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8章

第48章

        第48章

        奶奶笑道:“这姑娘我看着挺喜欢的。”

        何瀚阳点头:“我也挺喜欢的。”

        摄像分AB组,    A组是跟着宋枳拍摄的,和她的车一块离开了,    B组则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譬如拍拍院子里的花草,还有做后期的单人采访。

        外面风又大了一些,奶奶笑容和蔼,    看着摄像师:“进屋里去吧,    外面冷。”

        摄像师刚要点头,视线落到某处,    熟悉的面孔,    是前不久才出现在节目里的江某。

        这边马上就要开始拆迁了,    江言舟刚好在附近应酬完,    顺便过来查看下进度。

        项目负责人正细致的给他讲解着,    然后就有一群人扛着摄像机过来了。

        都快直接怼到他脸上了。

        江言舟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头,    语气冷漠:“让开。”

        ......

        节目组后期制作时为了播出效果故意剪切了奶奶满脸笑容说出的那句:“是有点舍不得,不过拆迁款多,还给我们分配了两套房子。”

        搭配上后期江言舟的出现,    以及他恶劣无礼的态度,    前些日子还疯狂叫他老公的网友纷纷喊着离婚。

        【住了那么久的房子突然被通知要拆迁,    奶奶肯定狠难过,    万恶的资本家。

        】

        【这戏剧性的关系,    我都要怀疑是不是节目组事先准备的剧本了。

        】

        【?

        ?

        这片的拆迁好像是深环的,他还姓江?

        我好像发现了华点。

        】

        【应该不能这么巧吧,    听说深环总裁长的很一般,    秃顶短腿啤酒肚。

        】

        【江某,    你没有心!!】

        看着这些全是感叹后的控诉,宋枳捧着手机乐了半天。

        这么一看江言舟其实还挺上镜。

        前几天的乖巧果然是装出来的。

        她就说嘛,    江言舟那个没耐心的狗脾气怎么可能说改就改。

        小许的重点明显有点歪,他反复重播江言舟出现的那个片段,啧啧叹道:“太帅了。”

        看到他那副犯花痴的脸,宋枳都有点怀疑他的性取向了。

        签合同时她只给了节目组一个月,因为后期还有其他的通告。

        最后几天节目组紧赶慢赶的拍摄结束。

        可能是逐渐适应了,宋枳也没有之前的约束感,越来越自然。

        等播出结束后,评论风向也开始缓慢的转变。

        以前那些黑她的都开始夸她作也作的可爱,撒起娇来男女通杀。

        那些网友绝大部分都是墙头草,风一吹就倒戈的那种。

        江言舟就是很好的一个典型,一夜之间成为那些女网友的前夫。

        听说真人秀导演为了这事还专门上门道过歉,不过因为没有事先预约,连办公室的门都没能进去。

        这事倒也的确是江言舟能做出来的,不论何事,都公事公办。

        江言舟平时不怎么上网,更别说是刷微博这种极具娱乐性的事了。

        宋落担心他看不见网友是如何辱骂他的,甚至还专门挑选了几个最为毒舌的评论,截图下来发给他。

        发到第五张的时候显示对方不是你的好友。

        宋落还不够尽兴,就拿着宋枳的手机继续给他发。

        一连发了十几张江言舟都没删宋枳的好友,对此宋落还挺纳闷。

        截图全都发完了,他安静的等了一会,以他对江言舟这么多年的了解,大度宽容简直就和他不搭边。

        果不其然,两分钟后,手机震了一下。

        【江言舟:好想你。

        】

        宋落瞬间就炸了,拿着宋枳的手机骂他。

        【宋枳:你他妈要不要脸,操。

        】

        【江言舟:不要脸。

        】

        【江言舟:要你。

        】

        宋落彻彻底底的炸了,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

        响了一声那边就接了,有书页翻动的声音,助理在旁边汇报工作。

        宋落:“你他妈是不是就用这种恶心的话哄着宋枳和你在一起的?”

        对于宋枳的手机在他手上,江言舟一点也没觉得奇怪,似乎早就知道了,刚才和他发消息的是宋落。

        “那些话都是她教我的。”

        宋落沉默片刻,倒也不假。

        就江言舟这个哑巴性格,让他说一段情话比登天还难。

        实在不想和这个骂人也没有回应的哑巴交流,宋落不耐烦的说:“挂了。”

        助理汇报完工作后,江言舟把合作上有问题的点圈出来,让他拿出去交给策划重新修改。

        听到宋落的话后,他淡道:“宋枳在旁边吗?”

        “在啊。”

        “把手机给她一下。”

        宋落皱了皱眉,虽然不太情愿,还是把手机拿给了正在洗手间里敷面膜的宋枳。

        后者刚把面膜包装拆开,看到宋落递过来的手机,上面的来电联系人写着【散财童子】四个字。

        这是她给江言舟的备注,三年前就是这个了,一直没换过。

        为此宋落还挺好奇,也问过她为什么要给江言舟取这个名字。

        宋枳说:“散财童子顾名思义,散财给我啊。”

        把被包养说的清新脱俗。

        她忙着敷面膜,空不开手,直接点开免提。

        “干嘛?”

        那边很静,,听到宋枳的声音,江言舟的语气分明柔和下来:“只只。”

        像是春日里的微风,清新柔和。

        他说,“我好想你,我晚上可以去见你吗。”

        小心翼翼的撒娇与试探,这些不在他的专业范畴内,也不太擅长。

        所以看上去总显得有些笨拙。

        宋枳莫名觉得这样的江言舟其实也挺可爱的,至少比之前那个冷冰冰,没什么耐心的木头要可爱多了。

        她刚要开口,宋落把电话给挂断了。

        宋枳:“......”

        ——

        她今天也的确没什么时间,晚上还要去赶通稿,给她代言的产品拍图。

        借着这档真人秀的东风,她的热度也算是往上涨了不少,找上门的代言自然也多了。

        不过热度大部分都是来自于何瀚阳,脾气不好的电竞冠军和做作美艳女星这个搭配挺新鲜,而且处处都戳萌点。

        年下,反差萌。

        宋枳平时倒没太注意,看过几期综艺后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网友都说他们是公费恋爱。

        何瀚阳某些细节表情全部都被摄像机放大。

        会因为她很平常的一句话而脸红,偶尔对视一下都会很慌张的移开视线,或是在她讲话的时候专注的看着她。

        一整期节目下来,他的眼神几乎全程都腻在她身上。

        虽然不排除后期故意剪辑,但这个频率就很......危险。

        何瀚阳是个极其怕麻烦的人,从他厌恶直播就能看出来。

        做为一个合格的宅男,他平时只有比赛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夺冠后接受采访,做为全场最佳的MVP,他也总是话最少的那个。

        不过粉丝也都习惯了。

        可是和宋枳在一起后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那个酷拽话少BOY变成了纯情小奶狗。

        某个不太好的预感在逐渐在她心里成形,宋枳将这归结到自己的厚脸皮与自恋,但还是有点担心。

        小弟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宋枳哪怕再绿茶也不会做出这种吊着他的暧昧举动。

        于是想着,趁他还没有陷入的太深,及时掐断这段刚萌芽的暗恋。

        夏婉约知道后笑的干脆直不起腰:“我看你还是算了吧,人家小弟弟人气那么高,什么样的妹子找不到啊,至于暗恋你?”

        宋枳正在化妆,准备待会的广告拍摄。

        这几天通告很赶,再加上电影马上就要上线了,她世界各地的参加发布会。

        那档恋爱真人秀不过是为了给电影预热造势罢了。

        毕竟只有主要演员的角色热度高了,电影的关注度也会相应的提高。

        听到夏婉约的话她觉得也有几分道理。

        也是,光是娱乐圈里就有不少对他表示过好感的女星。

        说不定他就是单纯的看见美女就挪不开眼。

        宋枳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有自信的。

        正好拍摄开始,宋枳暂时忘了这茬,专心工作。

        ———

        拍摄一直到凌晨三点,才收工结束。

        宋枳为了保持状态喝了三杯咖啡,还是困的不行。

        之前也不是没有熬夜赶过通告,但最近连续高压的工作让她已经连续好几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了。

        刚上车就睡着了,小许贴心的替她盖上毛毯。

        北城的夜晚凉,车内虽然开了暖气,可宋枳怕冷。

        这个点路上没什么人,也不堵车。

        匀速的行驶在高架桥上,过了东风西路,转个弯就是她家小区了。

        宋枳睡的也不踏实,哪怕开的再平稳,车上到底也没有床上睡的舒服。

        车子停稳后,小许将她叫醒:“宋枳姐,到了。”

        她睁开眼,打了个哈欠:“晚安。”

        车子就停在小区门口,宋枳拎着包,感觉头昏脑胀的。

        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就像是早上六点的冬天,刚通宵完从网吧出来的那一刻。

        又困又冷。

        她抱着胳膊搓了搓,有点后悔下车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一起把毛毯也带下来。

        明天早上七点就要起床去赶飞机,除去洗澡的时间,满打满算她还能睡三个小时。

        因为太困,连走路都有些不稳,像喝了假酒一样。

        前面的路口停着一辆卡宴,总觉得有点熟悉。

        宋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等她看清朝她走来的男人长什么样,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他身上的清香熟悉,闻着让人莫名有种安全感。

        她在他怀里蹭了蹭:“好困。”

        江言舟握着她冰凉的手,放在掌心捂热,声音温柔:“困就睡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