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第47章

        这些也是节目组没想到的,    居然火了一个连全名叫什么都不知道的圈外人。

        按照节目组以往的尿性,肯定不会放过这个热点。

        接下来的宣传估计都会放在这个江某身上。

        那些被他美色迷倒的网友纷纷敲碗等着节目组给粮,    结果一晚上的时间,    关于江某的热搜全部不见了。

        他这个人也完全销声匿迹。

        【what?

        ?

        】

        【节目组之前为了热度故意剪辑,让网友网暴素人,现在这么好的宣传卖点居然都舍得放过,    有点诡异啊。

        】

        【莫名觉得这个江某来头很大,    连节目组都不敢得罪他。

        】

        【他那个手表是百达翡丽的限量款,身上的行头我就不一一叙述了,    反正随便一件衬衣都是你们无法想象的价格,    你们自行感受一下哈。

        】

        【长的帅不说,    他还这么有钱,    操,    我更爱他了!】

        【老公,    你要相信我爱的是你的人,绝对不是贪图你的美色和你的钱。

        】

        宋枳随便翻了翻,几乎都是和江言舟表白的,    关于她的评论寥寥无几。

        这样也好,    至少骂她的人没多少了。

        她又往下翻了翻,    居然还有评论让她直接和江言舟搞骨科的。

        这算哪门子的骨科啊。

        她把手机锁屏放回桌上,    化妆师正给她上定妆粉。

        今天上午给杂志拍摄一组封面照,    下午还得继续录制。

        小许软磨硬泡了好久,宋枳终于答应让他一起跟着去了。

        既然是回娘家,    何瀚阳肯定是直接把他们带去俱乐部。

        他从来没有对外说过自己家里的情况,    参加直播活动时主持人问到这方面的事他也从来没有回答过。

        把家人保护的这么好的人,    怎么可能让她暴露在镜头里。

        因为男模特中途出了点事,所以拍摄延期了几个小时,    节目组已经提前过去了。

        地址发在小许的手机里,让他们到时候自己开车过来。

        小许疑惑的眯眼:“这也不是AOI基地的地址啊。”

        宋枳在里面换衣服,顺便把妆也卸了。

        灯光吃妆,她脸上的那个太浓。

        又让化妆师随便补了个淡点的妆。

        地址是一个老式的小区,开车过去多花费了些时间。

        小许嘀嘀咕咕:“不应该去俱乐部吗。”

        宋枳看到他这副样子觉得好笑:“要不我下次帮你和他讲讲,让他带你去一次AOI的PUBG分部?”

        小许眼前一亮,瞬间恢复了以往的活力:“真的吗?”

        宋枳装模做样的捶了捶自己的肩膀:“看你表现咯。”

        小许立马狗腿的过来,给她捶腿捏肩:“小的一定把您给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老小区还来不及开发,道路也崎岖,越往里走就越颠簸。

        车子里的宋枳就快被颠吐了,好不容易才听到司机口中的那句:“到了。”

        她捂着嘴,冲下车扶着垃圾桶吐了。

        胃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攥着,难受的不行。

        小许拿了一瓶水给她漱口,缓了好一会宋枳才稍微恢复了一些。

        她看着面前这片老旧,但极富生活气息的小区。

        虽然交通什么的不太便利,但空气还是很好的。

        今天是阴天,没太阳,雾蒙蒙的。

        小许用手机上的定位功能在弯弯绕绕的房子里找了导演发过来的那个门牌号。

        36号。

        生了锈的铁门,能看见里面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

        门前还有个秋千,很旧了,应该也有些年头。

        按响门铃后,客厅的门打开,何瀚阳出现在门后。

        灰色卫衣,黑色抽绳运动裤,长发剪了,少年感十足。

        他把门打开,视线落在宋枳那张没什么血色的脸上,迟疑半晌:“不舒服?”

        胃还是难受的,宋枳摇了摇头:“还好,就是来的时候有点晕车,吐了一会。”

        “这里的路不太好走。”

        他从卫衣前兜拿出一盒薄荷糖吗,递给她,“应该会好点。”

        宋枳道了声谢,接过那盒糖,含了一颗在嘴里,的确好了许多。

        房子外面老旧,里面倒是很干净整洁。

        墙上贴着各种球星的海报,还有奖状,有些因为年岁太久,都有些泛黄掉色了。

        宋枳好奇的凑近看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全部写的何瀚阳。

        她笑着问道:“你读书的时候这么聪明吗?”

        后者神色有些不太自然,脸颊有红晕:“还......还好。”

        年纪小就是可爱,夸两句就害羞。

        奶奶进去倒茶了,听到客厅有动静,端着杯子出来,看到宋枳,愣了一瞬。

        “这位是?”

        讨长辈喜欢是宋枳的拿手绝活,她声音甜美,笑容也乖巧:“奶奶好,我是宋枳,是何瀚阳的......”

        关系上卡了一下。

        她索性含糊带过去了。

        奶奶也没深问,笑着把茶端给他们,然后拉着宋枳一起坐在沙发上。

        “小姑娘长的真好看,多大了?”

        在长辈面前,宋枳异常乖巧,有问有答:“今年的生日过完就二十三了。”

        “比我家小阳大三岁,正好。”

        她笑的眼睛都弯了,“女大三抱金砖。”

        宋枳再次感叹了一下何瀚阳的年龄。

        年轻就是好啊。

        奶奶说要给宋枳炖她最拿手的鸡汤,宋枳想进去帮忙结果被她给赶出来了。

        这里的风景挺好,空气也清新。

        宋枳看着院子里的那个秋千,问何瀚阳:“这个应该有些年头了吧?”

        何瀚阳点头:“我六岁生日那天奶奶搭的。”

        宋枳抬眸。

        他说:“我的生日礼物。”

        算下来也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宋枳问:“我可以坐一下吗?”

        他微垂眼睫,不动声色的掩去眼底的笑意:“可以。”

        宋枳小心翼翼的坐上去,还是挺怕绳索会断掉的,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风吹日晒的。

        结果秋千还挺扎实。

        她晃了几下,鞋尖虚踩着地面,想着过来这么久了,只看到他的奶奶,于是问他:“伯父伯母呢,不在家吗?”

        “他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是奶奶带大的。”

        毫无情绪起伏的一句话。

        宋枳一脸愧疚:“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他就笑:“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宋枳有时候觉得他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成熟,这点其实和江言舟有点像。

        他们都过早的独立,不会埋怨也不会诉苦,累了伤了,自个等愈合。

        从来不会奢求从外人那里获得怜悯。

        也不屑于。

        她突然想起刚刚在厨房,奶奶在她耳边说的那些话。

        “这是小阳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你别看他那个孩子看上去闷闷的,其实他就是害羞,他可能说不出那些哄女孩子高兴的甜言蜜语,但他肯定会对你好的。

        如果他欺负你了你就和奶奶说,奶奶帮你教训他。”

        宋枳看的出来,奶奶是真的高兴。

        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

        真相似乎有点残忍,宋枳突然开始后悔,不该接这个真人秀的。

        起风了,有点冷。

        何瀚阳说:“进去吧,待会应该要下雨了。”

        宋枳其实挺喜欢这种阴阴的天气,全世界的步伐似乎都放慢了,安静的不行。

        她看着天边那一朵缓慢移动的乌云:“我再坐一会,等下雨了再进去。”

        何瀚阳没再开口,而是安静的陪着她。

        宋枳抬眸:“你不进去吗?”

        他摇头:“我也再等一会。”

        宋枳扶着秋千的绳子,轻轻晃了几下:“你不觉得乌云特别好看吗,灰灰的。”

        他说:“好看。”

        “我小的时候每次下雨了都会偷偷趴在窗边,我怕打雷,但是我喜欢看闪电劈在乌云里的那一瞬间,我朋友说我这个叫怪癖,可是我觉得他们才奇怪,这么好看的云和闪电,她们根本理解不了。”

        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何瀚阳就安静的听着。

        她说什么,他都点头。

        “嗯。”

        “我也喜欢。”

        “好看。”

        像个没有感情的捧哏。

        饭菜好了,奶奶喊他们进去,给宋枳盛了一大碗:“你可得好好尝尝那个,这是奶奶的独家秘方,外面可吃不到的。”

        宋枳甜甜一笑:“谢谢奶奶。”

        汤很好喝,但实在太多了,宋枳只能尽量小口小口的喝,这样不至于饱的太快。

        小许饿狠了,今天忙了一整天,没怎么吃饭。

        这会风卷云残的连干三碗,奶奶乐的合不拢嘴:“你可比我家那个兔崽子听话多了。”

        小许在夏婉约身边待久了,也长出一对善于发掘八卦的耳朵,听到奶奶的话他瞬间来了精神:“这么说何瀚阳他以前也是叛逆过的?”

        奶奶叹了口气:“他父母去的早,我又是老师,平时光顾着自己班上的那些学生,也没精力管他,等我想管的时候他已经不服管了,不去学校也不上课。”

        “那后来是怎么变听话的?”

        “突然有一天就听话了,作业按时交,学校也开始去了。”

        没什么戏剧性的一段经历。

        宋枳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她感觉自己的胃都快撑炸了,无奈奶奶又一直盯着她。

        她只能随便找个话题扯开她的注意力:“这里的房子应该很多年了吧。”

        奶奶放下筷子:“可不嘛,小阳三岁那年我带着他搬过来的,左邻右舍的也都认识,住出感情了。”

        她叹了口气,“可惜最近要拆迁了。”

        宋枳啊了一声:“那您肯定很不舍吧。”

        奶奶笑道:“是有点舍不得,不过拆迁款多,还给我们分配了两套房子。”

        好吧,煽情结束。

        吃完饭后,时间也不早了,收工下班。

        宋枳和奶奶告别,上了停在路边的车。

        奶奶站在门口和他们挥手,何瀚阳站在一旁。

        直到车在路口转弯,彻底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又抬头看天。

        他不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也没什么文化底蕴,做事完全凭心情。

        可最近他想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为什么他没有早一点认识宋枳。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宋枳应该早就忘了,可他却永远记得。

        那个时候他才十五岁,逃课去网吧打游戏,正好碰到了刚来北城的宋枳。

        她坐在那个银色的行李箱上,手上拿了把扇子挡太阳,白皙的皮肤被晒的泛红,好像在和谁打电话。

        “我都快被晒死了,我不管,你十分钟内必须过来。”

        她撒娇的声音嗲的要命,抬眸看到他了,似乎在笑,和电话里的人说,“北城帅哥真多啊,网吧门口都能碰到一个。”

        他性子内向,被她这句话弄红了脸。

        宋枳挂断电话后,看了眼他身上的校服:“翘课了?”

        他迟疑半晌,没有理她,手扶上推拉门,刚要进去。

        她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翘课的小朋友可不乖哦。”

        何瀚阳逐渐停下脚步,他有点后悔今天为什么穿的是短袖。

        莫名其妙的害怕。

        他怕被她看到自己身上的纹身。

        哪怕他不翘课,他也是个不乖的小朋友。

        她仍旧在笑,声音罕见的温柔:“听话的小朋友现在可都乖乖坐在教室里听课,再帅也不能落下学业,等以后事业有成了记得来找姐姐谈恋爱哦~”

        那个时候的何瀚阳正处于叛逆期,谁的话也不听。

        抵触学习,抵触学校,抵触一切。

        可是他遇到了宋枳。

        那个看上去不太正经,但却很温柔的人。

        一切的故事,从那个夏天,她的笑容开始。

        他经常会想,如果他能早出生三年,在这个男人之前遇见她,结局是不是就会不太一样。

        那天之后,他甚至连做梦都在想她。

        早熟的人,在情感方面也比别人开窍的快。

        他那段时间天天失眠,因为想念和害怕。

        想念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害怕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

        北城这么大,两个人偶遇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

        直到后来,他在电视上看见了她,她穿着可爱的小裙子,唱着可爱的歌。

        他突然发现,那颗无意中洒下的种子居然在不知不觉中生长到连他都讶异的高度。

        他太喜欢她了,喜欢到想把这条命都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