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55章

        第55章

        道路两边有路灯,    旁边的篮球场,灯光也刺眼。

        何瀚阳没烟瘾,    也不怎么抽烟。

        哪怕是最叛逆的那几年,    打架逃课纹身,但他从未碰过烟。

        奶奶咳嗽,闻不得烟味,    即使在俱乐部里训练完,    他也会专门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回家。

        几个队友大多都会抽点,    尤其是通宵训练的时候。

        提神醒脑,    解忧解乏,    他们是这么说的。

        西妹偶尔会递给他一根,    何瀚阳每次都是摆手拒绝了。

        他从来不相信情绪可以靠抽烟来发泄。

        可是现在,    他蹲在路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

        旁边垃圾桶的的灭烟盒里全是燃尽碾灭的烟蒂。

        往日深邃的眼眸此时被烟雾熏的发红,    他狠狠咬着烟嘴,一边咳嗽一边抽。

        狗屁玩意儿,解你妈的忧,    一包烟都快抽完了,    可他还是什么都没忘记。

        —

        从酒局离开后,    何瀚阳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为了方便训练,    队员都是直接住在俱乐部里,    只有周末才会回家。

        如果现在回去了,奶奶肯定会担心。

        他不善于撒谎。

        秋天了,    天黑的快。

        何瀚阳漫无目的的开着车,    然后就开到宋枳家附近。

        地址是夏婉约告诉他的。

        因为担心何瀚阳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养不活那只柔弱的小奶猫,    于是每周,夏婉约都会询问一次猫的近况。

        好在,    猫养的挺好。

        他虽然自己活的糙,对猫倒是无微不至。

        何瀚阳起先还会按时回复她的消息,偶尔还会主动给她发消息,虽然没有文字,只是一些猫的照片。

        后来她无意中说漏嘴,告诉他宋枳已经不在她这儿住了。

        从那以后何瀚阳不光不给她发消息了,甚至连回消息都变成了随机。

        夏婉约门儿清,自然知道他的突然转变是因为什么。

        为了让他能做到每周汇报一次猫咪的情况,她把宋枳给卖了——把她家的地址发给何瀚阳。

        夜风渐大,偶尔有雨水滴落,正好覆在燃着的烟尾上,那一点火光被浇灭,只剩一缕白色的烟雾飘散在空中。

        他突然开始后悔。

        应该回家的,至少不会看到刚才那一幕。

        最起码还能做到自欺欺人。

        他真的好喜欢她,好喜欢好喜欢。

        喜欢到,哪怕她刚才表现出对江言舟的拥抱有一丝的抗拒,他都能不顾伦理道德,把她抢过来。

        哪怕未来会背负小三这个恶名他也不在乎。

        只要她表现出了一丝抗拒。

        可是没有。

        雨越下越大,他却像察觉不到一样,蹲在路边。

        雨水挂在纤长的眼睫上,然后滑落。

        黑色的卫衣也被雨淋湿。

        便利店里的收银员妹妹注意他很久了,从刚才失魂落魄的进来,随便买了盒烟。

        到现在蹲在路边发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人们总是会对长的好看的人多些同情心。

        她推开玻璃门,撑伞出去,小心翼翼的替他挡上:“这雨一时半会应该也停不了,你要不要进去坐一会?”

        男人也不说话,仍旧保持刚才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她也不着急,反正现在没客人来,她不介意多陪他一会。

        ——

        宋枳实在是服了宋落,做饭做到一半才发现家里醋没了,大雨天的非得让她出来买。

        她撑着伞接电话,语气不太耐烦:“你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除了醋还有什么?”

        “米?

        你脑子没病吧,那么大一袋我怎么扛的动。”

        宋枳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早知道雨下的这么大她就换双鞋子了,羊皮底碰水整个都废了。

        她心疼自己刚买没多久的鞋子,走到便利店门口。

        收银员小妹妹见有人来了,便把伞撑在路边。

        现在的小情侣还真是恩爱,为了等女朋友下班都愿意蹲在路边淋雨了。

        宋枳感叹完以后,突然觉得蹲着的少年有些眼熟。

        她往后退了一步,微弱灯光染亮的夜色,她勉强看清男人的侧脸。

        高挺的鼻梁,精致的眉骨,轮廓熟悉。

        有些迟疑的叫了一声:“何瀚阳?”

        全程安静的男人终于有了些微反应,他轻轻抬眸,身上全湿了,脸上也分不清泪水还是雨水,只是眼底红红的。

        往日那个哪怕天塌了都无所谓的何瀚阳,此时却像只被遗弃的流浪猫,蹲在路边。

        宋枳眉头一皱,撑着伞过去:“怎么了这是?”

        何瀚阳看着她,喉结滚动,眼底全是红血丝。

        被烟雾侵蚀严重的声带,暗哑的可怕。

        “姐姐。”

        应该是刚哭过,声音还有些哽咽。

        收银员小妹妹听的心跳停滞。

        总觉得......莫名有点反差萌。

        她咬唇看着戴了顶黑色鸭舌帽的宋枳,心里酸酸的。

        自己陪了他这么久,他一句话都不说。

        这个女人一来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

        宋枳眉头皱的更深,抬手探上他额头,很烫。

        “你怎么不进去躲会雨啊。”

        他摇摇头:“忘了。”

        “这都能忘?”

        美女无语。

        她把手里的伞递给他,“你先撑着,在外面等我会,我买完醋就出来。”

        宋落只说了要买醋,也没说买什么牌子的。

        她随便选了一瓶,自动遗忘了他后面说的还要买米。

        去结账的时候看到收银台上的糖果,想到等在外面哭鼻子的何瀚阳。

        她随手拿了一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