都闻着香味了。”

        “鼻子真灵,吴婶说你爱喝,特地让厨房准备的。”

        她把门关上,跟着宋枳一块进去。

        玄关鞋柜里还整齐摆放着她的鞋子,她离开的时候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每天都有打扫,半点灰尘也没落,各种名品限量版的细高跟,摆满了整整一鞋柜。

        除了角落空出些位置放着几双同样价值不菲的意大利男士手工皮鞋。

        连鞋子都透着沉稳严肃。

        宋枳问小莲:“我不是说把这些东西全部给捐出去的吗?”

        小莲替她把外套挂在衣架上:“先生说留着,反正也不占地方。”

        宋枳沉默的看了眼鞋柜里那几双被挤的无处安放的男士皮鞋。

        这还叫不占地方呢。

        小莲注意到她的视线了,笑道:“先生已经联系装修公司了,会换个大点的鞋柜。”

        宋枳:“......”

        算了,他的房子,他爱怎么折腾都是他的事。

        吴婶听到客厅里的声音,忙从二楼下来:“小枳回来啦。”

        她笑着迎过来,上下将宋枳给看了个遍。

        她离开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回来看看,吴婶想她想的紧。

        偶尔问起江言舟她的近况时,他也只是简短的一句:“她很好。”

        现下亲眼看到本人了,吴婶感叹了一句:“瘦了,最近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宋枳撒着娇的往吴婶怀里倒:“我最近不是为了拍戏嘛,就控制了下饮食,今天吴婶可得好好喂饱我,不然我就赖着这儿不走了。”

        小家伙惹人喜欢,三言两语就将吴婶给逗开心了。

        “好,你一辈子赖在这儿吴婶都高兴。”

        寒暄也没有持续多久,厨房里的汤得控制火候,交给别人吴婶不放心。

        宋枳不用人陪,自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家里好像来了新的佣仆,瞧着脸生。

        端着切好的水果过来。

        宋枳道了声谢,便脱了鞋子躺在沙发上。

        姿势随意的像回了自己家一样。

        她对这儿熟悉,毕竟待了三年。

        电视看了一半她就睡着了,遥控器在她怀里,要掉不掉的。

        玄关处传来开门声,江言舟眉间尚有倦色。

        小莲接过他手里的外套,抚平挂好。

        拖鞋的动作停下,视线落鞋柜旁放着的那双女士运动鞋。

        不过片刻,他便恢复了常态,淡声问小莲:“到了?”

        小莲知道他问的是什么,点点头:“到了有一会了,这会在客厅里看电视呢。”

        他轻嗯一声,抬手松开温莎结,然后将领带抽出。

        扣子解了两颗,领口微敞着。

        这段日子里,他不论是在外面还是家里都是一副一丝不苟的严谨模样。

        很少像今天这样放松。

        似乎在高压情况下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得到了丝毫的缓解。

        他走进客厅,正好看到躺在沙发上熟睡的宋枳。

        怀里的遥控器正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往下滑落。

        他走过去,把遥控器抽走。

        也不知道是做了个什么梦,眉头皱的老高。

        她有说梦话的习惯,尤其是在浅眠状态时。

        “那个包包我看中很久了,你帮我买嘛,好不好,嗯?

        好不好嘛~”

        娇滴滴的声音,伴随着逐渐撅起的殷红小嘴。

        连睡梦中都在撒娇。

        江言舟喉结几番滚动,脚不由自主的往前挪动,离的更近一些。

        宋枳有醒来的迹象,他不动神色的转身离开,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重新恢复了方才的清冷寡言。

        宋枳做了个梦,被气醒了。

        她梦到她被工作困住没办法亲自飞去发布现场,于是托宋落给她带个她相中许久的包包。

        结果那个王八蛋想都都没就直接拒绝了她。

        然后宋枳就气醒了。

        她刚要拿手机打电话骂他出气,视线落在对面的江言舟身上,动作有片刻的停顿。

        他安静的坐在那里,神情淡淡。

        宋枳轻咳了一声,想要缓解尴尬:“今天下班挺早啊。”

        他点头,再无后话。

        又恢复成她所熟悉的那个江言舟了,仿佛前几天温柔奶气的粥粥不过是她的幻觉而已。

        宋枳倒不意外。

        毕竟以他的性子,能坚持那么久已经算是极其不易了。

        宋枳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庆幸,居然有这个荣幸让他向自己弯腰求和。

        饭菜很快就好了,蛋糕是江言舟亲自去订的,老人家喜欢的那种。

        除却冷淡性子,他其实还算贴心。

        只是话少不懂表达而已,这点宋枳了解。

        不过她讨厌这种。

        本来就是安全感缺失的人,想要的好都是热烈直接的。

        弯弯绕绕只会惹人烦。

        ——

        吴婶今年五十八岁了,按理说也到了退休享清福的时候。

        江言舟提起这件事时,她只是笑着摆了摆手:“我不亲眼看着你娶妻生子,我怎么能放心退休呢。”

        她说这话时,眼神看着宋枳。

        宋枳自然懂吴婶话里的意思。

        她装傻充愣的把话题重新抛回江言舟身上:“我昨天在酒会上看到他身旁有女伴,吴婶您不必为他担心的,他在这方面无师自通,想结婚还不简单,勾勾手指就有一大批的姑娘过来了。”

        她语气里的无谓,江言舟不可能听不出来。

        他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

        全程安静吃饭,半点声响也没发出。

        倒是宋枳,喋喋不休的讲了很多,最近发生了什么,以及她主演的电影票房大卖了。

        吴婶听到这个消息也替她高兴。

        “喜欢你的人是不是也多了很多?”

        宋枳骄傲的点头:“特别多,合作的艺人都有不少和我告白的呢。”

        她说这个也没别的意思,纯粹就是不想让吴婶为她担心。

        吴婶总害怕,她这个娇气性子在外面会被欺负,尤其是之前小莲还给她看了网上大面积黑宋枳的评论。

        听说那阵子她担心的好几天没睡着。

        吴婶听到她这么说,这才松了口气:“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江言舟放下筷子:“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

        他起身离开。

        小莲有些担忧的看了眼他上楼的身影,这些日子先生也不知怎么了,没节制的抽烟喝酒。

        以前他虽然也抽烟,可也只是偶尔。

        他自控力强,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过。

        只要闲下来了,就抽烟。

        二楼露台,风有点大,旁边的秋千被吹的晃动。

        江言舟吐出淡白色的薄雾,眉眼被氤氲的模糊。

        视线落在秋千上。

        这是宋枳缠着他搭的,说是自拍好看。

        可是她很少坐。

        江言舟淡笑一声,将视线移开。

        指骨处的烟燃了大半,微阖眼睫,生平第一次感到无能为力。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追回宋枳。

        他试很多种办法,迎合她,讨好她,就差没有跪下来求她了。

        那个一身傲骨的江家长孙,无数次想过,干脆给她跪下吧,兴许她会一时心软,可怜可怜自己。

        他不能没有她的。

        目睹何瀚阳衣衫不整的出现在她家时,他甚至有想过,要不直接把她绑起来。

        藏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地方。

        沉默寡言的人,情绪一直压抑在心底得不到释放,一旦找到缺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江言舟是冷血的,这种冷血也表现在对待自己。

        他看着自己的手腕,那里跳动的血管,只需要轻轻划开一道就足够了。

        皮肉可能会翻卷,如果力道没有把握好可能会割断手筋,到时候还会留下后遗症。

        他不太在乎。

        满脑子想的都是,宋枳会心疼他吗,她会因为他而落泪吗。

        可能她会留下来,这样就不用再回到何瀚阳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