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9章

第49章

        第49章

        宋落接到宋枳的电话,    说她今天工作的原因会晚点回来,他说去接他她也不用。

        “有司机,    而且我还不知道会忙到几点呢,    你先休息。”

        宋落还是不太放心,坐在沙发上等到三点,给她打电话也没人接,    终于按耐不住,    拿了外套就要出门。

        正好门被人敲响。

        他松了一口气,过去开门:“刚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

        门后站着的,    是江言舟,    以及被他公主抱着的宋枳。

        安静两秒后,    宋落眉头一皱:“你他妈可真够兄弟的啊,    这是在替我排忧解难照顾我妹呢?”

        江言舟抱着熟睡的宋枳绕开他,    语气平淡:“我不是在为你排忧解难。”

        宋枳的房间在最里面,他空出一只手开门,抱着她进去。

        分开这么久,    这还是江言舟第一次来她的房间,    她身上惯有的玫瑰清香。

        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江言舟就喜欢闻她身上的味道,    每次工作结束后累的筋疲力尽,    抱着她就觉得不累了。

        她话多,    偶尔甚至会显得有些呱噪,但江言舟并不觉得她烦。

        他喜欢她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他也喜欢她讲自己生活中发生的事全部讲给他听。

        可是后来她什么也不说了,    依旧会抱着他撒娇,    可更像是完成任务。

        直到现在江言舟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冷漠将她的热情摧毁的。

        只能慢慢弥补。

        他觉得自己努努力也可以变成宋枳喜欢的类型。

        有烟火气,    有人情味,是个活生生的人。

        替她把被子掖好后,他站在床边看了好一会。

        宋枳熟睡以后格外安静,连翻身都很少有。

        江言舟转身时,宋落就站在他身后,斜倚着门框站着。

        他递给江言舟一支烟:“聊会?”

        江言舟也没拒绝,接过烟和他一起出去。

        就在外面的露台上,远处CBD大楼还亮着灯。

        宋落打燃火机,江言舟咬着烟将头凑过去,火舌舔上烟尾,几番明灭后,便燃了。

        两人在某些方面其实还是有许多共同点的,不然也不可能玩到一块去。

        在宋落看来,江言舟就是外表看着听话。

        其实一身反骨。

        十四岁开始抽烟,虽然烟瘾不重,但也足以看出其叛逆的程度了。

        宋落十七岁才开始接触这玩意儿。

        掸落烟灰后,他看着江言舟:“你现在是怎么个想法?”

        后者侧身看他:“什么?”

        宋落说:“你和宋枳。”

        江言舟沉默半晌,抬眸看着远处的夜景。

        北城是大,但看久了也就那样。

        他不太喜欢这座城市,严格意义上来讲,他没有喜欢的地方。

        以前语文考试写作文,长大以后我想去哪里。

        他交了白卷,那也是他生平第一次从全校第一掉到第二,作文的五十分全被扣了。

        事后语文老师问起他为什么作文交了白卷,他只说:“我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

        语文老师恨铁不成钢:“你随便写个也行啊。”

        可是他不想。

        觉得没必要,在这种无关痛痒的地方上撒谎。

        成绩对他来说其实没多重要。

        他很少觉得什么东西算重要,钱和权他都不太在乎。

        但他的人生早就被规划好了,哪怕他再不在乎,也不得不按照这条路乖乖走下去。

        那些名门贵族规矩多,对血缘尤其看重。

        “家里给我安排过几次相亲。”

        江言舟指骨夹着烟,语气平静,像是在叙述某件和他无关的事,“昨天又打了好几通电话过来,让我抽空回去吃个饭。”

        宋落皱眉:“你和我说这个干嘛?”

        夜里风大,江言舟穿的并不多,车内开了暖气,所以他把外套脱了,直到下车后才稍微察觉到一点凉意。

        可是现在他却像什么也感觉不到一样:“你知道我为什么离开江家创建深环吗?”

        “为了证明给你那些长辈看,你不靠家里照样可以混的牛逼?”

        江言舟摇头:“我如果一直以江家长孙这个头衔活着,我的结婚生子永远都得顾全到江家的利益。

        就算到时候我不管不顾的娶了只只,她在江家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家中长辈的轻视与冷眼,她那个性子,怎么可能受得了。”

        他说,“我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

        当初他铤而走险,自己创业,公司建立初期算是他人生中最熬的一段时光。

        平均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那些大大小小的项目都是他亲自去谈的。

        一天往返两个国家,睡觉都是在飞机上。

        夜熬的狠了,身上的毛病就来了。

        他晕倒过几次,因为过度疲劳。

        连医生都劝他保持充足的睡眠。

        那几年里,江言舟就是这么过来的,可他从来不在宋枳面前诉苦。

        她已经经历过这世间最大的苦楚了,她应该一直快乐下去的。

        人类的确是一种很矛盾的生物,他一边想给她最好的,一边又故意冷落她。

        因为害怕,害怕她某天会突然厌倦他,会离他而去。

        他不算太懂感情,第一次动情就是宋枳。

        在她面前,他的自卑被放大到最极限。

        他本身就不算是个讨喜的人,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只是因为姓江,所以常有人过来讨好他。

        背地里却都骂他是个哑巴:“是因为没有妈妈,所以没人教你讲话吗?”

        这句话他忘了是谁说的,他只记得那是他第一次打架。

        那个人被打的掉了两颗牙,可是次日,他母亲却领着他上门来道歉。

        那次之后,江言舟便开始被所有人孤立。

        他们说他仗着家里有点钱就欺负别人。

        面对这些污名江言舟从来都不辩解,他觉得无所谓。

        他的确不太爱说话,可能是性格使然,他早慧的智商让他无法理解这些同龄人的思维。

        他一直觉得没什么,被人厌恶也不算坏事,至少能落个清净。

        直到他遇见了宋枳。

        她开朗自信,身边从来都不缺追求者。

        江言舟第一次知道自卑这种情绪原来这么容易让人面目可憎。

        他烦死了总是围在她身边的那些苍蝇。

        甚至于到了后来,他还是认为她喜欢的人是秦河。

        自己可能只是她无聊的生活中,一个可有可无的消遣。

        但他愿意当这个消遣。

        可是一旦开始,他就会想要奢求的更多,得到了她的身体后,他开始妄想得到她的心。

        但她从来都是一副不太正经的模样。

        江言舟面对感情的自卑让他开始患得患失。

        这种患得患失夹杂着公司的压力,那段时间他连睡觉都得靠药物辅助。

        他猛吸了口烟,然后把未燃尽的烟蒂摁灭,扔进旁边的灭烟盒里,声音有些沙哑:“我一直觉得她是不在乎我,后来才想明白,她只是想让我能轻松一些。”

        最难熬的那段时光,不就是宋枳陪他熬过来的吗。

        逗他开心,哄他入睡。

        她一直都是用自己的方式来对别人好,外表看着不正经,其实内心比谁都柔软。

        这些都是分开以后,江言舟才想明白的事情。

        那么高的智商,偏偏在感情方面如同一个弱智。

        宋落不知道他们这些年发生了什么,宋枳每次去看他都只是报喜不报忧。

        “我减肥终于成功了,瘦了八斤,你是不知道那个私教有多可怕,我有一次吃宵夜发朋友圈忘记屏蔽她了,结果她第二天就让我多做了五十个深蹲。”

        “你妹妹我现在可是巨星,组合门面,你知道门面是什么吗?

        乡巴佬,门面就是最好看的人。”

        “姥姥身体挺好的,我也挺好的,你在里面也听话点,不要老想着和别人打架,把你的脾气收一收,我可不想某天突然收到你被加刑的消息。”

        她其实挺坚强的,很小的时候宋落就知道了。

        他每次打架回家,都会被父亲轮着戒尺再打一顿,然后罚跪在院子里。

        跪一夜,不准起来。

        宋枳出来给他送宵夜,也不怕被爸妈看见。

        宋落问起时,她一脸不在乎:“没关系,大不了我就陪你一块跪着。”

        她那个时候没多大,读小学,粉粉的一团。

        宋落就笑:“你不怕啊?”

        她说:“怕啊,爸爸打的可疼了,可是我更怕没哥哥,万一你因为跪太久跪死了怎么办。”

        虽然最后一句挺煞风景,但宋落还是觉得小家伙挺可爱。

        他一直希望宋枳能找个对她好点的男朋友,秦河是最适合的人选,顾家温柔稳定职业。

        谁知道居然让江言舟这狗比给捷足先登了。

        他问江言舟:“你现在还想和她在一起吗?”

        江言舟不耐烦的啧了一声:“我他妈说了这么多你是根本没听?”

        得,又是这副欠揍死人脸。

        宋落一看到他这张欠揍脸就来火:“你话说的没头没尾的,老子怎么知道你想表达个什么?”

        江言舟拿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宋落低头接过,名片上的职位介绍写着某所小学的校长:“你给我这个干嘛?”

        他将钱夹收好,淡道:“这是我前段时间捐赠的小学,校长那边我可以帮你打声招呼,等你那天有空可以回去重修下一年级语文。”

        宋落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他上前攥着他衣领子:“江言舟我妈,你几个意思?”

        江言舟面不改色:“说你弱智的意思。”

        “操!”

        “松手。”

        “老子不松。”

        “看在你是我孩子舅舅的份上我不揍你。”

        “谁他妈跟你生孩子啊,操。”

        “以后总会生的。”

        宋枳睡的昏昏沉沉,总觉得耳边有什么东西在吵。

        她睁开眼睛,有些烦躁的坐起身。

        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了啊!

        她没起床气,但是被人从熟睡中吵醒还是很火大的,尤其是在累了一天后。

        穿上拖鞋开门出去,透过落地玻璃看到露台上姿势暧昧的二人。

        刚睡醒,尚处于混沌中的大脑短暂的宕机几秒,然后才后知后觉的脑补出一起苦情大戏。

        两个人读书时期就互相有好感,为了能接触到哥哥,于是和妹妹谈恋爱,等到哥哥出狱一切就都水到渠成了。

        宋枳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自己哥哥给绿了。

        就快打起来的二人听到客厅里的动静,纷纷侧眸看了过去。

        正好对上宋枳那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宋落脑子笨,没有反应过来那是什么意思,江言舟推开他,进了客厅。

        语调温柔的像含着一汪春水,多听一会都会溺毙其中。

        “是不是吵醒你了?”

        宋枳反问:“你说呢?”

        江言舟和她道歉:“差点忘了你还在睡觉,我不打扰你了,你快去休息吧。”

        宋枳看了眼在后面进来的宋落:“你们刚刚是在......”

        宋落冷哼一声:“这狗东西居然让我重读一年级,还骂我弱智,操。”

        宋枳面露惊讶,想不到江言舟这个哑巴怼人技能居然满点。

        江言舟微垂眼睫,声音极轻:“我只是觉得宋落在监狱里待了那么久,某些常识方面的知识可能都忘了,所有想着正好前几天给某所小学捐了几栋楼,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他去学习一下。”

        “我觉得你这个提议可以。”

        宋枳看着宋落,“人家处处为你着想你居然还把人曲解成这样。”

        宋落一脸不可思议:“我曲解......不是,这狗东西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妈的真服了,语气都他妈变了。”

        宋枳一听他骂人,不爽的皱眉:“粥粥为你好,你还骂别人狗东西。”

        听到宋枳对他的称呼,江言舟不动声色的抿住唇边的笑意,善解人意的上前调解:“没事,我相信他不是有意的。”

        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