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坛书网 - 都市小说 - 肆意在线阅读 - 第45章

第45章

        第45章

        看着手里屏幕里的那行字,    宋枳静默了几秒。

        她从前怎么没发现江言舟这么骚啊。

        那些床上的浑话都是她在讲,宋枳想撕破江言舟那张严肃冷漠的面具。

        可江言舟极少给她这样的机会。

        他不论什么时候,    都是清冷矜贵的。

        不动声色的和周边事物拉开距离。

        宋枳讨厌他这种面对什么都无动于衷的冷漠。

        她能理解,    但还是讨厌。

        人的性格和生长环境有着很大的关系,宋枳和江言舟在一起的那几年,对他家里的事也算是知悉一二。

        已经不能亲人这个字眼来形容,    纯粹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仇人。

        金钱利益在他们眼中,    比什么都重要。

        身处继承人第一顺位的江言舟,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所有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父亲忙着流连花野,    哪里来的心思去管他。

        母亲更不用提了,    迁怒于他,    对他恨之入骨。

        江言舟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    背负着长辈给的压力,    还有同辈人的妒恨。

        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但凡他踏错一步,都会变成把柄落在那些姑且称之为亲人的手上。

        二十七岁,    不过是那些二代里正挥霍的年纪,    江言舟却被磋磨的连自己的爱好都成了奢侈。

        他一刻也不敢松懈,    那些看不见的绳索绑着他。

        每走一步都受牵绊。

        宋枳是他人生中的唯一一缕光了。

        ——

        成年女性有需求并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但考虑到明天还有工作,    宋枳还是拒绝了他。

        【宋枳:我明天还有工作,今天得早点休息。

        】

        大概五分钟后,    手机震了几下。

        【江言舟: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

        】

        【江言舟:有个东西要给你。

        】

        宋枳疑惑,    什么东西?

        【宋枳:什么?

        】

        江言舟卖起了关子。

        【江言舟:你下来我再告诉你。

        】

        宋枳那颗好奇心完全被他给勾了起来。

        害怕被宋落发现,    她小心翼翼的穿上外套出了房间,刚刚还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宋落已经没了人影。

        宋枳松了一口气,    换上鞋子出门。

        江言舟就在她家楼下的花园里,离小区几步远。

        这个点,出来遛弯的人多。

        但宋枳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安静等在那里的江言舟。

        他太耀眼了,身处杂乱的人群中也能很轻易的成为焦点。

        旁边不时有年轻的小妹妹经过,她们的视线无一例外的,都落在他身上。

        想上前要号码,却又带着点小女生的羞涩,而迟迟不敢上前。

        直到戴着口罩的女人走过来。

        眉目清冷的男人,看到她后,脸色分明柔和了许多。

        正彼此打气的小妹妹瞬间便知道自己毫无可能,悻悻离开。

        宋枳怕被人认出来,戴口罩的同时还多架了副眼镜,没有镜片。

        她里面穿的是睡衣,外面随便套了件外套。

        外面风大,她衣服也不厚,冻的直哆嗦。

        “有什么东西不能明天再拿来吗。”

        早知道外面这么冷她就穿厚点再下来了。

        江言舟看着她因为寒冷而瑟缩在一起的身体,也没犹豫,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他应该刚从公司回来,穿着打扮一丝不苟,板正严肃。

        随便合计了一下江言舟身上这件衣服的价格,宋枳瞬间觉得此刻的自己就是一座移动的矿山。

        他声音温柔的问她:“还冷吗?”

        虽然不知道他卖的是什么关子,但宋枳不是那种给点小恩小惠就会感动的跟着对方走的小姑娘。

        “还行。”

        她此刻只想尽快回到自己的被窝里,开门见山的问他,“不是有东西要给我吗。”

        她伸出手,往上抬了抬,做了个讨要的动作。

        倒也直接。

        宋枳的性子,他再了解不过。

        他能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感情淡了,至少是可有可无的那种程度。

        江言舟不太适应这种冷漠,眸色微暗,胸口传来针扎的刺痛感。

        宋枳不缺追求者,也不是非他不可。

        所以江言舟才会害怕。

        他没办法去想象如果她和别人在一起了,自己会怎样,可能最后一根紧绷着的弦也会彻底断掉。

        从出生那天起,他无时无刻都在做着自己厌恶的事情。

        他的人生早就被规划好,甚至在他未出生前,未来就被人定下。

        江家的长孙,接受的教育方式都与别人不同。

        做为继承人,他没办法选择自己想走的路,少年时期的梦想未成形就被人掐灭。

        像是被放进了一个模具中,他按照他们的想法生长。

        鲜活与阳光被彻底磨灭。

        被寄于太多希望的人,生来便不可能轻松。

        他对自己一眼就能看到尽头的未来没什么兴趣。

        直到遇见宋枳,枯燥无味的生活里似乎出现了一点意外。

        他第一次这么想了解一个人。

        想靠近她,想得到她。

        他遵从本能的对她好,可又一味的抗拒她的示好。

        宋枳那个人,骄傲又自负。

        他担心她的喜欢只是一时兴起。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这句话是宋枳亲口和他说的,是在什么场景下讲出的,他已经不记得了。

        但唯独这句话,他记了很多年。

        他害怕,怕宋枳把她的傲慢放在这段感情上,怕她把自己当成她的追求者其中之一。

        怕她新鲜劲过了就会把她丢下。

        他怕很多,怕她不要他。

        可那么多方式,他偏偏用了最错误的一种。

        是他亲手把她推开的,用他冷漠的态度。

        因为有了感情,所以人类才会成为最复杂的动物。

        没人教过他应该怎么和自己喜欢的女生相处,他学过的,只是反反复复的那一句:“你是江家的长孙,你凡事都要是最好的,不管做什么,你都得拿第一。”

        他是在这种高压的环境下长大的。

        高墙外的人羡慕他,而他却羡慕高墙外的人,至少他们有自由,有选择自己未来的自由。

        宋枳打了个哈欠,眼角蓄着困意的眼泪,她没什么耐心的催促:“快点啊,我急着回去睡美容觉呢。”

        她不知什么时候把口罩给摘了,素颜清丽。

        江言舟心口的钝痛逐渐消失。

        看到她这张脸,再大的难过似乎也都被抵消了。

        他微抿了唇,笑意柔软,握住她伸出来的左手:“我啊。”

        掌心微凉的触感让宋枳愣了一瞬,江言舟把外套脱给她了,自己身上只穿了件衬衣。

        她眨了眨眼:“?”

        江言舟不想忍了,手腕用力,将她带到自己怀里。

        轻轻拥着:“我把我送给你,好不好。”

        他问的小心翼翼,满含试探。

        那个手段狠戾,雷厉风行,将几位自小便喊世伯的长辈公司给收购时,被指着鼻子骂冷血也无动于衷的江言舟。

        此刻却因为害怕,而泛凉颤抖的指尖。

        他怕宋枳说出那句不好。

        他今天过来,只是想见见她。

        食髓知味,他太想她了。

        宋枳以为他又喝醉了,闻了闻,没有酒味。

        那发的是哪门子疯?

        她推开他:“家里有个宋落已经够头疼得了。”

        这话便是另一种含义的拒绝了。

        江言舟眸色微暗,紧绷着的那根弦,彻底断开。

        宋枳不要他了。

        时间愈晚,那些遛弯的人纷纷四散回家,偌大的公园瞬间静了下来。

        宋枳瞧见江言舟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眉头皱了皱。

        该不会真的喝醉了吧。

        她喊他的名字:“江言舟。”

        没反应。

        她越发担忧,走近了喊他:“江言......”

        “舟”字被那个怀抱淹没。

        不同于刚才的小心翼翼,这次的拥抱急促且热烈。

        耳边是他低沉的气音:“那我重新追你。”

        因为他这句话而彻底愣住的宋枳,良久没有给他回应。

        江言舟抱的更紧了些:“哪怕是当炮友也没关系,我可以满足你的,不论哪方面。”

        他说:“你先等一等,别急着答应其他人,好不好?”

        后面的话,近乎哀求。

        “哟。”

        不等宋枳回答,旁边一道带着凉意的笑声传来,“偷情呢?”

        熟悉的音色,让宋枳后背一凉。

        她缓缓抬眸,宋落嘴里叼了根烟,正冷眼看着这一幕。

        宋枳下意识的就把江言舟护在自己身后:“宋落,你听我解释。”

        他把嘴里还来不及点燃的烟吐了,卷着袖子过来:“你让开,我给他聊两句。”

        “算了,他也没占到我太大的便宜。”

        “这他妈都抱上了还没占便宜,怎么才算占便宜,开房才算吗?”

        宋枳解释说:“我们没抱,就是我有点冷,他给我穿衣服呢。”

        这儿暗,又没路灯,宋枳估摸着宋落也没看见多少,于是信口胡诌道。

        后者果然半信半疑的停下,看着江言舟,询问道:“她说是真的吗,你们真没抱?”

        宋枳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江言舟:“抱了。”

        宋枳:“?

        ?”

        ......

        客厅里,宋枳给江言舟那张挂了彩的脸上药,宋落下手没个轻重,宋枳凶他的时候他也挺委屈:“我哪知道他没躲也没还手。”

        平时打个架都带狠劲的人,今天居然罕见的变的柔弱了。

        结结实实的挨了他那一拳。

        宋枳瞪了他一眼。

        宋落自知理亏,一言不发的坐在沙发上。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江言舟不对劲。

        以前那个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孤傲性子,此刻却低眉顺目,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宋枳给他上药。

        看上去挺可怜,但宋落又觉得这种可怜很刻意。

        操。

        想明白后的他不爽的站起身:“我就说我那一拳也不算重,你他妈该不会是装的吧?”

        在这装可怜博关心。

        江言舟捏着宋枳的袖口,也不言语。

        宋枳心里一肚子愧疚,江言舟平白无故的挨了这一拳,左脸颊都肿了。

        她站起身:“宋落,你有完没完啊,揍了人不道歉还在这里颠倒黑白。”

        宋落被她堵的说不出话来了:“不是,他这真的......”

        宋枳身后的江言舟终于抬眸,冲他笑了笑。

        微勾的唇角,带着一丝挑衅和得意。

        宋落:“操!”

        这孙子,就他妈一绿茶。

        宋枳实在不想搭理宋落了,扶着江言舟回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给他上药。

        “他说的话你别多想啊,他也是关心我。”

        江言舟善解人意的点头:“我知道。”

        宋枳用棉签轻轻擦拭着他有些破皮的嘴角:“还疼吗?”

        他摇头:“不疼了。”

        上完药了,宋枳把药箱放好。

        宋落这些年也是有点改变的,至少刚才他在揍完江言舟之后,还折身回去,把自己刚扔的烟捡起来,老老实实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要搁以前,他就算看见地上有易拉罐,也只会抬脚踢飞。

        宋枳站起身:“既然没事的话,我送你下楼吧。”

        江言舟神色微动,然后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