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54章

第54章

        第54章

        宋枳抬手敲下一句话: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想了想,    还是逐一按下删除,回了个好过去。

        明天下午好像没什么事。

        何瀚阳一直盯着手机,    直到看见那个好字出现在对话框时,    紧皱的眉头才逐渐松展开。

        反复的将那个字又看了好几遍。

        刘聘好奇的探头过来:“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何瀚阳把手机锁屏,淡道:“没什么。”

        刘聘和周围几个人对视一眼,    笑容暧昧:“哟,    看来我们V老师的春天终于来了。”

        他们当了两年的队友,平时训练比赛都在一起,    彼此之间熟悉的很。

        何瀚阳这些年清心寡欲到看A片都懒的撸。

        也不是对女人没兴趣,    只不过人家眼光高,    看不上那些E奶的。

        宋枳的走音MV他倒是翻来覆去看了好几百遍。

        她就像是生活在天上,    不染凡间尘埃的仙女。

        何瀚阳拼了命的将自己的感情藏在心里。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配不上她。

        光是想一想,    都觉得是奢望。

        可......还是想尝试一下。

        万一呢,    万一她给自己这个机会呢。

        哪怕是亿万分之一的机会,    他也想试一下。

        战队今天组了个局,算是给他送行。

        要开除他是那些真正管事的高层,    刘聘他们心里舍不得,却也深知没法和资本较劲。

        他给何瀚阳面前的酒杯倒满了酒:“没事,战队不要你,我们要,以后常聚。”

        何瀚阳点了点头,拎着酒杯和他们碰了下,仰头饮尽。

        刘聘酒量不太好,几杯下肚就摇摇晃晃了,揽着何瀚阳的肩膀,几次都被他嫌弃的拿开。

        只能转而揽酒瓶子:“以前你封烟过来是为了扶我们,下次封烟可能就是为了舔我们的盒子。”

        队友变对手,平日里朝夕相处,他们几个对何瀚阳的实力再了解不过了。

        微博上吵翻了天,谁才是AOI里最牛逼的。

        哪怕他们吵的再激烈,连被维护的那几个当事人都觉得,何瀚阳就是最的。

        和他SOLO毫无胜算。

        “以后啊,想见你可能就更难了。”

        刘聘是个感性的人,说到动情处,甚至还捂脸哭了。

        何瀚阳这个人太怕麻烦了。

        因为嫌麻烦,所以他干脆连朋友也懒得去交。

        为了维护那些可有可无的感情,而花费时间,他觉得没什么必要。

        何瀚阳拍了拍他的肩膀:“别哭了,有人在看。”

        刘聘立马抹干眼泪坐好。

        ......

        喝完以后他们还打算接着第二场,何瀚阳看了眼手腕表盘上的时间,拒绝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他拿了外套起身,推开门离开。

        走的倒决绝,没有一丝留恋。

        ———

        拍摄结束,宋枳把妆给卸了。

        为了符合这次的主题,她今天化的妆有点厚,甚至还用到了油彩,脸像是被蒙进保鲜膜里。

        不透气,难受的很。

        小许给她买了杯热美式,在车门处等她。

        她打着哈欠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美式,随口问了一句:“听婉约姐说你明天要回老家相亲了?”

        小许的脸猛的就憋红了,他小声嘀咕:“我明明让婉约姐不要到处说的。”

        宋枳不满的皱了下眉:“怎么,她能知道我就不能知道了?”

        小许连忙摇头:“可以的。”

        “那你怎么只告诉她?”

        “我要找她批假嘛。”

        “我就不是你老板了?”

        这无限连问压的小许没法喘气,他干脆装哑巴不说了。

        小家伙逗起来有意思,这才多久啊,就红着脸不讲话了。

        宋枳没有继续为难他,小口喝着咖啡,视线落在车窗外。

        最近气温转凉,再过不久就要冬天了。

        老人们常说,冬天是离别的季节。

        下班高峰期,有点堵车,一路开开停停的,手里的咖啡都凉了。

        宋枳没什么兴致的打了个哈欠,戴上眼罩,头歪靠在座椅上睡了。

        宋落已经开始接手处理公司里的事务,整天忙的见不到人影。

        关于昨天一夜未归的事,她在电话给他解释过。

        随便扯了个谎便瞒混过去。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那一个晚上都是和江言舟在一起,估计得去找他拼命。

        想想都觉得可怕。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小许将她喊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她摘下眼罩照常和他们说了声晚安,然后开了车门下去。

        因为不确定宋落回家了没,想着先解决下温饱问题。

        宋枳调转了方向,去了对面马路的那家便利店。

        这里的关东煮不错,她随便选了几样,端着一次性纸碗走到外面。

        天黑,也没人认出来她来。

        竹签扎着鱼丸,她咬了一口,烫的秀眉都皱到一块了。

        面前多出一瓶水。

        宋枳疑惑的抬眸,江言舟在她面前坐下,黑色西裤包裹着的修长双腿随意的交叠。

        “......你怎么在这里?”

        “想你啊。”

        他笑的温柔,“所以来了。”

        可能是被他的冷漠给搞出后遗症了,宋枳总觉得他的温柔是假象。

        狐疑的看看他,又看看那瓶水:“你没给我水里下毒吧?”

        江言舟把桌上的水拧开,喝了一口,然后递给她:“试过了,没毒。”

        宋枳这才放心的接过喝了。

        喝到一半才察觉到不对。

        江言舟脸上仍旧是那副温和的笑。

        想到他们昨天晚上做都做了,江言舟应该也不会这么无聊到去玩着这种幼稚的间接接吻游戏。

        她心安理得的放下水瓶,继续去吃剩下的鱼丸。

        吃到第三个就有点吃不下去了。

        她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饭量。

        但就这么扔了有点太浪费,为了做到物尽其用,她把碗推到江言舟面前:“你吃吧。”

        话音刚落,她才记起来,江言舟从来不吃别人的剩饭。

        她刚准备收回自己的话,手还来不及把碗拿回来,他握着她吃过的筷子,慢条斯理的将碗里的关东煮吃完。

        长的帅的人,连吃饭都格外赏心悦目。

        宋枳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个颜狗。

        江言舟这张脸实在太具侵略性了,光是看一眼就很难再忘掉。

        也不怪那些小妹妹对他芳心暗许。

        直到他吃完,宋枳问他:“味道怎么样?”

        他放下筷子,拿了纸巾擦嘴,简短的点评道:“有点辣。”

        宋枳忍着笑。

        江言舟吃不了辣。

        这种程度对他已经算是难以下咽的程度了。

        她起身进去,给他买了瓶水:“吃不下去的话就别吃啊,又没人勉强你,嘴巴都红了。”

        她把水递给他,江言舟没接:“那瓶没喝完。”

        宋枳说:“那瓶我喝过了。”

        他理直气壮:“我也喝过。”

        ......算了。

        宋枳只能把自己面前还剩一半的水递给他:“你慢慢喝,我先回去了。”

        这个点人不算多,宋枳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想着要不要给宋落打个电话。

        身后的脚步声始终与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宋枳终于停下,回头看了他一眼。

        江言舟也停下,路灯投下的细碎光亮在他眼底铺开,像是溺着一整片温柔星河。

        而宋枳,成了里面最亮的一颗。

        她认识江言舟很多年了,从初三到现在。

        她以前一直觉得,言舟这个名字不太适合他。

        因为他是自己见过话最少的。

        淡漠又冷血。

        没有特别想做的事,也没有特别想成为的人,他的人生本身就是没有目标的。

        宋枳特别讨厌他的不解风情,他看不见她新买的吊带睡裙,也看不见她那张等待赞美的小脸。

        宋枳努力过,想让自己去适应。

        可最后还是放弃了。

        既然过的不快乐,为什么还要在一起?

        可是分开以后,他似乎强行让自己改变了。

        努力迎合她的喜好,将自己打碎重塑,变成了她所喜欢的样子。

        “只只啊。”

        他抱着她,声音缱绻低沉,“晚安。”

        呼啸而过的引擎发动声,以及路人的谈笑声,明明是最热闹的世间,可宋枳突然觉得一切都停摆了。

        耳边只剩下江言舟的那句:“只只啊,晚安。”

        他抱了她很久,时间缓慢的流逝。

        宋枳逐渐回神,手肘放在他胸口,轻轻推了推:“松开,要是被人拍到的话,我又要上热搜了。”

        虽然对娱乐圈不了解,但经过前几天的那件事后,他知道以这种形式上热搜对宋枳不太好。

        于是听话的松开手。

        却还是依依不舍的看着她。

        哪怕她站在自己面前,可他还是特别想她。

        那种呼之欲出的情绪在他胸口,压迫的他呼吸都有些不太顺畅。

        宋枳说:“晚安。”

        然后转身离开。

        江言舟不太有胜算,能追回她。

        她接受了他的好,却又迟迟不肯给他回应。

        他布下的温柔陷阱她全跳了,下一秒又没有丝毫留恋的抽身离开。

        仿佛只拿他当一个消遣而已。

        江言舟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微垂眼睫。

        无声的扯开唇角,笑容有几分苦涩。

        只要她不抗拒自己,就足够了,他有的是时间陪她玩这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